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藏在窑缝的地契

2017-04-26 21:16 作者:溪水一石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藏在窑缝的地契

文/溪水一石

无事早为人,天旱改水道;宁肯自己亏,不把良心欺;与人为善自己方便;听人劝心不贪,早晚有个好报还。诸如此类的为人处世顺口溜,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听爷爷时不时念叨着,稍懂点事后,那意思多少也就能理解一点。

说这些,是因为前几天回老家,顺便去了小时候居住过的老窑庄处转转,也算是寄托一丝乡愁。进入废弃多年的窑洞内这里看看那里望望。在中间那孔窑的门肩上侧,有一个既像自然裂开又像人为的大缝隙,外边用石头堵着,碎瓦片周围楔着。好奇心使然,我便从院子的树上折了一节树枝,将那块石头撬下来,里边啥东西看不清。抱了几块胡基摞起来站上去,将树枝插进去,使劲往出勾。这一勾,立时灰尘弥漫,脸上身上落满了尘土。一卷烂布团出来了,该不会是老鼠洞吧。为了一探究竟,冒险将其用手拿下来,抖落灰尘,剥掉外边烂布,里边是卷得紧紧的麻诟纸,借着阳光细看,烂布原来是油布片,靠外边几张已经腐烂看不清,里边包裹的是几张民国时期的地契和手稿,内容是些为人处世的格言和口诀。

这些“出土文物”一看就是爷爷生前藏在这里的。爷爷是1968年秋天的一个上午在自留地耕地时突发脑溢血猝然去世的。那时候,我小还没上学呢。爷爷是清光绪二十五年生,属猪的,对照下来应该是公元1899年己亥年生人,这个奶奶记得很清楚。

对爷爷的记忆,更多的是从奶奶口中得来的。奶奶嫁给爷爷时,爷爷家有着上百亩良田,因为家中人少大部分土地租给乡邻耕种,每年根据收成情况酌情收取租子。爷爷为人善良,不时接济邻里乡亲,结下了很好的人缘,不论谁家有个大凡小事,都愿意请爷爷去帮着张罗筹办。庄里另两个大户人家,也和爷爷关系很好,每逢年节,都会请爷爷去喝他们家酿制的黄酒。爷爷常常是盘腿坐在铺着羊毛毡的土炕上,右手捏着筷子,左手拨拉着算盘帮他们算账,一顿饭吃完,账也给算清了。说起爷爷左手打算盘,奶奶便会眉飞色舞。虽然说家中有上百亩耕地,可灾害连年,广种薄收,加之有些租种户为维持一家生计,连年拖欠租子。曾祖父身体羸弱啥事也不管不问,吸鸦片烟的瘾倒是越来越大。有一年,一家门族仗着家大人多,眼红爷爷的土地,便寻事生非,不知为什么,他们家的人寻了短见,于是就全家出动无理取闹。因这事打了两年官司,其间变卖了家中不少财产,地不断往出当,能卖则卖。本来殷实的家境,经这么折腾就渐渐走了下坡路。有一年的天,一个姓刘的货郎来在庄里,热情好客的爷爷招留其吃住家里,这货郎以前常来,转一转就走了,可这次住了两天才走。那年麦子收完了,爷爷把能收来的租子收了,把那象征财富的耕地几乎卖光,只留下离庄居较近的20几亩,并送父亲去上学念书。没过两年家乡解放,紧跟着就是土改,划分阶级成分。按当时家中实际占有土地面积,爷爷被划成中农成分。其他有上百亩土地者都划成了地主富农,在后来的历次运动中没少受折磨。直到1960年粮食大饥荒时,爷爷才对参加工作都三四年的父亲说出了当年卖地的秘密。那个刘货郎是麟游县的地下党员,动员他入共产党,爷爷顾虑太多没答应,但却接受了刘货郎的建议,卖掉了近百亩土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批斗地主富农的那些年代,不时有人拿出解放前的土地买卖契约,称之为地主的变天账,从而对他们实施残酷迫害。也许爷爷就是那时候藏起这些老古董吧。他为什么不一把火烧掉而要藏下来呢?难道是爷爷对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土地的深情所使?直到1980年土地承包到户时,庄里年迈的老人中还有人会说,“以前镰蒛殿到北坳里那一片都是你家的”。

当年土改时,爷爷不但没被划成地主,反而还分得了庄里一户地主家的八仙桌。到“四清”时,清算阶级账,批斗地主富农。那天父亲从他教书的泾川水泉寺步行六十多里回到家里,庄里一个青年正愁不会写批判稿,知道后就来找父亲帮他写,说地主怎么剥削他家,地主多恶霸等等。在院子磨镰的爷爷听了,停下手中活儿,问他怎么知道地主这么坏?他说民兵连长念的材料上讲的。爷爷说,远处的地主他不知道,本庄周边的几个地主都是勤俭持家精打细算过出来的。遇上年馑了还给穷人行方便哩。一个庄里的,都姓曹,有班有辈的,怎么会欺负剥削哩?千万不能听人胡说,不能随便乱写。如果胡写,人就说你笔尖把人亏了。那人一听也就识趣的走了。更有意思的一件事便是土改后不久,爷爷一直觉着分来的那张八仙桌不能要,全庄人把鸿爷家的东西分光了,他家咋过?何况自家有一张,再要就不对了。分的时候爷爷因事没去,是邻居代领回来的。想了好久,在一个晚,爷爷扛着那张八仙桌去退还。哪知他进门话没说完就被人家推出来了。只听说“好他二哥哩,你的心思我知道,可这桌子你千万不要放下,放下等于你把我害了”就这样这张桌子又回到我家,一直闲置在磨窑,上边堆放着杂物。

爷爷去世后,那张桌子被当做献桌,派上了用场;奶奶去世了,那桌子依然被当献桌用。不知何年何月那张从地主鸿爷家分来的八仙桌就彻底退出了我的视野,回家再也见不到了,也许它早就被劈碎当做柴烧了。

2017年4月26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1990/

藏在窑缝的地契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