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节的眼泪

2017-05-14 11:47 作者:侍郎神韵  | 5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节的眼泪

----一碗玉米面拌汤

李自立

今天是母亲节,从几天前开始,好友圈里,都在炒作母亲节,朋友之间,互相祝福母亲节快乐,可我的心,一直在忧郁、在忧伤.....因为提起母亲这个字眼,我的心情就像刀割一样难受,从来都是眼泪不干,确实难以忘怀,母亲去世的那一瞬间,给我留下的伤心,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的打击.....

母亲的仁慈怀,今生难忘。她是我和众姊妹今生做人做事的准绳,永远铭记在心。一切思绪,让我又一次回到了那青涩难过的童年......

事情发生在四十五年以前,我的童年,具体时间,因为当时确实年幼,记忆已经很模糊。但是,大致时间,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还手没有残疾,那是一个初,那时候的特别多,大雪过后,满水口镇南塬,一片银装世界,万籁俱寂,春天的阳光,特别的温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村子里,农活已经逐步开始,为了干活脚底下方便,村上组织社员去扫雪,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扫把铁锨,能用上的工具,都排上了用场。父老乡亲们,一个个带着棉手套,穿着靴,一字排开在通往县城的公路上扫雪,父母亲当然也不例外,我虽然年幼,为了父母亲能够上工,正常参加劳动,当然也负起责任,照管起了家里的三个弟弟妹妹

因为那时候,家里已经可以说,贫困到了极点,大家能换洗的衣服几乎就没有,所以,我的责任就是照管好他们几个,下雪消雪,不让他们弄脏衣服,负责他们安全。因此,守住他们几个,坐在家里的暖窑热炕上,才是唯一出路,过去老爷的书房老屋,已经是全家的唯一避风御寒之所,热炕,当时已算是家里唯一能够带来温暖的地方。姊妹几个,父母去上工劳动,因为没了大人在跟前,才开始在热炕上,努力地释放着自己的天性,聆听着窑门顶上,那个神奇而又不大的圆形广播,我一直就在想,一个不大的圆形纸质圆盘,却能唱歌讲话,那里边的人们,咋就那样的快乐?他们会从那广播里跳出来吗?这些快乐的人们,都长什么样啊?苦思不得其解。下雪天,几乎每一天,我和众姊妹,就是这样愉快地听着那个神奇的广播,度过自己快乐的每一天。

这不,又到了父母亲快放工的时候了,赶紧打扫一下卫生,把自己和弟弟妹妹收拾干净,别惹母亲生气,等着母亲回家做饭,一群小燕子,盼着母亲回家,那是一个激情的时刻,永远不会忘记.....

说话之间,父母亲终于回来了,姊妹四个,八只眼睛,看着母亲和父亲,期望着温暖的欣喜。刚进门的父亲,蹲在灶台跟前,拿起竹皮暖水瓶,倒了一杯热水喝起来了,母亲今天有一点不吭声,只是半个身子坐在炕沿上发呆,不停地用自己左手,揉搓着自己,右手的手背上的冻裂伤口,父亲闷声不吭,在案板上拿起半截子已经虚心的白萝卜,咔嚓咔嚓地吃起来了,只见母亲忽然问父亲道:“怎么办,做啥饭?”我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不敢吭声,悄悄地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父母亲,只见父亲满脸笑容地给母亲说道:“能怎么办,就先用案板上那碗玉米面麸皮,给孩子们做点拌汤,窑浮梁上那个竹框子里,还有一点晒干的青萝卜叶子嘛,等晚上我再去想办法。”母亲于是看着父亲,那张无可奈何的笑容,再也不说什么,立马行动了起来,她要为我们做饭吃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家里已经断粮食了,就剩下案板边上,那一堆不到二斤重的玉米面麸皮。此时的我,年龄虽然很小,立马觉得,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父亲到了晚上,黑天半的,去哪里想办法?初春二月,就连苜蓿、野菜、洋槐树花也没有啊,小草也不过露出指甲盖长短的嫩芽,而且还埋在雪堆里。地里,田野里白雪茫茫一片,父亲如果搞不到吃的,一家六口人,到了明天,就要饿肚子了,今天下午,也就是我们全家人,最后一顿晚饭,村上每天来讨饭的那么多,是不是我和父亲母亲,要出门讨饭去了?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见母亲忙起来了,赶紧抱着一捆玉米杆,给母亲帮忙烧火。母亲可能因为心烦,一直掉着眼泪,再也不吭声,只是埋头做饭,我见母亲心情不好,炉火又从火门里掉出来,急忙帮着母亲把炉火往进搡了一下,这时候母亲过来,把我推搡一下,嘴里说道:“一边去,你在这添什么乱啊?”此时的我,因为自己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跌到,这时候的母亲,看见我跌倒在地,她的眼泪,就像开闸的黄河,涌流不止。此时此景,让我心慌意乱,今生,最怕看见的,可能就是母亲的眼泪。我看着母亲哭着,我就心情紧张,母亲哭着,我心里确实难受无比,我可能当时,就是恨我自己太小,不能为母亲帮忙,替母亲消解忧愁和烦恼,母亲的眼泪,是我记忆里的伤和痛,母亲的眼泪,是我今生难忘的记忆,一直挥之不去......

