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愉色而养

2017-07-27 16:42 作者:带刺的玫瑰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带刺的玫瑰

(一)

生活中,对花、、虫、鱼一直酷着。

曾用心养过许多东西,如:哈巴狗、小鹦鹉、萤火虫、丹凤鱼等,但这些脆弱生命,被我无端饲养夭折后,出于敬畏生命,便打消了再养的雅兴。唯独花卉,延续至今。若干年来,仍心系百媚,拾翠觅芳,乐此不疲。

爱花,身心被高楼大厦围困,深陷繁华都市,没有半分地供我种植心仪花卉,满足这奢华喜好与闲趣。心有不甘,只得煞费苦心利用居住空间,把目光瞄准在狭小的栖身之所上。

檐下休闲阳台,经巧妙规划,陆续种上海棠、绣球、葱兰、茶花、美人蕉、大丽菊、康乃馨、紫竹梅、风信子等花卉。若不是怕阳台超载不堪重负,甚至幻想把它建成一座大花园。不过,现在成为一方小花园,也挺知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客厅,则养着富贵竹、海芋;书房,植着多肉观音莲;卧室,斜插瓶花。如此,闲暇时光被诸多花花草草侵占。日子谈不上鸟语花香,可养心养性,愈发沉溺其中。

日常,平淡生活枯燥单调,倾心花草世界的姹紫嫣红,是心有所寄,情有所依的别致享受。秀色怡情,愉色而养。算是,一个小女子的一点清欢吧!

烟景的三月,细催芽,清风拔枝,又逢种花好时节。为了不负眼前盎然春色,清晨再度抱回一盆茉莉、一株杜鹃至阳台。

去花市,原本打算买茉莉花,可热情店主瞧我见花喜不自胜,又眉飞色舞推荐起杜鹃。指着星星花蕾介绍道,若买回家养,不出半月枝头繁花锦簇,绚丽缤纷,酡红色的花瓣,养眼且喜庆。听他言语得如此诱人,顿时心动。

论起茉莉花,去年在朋友的花架曾一睹风采,受其诱惑,当时便有移栽冲动。现今,淡雅花朵仍在心田摇曳;可杜鹃是头一回种植,不知是否会辜负花期?凝视枝丫丛中一簇簇粉嫩花苞,有些迫不及待。

可对一个爱花女子来讲,花开一时,或许好等待;但生命的枝头,想花红一季、抑或一生,馨香熏岁月,便难了!

难在,人知花开音讯,不明落花归途。

(二)

不过,在林立的城市水泥森林见缝插针,侍弄不足四平方米的阳台成一处花圃,任由自己在天地苍茫中占据一隅绿地颐养心性,送别寂寥光阴,亦算成全一大美事。

此刻,“花圃”的海棠迎着春风开得正妍。某些人眼里,它婀娜多姿婆娑舞,绚丽夺目压群芳;而我眸中,暖阳下一抹殷红斜出栏杆,宛如玉立亭亭的睡莲,透出“清水出芙蓉”的明澈。惊叹之余,感慨无法出落得如它一般,不俗,不媚!

曾坚信,有花香,蜜蜂自然来。

但不染纤尘的海棠虽天生丽质,雍容华贵的身姿却落入我这寻常百姓家,纵使国色天香,芳心潋滟,亦难春情荡漾,流泻僻静的门扉外,博得蜜蜂在花枝曼舞翩跹。每当幕来临,凝眸海棠横斜的瘦枝茕茕孑立对应一弯冷月的孤清,形单影只在朦胧夜色中随风轻吟,似乎在诉说什么。不由感喟,尘寰薄凉无处不在,竟冷落了这月下宫娥!

而远处蛙声一片,似乎在鼓曰:世间懂花意者不多,知花性者甚廖,莫负一袭香……

好在海棠有我怜爱,不曾“寂寞无主开”。甚至甘愿悄无声息恬静装饰我轩窗,未曾费尽心机迎合旁人目光,去追逐浮华、附庸世俗,而招摇。疏影婆娑的淡然中,看似没有兰之高雅,却有梅之风骨。

它清心寡欲傲立于栏下,不羡桃李,不慕杏,热烈开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只是流光急遽催枝老,鲜妍花朵几经风雨侵袭飘摇,竟含香枯萎于枝头,成为这个春天匆匆过客。芬芳生命,悄然谢幕。

月下的赏花人,竟亦惶恐错愕失色在花前。

曾几何时,流年里踏春遇景,不止一次被万紫千红妖冶花容吸摄,任其陶然吾心、吾腑;妄想花丛看碟舞,惊艳朝朝暮暮;听凭花香萦绕衣袂,氤氲时光。无奈,花颜易逝,春色难留。正如《大唐贵妃》戏词里所唱:“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开落之间,竟是“春带雨”与“春入泥”的天壤之别。锦色芳华,短暂得经不起时光消磨。

我知道,它是残败给了岁月!

可自然界中,谁能逃脱衰败的宿命?海棠如此,人何尝不是这般?

