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康熙与德妃》总共九十九章。三十六万多字

2017-08-03 07:48 作者:心静如水  | 5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安排好《十五》莫愁湖德嫔览风景

黑衣人再次杀曹寅

再说康熙在江南一巡查就是数月,这天一大早就安排了纳兰性德等一群人,带德嫔到莫愁湖游玩,那纳兰性德正好也想让沈婉一起前去和德嫔娘娘一起作伴赏景,这样他们俩彼此就都不寂寞孤独了。就这样两顶花轿一起被抬到了莫愁湖门口,她们俩刚下轿,那性德公子说:了她们俩,纳兰性德赶紧和身边的奴才一起过来保护皇上,这时曹寅早就跟随皇上走了好远的路,纳兰性德接连小跑,才算撵上他们。

“性德啊,你把德嫔送到莫愁湖了吗?”“回禀皇上,微臣已把德嫔娘娘她们送到莫愁湖了,今日莫愁湖,已让微臣全部包了下来,不让外人随便进入,以免打扰德嫔娘娘的兴致,这样德嫔娘娘也可以自由自在的在那游玩,请皇上放心。”“嗯,好,有远见,你看这江南的街市可比京城的街市热闹?”“差不多,微臣看来也就多一些我们在京城看不到的东西而已,别的也不比京城好。”“嘿嘿,朕看也还行,只要老百姓能丰衣足食就好,别的都是次要的,老百姓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性德你说是吧?”“那是,那是,皇上圣明。”皇上一边说着话一边和他们一起往前走着,纳兰性德和曹寅就在后面跟着,那曹寅问纳兰性德:“贤弟啊,你给我带的诗书呢,拿来了没有?你该不是又忘了吧?”“什么书啊?你是问我要银票吧?给你,不就二十万两吗?这是银票,这是书,都给你好了,你真会讹我,几年没见了,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纳兰性德一听曹寅问他要书,赶紧从他身后的奴才手里,接过银票和书递给了曹寅。曹寅接过书又接茬道:“你纳兰家族向来都是,财来如猛虎下山,你还少这点银子?我都不信了,看来老弟这些天对沈婉的感觉还不错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爽快就把银子给了我!”“你,你个无赖,你再说!”纳兰性德越听曹寅说话,他越生气,随手他就要去打曹寅,曹寅吓得就往皇上身边跑,“皇上,皇上救我,性德又要打微臣了,微臣打不过他,哈哈哈!”“干什么?走路也不好好走,别闹了!"皇上大吓一声他们俩老实多了,这会曹寅才翻开了纳兰性德的诗书,随便看了一首。“何事绿鬓斜掸宝钗横,浅黛双弯,柔肠几寸。”“好诗,好诗啊,我那些孩子们看了肯定会喜欢,肯定会喜欢,正好你会写诗,而那位沈婉姑娘又会谱曲弹琴,你们俩到一块那可是太般配了,天生一对,地配的一双,金玉良缘,金玉良缘啊,这书我收下了,这银票我就不要了,还给你,我是跟你开玩笑呢,你以为我真敢问你这位纳兰明珠的贵公子要银子?”于是曹寅伸手便把银票塞给了纳兰性德:“看看看,我说不给吧,你非要要,还说亏了,今给你了,你又不要了,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一会你别说我没给你?”“亏了,就亏了吧,为了贤弟你,愚兄太亏也值!”“你好了吧,你会亏钱?”纳兰性德一伸手把曹寅推得老远。

“看剑!”“啊,谁?”曹寅正在那翻看诗书,忽然不知是谁又拿剑向他刺来,“这回本女子定不放过你,老贼快拿命来!”“啊,是位女子的声音,你到底是谁?姑娘可敢暴出姓名,让我死的明白呀?”“呸!老贼!你还把本姑娘忘了不成,你害死我父,侮辱我母,看剑!你还装蒜,今日本姑娘不杀你,为父母报仇,死不瞑目!”“你父亲是谁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别瞎说,你在冤枉好人你知道不知道?”曹寅一边招架跟他剑来刀往,一边问那位女子为何杀他。“本姑娘就是梁得意梁大人之女,你知道了吧?老贼!你想起来了吧?看剑!”“啊,你是她的女儿,误会,误会,姑娘误会,你父不是我杀的!误会!”

