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产队里(38)

2017-05-23 16:16 作者:万木迎春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裁衣阿富

这辈子做裁衣师傅,没错!味道比吃鱼还鲜!

裁衣阿富提着红布袋走出门来,袋里是一根木尺、一卷软尺,剪刀和几块划粉。他转身拉上家门,捋了捋擦了油的头发,翘着长指甲的右拇指,斯文地在胸襟上弹了弹灰尘。

“阿富师傅,你慢点走,我挑洋机(缝纫机)先走了!”

今天来接他的,是东家的男主人,对他客气。

“好!好!”阿富师傅应着,照旧踱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上路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每天,队里出工哨子响过后,阿富师傅才会起身出门。这时,路上全是急匆匆下田的社员,接二连三。他微笑着,和每一个照面的社员点头打招呼。田岸上挤来一堆人时,他就停下脚步,等他们侧身过后,才继续走路。

队里的“五匠”,只要不是农忙季节,交上八成工钱,都可以出去做出门工,队里为他记工分,这叫“买工分”,不上交工钱,那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脚。只能下地干农活。

这点上,裁衣阿富是绝对说到做到的,拜师时,师傅就告诉他:乡间称师傅的,裁衣师傅也算高人一等,跟木匠、泥水匠是不坐一条凳的。和“三鬼”是天上地下之分:打铁的叫铁鬼,剃头的叫剃头鬼,做豆腐的叫豆腐鬼,干活脏不说,成天身上臭烘烘的,惹人讨厌,裁衣师傅在农家眼里,可以和老师并肩。老师是教心灵的,裁缝是打扮外形的。阿富师傅想到这话时,有点得意。转手提着布袋,迈开大步,身上骨头没有四两重了。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裁衣师傅出门,得由东家候伺着,一早男主人就要到师傅家挑洋机(缝纫机),女主人灶前屋后忙,吃饭的时候是单独一桌,没有二张桌的人家,只好等师傅吃完离桌,全家人才围上桌,吃师傅剩下的饭菜。

队里有调侃:“十裁衣九青头(土语:流氓)”,阿富师傅更有自己的一套:女人再傲气,装得再正经,只要靠进一尺的距离,十有八九都能弄到手,主要的戏,就在手里的那把尺上。是女人,都漂亮。把衣裳做得贴身好看。他,男裁衣看见漂亮女人,老是忘尺寸,一天要量几次身,平时被视为禁区的女人胸前、腰间、屁股、大腿可以随便摸,就是女人的丈夫在旁边,看到擦枪走火,也不好意思骂出口。

厉害一点的女人埋怨师傅:人老,记性差,一天要量几次身,讨厌!阿富师傅就会开道:女人的尺寸早晚有变化,开心与不开心都不一样,不信,到房里去,我试给你看。这一说,女人就红着脸,低头不再说话了。

阿富师傅想:漂亮的女人终身侍候一个男人,有点可惜。花儿迎绽放,没有二三个蜜蜂来热闹捧场也是挺寂寞的事。做一只不知疲倦的采花蜜蜂,当裁缝师傅真是乐在其中啊!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阿富师傅觉到自豪的是:裁缝这门手艺,有点无师自通。16岁那年,拜了有名的师傅,不到一年,师傅归西了。他硬气,不再另投别的师门,扛着师傅的牌子独自创天下,

那时候,躲在家里,天天用纸没命没的试做各款衣裳,甚至把师傅留下来了的样片翻了个底朝天。或许是天生的相,为人上显得处处小心:一个人吃一桌菜,吃时自定标准:肚子吃饱了,桌上的菜要“原封未动”。为此,苦练了很久。一大碗红烧肉,绝对不会从顶上下筷子,必须小心翼翼的从碗边夹菜,中间的那部分“高头”,自己再想吃也得留着,给东家看。吃鱼更绝了:上半面的鱼肉纹丝不动,但朝盆底的那一面,会吃到不留一片鱼肉,到了现在,东家端上来一只螃蟹,吃完了肉,放回盆里,还是原封不动的一螃蟹。

有时候,东家娘娘“小心眼”:看见菜原封不动,每顿不换菜,照样朝桌上搬,阿富师傅也不吭声,脸上笑眯眯,照样把白饭往肚里咽。往往这样小气的女主人,就是他最容易得手的女人了。

当然,也会碰上倒霉的事:记得一个天,女主人三天不买菜,把师傅原封不动的菜,接连上了三天,阿富师傅白饭吃得白了眼。看那女人风韵不错,就来了精神,不停地叫她量尺寸,手里的那把软尺,用力地在她的胸部、大腿上擦,最后停在两腿之间来回量“臀围”,女主人熬不住了,嘴上哼哼呀呀,下边白嫩的大腿上水直淌,阿富师傅见火候已到,不管三七二十一,搂着那女人直往墙上靠,没想到那女主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顺手捞起一只畚箕,倒扣在墙壁上,畚箕下突上斜,女人屁股靠上去,比床上还受力,让阿富师傅实实在在,就地干了一大炮。那时美妙的情形,阿富师傅现在想起来,还能美上一阵子。

