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被爱

2017-05-31 11:08 作者:。.·o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深了,月亮在薄雾中穿梭,皎洁的月光洒在窗帘上,窗帘像是带了一层柔光,微风吹过,窗帘上的褶皱像浪花缓缓流动。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把夜拉的漫长。寂静的夜,我浸着月光入睡了,睡得恍惚,动作也在潜意识中不断变化着。半夜,我被冷醒,颤栗着挺直身子把被踢在脚边的被子拉回来盖上,渐渐地,又睡沉了,被子在几个翻身后又被踢到地上。秒针一圈圈环着中心走着,斑驳的月光像玻璃碎片似的洒在窗边,洒在地上,洒在床上。深夜,我感到凉飕飕的,抱紧枕头,闭着眼摸索了一下周边,却怎么也摸不到被子,便把身子蜷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继续睡了。

分针、时针也缓慢的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开门动作轻微,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门缝中突然射出的几束刺眼的灯光让我不由得半睁开眼望向门口,父亲的身子背光朝我走来,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见他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被子,不一会,我便重新感觉到了被子盖在身上带来的温暖的感觉。父亲轻柔的动作让我恍惚间觉着是盖了一层羽毛,被子轻轻地落在我身上,他细心帮我压好被角,轻声说了句“晚安。”后便转身离开了。墙上那一束灯光随着门缝的闭合渐渐消失,房间又重新陷入黑暗。我扯紧了被子,头还是向着门边,脸上不自觉地浮起笑容,比起身上,更加温暖的,是我的心。至今,父亲在每晚入睡前都要来察看我们睡觉安不安稳,“我被深深着啊。”每晚带着这样的念头,我又进入了一个好

父亲与我的关系始终像是隔着一层薄冰,我们看得见彼此,却谁也不愿意去戳破那层隔膜。有时薄冰开始融化,有时隔膜开始透气,但它总是存在我们心里,不曾消失。父亲不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相反,他是一个严肃拘谨的父亲,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中都要求我要学会独立解决问题。他紧凑的上班时间更是直接减少了我们交流时间,长久下来,我们开始变得疏远,我在家中更是依赖母亲。与母亲相处时,我有话直说,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父亲不善言辞,与我的交流时间不多,虽然他只是沉默地站在一旁,但是看着他紧皱或舒展的眉毛,我倒也能猜出他的想法。他是位含蓄的父亲,总是悄悄地关注着孩子的一举一动,虽然有时动作有些笨拙,讲话有些刻薄,我却能感受到他那颗为我着想的心,因为我也是如此,平时言不由衷,说话漫无边际,其实也是羞于表达自己那份关心家人的心意。

就像这一床被子,父亲无言地温暖着我,呵护着我,守护着我,为我抵御外面的寒冷,留住身边的温暖。我们之间依然保持着无形的距离,但是我们心里都明白,我们都是被一种无声的爱包裹着,总有一天,心与心之间没有了距离,温暖的感觉也就一直延续下去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9126/

被爱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