那边他们打着,这边纳兰性德看见又有人来杀曹寅,赶紧护着皇上走到了僻静处,可那女子飞上飞下,忽远忽近,功夫相当了得,曹寅根本不是他对手,皇上跟纳兰性德说:“你去帮帮曹寅,朕看他好像不是那女子的对手!”“那皇上的安全怎么办?”“朕,没事,你快去帮帮他,曹寅快招架不住了!”“那好吧,微臣这就过去帮帮曹大人!”纳兰性德跑过去,抽剑就和曹寅一起左右开弓,那女子本来打曹寅这么长时间就很累了,这又上来一位更勇猛的男士她更是力不从心了,所以她眼珠一转,纵身一跃上了房顶,这纳兰性德哪肯撒手,他也纵身一跃追了上去,这不他们俩又在房顶上打了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经过好一阵子厮打,那女子看看还是拿不下他,只好再跑,也许她确实太累了,脚下一不留神滑了下去,纳兰性德可是皇上身边的大内高手,这次他又岂能放过眼前抓她的好机会,他也顺势下来,刚想生擒那女子,没想到那女子咬舌自尽了。

这时的曹寅也跑了过来,他看见那女子睡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流了一嘴,于是上去就是一脚:“我都不认识你?你干嘛天天过来杀我,就你这小样,还想杀人,呸!”曹寅看她真死了,吓得一身冷汗:死了也好,幸亏皇上没有听见她跟我的对话,要不然,皇上追究起来,还不要我的老命?嗯!想到这里他又踹了那女子一脚!“好了,你老是踹个死人干什么?我本想活捉她,问问她为何非要偏偏杀你?哪知她会咬舌自尽呢?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追她追得这般紧了,哎!可惜了,这姑娘身手那般伶俐!”“老弟呀,她是个女贼,你老是可怜她干什么呀?死了就死了吧,一个女贼有什么好可怜的!”曹寅刚说完,纳兰性德恍然大悟:“哎呀!皇上呢?你也不去保护皇上,怎么也跟着我跑来了?”纳兰性德骂了曹寅几句,那曹寅才反过神来,“坏了,我把皇上给忘了。”“那你还不赶紧去找,你还在这等死啊?”纳兰性德急了,大喝一声,把个曹寅吓得慌忙跑去找皇上去了。

等曹寅找到皇上,那皇上已经在别的侍卫陪同下,在那等了好久了,他一看曹寅才过来找他,便没有好气的问曹寅:“你又在江南干什么了?怎么又有人要杀你?这么好的江南,让你弄得乌烟瘴气的,她们大白天的都想杀你,可见这金陵一代你早就臭名远扬了,朕这次要是不亲自过来看看,朕还被你蒙在鼓里,朕还以为你会把金陵治理的很好,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民如子呢?就知道为虎作伥,为所欲为,从来不考虑老百姓的死活,你若是再不悔改,你早晚还是死在那些对你嫉恶如仇的老百姓手里,今要不是性德武艺高强,助你一臂之力,恐怕你已经魂归故里了。”皇上刚说到这,那纳兰性德也跑来了:“皇上,那个野蛮女子本来已经叫微臣把她追到了,微臣本想活捉她的,可是微臣没想到她会咬舌自尽,微臣已经让他们把那女子抬走埋了,可是微臣还是担心皇上的安危,皇上,咱们还是回去吧,在室内还是比在这大街上安全的。”“嗯,好,你去把德嫔她们先接回去,朕边走边回吧。”“嗻”纳兰性德去接德嫔娘娘去了,皇上说完也带头走了,曹寅一行只好在后边紧紧地跟着。

