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红旗飘过会宁--------大墩梁与罗南辉

2017-06-19 17:35 作者:会宁南渡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月 二十一日清晨,光秃秃的华家岭梁已不再害羞,如烟如纱的薄雾在山涧低垂,被一群小山包簇拥着的山梁宛如一具停止了呼吸的女人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几天的喧嚣似乎就是为了渲染这一刻的宁静,就像窒息的生命,不呼吸不等于他们已经死亡。此时,王均部的两个团已经偷偷地钻进了马家营子红五军三十七团的阵地,刚刚收起尾巴的国军准备喘口气继续前进,好赶在薄雾散尽时占领前面的制高点。突然,手榴弹、机枪、步枪的响声便在头顶周围炸响,这响声太唐突,太猛烈,以至于子弹已经钻进了身体,还没能搞清楚它来自于何方。接着便是一阵大刀片子撞击的声音,头颅滚动的声音,血液喷洒的声音。半个小时后,响声便渐渐地渐渐地沉寂了下去。

永远不会想象到一场热兵器与冷兵器混合使用的战争是何等的尴尬与残忍。战争的残酷性是两群互不相识的生命在一个没有约定的时刻偶然的撞在了一起。双方还没有顾得上讨论生命的意义与价值,一群人就把另一群人的头颅用大刀片子切菜般地切了下来。其他人都吓坏了,急忙撤出了战斗,丟下了一百多具同伴的尸体……

薄雾已经散尽,风中摇曳的野菊花已染成了红色。尸体和泥土混合着一起沉积在了地下,红五军三十七团打扫了战场。将国军送来的弹药如数收下后,便又进入到了守株待兔的状态。这场伏击战大约持续了四十多分钟,没有人顾得上统计或者记录当时的场面,所以数字都不是很精确,但事实的确如此。

十月二十二日的一天充分证明了,这一次三十七团待到的决不是兔子,而是一只十分凶残的老虎。对于这一点,猎人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森林里不仅仅生活着兔子。有经验的猎人是能够判断出老虎出没的路线与时刻的。只是他无法估计到,这是一只因饥饿而觅食的老虎,还是吃饱了串门的老虎。饥饿的老虎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与对手决一死战的,王均偏偏是一只饥饿的老虎。

王均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同期毕业的还有红军总司令朱德。隶属滇军,称不上是国民党的嫡系,然而此人参加过蔡锷的护国战争,从班长干到了团长;到过湖北,参加过北伐战争,因战功卓著,从团长干到了师长。四.一二的时候投靠了蒋介石,积极配合蒋公剿共。参加了第一、二、三次对中央苏区的围剿,不知是有意还是狡猾?他始终是踏着红军的影子前进,直到五次围剿结束,王均的第八师把红军当作神话还在传说。师长张珲赞、潭道源被活捉,师长胡祖钰等被击毙,唯独他全身而退,可见这是一只很有城府的老虎。

一九三五年六月,王均的第三军被蒋介石调到甘谷、天水一带堵截北上的中央红军。这一次也许是堵截不力,还是用兵无方,让彭毛中央红军大踏步地走出了甘肃,顺便还在通渭榜罗镇开了个小会,制定了一项重大决策,红军北上的战略是英明的!同时电令准备南下二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悬崖勒马挥师北上。然后才进入陕西,完成了与陕北红军的胜利会师。种种迹象在说明着,王均与红军态度有点暖味,似乎有暗渡陈仓之嫌,以至于让毛泽东十分感激王均的消极围堵,亲笔书写策反王均书信一封,热烈期待他弃暗投明,告诉他:共产主义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同时,座镇南京的蒋介石却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娘希匹、王均光吃食,不下蛋。如果不是鞭长莫及,王均的十个脑袋都变成气球飞上了天。此后他一直龟缩在天水武山一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六年八月,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红二、四方面北上进入甘肃南部,蒋介石命令他带罪立功,要不惜一切代价将红二、四方面围堵在西兰公路以南,同样的错误再犯一次,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可见他是一只想急于填饱肚子的老虎!

华家岭战役时,王均也就倾其全力,本人坐飞机亲临前线督战,给红五军以致命的打击。命运就是天数,冥冥之中已将你的归宿定格在这里。十一月八日王均又一次亲临前线视察,大墩梁的销烟已经散尽,红五军副军长罗南辉长眠于此。片刻后,回望大墩梁的王均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座机连同他本人折戟于通渭马家营西浪石滩。

斯人已去,孰赢孰败,孰荣孰辱只能留与后人评说了……文/会宁南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22921/

红旗飘过会宁--------大墩梁与罗南辉的评论 (共 4 条)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大三毕业
  • 秋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