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的煤炉

2017-05-22 10:45 作者: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知是气候条件的变化,还是生活条件的改善,或是二者兼有之。感觉现在的天越来越暖了。

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裹着厚厚的棉衣帽,围上长长的围脖;仍然有很多人生着冻疮,更有人手脚都时常冻得裂开大口子。一天中最开心的事,就是围着炉火转了。

父亲在冬天来临前就装好了煤炉,烧上一炉火。虽然外面大纷飞、天寒地冻,屋子里却暖暖的,那窗户里面的湿湿的热气都凝聚成了的水道,像一幅流动的画。

晚饭过后。姐弟三个把桌子支在炉子旁边写作业边玩闹;父亲会拎一个小板凳坐在炉堂前,一边帮着照看炉火,一边烤着我们过雪地沾湿的衣物;母亲会拿着一个针线笸箩,给家人的衣服缝缝补补;还不时有邻居进来聊天。

每天早晨,天还不亮,爸就爬起来收拾煤炉,把炉火生得旺旺的,然后把红薯、土豆塞满炉膛,炉盘四周再用铁丝架摆满了馒头,烤得外焦里嫩,那诱人的香味成了每天起床的动力。

煤炉是做为八级工的父亲精心制作的,煤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厚重的钢板结实耐用,外围还有一圈水箱,用热水直接从里面取就行了,父亲说可以传到下一代用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总是将炉里即将燃完的煤炭用火钳夹出来,然后扔在家门口的空地上,过了一段日子,门前的泥巴路,便成了坚实平坦的煤渣小路。

看到我一脸懵懂,父亲告诉我,煤烧到这种程度要换了,热能不足了,继续用不但浪费煤还浪费时间,不如另作它用,小时候的我若有所思。

随着燃气、暖气、电热器具的普及,温暖了一个又一个冬天的煤炉在视线中渐渐消失了。

父亲的煤炉也是闲置了许多年,虽难以割舍、竭力保留,还是在多次辗转迁移中不知所踪了。

该逝去的终究要逝去,只是时间方式未可知啊。

2017年5月2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7240/

父亲的煤炉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