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雍正朝纪事

2017-04-15 22:20 作者:漫卷诗书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雍正朝纪事

--读《永宪录》杂记

《永宪录》,清代史料笔记,清萧奭著。书写成于乾隆十七年,书中内容取材于康熙六十一年正月至雍正六年八月朝廷的邸抄、朝报、诏谕、奏折,有一定的真实性。在康熙六十一年到雍正六年的7年间,清廷发生了许多重大的事件,主要有:雍正继位,雍正迫害兄弟,年羹尧事件,隆科多事件,汪景祺、查嗣庭文字狱案以及平定青海叛乱等事件。在清朝的雍正、乾隆年间,朝廷对人民的思想、言论的管制,是十分严酷的,人们著书,都是战战競競、如履薄冰,所以,尽管雍正生前,人们对其所作所为,充满了怀疑和不满,社会上也有许多关于他的负面的传言,但《永宪录》中,丝毫也没有对他的不利的记录,充满了对他的歌颂。他是一个胜利者,这是一本记述胜利者的言行事情的书。

人物简介:

胤禛 清世宗皇帝。1722――1735年在位。清圣祖康熙第四子。康熙三十七年封贝勒,四十八年晋封雍亲王。六十一年即位,年号雍正。即位后残酷打击政敌,幽死允禩、允禟,贬允禵,旋又处死年羹尧,禁死隆科多。厉行改革,实行耗羡归公和官吏养廉银制度,惩治贪官,清理财政。实行绅民一体当差原则,推行摊丁入粮制度,豁除贱籍。加强中央集权,建立军机处,实行奏折制,改革八旗事务,进一步削弱王公势力。为减少内部政争,确定秘密立储之制。推行保甲制,强化宗族制度。屡兴文字狱。在西南地区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平定青海罗布藏丹津叛乱。禁天主教,驱逐西洋传教士于澳门。与俄国签订《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条约》,规定中俄中段边界。勤于治政,手批章奏甚多。雍正十三年(1735)暴卒于北京圆明园,死因或说脑溢血,或说丹药中毒,俗传被剑客刺杀,则为无稽之谈。庙号世宗,谥宪皇帝。著有《世宗宪皇帝文集》、《御选语录》等,另由臣子整理的有《朱批谕旨》、《上谕内阁》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乙未午刻,传大行皇帝遗诏:‘皇四子雍亲王为人贵

重,事朕以,政事皆好,堪膺大任。’”

康熙皇帝生前,并没有只字片言关于雍正继位的诏谕,

雍正继位的依据,就是在康熙死后,由隆科多宣读的这道遗诏。由于雍正在皇子夺嫡的争斗中,原并不被看好,所以,这突如其来的遗诏,难免不会引起人们的猜疑和不服,以致于被民间以讹传讹,越传越真,传出了许多故事。连后来研究历史的人,也将其列为清初的一件疑案。其实,康熙遗诏的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康熙皇帝是何等精明睿智的人,他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件事关大清帝国千秋万代的头等重大的事情上玩忽职守的。自太子允礽二次被废以后,他有充足的时间来处理这件事。雍正和隆科多,如民间所传那样,想篡改遗诏,其实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雍正皇帝是一个薄情寡恩的人,对待于他有大恩之人,如年羹尧、隆科多,尚且翻脸无情,斩尽杀绝,何况对于那些与他为敌的人,更不会心慈手软。虽然那些人都是他的兄弟,但皇家的兄弟,早就没有骨肉亲情,皇位的竞逐,使他们变得冷酷,残忍,嗜血。在反对雍正当皇帝的人群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所谓的以皇八子允禩为首的“八爷党”。这个党的成员,有九阿哥允禟,十阿哥允俄,十四阿哥允禵。他们之中,尤以九阿哥与八阿哥关系最近。他们兴风作浪,制造混乱,想把雍正的继位搅黄。雍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上皇帝的。

人物简介:

允禵 原名胤禎,雍正即位后,为避皇帝讳更名为允禵。清圣祖康熙皇帝第十四子。雍正皇帝同母弟。康熙四十八年(1709)封贝子。五十七年出任抚远大将军,晋王爵,至青海指挥清军入藏,讨伐准噶尔兵。圣祖死后,有传位十四子之说。雍正即位后,召回京,旋被圈禁。乾隆初获释,封恂郡王。