(三)

红尘陌上,太多纤纤弱女子,途径人生四季时,读懂别人风花月,走不出自己沧海桑田。这也正是我,人生常纠结的。

想把生命修行圆满,无法打磨光滑心性,境遇不遂心愿,每每辜负光阴。只得情寄百媚,不遗余力养花,逸想把生活装点得满园春色。怅然时,观赏繁花堆锦绣;忧烦时,聆听鸟语弄清音;月月花开,季季如春。

可凭栏打量,花开时,海棠看似年年岁岁景相似;实则花谢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知,待自己容颜老去的那一天,能否像它,怀揣七分心气,三分凛然,抱香枝上老?

若说怜花惜香,黛玉尤为极致。忆起“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幽怨的葬花词,亦徒生悲悯之心。她手握花锄,垒了多少香丘,掩埋了多少香魄,唯有宽厚的大地明了。可我能感知,她所哀伤的那些流年似水、世事无常的人生变幻;以及春有料峭、有酷暑、秋有严霜、有冰雪的莫测命运。虽说,心境没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悲怆与凄切。但一场繁华过后,真正拂袖的能有几个?

人生旅途,沟沟坎坎、曲曲折折,日夜兼程,难免跌跌撞撞。想呵护好心灵,需要睿智,更需忍耐。人生兜兜转转中,或许彻悟不深,尘念太杂,晨钟暮鼓修身修性,仍参不透生命玄机,花归何处奥妙?尽管这样,对待生活依旧不敢懈怠。人生艰难困顿时,即便襟怀被岁月凡尘渐次落满,裹挟得密不透风,想做的仍是借助文字,给思绪开一扇天窗,尝试用清丽词句,把惆怅抒写成一阕《逍遥乐》,以安抚心绪。

人言:“木鱼虚心,钟鼓空腹。把自己放空,才能容纳万物”。细细揣摩,字字珠玑。

若放下红尘过往,让盘踞脑海的俗念彻底清空,心中菩提,亦季季花开!

但真正物我两忘,做到“如水智慧,随物赋形”需何等超然与包容?这是置身尘世繁华的喧嚣,归于清宁静寂的隐忍;是花开的淡定与花谢的了悟。

如此,胸襟才能因凝练,而旷达;灵魂有依托,而长安!

(四)

或许,海棠花开的演绎,正是为了有一天凄美地苍老。生命幽香,在老的过程得到精彩释放,直至零落化作尘的从容回归。因为“生命会找到他自己的出路”。

只要应景的花期未错过,一枝一蔓已充分享受春光美好。哪怕春光易逝,花香易散,只需眉眼守住几朵温情,赢得几分清欢,心空有山泉“叮咚”的余音,无须感伤落花自溪涧而下,潺潺消失于无踪。毕竟,生命暗香,只适合轻嗅,不适合沉迷。纵然惜香,人生追求花香熏岁月,终究不易!

想扼守经过生命的清喜,有些景致,适合养在心里!

柳梢头一朵白云,仲夏夜一束流火,甚至天际边一道彩虹,都可以散养心隅,任时光去幻化生香。

以前养过几尾丹凤金鱼,小心呵护,精心喂养,竭尽全力。灵动的生命,仍过于娇弱而夭亡。但这有什么干系?记忆里它永远活着,流风的身体衔着荷香一直游曳在心中。每每想起,生活的池水,因一圈圈晶莹水泡,荡漾细密波纹而潋滟。

那只走失的漂亮哈巴狗,曾与我同出入一个家门,是老幼宠爱对象,俨然一副少爷派头。天天为之梳理毛发,殷勤洗澡,生病请看医生,关爱有加。一天朋友到访,大家只顾热情招待远方的客人而冷落了它这位“少爷”,溜跑出去便被爱狗人士私藏院内,从此没有机缘相见。但成为别家“王子”又何妨?记忆中它没有疏离,摇尾转圈的憨态,像个活泼顽劣的孩童,时常让我会心一笑。每当念起,曾经的陪伴,那些舐足之情的依偎,脚踝仍有潮湿气息而温暖。

但它们终究辜负了我。如今在心中“豢养”着,是让其继续鲜活我纷繁世界。

唯独花草,从未辜负。五分热情付出,竟然以十分热烈来回应。盛开的妖娆,葱茏的碧绿,是最生动的回报。因此,一直在雅居用心“修篱种菊”从未中断。只为,四季有清新苍翠洋溢在眉眼,风姿绰约的婀娜绽放在心间!

流年里,我苦心孤诣执着于栖身之所植花卉,是想方寸之地养“春”色。愉色而养,怡心而乐;留下春的痕迹,丰盈平淡的岁月,粲然渐老的时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4298/

愉色而养的评论 (共 16 条)

  • 芙蓉秋水
  • 墨妍
  • 雪中傲梅
  • 末路
  • 襄阳游子
  • 草木白雪
  • 倚在墙边的懒.
  • 倪(蔡美军)
  • 浪子狐
  • 飞翔的鹰耿彪
  • 晓梦芳菲
    晓梦芳菲 推荐阅读并说 唯独花草,从未辜负。五分热情付出,竟然以十分热烈来回应。盛开的妖娆,葱茏的碧绿,是最生动的回报。因此,一直在雅居用心“修篱种菊”从未中断。只为,四季有清新苍翠洋溢在眉眼,风姿绰约的婀娜绽放在心间!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杨林雪

    杨林雪拜读美文,艳羡您的美丽生活!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