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老榆树(原创)

2017-04-21 16:59 作者:风轻云淡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祖父过世的第二年天,当万物复苏,花草树木各显盎然生机的时候,他家门前的那颗老榆树不知怎的像个丢魂人儿似的迟迟不见发青。吃惯了榆钱子的家人焦急的端着簸箕举着面盆一遍又一遍地围着枯树枝旋转,习惯了在它身上剁几条斜杈作为弹弓射猎的孩子着急地望着雀们挑衅似的在他们头顶翻飞却找不到合适的材料,凑在老榆树底下乘凉下方拉磨的乡民见不到遮风挡的绿荫只好缩在家里不出门了。可老榆树一点没有其它小生命那样耐不住性子说得意就得意要张狂就张狂,反倒像一个失去灵魂的主儿没精打采的一副死相。

“好好的一棵树说死怎么就死了呢?莫不是它真有灵性,跟着老爷子走了?”村里的老秀才不纳服的围着老榆树转了几转说

“真主的口唤到了,它也只能活这么大年轮了。”坊上的阿訇念念有词地说。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没经历过这种怪事。兴许死了老榆树咱家又要出个县长呢。”年近百岁的堂祖母咧着漏风的牙齿颤巍巍地说。

“恐怕是它想老主人了,跑到天堂里被老爷子留下来陪伴呢。”堂叔不无调侃地说。

“三爷爷说的不科学,应该是老榆树像个老朽的人,活疲了活累了需要攒青呢,等到来年春发时它攒足了劲准能一片生机一身茂密的。”上大学的堂侄有点自作聪明地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过一向如果还不见返青,我就几头挖倒当柴烧算了。”堂哥有点暴躁地说。

不管怎么说,人们还是希望它能尽快活过来。因为这棵上百年的老榆树饥荒年代困难时期曾经是人们的救命稻草生活支柱,也是农闲时人们娱乐的精神寄托。实际上这棵老榆树早已不单是我们家族兴旺的吉祥物了,而是整个村子的一棵福音树,一道靓丽风景了。

人们在各种猜疑中熬过了漫长的天又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春天,各种花草树木又都竞相绽放出了迷人的风采,可老榆树还是像一个失去灵魂的主儿死眉拉眼的不见返青。这下可真惹恼了性急的堂哥,他选择了主麻日,磨快了铁锹、头和斧头,找了几个帮手准备把这晦气刺眼的老榆树刻立马嚓放倒填灶火算了。

“娃啊,这可是你爷爷手里栽下来的脉树,经历了几代人谁都没有贸然动过它的土,你怎么说放就放呢?”堂叔不无温怒地嗔怪堂哥。

“是啊,大侄子,它可是咱们麻狼塬的福星,多少个风雨它都顶过来了,我们因它而活着,也因它而骄傲着,你放倒了它不是废大伙儿的心吗?”老秀才接着堂叔的话劝告堂哥。

“真主劝诫他的子民要有好生之心慈悯之怀,你这样平白无故地放倒它,恐怕真主也不会答应的!”坊上阿訇说。

“就是的,你家里不缺吃不缺穿,放倒它能出个啥毒气呢?就是一棵干树留着它也是个看头,你这娃咋这么倔呢?”堂祖母也瘪着老嘴反对堂哥。

“太太说的没错,残缺美也是一种美。更何况它还没有完全干枯嘛,万一返青了您放倒它岂不遗憾?返回来说,您老人家何必跟一个死物儿较劲呢?”念大学的堂侄儿也劝老子说。

堂哥犟不过人们的挽留,只好气呼呼地把准备好的工具扔在一边扛着锄头上地了。

老榆树没有遇到劫难,从此也就像一个干瘪的老人孤单地默默伫立在堂哥的家门前,人们望见它干枯的身姿就像躲瘟疫似的离得远远地,一点没有亲近的意思。只有颤巍巍的堂祖母时不时地拄着拐棍围着树身手遮在额头上眯缝着眼睛瞅了这边瞅那边望了上边望下边,嘴里还不停地叨告着那句老话:“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没经历过这种怪事。兴许死了老榆树咱家又要出个县长呢。”

或许是堂祖母的虔诚祈祷,我们家族果然连续几年真的出了好几个大学生,而且还真的出了一个女县长。但慈祥的堂祖母却在老榆树干枯的第四年春天咽气了。

按照堂祖母的遗嘱,堂叔给两人不能合抱的老榆树也穿了褂几处能够得着的地方还戴了孝帽。前来送葬的人都感觉很特别,伫立在它面前一副肃穆样。在大伙眼里,这棵老榆树好像就是以前德高望重的堂祖父,就是生前慈悲为怀的堂祖母。

蹊跷的是家人准备给堂祖母过头期时,老榆树竟然一之间返青了。这可惊傻了所有人。

“世道变了,阴阳也颠倒了。这棵老榆树死而复生可真让人捉摸不透了。”老秀才说。

“那是真主的肉孜客,说明我们坚持的信仰没错。”阿訇说。

“可能是老爷想他的老伴了,故意使的障眼法。”堂叔说。

“生生死死这本来就是一种自然现象,哪有那么玄乎呢!”念大学的堂侄儿说。

不管怎么说,这棵上百年的老榆树在堂祖母过世的第七天真的复活了。活的那么干脆,活的那么水灵,活的那么潇洒。仿佛以前那种死气沉沉让人心烦意乱的景象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仿佛以前那种貌不惊人细枝嫩叶的造型不足以展示它的风采,仿佛以前那种逆来顺受忍辱负重的个性需要脱胎换骨。偌大的树头一片翠绿,粗壮的枝干直冲云霄,麻钱大的榆钱子层层累叠大老远就能闻到它诱人的香气。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的鸣叫声此起彼伏了,喜欢吃榆钱子的家人捋满了簸箕捋满了面盆乐呵呵地回家了,尤其是那些顽皮的孩童猫着腰在斜枝顺杈间穿来梭去真是开心极了。

啊!故乡的老榆树,我是吃着你的榆钱子在你的荫庇下长大的三娃子,城市里千姿百态的风景树我见过,尽管它们婆娑华丽,我还是更喜欢你的朴实无华。你能悄悄告诉我这是为何吗?

注:

(1).下方:类似于象棋的民间娱乐活动。

(2).拉磨:方言,就是聊天意。

(3).口唤:穆斯林术语,真主给生命存活者的旨意。

(4).主麻日:穆斯林术语,教民小聚会的日子。

(5).刻立马嚓:方言,立刻、马上。

(6).肉孜客:穆斯林术语,真主既能让一个生命死去也能让一个生命复活。

2009.5.2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1136/

故乡的老榆树(原创)的评论 (共 6 条)

  • 心静如水
  • 李族川{火淼}
  • 倚石老人
  • 鲁振中
  • 雪
  • 芙蓉秋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