雍正即位后,下了一道谕旨:“召皇十四弟抚远大将军固山贝子胤禵驰驿入临,印务交总督年羹尧。进封辅国公延信为固山贝子,赴军署理大将军事。”以回京奔丧的名义,解除了允禵的兵权。

当时,对雍正继位最大的威胁,就是这个允禵。他掌管着十万大军,如果他以清君侧的名义率军杀回京城,隆科多京城的两万禁军是难以抵挡的,雍正的继位,很有可能就会演变为一场允禵的武装政变。而且,允禵也素有人望,是最被看好的皇位的继承人。康熙生前,常说“这孩子像朕”。他担任的抚远大将军一职,此前一直由康熙的叔叔 亲王福 担任。让他担任此职,到青海平叛,可见康熙对他的信任和器重。朝中大臣们猜度,康熙这就是让他到边关建立功业,为将来的继位增加政治资本。出征之时,康熙为他举行了隆重的仪式,“用正黄旗之纛,照依王纛式样”,“出征之王、贝子、公等以下俱戎服,齐集太和殿前。其不出征之王、贝勒、贝子、公并二品以上大臣等俱蟒服,齐集午门外。大将军胤祯跪受敕印,谢恩行礼毕,随敕印出午门,乘骑出天安门,由德胜门前往。诸王、贝勒、贝子、公等并二品以上大臣俱送至列兵处。大将军胤祯望阕叩首行礼,肃队而行。”

允禵回京后,总不免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且又与八阿哥、九阿哥来往密切,言语之间,总带着八分怨望。这些早被人密奏与雍正――雍正的情报工作做得是十分缜密的。还在雍正元年元日,雍正皇帝升殿,受朝贺礼毕,连下十一道谕旨,训饬督抚提镇以下文武各官,奉公守法,整躬率物,倘有不法情事,难逃朕衷明察,毋贻后悔。次日复视朝,百官俱至,雍正问百官道:“昨日元旦,卿等在家作何消遣。”众官员或说饮酒,或说围棋,或说闲着无事,只有一个侍郎,脸色微赪,待众人俱已答毕,不能再推,只得老老实实说道:“微臣罪,昨晚与妻妾们玩了一回牌。”雍正笑道:“玩自牌原违禁令。昨日乃元旦,你又只与家人消遣,朕念你还算诚实,不降罪与你,特赏你一物,你持回去,与妻妾并看吧。”说毕,掷下一小纸包。侍郎谢恩回到家中,取出御赐物件,叫妻妾们同看;拆开纸包,大家一瞧,个个吓得伸舌,将昨日玩过的纸牌检查一遍,恰恰少了一张,正是纸包中那一张。有一个姨太太道:“昨日的纸牌,是我收藏,当时也不及细检,不知怎么被皇帝拿去一张?难道当今圣上,是长手佛转世的么?”侍郎道:“不要多嘴,以后大家留意便是。”这个姨太太偏要细问,侍郎走出户外,四周瞧了一瞧,方入户闭门,对妻妾道:“我今日还算大幸,圣上问我昨日的事,我晓得这个圣上,不比大行皇帝,连忙老实说了,圣上方恕了我的罪,赐我这张牌;;若少许欺骗,不是杀头,便是革职呢!”众妻妾都伸舌道:“有这么厉害!”侍郎道:“当今皇上做皇子时,曾结交无数好汉,替他当差办事,这班人藏有一种杀人的利器,名叫血滴……”正说到此处,忽听檐上一声微响,侍郎大惊失色,连忙把头抱住。有几个胆小的妻妾,连忙躲入桌下。歇了半晌,一物从窗中纵入,侍郎越加胆怯,勉强一看,原来是一只狸猫。侍郎至此,也不敢再讲这血滴子的事了――在景山寿皇殿拜谒康熙灵柩时,允禵只是远远地给雍正叩头,并不向雍正请安祝贺。侍卫拉锡拉他向前,他大发雷霆,怒骂拉锡,并要求雍正将拉锡正法。雍正对他的大闹灵堂行为十分恼火,下令革去他的王爵,降为固山贝子。

雍正元年(1723年)四月,康熙梓宫运往遵化景陵安葬后,雍正谕令允禵留住景陵附近的汤泉,督守皇陵,不许返回京师,命马兰峪总兵范时绎监视他的行动。又命将允禵家人雅图、护卫孙泰、苏伯、常明及十六以上子永远枷示。

雍正元年五月十三日,革贝子允禵禄米。又降下一道谕旨:

贝子允禵,原属无知狂悖,气傲心高,朕屡加训诲,望其改悔,以便加恩,但恐伊终不知改,而朕欲俟其自悔,则终身不得加恩矣。朕惟欲慰我皇妣皇太后之心,著晋封允禵为郡王,伊从此若知改悔,朕自叠沛恩施,若怙终不悛,则国法俱有,朕不得不治其罪。允禵来时,尔等将经旨传谕知之!

