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二铁

2017-06-02 10:43 作者:墨淙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铁二十七岁之前,是一个令女人们着迷的男人。他身材修长,五官棱角分明,一双眼睛坚毅而富有神采,虽然一身补丁衣服,在人群之中却如鹤立鸡群,总能脱颖而出。

二铁在二十三岁头上娶了媳妇,媳妇是十里八村最出众的女子,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知书达理、吃苦耐劳,还有一手精湛的女红,每每两人结伴而行,看见他们的人只觉遇到了神仙眷侣,真的是羡煞旁人。然而,命运永远是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一个人所拥有的天赋,很有可能在某一个时间被上天收回,变成一个最普通不过甚至还不如普通人的人。二铁在二十七岁的时候经历了这一切。

二十七岁的二铁已经是村里最令人羡慕的拖拉机手。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谁能够摸得上拖拉机,谁就会被人高看一眼,为村里开拖拉机享受的是政府正式职工的待遇。每每看到二铁驾驶着拖拉机行驶在马路上,我都会想到一元人民币上那英姿飒爽的女拖拉机手。甚至那时候我就立志长大了也要开拖拉机。

那年的麦收时节,二铁开着拖拉机在田头和学校操场之间忙碌。小学的操场上堆满了各家的麦子,等待着那台老旧的打麦机将麦粒归仓。那一年,二铁的儿子刚刚出生,这让他无论干什么活都特别卖力。那已经是整个村子麦收的最后一天了,拖拉机已经从早晨五点跑到了中午十二点,村主任让二铁缓一口气,也顺便让拖拉机歇一歇,但二铁高兴,说要为村西头的老刘家拉完麦子之后再休息。

拖拉机沿着盘山公路通通通的爬上来了,通通通的声音时急时缓,好像这铁家伙遇到了难走的路也要缓两口气。每当听到这个声音,我都能想到二铁手握方向盘,眼看前方的英姿。老刘家的麦子大丰收,拖拉机像一个使尽了力气的老黄牛一样痛苦而勉强地挪着蹄子。那通通通的声音似乎已经变了味道,倒像一个扯着嗓子干咳的病人。终于,这铁家伙无力地停在了半坡上。二铁及时踩了刹车,老刘赶紧从墙根儿找了几块大石头呛住了拖拉机的后轮。二铁下车检查发动机情况,发现水箱里的水已经耗干了,他从后座上拿出早准备好的一机油桶水,向着水箱里面倒去。然而不幸发生了,二铁倒出的并不是水,而是柴油。柴油一进入炽热的水箱便发生了爆炸,二铁脸完全暴露在烈焰之中,紧接着,二铁的身上也着了火,老刘的麦子的也烧着了。

二铁剩余的二十七岁在医院中悲惨地度过了。第二年他回到了村里,从那以后,没人再敢直视二铁的脸,小孩子们见到他甚至还要远远的躲开,他好像被当成了一只野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命运猝然转折的时候,没人能像庄子那样鼓盆而歌。二铁一度不愿见人,甚至不让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好在二铁有一个好媳妇,她并未因此而嫌弃二铁,而是承受了更重的担子。在二铁消沉的日子里,她像男人一样在田里劳动,像心理医生一样引导和鼓励着他,像母亲一样细心照顾着他。在我眼里,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他摆脱了女人的“小”,她比男人显得更大。

二铁最终走出了阴影,虽然往后的日子他过得很平淡,虽然很多孩子见到他还是要远远躲开,但他却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实实在在地在农村的黄土地上耕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9759/

二铁的评论 (共 8 条)

  • 东湖聚李胤德
  • 浪子狐
  • 北方
  • 香山雪痴
  • 鲁振中
  • 和谐永远
  • 西风舞
  • 江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