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潘金莲”新说

2017-07-17 20:54 作者:风起云舒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很久以前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在《金瓶梅》里的人物真的就那么的不让人看好吗?

在宋朝年间,人们的对事物的观点还是比较保守的,认为男人就应该是“替天行道”的英雄,女人就应该“三从四德”温柔贤惠,这是时代文化的产物。同时,也是作者对社会现象的深刻描述,集中反应了当时的人们对美与丑的理解和定位。

如果我来评判这几个人物的话,我会站在人物本身的角度去看问题。首先来说说武大郎和潘金莲这两个历史人物。潘金莲可以说是一个温柔内敛的女人,她的出身并不是很好,但她仍然没有放弃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她敢于表达自己情,更有打破当时保守思想的束薄的勇气,是新兴思想的挑战者,我倒为她的行为感到钦佩。再看看武大郎,性情憨厚,思想简单,每天除了卖他那炊饼,没有体现他价值的东西了。再者说,武大郎是在妓院里将潘金莲赎回来的,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而言,只是一种感恩而已。潘金莲和武大郎在一起能幸福吗?我到有点钦佩潘金莲了,她不但没有嫌弃武大,而且对他也照顾的无微不至,尽到了一个妻子的本分。反之,武大到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要的是什么?武大的思想也太过简单,根本就不懂得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妻子得到快乐。说白了,就是不会哄女人。潘金莲需要的那种风情,在武大郎这赊取不到,只能说武大郎做为男人来讲是失败的。

故事中,真正让潘金莲发生心里变化的因素,还是在武松身上。那我们就来说说武松这个人物。武松,从小习武,练就了一身的功夫,景阳冈打虎更是让武松名扬天下,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英雄人物,是当时人们的理想诉求,是对英雄人物的憧憬,潘金莲更是崇拜的不得了。在潘金莲的心里,武松才是她追求的理想人选。迫于当时的传统观念,他们没有冲破人文的束薄。潘金莲可以说也尽到了一个嫂子的本分,又是给武松炒菜做饭,又是做衣服的,体贴的同样也是无微不至。就算是潘金莲想和武松暧昧,这也不能说潘金莲有多坏,因为爱美之心,人人皆有。由于武大郎和武松差异太大,这让潘金莲心里很不是滋味,心里便产生了对武大郎的不满,她不甘心让自己美好的青就此葬送在武大郎的身上。于是,潘金莲开始打扮起自己来,不停地向武松暗送秋波。可武松呢?不但不领情,还冷眼相对,这让潘金莲很是伤心。这时的潘金莲开始变得生冷,对武大郎照顾更是敷衍了事,开始厌恶武大郎的存在。如果武大郎有足够的条件来赢的潘金莲的心,那她也不会心里产生这么大的波动,相对武大郎也没有察觉到潘金莲的心里变化,这是武大郎的失败。

潘金莲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她在武松和武大郎身上没有得到想要的风情,只能是接受内心的煎熬。往往人们都认为这是潘金莲的不守妇道,但又有谁能体会到潘金莲的内心痛苦。如果武大郎有足够的魅力让她释怀,武松不在那么的冷落,潘金莲也不会投入到别人的怀抱。喜欢一个人不是给予她稳定的生活就可以了,需要有些情趣来调节平淡的居家生活。所以潘金莲的过失,武大郎和武松难脱其纠。本身潘金莲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坏,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书这个东西是人写的,我们没有在那个年代待过,也不排除作者在有意的渲染对潘金莲这个人物的过度偏激认识。潘金莲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故事的情节可能是这样的。潘金莲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年幼就丧失了父母,由叔婶临时照看,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因为潘金莲打小就讨人喜爱,许多的邻居都特别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可就是上天的不公,让潘金莲碰到了万恶的叔婶,他们不但天天让潘金莲干粗活,而且想着法的虐待她,这让本来活泼的潘金莲很是伤心。有一天,远方的亲人来看潘金莲,其中就有一个风度翩翩的英俊公子看上了潘金莲,这个人就是潘金莲的表哥,名叫西门庆。为了能让潘金莲开心,西门庆放弃了家里丰盛的生活,住在潘金莲的叔婶家。为了让潘金莲的叔婶答应自己在家中居住,西门庆每天要给他们二十两银子,这让潘金莲的叔婶意外高兴。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潘金莲和西门庆感情越来越好,过着有滋有味的生活。可是事与愿违,贪心的叔婶欲望膨胀,要求西门庆增加银两,这让西门庆很气愤。为了不在让潘金莲再受苦,西门庆想把潘金莲娶回家中,在一段谈论后,西门庆离开了潘金莲叔婶家,向家中奔去......。

