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巷深深

2017-05-19 17:26 作者:谢白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明时节,挤出了点时间,祭扫了一下往日情愫!)

“冰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这是元代王冕的咏梅诗,白梅花开,著身于冰雪林中,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超尘脱俗,更有一种执拗的野性美,是的,我每读此诗时,心里隐隐而觉的是那种执拗的野性。

与梅的相遇,那是在江南古镇的小巷之中。那时我在这里的一所小学里实习,不仅我一个人,我们班都在这里实习,小镇很小,增加这么多人,一下子觉得热了不少。没事时,我们喜欢穿巷而游,特别是我们学过几天画画的美术课外活动小组的成员,一有时间,就背着一个画夹,在那深深小巷里写生。那里光影陆离,是一幅天然的水彩画,弯弯曲曲的青石板路,鳞次栉比的小店铺里挂着花花绿绿的东西,色彩很是丰富。

“哈哈,你在画我家的房子吗?” 我专心画着我的画,一个带点野性的笑声吓了一跳,我转头一看,一位素洁的少女立在我的身边,白色的太阳帽,白色的连衣裙,她正伸出白白净净的手指着我的画,笑个不停,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巴眨几下,就把我迷住。

“你太可了,我给你画张素描吧!”她点了点头,用双手捏着的她的太阳帽,就算是造了型。

我从画夹里抽出一张素描纸,几下就勾出她的轮廓,细描了一下的眼啊,嘴啊,其他地方就随便涂几笔。她觉得画得很好,就让我送给她,还要签了名,她说她明天就到学校来看我,说完,她就举着那张画在小巷里飞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第二天,她真的到学校来找我了,还邀请我们实习小组的一起到她家喝了擂茶。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她就成我的那个“梅”。

古镇就在江边,这里的人都识水性,女孩子也是一样。临近实习结束时,天气已经很热了,一到傍晚,这里的女孩子,都是端着的脸盆,脸盆里放着换洗的衣服,到河里去洗冷水澡。我们是不能下河洗澡的,带队老师训过话,再说我是个旱鸭子,游不得泳,梅就邀我到河边去画画。

在河边,男人一般游到河中间去洗,妇女是不能到河里来洗澡的,河边就成了女孩子的世界,她们一下水,就闹翻了那一边天,我喜欢在这时去画那满是彩霞的天空。当我画完一张水彩画,梅也就要上岸了,她先把头浮出水面,甩一甩头发,用手一捋,然后挽成一个髻,再攀游上岸来,那时,一个少女的曼妙身姿尽显,那是最美的艺术,我只能痴痴地欣赏。

她走到船上去换了衣服,随便把换下的衣服在水里搓洗一下,就可以回家,她喜欢穿白色的连衣裙,所以我总觉得她就是一朵出水的芙蓉,走在小巷里,全身散发着水的气息!

实习很快就过去了,离别时自然是少不了伤感

毕业后,我分配到了一所十分偏僻的小学任教,现实与理想的强烈反差,给了我们这些自以为是年轻人沉重的打击,有时甚至失落到绝望的地步。这样的处境,我不敢去面对我的梅,她来了几封信,我都没回。

而她终于找到我学校来了,我指着我那豆腐块一样的房间对她说:“梅,你看,这就是我的落脚点,我……”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我的眼泪就滚了出来,她对我说一些安慰的话,帮我把房间收拾干净,还从后山上采一束映山红插在一个瓶子里,摆放在我的窗台上,她说她只是想来看看我,她又告诉我,她被招工招到益阳麻纺厂了,听到这消息,我为她高兴起来!

送她回去的路很长,我一直送她到了江边,她上了船,不久船就开动,船是逆流而上,速度不怎么快,她没有进船窗,河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朝我挥手,不停的挥手,就这样渐行渐远。

这是与我的梅最后次相见,后来相见时,她已为人妇,成了他人的梅!

年过不惑的我,与梅有个一次相见,那一天,我要古镇的中学去监考,刚出校门,就看到个一身素洁的女子立在哪儿,我还没开口,她张口就问:“还认识我吗?”那一瞬间,我是如遭雷击,呆呆地看着她,不错,就是梅,岁月的雕刀没有改变她的那一点野性,眼睛还是那眨巴着,我意马心辕了几秒钟:“我的梅来看我啦!”几秒过后,我就知道,我不该这样想,她是别人的梅了!

“顺路,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你过得还好吧!”

那年梅的妈妈对我说她的女儿还小,她哥哥还没娶妻子,让我等等,我是一个很憨的人,我就老老实实地去等,再说那几年,我处境不好,自己也很不成熟,说实在的,真要成个家,还没有那份担当。

“我的老公也是一个教书的,在益阳一所技校教书,我你一样,憨憨的!”

我们是骑摩托去古镇,梅坐在我摩托车后面,轻轻悄悄地跟我谈着往事,后来就谈到了她的家,谈到了她的老公,我说我过得还好,告诉她,我的妻子也和她一样,有一点点野性,也可以说比梅还要野一点吧,那次琦琦跟我说笑几句,琦琦就问她吃不吃醋,她说吃,她就把琦琦的手咬了一口,还真咬了几个齿印!

梅就跟我开玩笑说:“你的手要不是开车,我就把你的手咬出血来,让她去吃醋!”说完她就咯咯咯地笑,笑完之后,就叹了一口气,我们就再也没说话了。我把她送到那巷口,看着她走进那深深地小巷。

晚上,伤感陡然而生,我写了首小诗,寄托我的情愫:

那是一个日的黄昏

古老的小巷是难得的风景

这时

是我的不经意

还是那晚风的随意

反正

我听到了

清脆的音符在斑斓的小巷中放肆跳动

那是天籁

不用理解就让人感动

我想到你的声音

让我一生都在

你夺走了我眼中夏日的黄昏

那长发那长裙

在小巷中飘动

还有那顶白色的太阳帽下

清纯的眼睛

定格了夕阳的西沉

“你还记得我吗?”

这是世间最多余的问

不管你走离我多远的路

都会一直牵扯我的心

时间揉搓着年年月月的黄昏

铺成一路碎石

让重现昨日的你我

每迈一步

都是连心的疼痛

她果真是来看看而已

又过了十年吧,一位在益阳做生意的熊回来说:“一位古镇的堂客们问你这几年过得怎样,我说他啊过得很好,起码是个百万富翁了,她说那就好那就好!”

这些年来,为了生计东奔西跑,赚了几个小钱,压榨了梅的存在空间,而她去还在默默牵挂着我,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写几个文字感慨一下,说不一定,过一段时间,梅的存在空间又被什么琐事挤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6869/

小巷深深的评论 (共 5 条)

  • 鲁振中
  • 相心
  • 魏兵
  • 芙蓉秋水
  • 大三毕业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