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绵延数百年的护城河

2017-06-19 20:43 作者:阿生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走近浙江平湖南河头

浙江 陆生观

淡黄的条块石头,组合成我们平湖南河头的石板街道,是今天依旧存在的石板路。粘满青苔的青砖、拥有花纹的黛瓦、高高挺立的围墙,制作精细的明清建筑,组合成南河头的古老建筑群,让人感到过去岁月拥有老街居住人家的富有与霸气,也是当代电影摄影追逐的理想场所。

岁月的流逝,已经让青砖、黛瓦、白墙出现了泛青的色彩,但建筑用料的考究,依旧可以体察到其特有的价值,特别是具有江南六大名园之一的莫氏庄园,依旧保持完好,引来电影拍摄者,在此寻找明清的建筑模式,并在此,拍摄特有的景点与构筑。

我来到已经超过百年之久的石桥边,凑巧,偶遇坐在桥的护栏上,手拿一根代步借力的拐杖的老先生,他头戴着一个黑色皮帽,戴一副老花眼镜,额头上的明显皱纹,攀谈中得知这位老伯已经在此地居住了五十多年,现在已经退休,在此安享晚年生活,跟他聊天,感觉老人家依旧是思路清晰,且一语中的,他的讲话,始终关注着南河头的昨天、今天与未来。

老伯说,今天的南河头,由于长期没有清理河床,河床已经明显抬高。目前,南河头的水质,主要靠换水解决河水的清洁度,当然,河面的垃圾打捞,配备了专门的人员和船只,而换水这种方法,只能说是一种权宜之计,一种治表不治本的方法,说着,他唉了一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先生继续说道,这里周边,还有二千多户的老住户,依旧生活在这个古老的空间。

以前没有抽水马桶这一设施,虽然现在的一些家庭,作了一些改造,但是,由于没有其他通道,说实话,生活污水最终依旧是排入了南河头的河道内,污染了南河头的河水。幸好这个四月气温不高,到了天,河床翻腾起来,那个味道,真的让人不好受,再加上苍蝇与蚊子的飞旋攻击,让在此生活的人无可奈何,而远道而来的人,感觉也是非常的恶心。

其次,这里的老房子的电线,也是显得非常地乱。我去过嘉善西塘,他们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到位,让人感觉好像没有电线一样的整洁,其实,各种电线,都是埋在地沟中。

我对老伯说,以后也会改进的。

我在南河头东面的石碑前拍下了照片,上面记载2000年此地即列入省级保护单位,一算,已经十几年过去了。随后,沿着街道,往西行走,在莫氏庄园门口,稍稍停留拍照,又一路向西,在大弄口转角处,看到了一个扁额,上面清晰地书写着:稚川学堂旧址,已经列入省级保护单位,而稚川学堂一弄之隔,建在河边的一个房子,是平湖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是葛氏茶馆旧址,可以遥想:几十年前,这里的每天早晨、中午、晚上,一批又一批茶客,在此消费,在临河靠窗的位置,邀请上几个知己,一起饮茶,一起天南地北地交谈,不也乐乎!

我穿越在这数百年之久的老街,现代人手拿一个手机,正在排除购买一个叫做“蟹壳黄饼”,是我们浙江平湖著名的美食小吃,中华老字号,平湖华氏第三代传人,正在现做现卖。

队伍有点长,但秩序非常之好,也许,是一个清明假期的缘故,或许人们的素质已经得到提高,特别是智能手机的跟随,人们可以让无聊的等待,变得在趣味浓烈的手机中得到平衡,没有吵闹,只有静静地向前移动的队伍,说明这是在排队。

我试图在南河头的河埠头,寻找童年进城看到的那一幕,就是系船管绳的牛鼻眼。然而,河床的提高,水位已经将原先存在的系绳牛鼻眼掩没掉,寻找了许久,一个影子也没有发现,让人感觉是非常地落寞与失望。

那个在此居住了五十多年的老伯,对我说:“同志,你在找什么?”我说明了要找的东西,那个老伯说,以前生产队上街道交公粮,河道边的石岸上,专门做了一些栓绳牛鼻眼,方便乡下船只的停靠,现在你看看这两座平桥的肚皮,几乎跟水面上没有多少距离了,无法通船了,而嘉善西塘那边,河里面可以摇船,一方面他们那边河床处理得好,另一方面,旅游开发得早,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我不得不佩服那个老先生的博学与见识。

已历数百年的南河头老街,是我们平湖唯一至今留在人间的护城河,依旧保持着那原有的风貌,她们具有历史的深沉感,以及回乡省亲人回忆的一种佐证。 我跟老伯临别时说,请你相信,在未来的岁月中,我们平湖的城市规划与管理者门,一定会在借鉴别人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们自己的特色与实际,通过改造与使用南河头这一历史资源,让古老的南河头,发挥它应有的造福于民的作用,这也是新老平湖人的共同期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22934/

绵延数百年的护城河的评论 (共 4 条)

  • 心静如水
  • 大三毕业
  • 鲁振中
  • 秋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