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鸡鸣春节

2017-04-21 16:18 作者:兰楼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其首 鸡年贺词

年在哪里?年在回忆,忆往昔,烟火盛开的甜蜜。

年在哪里?年在酒里,再相聚,黑首白发醉如泥。

愿各位,早辞白发奔鸡(吉)祥;望天狼,挽弓赛过去年强。

//

其一《迎仙中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迎仙镇上众仙游,

果老逸去凡自留。

迎仙中学埋新经,

幽篁林中望土丘。

三生石落青天外,

两度起落太乙洲。

总为钱财拨月日,

仙舍不见使人愁。

//

迎仙镇,传秋时有一仙人,名曰肮脏脏,道法无边,造福百姓,各地建庙以恭迎;至今,乡村庙会仍有传统,较为盛行。

我老家属于迎仙镇管辖,镇中只有一个中学,叫迎仙中学。这里,也就是我最为主要的求学之处。现在所组建的微信同学会,所有的同学,都是穿过这里,而后走出,站在大街上,奔流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

下面,我来说说这首诗的含义。

//

迎仙镇上众仙游,果老逸去凡自留。

迎仙镇,这里曾是众仙道场,或者暂居,或者游玩之所。而现在,各路大仙早已飞走,无影无踪,不知藏于何处。此处,所剩下的,都是我等凡尘之人了。仙人,那是呼风唤拨日月,翻江倒海动乾坤;法力无边,能力无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无忧无虑,长生不老。不像我等凡人,生来奔波;为食而讨,为衣而斗;为名而谀,为利而生。

呼!凡人生尘,真是累啊。如果,这里(迎仙镇)仍有仙人道场,那我也许会去试试运气,看看能否入得了仙人法眼,习得大能,以改变自己命运。

传说,张果老始修《道德经》,终成正果,名列仙班。而如今,《道德经》遍地开花,处处都是,道德,却是不见了。难道说,难道不是说,欲成仙班,需要先修的道德圆满才可以吗?难道,修的道德圆满,真的可以入仙人法眼吗?

//

迎仙中学埋新经,幽篁林中望土丘。

这句话以及下一句话,均来源于李白《登金陵凤凰台》。原词是,“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唐天宝年间,李白受排挤离开长安,南游金陵,感慨历史滚滚,人世烦忧,写下了这首七言律诗。

凡世间,纵是帝王将相,却仍是凡人,依然抵抗不了枯骨荒草埋幽经,金缕玉衣腐土丘的历史车轮。

尘世伦伦,时间滚滚,谁可抵挡?

迎仙中学,自我离开之后,也有22年了。这么多年过去,学校后面的芦苇坡还在不?教室门前的皂荚树还在不?当年的铁门,还在不?------想来,是不在的了,是没有的了。这么多年过去,这么快的经济速度,这么快的时光流逝,我一直,都没有能回去,当年的,那些------;那些,想来是不在了。说不定,连大门口的水泥路,都不知翻修了多少遍了。当年的,一切,都不在了;都埋没在新的钢筋水泥路之下了。

而今的我,欲生华发,说老未老,虽然不到入土之年,但已经可以看见竹林之内的土馒头了——黄泉彼岸,岳父大人,你在前面好吗?

//

三生石落青天外,两度起落太乙洲。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一层是,三生,石落,青天外。即,人生在世,往世,今世,来世,作为凡人小生,数辈子也没有什么起起落落。每一世所经历的悲欢离合,对自己来说,是起起落落。对周围以及他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石头,被命运扔于九霄之外;与他人,仙人,将相,凡人,均无一丝涟漪,一丝痕迹。

九霄之外的小石头,这就是人生。

二层是,三生石,落青天外。

三生石,《红楼》中通灵宝玉,是人世间最为炽烈感情情,真性情的见证。宝玉黛玉,再是真性情,再是真感情,亦是悲惨世界。在而今世,爱情还有吗?真性情还有吗?真情还有吗?所有的人,以财富量感情,以金钱恒人生。这世间,除了钱,还有什么么?

三生河畔,以泪还珠。上有高堂,卧冰求鲤。

呜呼!

上有高堂,下有妻房,三餐无落,亲朋相激(讥)。为是故,不得不远走他乡,朝寒暮雨,兢兢业业,以期获得领导目光,获得薪酬;以期落入太乙真人法眼,得授七十二般武艺,改变命运,成就辉煌。

人世间,有多少,起起落落?有多少,真情恩爱?有多少,道德仍在?

//

出外求学,出外求道,出外求财。

总为钱财拨月日,仙舍不见使人愁。

钱财可以换来时间,换来空间,换来自由——钱财可以改变命运。有钱可以住宽敞、温暖的房子,老人可以享福。有钱可以住院治病,老人可以长寿。有钱可以旅游,老人可以经常看看子女。——有钱可以买官。

钱财可以改变命运,虽然这不是绝对,但现在而言,这绝对是追求的主旨;不是吗?朋友相见,谈什么?房子,车子,票子,女子(情人)。

呜呼,真是没有什么好相见的。

迎仙中学,何时才可再次相见?何时才可看见仙舍?

//

其二《鸡鸣春节》

汝自飘零吾自流,

鸡鸣节日使人愁。

平原历历院前树,

芳草萋萋溪水沟。

但使堂前春常在,

勿遗坟前恨长留。

求学,求财,求道。

各各为了其目的,披星戴月,东泊西流。即使是血亲之人,亦不常见。哪怕是春节——这个从古代就一直流传下来的团圆日,亦难以团圆。

他们不想团圆吗?

有些人想团圆,但却不能。有些人,无所谓了。有些人,是不想团圆了。过年之日,不能的人,想着老人。无所谓的人,正征战《传奇》。不想的人,在澳大利亚喂袋鼠。

没有对错。不论对错。

我们不好说某个人的行为对错,现在是个人主义的世代;再说,举止对错,在钱财的对吗,还有人,去议论吗?

不论对错。没有对错。

各各的忙着挣钱,各各的忙着挣更多的钱,团不团圆,讨论没有意义。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对的。这是谁的观点?路不拾遗,敬老人,也是对的。这又是谁的观点?

有对错吗?没有对错。

儿时的欢乐仍在回味,幼年的生活仍一一掠过眼前。乡土仍在,香椿树仍在;但回家之后,发现小溪断流,青草无根。几年过去,老家,有存在的,有消失的;也有新出现的,比如白发,比如坟头。比如,汽车。

消失的可还有记忆?记忆可还有意义?

新出现的可有改变?改变可有意义?

作为自己来说,父母真是老了。只希望自己能够回家陪陪他们,让他们开心几日。做一做子女晚辈,做一做自己。

对待父母,孝,是在眼前,而不是在坟前。

//

其尾 《待团圆》

天寒地冻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何当共剪西窗烛,

遍插茱萸少一人。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农历鸡年正月初三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11093/

鸡鸣春节的评论 (共 5 条)

  • 崔勇(笔名:清心)
  • 鲁振中
  • 李族川{火淼}
  • 芙蓉秋水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