虽然晋封十四阿哥为郡王,但不赐封号,注名黄册仍称固山贝子,致使十四阿哥“并无感恩之意,反有愤怒之色”。

随着雍正统治地位的日渐稳固,雍正对允禵也愈来愈严酷。雍正二年(1724年)八月,雍正获悉允禵在家私造木塔,立即令纳兰峪总兵官范时绎进行搜查,强令交出。允禵气愤难忍,当晚“在住处狂哭大叫,厉声径闻于外,半方止。”三年(1725年)十二月,在雍正的示意下,宗人府参劾允禵在大将军任内,“违背圣祖仁皇帝训示,任意妄为,哭累兵丁,侵扰地方,军需帑银,徇情糜费,请将允禵革退多罗郡王,降为镇国公”。雍正当即革去允禵王爵,降授固山贝子。接着,诸王大臣进一步参奏允禵在任大将军期间,利己营私,贪受银两,固结党羽,心怀悖乱,请即正典刑,以彰国法。雍正认为,允禵当同允禩、允禟有别,将他继续禁锢于景陵附近,严加看守。恰在这时,有一个满洲正黄旗人蔡怀玺来到景陵,求见允禵。允禵怕招惹是非,不肯接见。蔡便把写有“二七便为主,贵人守宗山,以九王之母为太后等语”的字帖扔入允禵宅内。允禵看后既不奏闻,反把字帖内的要紧字样裁去涂抹,然后交给马兰峪总兵范时绎。雍正接到范时绎奏报,立即派遣贝勒满都护、内大臣马尔赛和侍郎阿克敦等人至马兰峪,亲自审讯蔡怀玺和允禵。允禵不服,“辞色很怒”。雍正认为此事不是孤立的,社会上定有一股反对自己、企图让允禵等人上台的势力在活动。籍其佐领家赀入宫。

于是,治允禵结党罪,革允禵爵,追回前固山贝子册命。将其押回北京,囚禁于景山寿皇殿内。允禵党附之人护军统领阿林保、护军参领迈柱等, 斩绞有差。六月,诸王大臣罗列允禵的十四条罪状,再次奏请即正典刑。雍正仍没有同意。九月,允禩、允禟相继死后,诸王大臣再次合辞奏议,要求将允禵正法。雍正遣人威胁允禵说:“阿其那在皇考之时,尔原欲与之同死,今伊身故,尔若欲同死,悉听尔意。”允禵回奏:“我向来为阿其那所愚,今伊既伏冥诛,我不愿往看。”于是,雍正下令“暂缓其诛,以徐观其后,若竟不悛改,仍蹈罪愆,再行正法。”允禵一直被囚禁到雍正去世,乾隆即位后,才恢复自由。

人物简介:

允俄 原名胤俄,雍正即位后,为避皇帝讳更名为允俄。清圣祖康熙皇帝第十子。康熙四十八年封敦郡王。五十七年,掌正黄旗满洲、蒙古、汉军三旗事。以党附允禩、允禵,为雍正所恶。雍正元年,命赴喀尔喀赐奠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他托疾不行,居张家口,又私行禳祷。后被劾疏文内连书“雍正新君”,夺爵拘禁。乾隆二年获释,封辅国公。

十阿哥允俄,在八爷党中,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他有些膂力,能敌三五个人,但没有头脑,行事不讲政治。他没有当皇帝的可能,自己也没有当皇帝的愿望;他的反对雍正继位,也就是受允禩的影响,跟着起起哄,壮壮人气。但他既然总是与雍正为敌,雍正当然也不会放过他,只不过雍正对他,与对允禩、允禟,是有区别的,只是教训教训他,并不准备置他于死地。

