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致金草先生

2017-05-09 21:23 作者:楚彀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金草先生:

您今天大概也是在无奈到悲哀的时刻,也才会在这种半时分来找我说道吧!而此时,我本自正是要写两三篇文章的;对于你的这个事件,也即对于现代人的麻木的魂灵来看,实在是值得去难听地说到几番!

现摘录你的原文:

“我无奈地哀叹:

今天上午(3月9日),在英语课上,当讲英语必修3的第1页时,英语老师对书的右上角的图片提出了问题,问a,b,c,d,e,f中哪个是意大利(笔者注:这是高中英语必修三第一页上的一道小题。这个题目给了一个没有国家名字的欧洲部分地图,而金草先生说的“a,b,c,d,e”则指的是题目中几个国家的地图的标号;这道题是要让学生根据后面的英语提示来判断国家名字与标号的一一对应)。一开始没有人举手(包括我在内),后来老师直接点名,而站起来的同学竟然说她不知道,这真是令我大吃一惊。难道她从来没有看过地图吗?又过了一段时间,当老师提到奥地利时,我的同桌竟然说他一直以为奥地利是一个城市。我的天啊!像‘意大利在哪里’和‘奥地利是一个国家’这类的事情,知道了,考试也不会考,不知道,也不会影响正常生活,但是这都是常识啊!他们怎么会不知道?难道他们在生活中从来没有遇到过需要用到这些小常识的情况吗?我对此感到无语,我不能批评他们,因为一定会有很多我不知道而他们却知道的事情,毕竟每个人所关注的事物都不一样。不过,这个英语课上的‘小故事’还是让我感到莫名的心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没错,作为一种叫做“常识”的东西,是否了解之就正要看人们的自觉性了。然而它却也同样是一件知识,而非知识点;教我们初高中生盲目追求的,是能够带给他们分数的后者,而并非前者。初高中生们,知道很多,也不知道很多;他们到底是否拥有着辩证性思维呢?

在这个娱乐化风云弥漫的时代里,初高中生作为一类年轻青年来讲,开始狂野开放起来,嚣张得夸张,却又自以为是成熟、是对的。譬如追追星、追追星座,玩游戏、看看直播,基本上也算得了年轻人的几大好。固然低俗而又迷信,可我们又能如何?既然有的年轻人只认得背诵什么角色的技能效果,背诵什么流行明星的出生年月日;既然有人希望类似于一个民政局电脑一般的牢记虚拟人物、已故人物和当红人物的私人信息,那无论如何,起码是像您这样在无奈地哀叹,都必定是无济于事的。以我之拙见,年轻人、尤其是学生群体,见不过太多的世面、没有步入社会的,那都是奉信着一个理念:我是对的;别人的建议还是意见只能像一叠叠奏折一样等着我去批阅,我认可了那就照做、不认可了就当耳旁风——这就是年轻气盛者,也就是我们学生群体的“哲学”吧。毕竟还在初中的时候,你我都被贬为“撞几回南墙都不罢休”者,而现在我倒也不晓得孰是孰非;倒是依了韩寒先生,能骂他个狗血临头。

算起来,我们年轻人、学生群体、青少年,较于事实来讲还是更崇信于内心的;浅了讲叫唯心主义者、浪漫主义流,深了那便有够涉足迷信者的程度了。迷信,这后面接的宾语大体都是可行的,还具有持续性。譬如迷信网红;现在似乎就流行一个词,叫“帮扩”,大体便是一个幻想症痴呆妄想“交朋友”,或是“走红”,便在空间里发一些自己的照片,介绍下自己有多么文艺、多么个性,希望别人加他们好友……这就是迷信网红一般的,实在也是愚蠢的!

我在网络群组里奋战也近半年,什么样的群友我都与之辩论过,鲁友、毛友、文友、网友,鲁粉、毛粉、蒋粉、文粉,还有甚多的“粗口者”和小初中生,都有辩论、甚至可以叫做无脏字对骂(打笔仗)。就有人故作高深地摆出一套自己的瞎掰哲学来,讲道:“我们还是不要总在批评他人愚蠢,毕竟我们也曾经愚蠢过。”那么这位先生的意思就是要装绵羊了,或者也是个木心人;正如现代我们学生群体的“哲学”来讲,说轻了嬉皮笑脸、说重了急头白脸,到末了大多数旁人的谏言就成了一缕无色无臭的空气一般,怎么起得了作用?

