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国窖池老酒匠

2017-04-21 17:03 作者:焕能焕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个哥,是泸州国窖池的老酒匠,姓林。退休一二十余年了。喝点酒,故事就出来了。

哎呀,我退伍就在老窖厂,银沟头车间,现在叫国窖池了。我们在里面烤酒,酒随便吃,洗澡也可以。一天到晚都是醉的。有朋友来,舀一瓢来,大家围着甑子盖盖,喝就是。那年焕成大哥来,说有2斤量。我说只要10分钟。结果不到10分钟,一圈酒还没整园,睡下去了,咋咋。那时我喝得,有熬力,头晚醉了,第二天一边端糟子撮箕一边吐,中午大家照常打好饭舀瓢酒当汤喝,晚上又大喝。车间主任来了,说:“不要喝来上不得班哈。”我说晓得。我是组长,没人管的。有个星期天,几个搬运说,哥,咱们今天没得事,喝两圈吧。“妈的,喝就是,钥匙在我这儿。”开门进去,翻个甑子盖盖,大家围拢来,舀一瓢来大约四五斤。八个搬运说先一人敬我8拳。我说没得事。一圈划了,酒瓢干了。我说我不行了,再舀一瓢给他们一人一饭碗吃了就关门。我晕晕呼呼走出来,走走走,走到东门口百货公司那儿,碰到一个崽儿,拉住我说哥们认识,无论如何干一个儿。结果又喊个哥们来三人干了一个儿二麯,说再干一个儿,结果又干一个儿。我说走,他们也没送我。杂种,出来才喊认不得路,乱走乱穿,房子偏之歪倒的。第二天看厂门的说:“哎呀,昨天你才吓人哟,嘣一下撞到树子上,仰面倒了,爬起来,几穿窜,就走下十几梯的石梯,好吓人哟。”

我给你讲,我们老二是泸州大曲泡出来的哟,你不晓得。当时计划生育,不好整。你二姐在农村屋头,咋种,我每次回去,带上酒,都是厂头拿出来的,偷偷的,喊到大队生产队的几个,包括那个妇女主任,听说我回来了,高兴得很,大曲有的喝。我先给他们整几圈,你二姐弄菜出来,说:“我来表示一下。”一人一大杯,没多久,个个东倒西歪的,说,老二包在我们身上,公社的人来,我们兜着,说表得。等生下来,恁整浪整把户口上了就了事了。有一回,吃麻了,我说我们去打枪,支书喊民兵连长找枪和子弹来。我说打那根桉树,他们几个打黄了,我三枪就把那桉树的巅巅打断了。又有一回,说打山顶上那块石头,正打着,一枪“嘣”一头响,山路那边却冒个人头出来,好吓死人咯。

不久前,我到哥家。一到家,哥便带上一瓶以前的小包装酒说到外面去吃。坐下,一人倒一大亮杯,各自喝。喝酒几口,说话了:老三呀,你来,我高兴。我老二说拿这个酒来吃呀,我说你三舅来了不拿这个吃拿哪个吃呀。说实话,这个酒是老酒,现在出的酒滴几点在里面就熟了,他们说的勾兑。这个酒,我都没几个了,说钱就谈不拢了,今天我们就喝一个。不是吹的,生酒,熟酒,一沾口皮就知道了,大不同。我问老二现在怎样了。“咋样,说是整了个函授大专文凭,就是技师了。他那个工作,好涉力才整归意哟。那年初中毕业还差半期就去考厂头的技校,职工子女只照顾收30个,他龟儿考38名,中间还差7个数。我找他伯爷去找他战友,他战友是劳动局管招工的科长,平时都是喝起酒的。厂头名单拿上去,一看,科长说要不得,不批,你拿回去整过。隔两天,厂头又拿去,又说不批,不见xx这个名字,不批。哎呀,这个名字,还差7个位呢,咋办,厂头坐不平呀。科长说不管,《报告》拿回去,不见这个名字,不批。厂头几个头头没得法,说是已经在厂大门口公布了,不好办,又去找科长。最后科长说,我给你们增加几个名额,收到38名该可以了吧。就这样,才进去了。你说好伤脑筋哟。”一瓶酒喝完,哥说:“走,我们回去了,你二姐还在医院输起液得。”径直往银沟头走。我知道回家走反了方向,说:“走这边。”他说:“没错。”走路显然有些不稳当了。走着走着,到国窖广场车间门口了。两个门卫拦路说开会,不让进。他大声说:“啊哟,咋种,不让进门了,我干一辈子的地方不让进门了。我要进去看下车间都不行了,咋种。”我拉着哥,劝走了,两个青年门卫笑嘻嘻的目送我们。他一边走一边说:“哼,国窖。国窖还要看怎么烤,不是一个人有国窖也烤不出好酒来。同一甑子流出来的酒还要分一层二层三层呢,不是吹的,我懂里面的东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1149/

国窖池老酒匠的评论 (共 6 条)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火淼
  • 王艺霖(翠娟)
  • 雪
  • 芙蓉秋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