雍正元年(1723),哲卜尊丹巴到京师拜谒康熙的灵堂,不料染病而死。雍正即于雍正元年正月十六日,命允俄将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的龛座、灵盒、印册赐奠等物送回喀尔喀蒙古。这也是将允俄调离京城,不让他和允禩等人在一起密谋生事。雍正密谕宣化总兵许国桂,允俄到时,“不可给他一点体面”。允俄不肯离京,说无力准备马匹行李,及至出发到张家口外又不肯再走。兵部奏报:“允俄奉使口外,不肯前往,捏称有旨,令他进口,竟在张家口居住。”雍正下旨:“着廉亲王允禩议奏。”允禩接旨后奏陈:“应由兵部速行文书,仍令允俄前往,并将不行谏阻之长史额尔金,交部议处。”雍正复旨:“允俄既不肯奉差,何必再令前往;额尔金与此无关,何必治罪。着允禩再议具奏。”这本是允俄的事情,雍正却一再找住允禩,也就是寻巴巴多斯禩差错的意思。允禩无法,只得再奏:“允俄不肯前往,捏旨进口,应革去郡王,逮回交宗人府禁锢。”于是雍正批交诸王贝勒贝子公及议政大臣,速议具奏。诸王大臣都已知圣意,不得不火上添油,井中投石。雍正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胤俄被革去王爵,调回京师,永远拘禁。

人物简介:

允禟 原名胤禟,雍正即位后,为避皇帝讳更名为允禟。清圣祖康熙皇帝第九子。康熙四十八年(1709)封贝子。曾支持允禩谋夺储位,为雍正所不容。雍正四年(1726)被削除宗籍,改名塞思黑,幽禁保定,旋死于禁所。

收拾了允禵、允俄以后,接下来就轮到允禟了。先是,允禟生母宜妃的太监张其用,违禁做买卖,被发往土儿鲁耕种;允禟的太监也被发往云南边疆给人为奴;为允禟料理家务的礼科给事中秦道然,也以仗势作恶、家产过于富裕的罪名被监禁。

雍正二年,允禟被派往西宁年羹尧军中犒师 。允禟故意拖延,雍正即强迫命令他速行。允禟到西宁后,年羹尧将城内居民全部迁出,加强对他的监视。不久,宗人府上本:“贝子允禟,差往西宁,擅自遗人往河州买草,踏看牧地,违抗军法,横行边鄙。请将允禟革去贝子,以示惩儆。”奉旨:“允禟革去贝子,安置西宁。”

雍正三年,西宁密报:“允禟在西宁,用西洋人穆经远为谋主,编了密码,与允禩通信,大约是图谋不轨,请圣上密防。”随呈上一封密函,乃允禟写给允禩的信。雍正反复观看,任他聪明伶俐,就是一句不懂。雍正四年正月,允禟密寄允禵西洋字书,为守陵军士所获。命宗人府会刑部严勘之。 又让笔贴式佟保之子写密寄允禵,人皆不识,继令刑部左侍郎黄炳,往江南讯问监禁允禟之秦道然。 雍正四年正月初四日,允禟用密语与其子通信,被拿获。于是,雍正暗示群臣上本参奏允禩、允禟。不数日,参天二人的奏章达几十本。隆科多等人成为着力,共列允禟二十八大罪,请求明正典刑。雍正又驳回,令诸王大臣重复再议。诸王大臣再三力请,雍正而后下旨,将允禟削去宗籍,更名为塞思黑(满语,狗的意思)。“交与都统楚仲、侍卫胡什里,驰驿从西宁一路来京。”五月,又命侍卫纳苏图到保定,传谕直隶总督李绂,令将允禟留住保定。

李绂接此任务后,战战競競,如履薄冰,如果措置失当,或轻或重,不称皇帝心意,均可招来杀身灭门之祸。他先后上折九件,汇报监禁允禟情况。第一折奏报:

臣随飞檄密饬由陕至京沿途直隶州县各官,如遇允禟入境,即差员役密送至保,仍先行报臣等因去后。现在于臣衙门前,预备小房三间,四面加砌墙垣,前门坚固。至允禟至日,立即送入居住,前门加封。另设转桶,传进饮食。四面另有小房,派同知二员、守备二员,各带兵役,轮班密守。再允禟系有大罪之人,一切饮食日用,俱照罪人之例,给与养赡。

侍卫纳苏图回京后,对雍正说,李绂有“便宜行事”的意思。李绂接到雍正的谕旨后,赶紧声辩:

