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经过春天

2017-05-31 17:14 作者:风轻了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来了,又匆匆地离开。写下几个字,记住春天。——以为题记

一 春

几天前预报有雨,地里的野草,路边的树,还有我,都期待着那样的一场蒙蒙的春雨下起来。

前两天开始阴沉起来,有雾霾的样子,空气也不再那么干燥,今早晨就更明显了,还没有开始下雨,老房子的墙角就开始起潮了,湿湿黏黏的像是谁给画了半米高的山水画。

开车走在路上能见度不好,视线不清,不敢开太快,开着车灯效果也不明显,开雾灯又有些太夸张。就是这样一种尴尬的状态。也有一些急着赶路的司机师傅们依然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地面上泛不起一点尘土,冲散的只有四处弥漫的流淌着的白雾。

忽然就听见了滚滚的雷声,有些遥远有些沉闷---今年的第一声春雷。接着雨开始慢慢的滴落下来,不急不躁地节奏,像极了一个温情男子的前戏,一丝一缕,有条不紊,一点一点唤醒了沉睡了一的大地。春雨是天和地的一场爱,酝酿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情绪就这样绵绵的释放开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雷声越响越远,没有夹杂了沙尘的风,雨滴慢慢的连成一条线,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盼了很久的春雨就这样美美的开始了。

二 雨后

雨后清晨,山前的杏花和山后的杏花次第开放,山前的杏花已是怒放,山侧面和山后的杏花还是含苞的骨朵,地上的野菜也在这两天的雨中迅速的进入了青春期,一下子蓬勃起来,叶子鲜亮的逼你的眼睛。蒲公英悄然撑开了黄色的花伞。

春雨是粉刷匠,在一之间把整个大地涂抹成了绿色,深绿,浅绿。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

春雨是魔术师,轻轻呵了一口气,给所有的生命注入了生机。野草,野花,柳树,杏树,桃树,红的红了,绿的绿了。

春风

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日子,天空昏黄的如东方人的皮肤,一夜北风忽来,千树万树的梨花,玉兰花残败落地,任风摆弄,飞起又落地,落地又飞起,残了颜色,碎了心事。

风里夹杂着沙砾,雨中混合着尘埃,天地间变成一个昏黄的整体,视线就差的狠,从一个房间驱车经过五个红绿灯,三个加油站,两段上坡路,就到了另一个房间,都很安静,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陪伴我的只有路中长长的栅栏和路边换上新装的灌木,无声无息,无悲无喜,安静站立。

天地昏黄,春残花谢。

没有太多悲喜,四十不惑的年龄而我们似乎已是知天命的心理,人生而不易,活而艰辛,生活之难了又难,沉默,思索……

清明

盼春的心情和春天要赶来的心一样的急不可待,在立春的日子我就在想清明节还要多久才到呢?只是一转眼,清明的雨就纷纷起来。清明是有三天小长假的,周六,周日和周一。这个传统的节气就显得隆重起来。老家是一定要回的。

周六的早晨,小雨就细细的织起清凉的柔软的如丝绸般的无边的雨幕,下楼看了一趟,地上湿漉漉的,犹豫了一会又返回楼上家里。到了中午时分,伸头看了看雨停了,我们今天还回不回去呢?我有些拿不定主意。“早回早了了心事,今天回吧。”儿子帮我下定了决心。

开车就出发了,在中国北方的干燥多风的春季里,春雨贵如油说的贴切的很,刚刚还在下雨,风吹过,路上又已干了,没有了刚才细雨蒙蒙的样子,没有艳阳,也不阴暗,开车视线还可以。一直向北,驶过二十公里左右的路程,经过一座很让我头疼的修高速公路弄坏的颠簸不堪的立交桥,老家就到了。

长长的石巷,低矮的老屋,屋檐下呢喃的燕子。懒懒的眯着眼的趴着的黄狗,几只悠闲地觅食的母鸡,年迈的满头白发的拄着拐杖的公婆——这就是老家。

婆婆的眼神不太好,公公的心脏病很严重,耄耋之年了,辛苦了一生,就这么安静的守着老家,守着对方,守着岁月,每每盼着我们回家。回到家仍然是忙忙的做饭,吃过饭,聊天。

我们去咱家的林地上添添土吧",我说 ,(老家有清明拜祭先祖给坟上添土的习俗)公婆极爽快地答应了,公公招呼着儿子说“去问问你小叔,他去添土了没有,要是添完了就不用去了,没添土的话你们就去一趟吧。我们一边答应着就出了门。

老家的林地并不太远。几棵高大的柳树和很多苍翠的松柏围绕着,坟地的周围长满了开着黄色花的蒲公英,几座先辈的坟修整的很好,我并不认识可一样感到亲切的先辈们安静的躺在这儿 ,小叔子开始一边添土一边给我介绍着这是哪座先辈的坟,一座一座不厌其烦的讲解着给我听。儿子开始整理着纸钱准备着烧给那边的亲人。

生是一个过程,而死是一个每个人必然的结局,生当努力,死亦安然,若干年之后,我也将安静的来到这里,化成一捧灰,一堆黄土,也是一样的有我的后辈们给添土,照顾,想念,祭拜,生命原本如此,生生不息,代代相传。这才是生命最伟大的意义所在。

除了看望年迈的公婆,祭拜老家的先辈们,我还有另一桩心事。姑姑去世第四个年头了,我一直没有去看望过她,心里里惦念了一次次,总是未能成行。

你带着我去咱姑的坟前走一趟吧!我对小叔子说,早就想去看看咱姑的,一直早不到具体位置。“嗯,我回家开车带着你们去吧”小叔子话不多,但是极善良极懂事的。上山的路的确不好走,小叔子使劲的踩着油门,五菱之光发出很大的轰响声,颠簸着向上山冲去,几乎是一直开到了一座小山的山顶,停了车,向下的路只能步行,我们再翻过一座小山顶,在半山腰,向南的山坳里,小叔子指给我看了姑姑的坟。站在姑姑的坟前,姑姑的形象一下子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了,想着姑姑说话时拖着长长的声音,姑姑善良而温和的笑容,姑姑给我讲她以前经历时留下的眼泪。。。

姑姑的坟修的很整齐,一如姑姑生前打扫得整齐干净的房子,应该是表姐刚刚来过,有新添的土,还有一些吃的东西和鲜花。四年了,姑姑啊,我一直想你牵挂你,您在天堂还好吗?还是那么节俭吗?舍不得穿一件像样的衣服吗?吃饭只吃我们剩下的不喜欢吃的饭菜吗?还是一个人过日子吗?不会再孤独了吧?生前一个人孤独了六十年,在天堂,可以的话,找一个疼你爱你的人一起吧。不要再那么辛苦了。姑姑啊,我今天没有给你带鲜花,没有准备好吃的东西给你,只是带着一颗想念你,牵挂你,爱你的心来看你了,姑姑啊,你会见怪吗?

姑姑的坟周围有果树,野花,低矮的灌木,水泥的蓄水池,守山人住的房子,飞舞的蝴蝶,不孤单,却很安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9401/

经过春天的评论 (共 9 条)

  • 浪子狐
  • 东湖聚李胤德
  • 心静如水
  • 雨袂独舞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浪漫海洋
  • 紫色的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