听我这一言吧——

强硬地指出问题,这叫指责;为了对方着想的善性的指责,是批评;为了骂人、打击他人而蒙昧他人清白的恶性指责,是批斗;至于针对着一个大的整体而非个体的人的批评,那就是为批判了。总体而论的,指责这一行,也是要有艺术和技术的,切勿做出个“埋怨者”的模样。

对于你们班的学生,我也听说了挺多,基本上没什么品味和爱好的书呆子和呆子,大多全聚于此。那股势力,不是听你渲染,单是从我这里接收到的信息,作为“工附毕业生”也都没多少有出息的人——要么是书呆子和呆子:学习成绩上不去,却还只认得“学习”;要么就是穷酸秀才:学习成绩和狗屁娱乐两两不误,又K歌又“撩妹”,咱们班便有大量此人;倒是也还有活书生,那就是有兴趣爱好、并且不低俗不恶俗,另外还有学习的求知欲,这便是最难得的一类。你们班的群体,似乎基本也是阴云笼罩的氛围,如你这般想必也难得有发言权,更不必论起别人是否支持叫好了。故此,我只希望你谨记,这也是我一学鲁先生的教诲:

做好当下。

你也就做好当下、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罢了;苟非想要有点改变国民的愿望,那我还是劝你说出来的好,用嘴说、用笔说、用电脑说。我不能够叵测最终的结果如何,但是我总还是相信的,你不说,那就连叵测结果的机会都没有。

其次,既然你也找到了我,说起了这种事情,那我也就做一些评述。

我在网络群组中遇到过很多有志青年、尊贵长者,都是质疑着政府,其架势似乎有“打倒当朝狗政府,还我一片好山河”的冲动;实在不理智!而我则实在认为,做好自己即为上。而做好了自己之后,那便是要去帮助他人做好他们自己,也可以说之为是“救国”。我们国家的现代人,单是看看我们的同龄人,就是有很多不务正业、盲目自大、自欺欺人、放荡不堪、麻木不仁的类型;甚至更有如上文所说的“书呆子和呆子”群体,自以为自己好像很“务正业”、很“大智慧”,其实这才是最应该去挽救的人啊!

鲁迅先生说《阿Q正传》是“要画出这样沉默的国民的魂灵来。”我想我们暂且做不到这点。倘若将来可能,我还希望能够用文艺作品来震慑一番当朝教育部及文化部;或许他们也正是左右为难、束手无策,已经考虑得很周全了,但是也一定要再次大声疾呼,而这已经不再是“拯救还是挽救”的问题了。

龙应台先生认为年青人不一定非要都成为“思想家”。但最起码的,也不应要有着幼稚可笑的思想心理吧?譬如心想着坐吃山空,视金钱如粪土一般大肆消耗;或者成天做着白日,想着自己将来能娶谁嫁谁、未来能成为怎样的艺术家科学家思想家歌唱家的。请切记,不要以为自己创造未来的能力是学生时代朦胧的意淫痴想;在我看来,所有所谓的“梦想”,倘若苟非寄托在真诚的、发自内心最深处的“为人民服务”之上,那在现在看来也都只是一场白色空想,虚无缥缈。而妄想只需什么“帮扩”就能成为网络名人,或者以为薛之谦郭敬明他们的著名都是靠“说段子”、“参加综艺节目”就能得来的,这样的妄想家还不如去建立个“中国妄想家协会”,反正我们国家的人民除了擅长享受生活之外,就是擅长白日做梦

仅此说到这里截至,我已经很愤怒地在写这篇回信了。我不希望你只是一个同样敢怒不敢言的懦夫,请说出来!最后祝愿比我们学校录取分数线高很多的贵校的天之骄子所掌握的常识能够和我们校的学生一样多;不麻烦的话就帮我转告给你们校长去吧!

楚彀

三月九日至十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4737/

致金草先生的评论 (共 11 条)

  • 淡了红颜
  • 李族川{火淼}
  • 草木白雪
  • 大三毕业
  • 心静如水
  • 雪儿
  • 雪中傲梅
  • 浪子狐
  • 鲁振中
  • 春暖花开
  • 荷塘月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