当师傅的人,比种田人守规矩,做师傅二十多年,做出门工时,跟无数的媳妇、姑娘干过这事,但没有一个到主人家的床上完事,偷偷摸摸的事,一旦光明正大,登堂入室就没有了味道,好比一桌盛宴,副菜只能当配角,不能当主菜用。师傅有了这门心思,天长日久,也没有出过什么大事。

天下的男女事,只要家人不说,外人怎敢说三道四?偏偏阿富师傅还有一个更绝的爱好:做肚兜。那时没兴胸罩,女人有漂亮的肚兜,扣在胸前,心里美滋滋的,真丝红绸肚兜,那是上品中的精品,贴肉穿着,女人们会开心好几天。做这种肚兜,阿富师傅最拿手,出门在东家,外眼看见,东家难为情,上不了台面。阿富师傅就自备绸缎,趁夜在家里偷偷做。也巧了,师傅的手在女人的胸部摸一摸,做出来的肚兜,大小厚薄一帖药,女人穿上去服贴,不打皱折。因此大师傅的名气在女人嘴里是刮刮叫的,女人为了自己的衣服漂亮,让裁衣师傅擦点油,给他漏点光也无所谓。阿富师傅的绣花肚兜,都选上好的丝绸缎子,做完后绣什么花纹,就留给女人自己去完成。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人一起努力才是嘛。屈指一算,从做出门工到现在,送出去的肚兜早已满百个了。

阿富师傅和女人做过事后,就会偷偷塞她一个肚兜。女人就喜得屁颠屁颠的,背底里都说师傅好话,一传十,十传百,阿富师傅的女人缘,就越结越大。附近几个队的人家,十有八九都请阿富师傅上门,有时长则个把月,短的也要一个礼拜。女人要请阿富师傅做衣裳,哪家男主人敢说个“不”字,为了讨好自己的女人,争着抢着到师傅家里挑洋机,请师傅上门,好酒好菜招待,长辈一样敬。队里有句话:赶骚公鸡惹三村。说的就是阿富师傅。

做师傅,要会摆架子,生意才旺:今天请,不过一个礼拜不上门,绝对不会今天请,明天到。有时候答应上门的时间未到,手头没了生意,只好下地干农活,队里人问他,师傅今天没有人请?他就会一本正经地说:排错档了,生意忙得七晕八素。问的人就说,排错档不要紧,只要不摸错裆就好,惹得大家哈哈一阵大笑。

和女人讲话,阿富师傅总会带着馅,话中有话、今天的女主人,是多年的老关系了,进门调情老半天,女主人说不过他,赌气说,光打雷,不下。难过。你要看得上我,就跟我来。说完,拎着猪食桶去猪圈喂猪。阿富师傅见机会来了,放下手中活,跟了上去。

猪圈里的拦栅是木条做的,两头用竹桩牵着,平时里晃晃悠悠的,阿富师傅来到猪圈,女主人正弯腰低头清理猪盆,屁股朝门翘着,师傅上前,摸着圆滚滚的屁股,顺手解下了女人的裤带,女人转身仰面看师傅时,裤子落到了脚背上,正想说话,师傅的嘴立马贴上去,嘴对嘴亲着,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下面早已发起了总攻,师傅用力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猪栅上的枯竹桩受不起了,轰然朝猪窝里倒去,压在正在吃食的猪头上,猪一阵惨叫,把男主人引了过来,这死猪,净败人的兴。女主人骂着,边起身拉起了沾满猪粪的裤子,阿富也吓急了,连忙拉上裤链,垂着手,象什么事也没发生,男人过来问啥事,女主人立即哭哭啼啼说:嫁进了倒霉人家,连猪也要欺当媳妇的,你枉为算个男人,比不上师傅好良心。这女人,绝了,是骂我还是夸我,这行当做了几十年,阿富真的也犯糊涂了。想想这惊险的一幕,师傅才明白: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聪明多了。

阿富师傅回到桌台前,虽说办了一半的公事不尽兴,但毕竟是老手,大家心照不宣,没有捅出乱子。这时又装上了师傅的魂,板着脸对男主人说:你们家的猪真笨,不懂规矩,没到吃中饭时辰,就哇哇乱叫。

男人头点得象钹郎鼓,连忙赔不是:家里的猪不争气,气着师傅了。

女主人心领神会,走出灶间,出来打圆场:师傅,你大人大量。今天中饭过了时头,是迟了,明天,我跟队长请个假,家里来师傅了,每天上午提早一个钟头上岸,回家给你做中饭。

阿富师傅笑笑,随便说说,没事没事!埋头继续为她家做衣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7435/

生产队里(38)的评论 (共 12 条)

  • 襄阳游子
  • 荷塘月色
  • 浪子狐
  • 沧海一笑
  • 潇湘妃子
  • 南璇玑
  • 吴勉翰
    吴勉翰 审核通过并说 太长了,字数少些。文章有错别字。 加油! 勉翰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文笔流畅,人物刻画的惟妙惟肖,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假以时日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家。
  • 万木迎春

    万木迎春谢谢老师们的中肯指点,键盘打字。不小心就有错别字,今后尽量慢些发稿,多看几遍,尽量避免。

    赞(0)回复
  • 万木迎春

    万木迎春谢谢鲁振中老师、草木白雪老师对我每篇拙作的准点阅读。喜欢文学已久,身居乡下,毫无建树,只供饭后消遣而已。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