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谁在拈花笑,幽帘一梦三生守

2017-07-17 09:31 作者:诗若心兰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礁风约棹向瑶台,远影银鸥海角来。

岸雾花云袖卷,阑梅影烛光徊。

婵娟早被沉鱼误,冰镜迟帘落雁催。

倦客抚琴思故里,相思几许满襟怀。

窗外纷飞,枯枝沾絮,风铃叮当,一丝凉意碎地,弹起尘烟缕缕,瞬间冰结,小花沾满草尖,在微风中摇曳随舞,似乎送别画角那抹寒烟,迎接剪剪绿意,但看那池水涟涟,清波红掌拨,暖韵鸦先知。

缟衣一袭,撑一把淡紫色的丝伞,漫步野渡桥头,小径绫绡绾冻,两畔枯草敛镜,蔓芯蠕动,蠢蠢欲使,似乎要挣破薄冰束缚,到空域呼吸春的气息。蒲园里是修剪齐整的青,逶迤飘摇远处。伸手触摸叶子,光滑坚硬,外面是一层琉璃,第二片,第三片同样,被牢牢封在冰内,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冬青的涵义,四季轮换,万物更替,而它翠色莹透,不畏严寒,为萧瑟的冬天增添一丝新意,让人在沉沉灰濛中感到欣欣生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神经紧绷,小心翼翼移着碎步,生怕不慎丑态留痕。晃晃悠悠走过镜面,来到宽阔场地,缓缓进入眉帘的是现代都市风格的摩天大楼,高入凌霄。凝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莫不是来到黄埔江畔的外滩,抚平的心絮再次缱绻,沿着天堤延展,漫向魂牵萦的烟雨江南

纷雨细如银丝,置身朦胧之中,任雨点沾湿我的裙摆,淡淡的凉意从蹊径拂面,软软的春风在雨帘间穿梭,调皮的嬉戏游戏,不留意飘出轨道,漫过我的心际。张开双臂旋转云水间,仰天沐浴醇露,瞬间瑶瑟奏鸣,霓光四射,炫烂着欲醉欲痴的丽娘,黄莺清歌啼婉,群随鸣,声声脆,在头顶盘旋添趣,江南雨,梦怡然,谁伴我相情西湖水?风絮飘,烟柳扶,何处问笙箫?迷离在甜歌籁音里,一丝恬意漫过嘴角,真想用手紧紧捂住,让这份美好融化细胞,把我带回姹紫嫣红的花季,好想,好想……

恍然,一根心弦微微拨动,似乎有双眼睛在窥视我。举目,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我走近,是他,心中人不知何时已贴身边,高大的你,从鼻孔呼出的热气散满我的发丝,你的心脏呯呯跳在我的心里,一股暖意霎时传到我的全身,一把油纸伞把我罩在中央,你一只手臂紧紧把我环抱,未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的眼睛,随后用软软的丝巾轻轻擦着贴在额前的刘海,唯恐下手重,弄疼我的嫩肤,缓缓俯下头来吻向睫毛的水珠……

几多羞涩,几多柔情,几多醉魂,冰绒如织的清丝,在春季里涵韵着几分妩媚神秘。江南雨啊,你那独到的曼妙,你那和风细语,好像滴石泉流涓涓注入溪水响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呢喃,撩动悸弦,让人难以释然曾经记忆,仿若空气里都飘浮着断桥千古的浪漫。江南梦啊,你设定一条隧道,让两个同乡人异地相逢,眸光交融化为一缕霞虹,紧紧把两颗心叠系,竹径听雨,溪边留印,灯下相望,森林追风,一幕幕,一程程承载欢娱笑声。江南情啊,星移斗转,变换的是季节的色调,那炙热的灵犀脉动彼此,从朝露东篱,到暮霭缠阑,其身影晃动眼前,夜廊相随,喋喋浓怀,真想树高枝密,牢牢网住月亮不斜西墙,无奈,任凭多么不舍,还是更钟催回,转枕眠浅,感受那彻骨的魂牵情缠,可否知道,你把情种在我心里,也把痛种在了我的心里。江南缘啊,你太薄太短,让人始料不及,便分逝人散……

夜,渐渐朦胧阑珊,路灯斑驳倒影,参差脚尖。四周更加寂静空旷,只听雨在夜里淅淅沥沥,缠缠绵绵,凉意更加锐尖,不觉一个寒颤,顿感孤寂无着,仿佛多愁善感再次重演,眉前的风雨声呼啸耳根,让我忍不住泪流两腮,不知是雨打湿了心情,还是泪渗入心底,滴醒昏然千年的睡梦,情愿贪婪梦里的人,呓语着那熟悉的名字,陪伴我今生不离,百年修得同船渡,不求千年共枕缘,能与你轻舟踏浪,去采威夷旖旎之光;清歌与你扬帆,去探百慕大之谜;相依相偎船舷,去嗅海藻那荤腥的味道。与你荡起双桨,滑向西湖深处,寻往湖心世外桃源;与你……

泪雨像濛濛的稠纱,笼罩着远处若隐若明的山峦,像蜿蜒溪水盘旋腾起无形的烟雾谷岚。

夜茫茫,风瑟瑟,雨伊人,斜倚阑干轻叹:梦中人,你在何方?

2010.2.1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1027/

谁在拈花笑,幽帘一梦三生守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大三毕业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