我悄悄地走到门口,偷偷地擦干自己的泪水,回头看看,母亲还一直在掉泪,我想走上前去,帮母亲擦干脸上的泪水,我却不敢,也没有勇气,我怕父亲看见,我怕我的一擦,母亲更不能自禁,所以,我止住了自己的脚步,饭已经快好了,一家人准备吃饭了。

此时候,阳光已经斜到东边的院子里去了,院子里的几个柴鸡,互相追逐在雪水里,它们也在努力地,满院子搜寻着能吃的东西。

这时候,老屋的门上来了一位高个大汉,身穿一身黑色平布衣服,他满脸的困乏,满脸的表情都在诉说着饥饿与疲劳,这人圪蹴窝里夹着一件黑色大褂,头戴一顶圆顶黑色布帽,没有帽沿,就是民国清朝遗留下那种,顶上有指头蛋大一个黑疙瘩,他一到我家门口,二话不说咯噔一声,就跪倒在我家老屋的门口,他两手合在一起成祷告的样子,嘴里哀求道:“老嫂子,救救命吧,我是从新民塬上来的,到南塬来走亲戚的,我饿的实在走不动了,求求老嫂子了。”此时的父母亲都是一脸的惊讶,我也很诧异,我母亲三十岁都不到,咋就成了老嫂子了?看着此人我一脸不高兴,我们一家人还没得吃呢,给你吃了,我们吃啥?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用我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此人,然后看见父亲,微笑着端起一碗水,并对那人道:“家里也没有吃的了,你先喝点水。”回头再看看母亲,只见母亲也很不高兴地样子,同时嘴里自言自语着:“家里没得吃的,就剩一碗玉米面麸皮,我四个孩子,八只眼睛看着这顿饭,你吃了我孩子咋办?”我心里想着,就是,母亲说的对,给你吃了,我的弟弟妹妹咋办?我用鄙夷的目光,看着那个路过的陌生人,那双祈求的眼神,确实心里很生气。

此时候,只听见母亲叫道:“自立,端饭来。”我以为母亲在叫我,谁知道我往母亲跟前移动时,母亲脸上,虽然流露出很不情愿,手里却用家里的大粗泥老碗,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玉米面拌汤,却向我喊道:“我叫你呢,把你扑的个紧,没规矩了。”我明白了母亲意思赶紧后退。是的,我们老家过去,就是六七十年代,家里有了儿子,喊丈夫时,都不直呼丈夫名字,表示对丈夫的尊重,如今的小两口嘛,又有谁能做到如此呢?父亲从母亲手里,接过那碗玉米面拌汤,递到那位陌生人手里,只见那人一脸的感激,一脸的谢意.....

我一脸惊讶,不是刚才还嘴里说着,不给他吃嘛,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只见父亲不但没吝啬,而且还顺手递过去一个小的板凳,我有点摸不着北了。

再转过头,看看正在打饭的母亲,给父亲盛了一碗,给我们兄弟姐妹每人盛一碗,锅里仅剩的,母亲用锅铲,挨着一锅铲一锅铲铲干净,就连打饭勺上的都刮干净,也没有凑够一碗,就剩下半碗拌汤了。此时地我,再吃不下去了,我想着,年幼的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时候,也很可能还要第二碗,,如果给她们每人再分一小碗,或者半碗的,那就等于母亲这顿饭要彻底饿肚子了。此时地我,难过极了,我故意放慢吃饭的节奏,心里一直想着,怎么办呢,直接给母亲吃,她肯定不舍得吃我的那半碗拌汤。

终于,我有了注意。“妈,我中午喝凉水了,肚子不舒服,我不想吃了。”案板边上,我放下饭碗,撒腿就跑,我一边跑,一边告诉妈妈,我去大妈家玩耍了,心里当时想着,我不吃走了,看你吃还是不吃。

一个下午,在大妈家玩耍,开心不提。在门口坡坡前玩耍时,那个黑衣讨饭人,从我家出来,从我身边走过,我看着他,狠狠的瞪他一眼。是他害的,我母亲今下午才没吃饭,饿了肚子,真不识趣儿。等下午从大妈家回家时,我第一件事,就是想知道,母亲有没有吃那半碗拌汤,当我揭开碗上的碟子,却看见我那半碗拌汤,原封不动的放在案板上,此时的我,一线的希望,也破灭了,彻底的失望了,此时满心的难过,无法言表......

母亲今天,辛苦劳动一天,却没有吃饭。这不光是今天,那个年代,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特别今天,这个家里将要断粮的日子,我的母亲,却没有吃上她最后一顿饭,我心里能不难过吗?如果是你的母亲,朋友,你有作何感想?.......

这就是我的母亲,我可爱的母亲,她为了自己的儿女,经常忍受饥饿,忍受风寒,经常两只眼睛,泪水不干,而她却在此时,还能去帮助别人,母亲的仁爱,天下无人能比,母亲的伟大,今生不能忘记。这件事,让我这个做儿子的,此时候想起她,想起我善良温存,温柔可爱,年轻漂亮的母亲,怎能不感到心情激动,怎能不泪如泉涌?.......

母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十八年了,亲爱的母亲,今天是母亲节,愿您老人家安息慈祥,在那边一切都好,祝愿母亲,长眠安祥。

祝愿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晚年幸福安康。

成稿于2017年5月14日凌晨青海循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5648/

母亲节的眼泪的评论 (共 5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