西门庆来到家中,向父母倾诉了自己的想法,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嫌弃潘金莲的出身,认为门不当,户不对。在家庭的强大抵触下,西门庆没有了自己的主见,顺从了父母的决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时的潘金莲,正在梳妆打扮,在梳理发鬓的同时,不时地沾沾自喜,在憧憬着她们的未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也不见西门庆的踪影,这让潘金莲很是着急。为了表达对西门庆的爱意,潘金莲绣了一个手帕,上面有两只鸳鸯,还有西门庆题写的诗句。突然在绣的过程中,潘金莲不小心被绣花针扎了手指,一种不祥的预感孑然而来。

潘金莲的叔婶商定,将潘金莲卖到怡红院。在钱财的驱使下,潘金莲的叔婶丧心病狂,用五百两的白银将潘金莲卖掉,从此潘金莲过上了更加悲壮的生活。潘金莲变得不在那么的活泼,开始了堕落的人生,她每天都在祈祷自己脱离苦海,在积攒着自己可以赎身的钱。峰回路转,一个身材矮小,憨厚的农夫给她带来了生活的希望。

武大郎的出现,让潘金莲得到了生活的希望。没过多久,武大郎变卖了家里的部分房产,再加上每天卖炊饼的钱,将潘金莲赎回了家中,从此潘金莲和武大郎过着平淡的日子。在潘金莲看来,武大郎还算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所以她也勉强接受了武大郎。后来,事情起了变化,那是因为武松的出现,让潘金莲燃起了隐藏在心底的激情。事与愿违的结果,让潘金莲又回到了西门庆的怀抱,她需要有一个懂她的人,来消耗她压制很久的情感

西门庆也不是一方的恶霸,也不是人们心目中的浪荡公子,他可以说是重情重义的西门大官人,这也是巧合,偏偏在潘金莲孤独寂寞的时候,西门庆又闯进了她的世界。

这时的西门庆已不像从前那样的没有主见,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做。这天,正是阳春三月,街市上的人很多,西门庆独自走在街上,四处的观望,他在无意间走到了武大郎的门前,一不小心让一条木棍打了头部,向上凝视着,刹那间,西门庆坠入了往昔的相思中,因为在楼台上梳妆的正是几年前自己深爱的表妹潘金莲。这时的潘金莲并没有认出他来,她已陷入了自我迷醉的感觉中。后来,她才恍然大悟,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那曾有过的初恋。

回到茶楼,西门庆无法控制内心的那团火,心开始烦躁起来,几经反转,都不能入睡。而潘金莲更是如此,她本来就有点空虚寂寞,再加上西门庆那时对她还不错,这不得不让她心思澎湃,于是她就找来王干娘,诉说她心中的苦闷。王干娘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女人,喜欢帮助别人,给别人说媒也是经常有的事,邻居们都特别的喜欢她。她为了不在让本来彼此喜欢的人,再倍受煎熬,就给潘金莲指了指方向说,“爱自己爱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做真的自己就好”。这句话激发了潘金莲内心的迷茫,她开始向自己的幸福进发,这才有了后来,武松血洗清河县的那一幕。武大郎被砒霜毒害;坠入爱河,为爱丧生的情侣就白白的死在了武松的刀下。其实,这桩惨案是无情的社会造就的,故事中的每个人都没有错,他们都在追求着自己的生活态度,错的是当时的社会就那样,有时环境真的会毁掉人的一生。

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真的很喜欢潘金莲这个人物,因为她足够的温柔,足够的美丽。只是作者的笔,太过无情,消弱了潘金莲的美好形象。潘金莲有打破沉沦的勇气,更有寻求真爱的执着。如果我是武大郎,我会用心的呵护她;如果我是武松,我会为她保留临时的感情依靠,等她醒了,会悄悄地离开;如果我是西门庆,我会给她一生的承诺,不让她不在无形的飘渺。

现在的人们不在指责“潘金莲”的过错,接受了“潘金莲式爱情”的存在,如果谁说我是“当代的西门庆”我会默默的接受。当我回忆朋友给我起得那个绰号“seamen"时,我会意的笑了。

此文纯属虚构,敬请阅览。

------AuRedLi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1479/

“潘金莲”新说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