德嫔和婉儿在莫愁湖游玩,这里的风景真的让德嫔娘娘恰意,她手摇团扇,边走边看:“这莫愁湖,柳绿水清,花红鱼肥,真个好美的去处。”德嫔娘娘自言自语道,可那位沈婉姑娘还是听见了,她忙迎上来说:“娘娘宫里难道没有这样的风景?”“哦,本娘娘住的地方,哪有这么大啊?也只有皇上住的畅园空气还好些。”“哦,原来是这样,婉儿还以为京城宫里的什么都比外边的好呢。”她们一路走着看着,沈婉觉得她们也无话可说,就拿起了手中的玉笛轻轻地吹了起来,那音律妙不可言,直把个德嫔娘娘听得入了迷:“喔,好个小姑娘,你还懂乐曲?真个美静所在,你都把本娘娘听入迷了,这是什么曲子啊?这么好听,入耳?”那沈婉姑娘听到德嫔娘娘夸赞与她,甚是高兴,连忙说:“我这是昨晚看了性德公子的诗词,才谱的曲,德嫔娘娘若是喜欢婉儿再吹给娘娘听啊。”德嫔娘娘冲她微微点头,那沈婉手握玉笛,又接连吹了几首,“你老是这样吹,你不累吗?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名字一定跟这乐曲一样,很好听。”沈婉听到德嫔娘娘问她叫什么名,慌忙施礼答道:“小女子名叫婉儿,德嫔娘娘,婉儿不累。”“哦,婉儿,本娘娘猜你的名一定好听吧,婉儿,你的名字和人连起来真像一首诗。”“像首诗吗?德嫔娘娘原来也是懂诗的。”沈婉姑娘好奇地问着德嫔,那德嫔又回道:“诗,本娘娘是一点也不懂得,只是听别人念过而已。”“哦,原来是这样,那婉儿今天教娘娘吹笛子,德嫔娘娘看可好?不知娘娘可想学啊?”德嫔娘娘一听这婉儿姑娘要教她吹笛子,立即高兴起来:“真的吗?那本娘娘学学看,本娘娘能学会吗?吹笛子好学吗?”婉儿姑娘说:“好学的,德嫔娘娘,娘娘拿好笛子,这么拿,然后娘娘就这么吹,嗳,对了,轻轻地这么吹。”德嫔娘娘按照婉儿姑娘的指点,手拿笛子,使劲吹了起来,可是她怎么吹也吹不响,自己反而笑了起来:“这笛子到本娘娘嘴里怎么就吹成这样的声音了,太难听了,本娘娘不吹了,你怎么能吹得这么好听啊,哈哈哈!”德嫔娘娘说完自己也觉得特别好笑。

沈婉听德嫔娘娘这么问自己她也笑了起来:“德嫔娘娘以后回宫慢慢学吧,娘娘以后肯定能学会的,这个玉笛婉儿就送给娘娘了,留给德嫔娘娘回宫做个念想吧。”“嗯,好,谢婉儿姑娘了,那你把这笛子给本娘娘了,你还有笛子吹吗?”“有,德嫔娘娘,请看。”那沈婉又从她身后的丫环手里拿了一把翠色的玉笛,吹了起来,那声音更是委婉动听,旋律优美感人,那婉转的笛声一直传出好远,好远。

她们俩正在说笑,忽然纳兰性德赶到了莫愁湖:“德嫔娘娘,皇上让娘娘回去呢?”“哦,好吧,此地风景如此美丽,本娘娘还真的不想离去呢?无奈啊,回就回吧,太好,也是别人的住处,终不能常驻。”德嫔娘娘叹息了一声,还是跟着纳兰性德和婉儿,一起回去了。

作者:李让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5448/

《康熙与德妃》总共九十九章。三十六万多字的评论 (共 5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