至于便宜行事,臣并无此语。原谓饮食日用,待以罪人之例,俱出臣等执法,非由上意耳。非敢谓别有揣摩,臣复折内,亦并无此意也。

允禟因为是雍正的敌人,李绂当然不敢对他客气,采取的措施是严厉的。但雍正一面想借大臣之手迫害他的兄弟,一面又不想留下是他授意的恶名。所以,他在李绂的第四件奏折后批道:

此必是楚仲的疯主意 ,李绂你乃大儒封疆重臣,岂可听彼乱为,不自立主见,此事大错了。

那个都统楚仲,后来竟得罪咎,雍正说让他去“带领”允禟,他“竟用三条链锁拿允禟”,并错传李绂要“便宜行事”。其实楚仲的用心,也是想得到皇帝的欢心,但他毕竟是一个粗人,不如李绂那样老奸巨滑。在第五件奏折中,李绂奏报允禟晕死后又苏醒,雍正在奏折上批曰:

今日仍是此旨,便宜行事,则朕假手于大臣,如何使得?

又在假惺惺做好人。但又怕李绂缩手缩脚,犯右倾保守主义的错误,不敢下手,于是又批道:

正为此恐非过则不及也!即此朕意尚未定,尔乃大臣,何必悬揣?凡有形迹、有意之举,万万使不得。但严待听其自为,朕自有道理,至嘱至嘱!

雍正谕旨的妙处,在于最后的批示不留形迹,严待听其

自为。不久,允禟就拉起痢来,不再进屋,在门口台阶上躺着,也不再到转桶那里去取饭食,很快就病故了。李绂上奏雍正,雍正朱批:

好好殡殓,移于体统些房舍。

次日,诸王大臣合辞奏请,阿其那、塞思黑逆天大罪,应戮尸示众,其妻、子应一律正法。同党允禵、允俄亦应斩决。奉旨:

阿其那、塞思黑已伏冥诛,应毋庸议。其妻、子从宽免诛,逐回母家,严加禁锢。允禵、允俄尚非首恶暂缓正法,后再定夺。

人物简介:

允禩 原名胤禩,雍正即位后,为避皇帝讳更名为允禩。清圣祖康熙皇帝第八子。康熙三十七年(1709)封贝勒。四十七年以太子允礽被废,谋为储君,并受朝臣举荐,被康熙申斥。雍正继位,晋封廉亲王,总理事务,阳为重用,实加抑制。雍正四年削黜宗室,改名阿其那,加以幽禁,旋死于禁所。

八阿哥允禩,当皇帝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所以,他反对雍正继位最激烈,最坚决。他不仅反对雍正继位,谁当这个皇帝,他就反对谁。还在二阿哥允礽太子未废时,他就产生了取而代之的野心。

康熙四十七年,京城有个相面先生叫张明德,看相极准,如神仙一般。允禩心怀鬼胎,暗想自己这个相貌,究竟配不配做皇帝呢,遂换了衣服,去找张明德看相。谁知张明德,早有人通风报信,等允禩进去,即跪伏在地,口称万岁,说允禩命当大贵,允禩大喜。张明德说,他有好友十余人,都能飞檐走壁,都可招致出来效用。后来,允禩将此事对大阿哥允禔、九阿哥允禟、十四阿哥允禵等人说了,可能他也有造舆论树立威信的意思。不料允禔向康熙密奏了此事。康熙大怒,将张明德拿交刑部审问,并召集诸皇子,说:

朕思胤禔为人凶顽愚昧,不知义理,倘果同允禩聚集党羽,杀害胤礽,其时但知逞其凶恶,岂暇计及于朕躬有碍否耶?似此不谙君臣大义,不念父子至情之人,洵为乱臣贼子,天理国法皆所不容也。

此时康熙已觉察允禩有希冀大宝之心,对其予以防范。九月二十八日,允禩奉旨查原内务府总管、废太子胤礽奶公凌普家产后回奏,康熙帝曰:

凌普贪婪巨富,众皆知之,所查未尽,如此欺罔,朕必斩尔等之首。八阿哥到处妄博虚名,人皆称之。是又出一皇太子矣。如有一人称道汝好,朕即斩之。

次日再召众皇子至乾清官,说:

废太子后,胤禔曾奏称允禩好。允禩柔奸成性,妄蓄大志,朕素所深知。其党羽早相要结,谋害胤礽,今其事旨已败露。著将允禩锁拿,交与议政处审理。

允禟、允禵奏道:“八阿哥无此心,臣等愿保之。”

康熙斥责他们,你们两个要指望他做了皇太子,日后登极,封你们两个亲王么?你们的意思说你们有义气,我看都是梁山泊义气。

康熙非常生气,竟拔刀欲诛允禵,亏得皇五子胤祺跪抱劝止,众皇子叩首恳求,康熙方才住手,命将允禵责打二十板。

不久,张明德一案审结,顺承郡王布穆巴奏报:允禟、允禵供:“八阿哥曾语我等:‘有看相

人张姓者云,皇太子行事凶恶已极,彼有好汉,可谋行刺。我谓之曰,此事甚大,尔何等人,乃辄敢出口,尔有狂疾耶?尔设此心,断乎不可。因逐之去。’允禩供:‘曾以此语告诸阿哥是实。’问张明德口供亦无异。”

康熙说允禩闻张明德狂言竟不奏闻,革去贝勒,

为闲散宗室。说:“朕与允禩父子之恩绝矣!”又说:“此人之险,实百倍于二阿哥(允礽)也。” 张明德著凌迟处死。

雍正即位后,不愿树敌过多,封允禩为廉亲王。但允禩也深知自己的处境,其封王妻家为其贺喜时说:“我头不知落于何时呢。”但这个允禩,也绝不是个省事的主儿,他当不上皇帝,心中那口恶气难出,就时时给皇帝找些麻烦。

在主持康熙葬礼时,他缩减运送康熙梓宫夫役人数,同时改在陵寝当地采办建陵红土,制作大典所用的乘舆法物则用断钉薄板,敷衍塞责,致使祖宗牌漆流字漫。其目的是欲陷雍正“以不敬之名耳”。同时,允禩继续结党营私。工部侍郎岳周拖欠了应缴的钱粮,允禩慷慨解囊,代为完纳。这些事,雍正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允禵的事一完,就开始办理允禩的事了。以常以办差不力为由,找允禩的过失,与允禩亲近的王公大臣,甚至太监、侍从,也一个个被处置,或者调离京城。

雍正三年正月,上以允禩所行狂悖之事,令诸王大臣廷讯。允禩口卸小刀,指天发誓,一家不获善终,迹近诅咒。命从宽革去宗室。

和硕康亲王冲安等疏廉亲王允禩不孝不忠诸罪。命宽免其死,告祭太庙,废允禩、允禟为庶人。

春三月癸已。宗人府请于玉牒除允禩、允禟、吴尔詹子孙世系,更名隶各旗佐领下。

雍正四年(一七二六)正月,世宗在西暖阁,召诸王大臣宣布允禩罪状,声称“廉亲王允禩狂逆已极,朕若再为隐忍,有实不可以仰对圣祖仁皇帝在天之灵者”说圣祖在世时,允禩竟将圣祖御批烧毀,散布谣言,“十月作乱,八佛被囚,军民怨新主” ,“内云灾祸下降,不信者即被瘟疫吐血而死等语”。

雍正四年正月初五日,允禩、允禟及其亲信之人苏努、吴尔占等被革去黄带子,由宗人府除名。

雍正四年正月二十八日,将允禩之妻革去“福晋”,休回外。

命庶人允禩妻自尽,散骨扬灰。

雍正四年二月,雍正得到密报:“允禩在家中,日夜诅咒,求皇上速死。”雍正大怒,诏大学士等撰文,祭告奉先殿,革去允禩黄带子改为民王非宗室之王,后又削去王爵,交宗人府圈禁高墙,身边留太监二人,令允禩之妻自尽,焚尸扬灰。圈禁宗人府的日子可不好受。据《永宪录》载,圈禁分数种:“有以地圈者,高墙固之。有以屋圈者,一室之外,不能移步。有坐圈者,接膝而坐,莫能举足。有立圈者,四围并肩而立,更番迭换,罪人居中,不数日委顿不支矣。” 允禩“向太监云:‘我向来每餐止饭一碗,今加二碗,我所断不愿全尸,必见杀而后已。”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全尸”而终。

雍正四年二月十八日,将自己因事获罪的儿子、皇三子弘时交与允禩为子。圣谕:

