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方便面与诗

2017-08-08 05:26 作者:浪子狐  | 6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努力工作、热生活、认真生活以及热爱文字朋友们【题记】

,已是凌晨时分,气温仍滞留在35度。

市区东郊,正建中的某别墅区一栋房子里灯火通明,五六个水电安装师傅,仍在辛勤地工作。已经加班四个多小时了,没人再愿意像刚开工时那样闲聊而去浪费精力!

耀眼的“小太阳”,照在一个个光洁厚实的脊梁上,隐隐折射出点点光斑,熠熠闪闪,悄没声息地流逝于来回移动的身影里。

两台大落地风扇对立着,拼着命“嗡呼呼”地喘着气儿。间或,可以清楚地听见锤子和别的工具的敲打、碰撞声,在这无门无窗又似乎真空的沉闷里,显得特别刺耳、无奈。若留心,冥冥中,您兴许会隐约听到在哪里有时会发出“扑”“扑”“扑”的声响,那是汗,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隔着约莫五千米的一片黑暗,往西远低处,那是市区的中心。那里,灯火阑珊处,人们的夜生活正在进行中,似乎还没达到高潮;那里,如昼的天空下,那一圈光幕,像个锅盖,以城市的中心为圆点,单单罩住还没欢腾起来的人群,似乎吝啬得不愿透一丁点儿亮光过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别墅外,走廊暗影里,“包工头诗人”浪子坐在真空泵上,半靠着粗糙的混凝土柱子,呆呆地凝望着那远低处,这样的姿势,已经保持一个多钟头了。

远远地看着他那一块儿,由于四周的灰暗,只能看见他佝偻的轮廓;由于连日的操劳,看不见这模糊轮廓的一点摆动;由于35度空气能量的凝滞,你似乎感觉不到他的生机。他似乎要被这光怪陆离的世界磨砺殆尽,又似乎,进入了无心无欲、旷绝千古的禅境。

如果此时走近他,你会立刻感觉到一股生生不息的气机蓦然侵入你的身躯、沁入你的心肺,如此强悍、如此倔强,又,如此的自然。

顺随着他的心律韵动,你会发现,他在惦念,惦念昔日结伴拼搏创业于江湖的队友;他在祈祷,祈祷努力工作的人平安富足;他在算计,算计如何让工友们劳有所值;他在感慨,感慨那远处城区和这边工地的落落寡和;他在担心,担心家里的母亲是否已入乡;他在牵挂,牵挂远在异国的“恋人”冷暖;哦,“七夕”快到了,他是在吟诵有关“七夕”的风花月诗章?......。

良久良久,垂下眼睑,埋下头颅,胡思乱想中,浪子忽然莫名地泪盈满眶。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滴起来。一声“啊!下雨了诶!”,把他从迷沌中拉回现实。

尴尬中,浪子快速摘下眼镜,用手臂抹去泪,掩饰道:“哈哈,下得好!下得好!”。

略沉吟下,走进室内,说:“趁有雨,等会儿就凉快啦,今夜兄弟们把活干完,省得留个尾巴明早还要来。啊?都两点多了,走,兄弟们上车,上街大排档宵夜去,吃饱再来干!”

话未落音,忽然一通响雷,紧接着,雨铺天盖地而来,狂泻不止。雨水打着璇儿,尽情地吞噬着燥闷,不到十分钟,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咯。

“成哥,下这么大,我们就不去了,你去打包回来就行了。这样最低可以提前一小时完工。”一工友道。

浪子问:“那也行,兄弟们想吃什么?鸡鸭鱼肉随意点,没酒,老规矩,平均每人30元标准!”

工友们一下闹腾起来,七嘴八舌,年龄最大的工友老黄道:“别浪费了!每人一桶方便面外加俩卤蛋,六块五毛钱。成哥你也不容易,其实你没必要陪兄弟们熬眼。宵夜,就按每人20元的标准吧?剩余的十三块五毛钱你给咱们记在工资里,现在钱越来越难挣了!”

浪子说:“那怎么行?这些年我的规矩都是这样的!”

老黄说:“那是在外地。本地,我们跟别的老板干,夜里给十块钱吃的就算不错啦。我听说这套房子你原本不想接的,碍于房东面子,又为了我们几个老兄弟才答应做的,是吧?”

浪子道:“唉...,这两年回乡发展的人渐渐增多,竞争厉害,工价是降了许多,但,不干活都吃啥?有活怎能敢不接呢?回头,真得给你们年龄大点的充充电啦,年轻的都跟我学“写诗”,技术是咱手艺人的命根子,文化是命根子的催化剂。以后加班总不能顿顿方便面吧?你们的技术及时得到更新,施工进度就会加快,缩短了每个工程的总工时,我们就可以接更多的工程,银子自然会涨起来。老黄你说钱难挣了,依我看,难的是你愿不愿意跟我学新技术、“写诗”!至少,也要对得起咱公司“诗音电子”的美名吧?哈哈哈!不扯了,兄弟们抓紧干,我去去就来!”

浪子走到外面,站在走廊上,雨愈来愈大,已经发疯了。如幕的雨把这里隔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放眼往市区方向看去,只能隐隐看到那看起来很遥远、很遥的远处,有微许的七彩在缓缓游动,如彩色的蝌蚪,是那么的缥缈,又那么的真实。

室内的灯光照出来,刷映着密不透风的雨幕,像一堵纷乱的墙面上跳动着剔透的精灵,璀璨靓丽,碎玉斑斓,和着风,忽而捥成一道山峦,忽而化成一片花海,忽而幻成一条银龙,如画,如诗......,此刻的浪子,多么想就这样停着不动、静下心来,写首有关风花雪月的诗啊!

...不!不!不!那雨幕墙上飞溅的,是血汗!晶莹的汗!力量的汗!是,生命的汗!浪子的心头一窒,周身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又恢复到35度的闷燥。

“发什么呆啊,成哥,快去呀!”老黄在里面叫道。

浪子没吭声,似在念叨着:“诗...方便面...,方便面...诗...方便面......”。

随即,一个瘦弱的身影急速消失于雨幕里......。

注:“包工头诗人”是本站好友与浪子私下互动间友好的戏称,呵呵呵。浪子任何场合,从不敢自称“诗人”,所发的所有心情文字也从没敢自称为“文章”。时间少,练笔少,笔浅,敬望得到师友们的指正,指导建议可随意直接附在本网页,大家一起学习,谢谢!

文/浪子狐 2017/08/08/04:45

原创 非本人认可 拒转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6405/

方便面与诗的评论 (共 6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