弘时为人,断不可留于宫庭,是以令为允禩之子,今允禩缘罪撤去黄带,玉牒内已除其名,弘时岂可不撤黄带?著即撤其黄带,交于胤祹,令其约束养赡。”次年,弘时被处死,削宗籍。

雍正四年三月十二日,发允禩归正蓝旗卓鼐佐领下,将其更名为“阿其那”(满语,猪),其子弘旺更名为“菩萨保”(满语,狗)。

雍正四年五月十七日,雍正召见诸王大臣,以长篇谕旨,历数允禩、允禟、允禵等罪。

雍正四年六月初一日,雍正将允禩、允禟、允禵之罪状颁示全国,议允禩共有罪状四十款,主要有:欲谋杀胤礽,希图储位;与允禵暗蓄刺客,谋为不轨;诡托矫廉,用允禟之财收买人心;擅自销毁圣祖朱批折子,悖逆不敬;晋封亲王,出言怨诽;蒙恩委任,挟私怀诈,遇事播弄;庇护私人,谋集党羽,逆理昏乱,肆意刑赏;含刀发誓,显系诅咒;拘禁宗人府,全无恐惧,反有不愿全尸之语。“凶恶之性,古今罕闻”。

雍正四年九月初八日,允禩因呕病逝于禁所。

人物简介:

年羹尧 清汉军镶黄旗人,字亮工。康熙进士。康熙四十八年(1709)任四川巡抚,办事明敏。五十七年晋四川总督,经理四川防务,支援定西将军噶尔弼进藏。六十年为川陕总督。雍正即位,以藩邸旧人获宠,接管抚远大将军允禵军务,寻平定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规划善后十三条。事定封一等公。骄纵揽权,屡干涉朝中及地方事务,军中及川陕用人自专,称为“年选”。奴视同僚,督抚跪道迎送。雍正三年遭雍正铺忌,调杭州将军,降闲散章京,旋以九十二大罪被勒令自缢。其父年遐龄曾任工部侍郎、湖广巡抚,兄年希尧也曾任广东巡抚、工部侍郎,其妹是胤禛的侧福晋,雍正即位后被封为皇贵妃。

雍正之所以继位成功,隆科多和年羹尧两人,一内一外,起到了关键作用。所谓“一外”,就是雍正通过川陕总督年羹尧震慑并钳制十四阿哥胤禵,稳定西北局势,倘若胤禵企图军事政变,断难通过年羹尧这一关。

历史上,功臣常常是不得好死的。年羹尧大将军府中有个记室汪景祺, 曾给年羹尧上过一书,叫《功臣不可为》。书中说,主子既害怕别人作乱,又要靠功臣去戡乱;但乱平后,往往又猜疑功臣,他们认为功臣既然能定乱,必然也能作乱,因此对功臣起疑惧之心;功臣得到主子的封赏后,往往会被小人嫉恨并在主子面前大肆中伤,要是功臣壮着自己的功绩,在主子面前直言相谏的话,会被主子认为骄横,进而怒之厌之。如此一来,“进不得尽其忠节,退不得保其身家”,功臣无论如何都要获罪,难逃一死。后来年羹尧获罪被抄家时,书被发现,这成了年羹尧的一大罪状。

雍正元年(1723年)十月,青海和硕特蒙古部首领罗卜藏丹津趁抚远大将军胤禵回京之际发动叛乱,妄图控制青藏地区,使得本已经平静的西北局势再起波澜。罗卜藏丹津的叛乱,对于刚刚上位的雍正是个不小的考验。当然,雍正也可以像大多数建国者一样,利用这个机会把当时对他篡位的质疑给转移过去。于是雍正便命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坐镇西宁,指挥平叛,许胜不许败,以帮助他稳固皇位。

雍正二年(1724年)初, 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叛军被打败,匪首罗卜藏丹津,化装成女人逃脱,从此一蹶不振。此后“年大将军”的威名,传遍大江南北。

对于年羹尧的功劳,雍正给予了极大的奖赏,封一等公,并加其父太傅,一等公。雍正曾极为肉麻的对年羹尧说:

朕实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颜对天地神明也。西宁危急之时,即一折一字恐朕心烦惊骇,委屈设法,间以闲字,尔此等用心我处,朕皆体得。总之你待朕之意,朕全晓得就是矣。所以你此一番心,感邀上苍,如是应朕,方知我君臣非泛泛无因而来者也,朕实庆幸之至。

有一次,赐给年羹尧荔枝,为了保证新鲜,雍正特令驿站必须在六日内从京师送到西安。其他的赏赐,如奇宝珍玩、珍馐美味,更是隔三差五的就送到年羹尧的军中。雍正曾对年羹尧说:

朕要是不做一个出色的皇帝,就对不起你如此对朕;但你要是不做英武超群的大臣,那也不能回报朕对你的知遇之恩。但愿我们两个能给后人做千古榜样。

他还常说,如果朝中要有多几个像年羹尧这样的大臣

大清帝国还愁不强?

听了雍正这番话语,年羹尧还会将汪景祺的话放在心上吗?他开始居功自傲,专横跋扈,经常做出些超越本分的事情。他将在西安的大将军府,搞得像朝廷一样,令文武官员逢五逢十做班,辕门和鼓厅也画上四角龙。给人东西叫“赐”,吃饭称“用膳”,请客叫“排宴”,跟皇上一样。在和其他督抚、将军的行文中,年羹尧经常使用皇帝才有的命令口气。就连雍正派来其实是来监视他的御前侍卫,年羹尧也只把他们当成前迎后随的厮役使用。由于年羹尧是雍正的宠臣,所以,凡年羹尧保举的人,吏部和兵部都优先录用,时称“年选”。在西北年羹尧的辖区,“文官自督抚以至州县,武官自提镇以至千把”,年羹尧都有很大的任免权力,年羹尧利用这个机会,排斥异己,任用私人,形成了一个“年记”小集团。买官卖官,贪赃受贿,侵贪钱粮,计数百万两银。

雍正二年(1724年)十月,年羹尧第二次进京陛见, 途中,他居然令都统范时捷、直隶总督李维钧等跪拜迎送。到京后,王公以下官员出城跪迎,年羹尧骑马安然行过,瞧都不瞧一眼。王公大臣下马向他问候,他也只是点头而已。年羹尧的跋扈,引起京中王公大臣们的公愤。更有甚者,他在雍正面前,居然也“箕坐无人臣礼”。 陛见回任后,年羹尧接到雍正的朱谕:“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此从来人情常有者。尔等功臣,一赖人主防微杜渐,不令至于危地;二在尔等相时见机,不肯蹈其险辙;三须大小臣工避嫌远疑,不送尔等至于绝路。三者缺一不可。我君臣期勉之,慎之。 ”这件朱谕一反过去嘉奖赞赏的词语,向年羹尧敲响了警钟,此后他的处境便急转直下。

雍正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雍正借着京中出现“雍正赏兵乃是年羹尧主意”的谣言,指桑骂槐说,“朕又不是三岁小孩,难道还要年羹尧的指点!难道因为年羹尧强为陈奏,朕才赏兵的么?”“年羹尧的才能,做个大将军或者总督是有余的,但怎么可能具备天子的聪明才智!”

就在这时,年羹尧又犯了一个大错。雍正三年(1725年)三月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祥瑞天象,大臣们纷纷上表祝贺,年羹尧也上了一表。不料他的马屁拍到了马脚上。原来他在表中把“朝乾夕惕”写成了“夕惕朝乾”,结果赞美的话变成了讽刺之语。雍正接阅后大怒,说:“年羹尧平日非粗心办事之人,直不欲以‘朝乾夕惕’四字归于朕耳。观此,年羹尧自恃己功,显露不臣之迹,其乖谬之处,断非无心!”尽管年羹尧后来一再进折请罪,但雍正就此抓住不放,要借此机会置年羹尧于死地了。

首先,雍正将川陕的官员一一撤换,并让他们和年羹尧划清界限。随后,撤了年羹尧川陕总督之职,并命他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做杭州将军。

善于见风使舵的朝中大臣,便开始对年羹尧落井下石。纷纷上折,历述年羹尧罪状,三年六月,又革去年羹尧杭州将军职,罚他看守城门。十一月,被械系至京。十二月,经大臣廷议,定年羹尧92款大罪,分别是: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忌刻罪6条,残忍罪4条,贪婪罪18条,侵蚀罪15条。即请凌迟处死。雍正害怕背上杀戮功臣的恶名,“格外开恩”,赐其在家中自裁。其子孙送边地充军,家产全部抄没,族中凡是做官的一律革职

人物简介:

隆科多 清满洲镶黄旗人,佟佳氏。一等公佟 国维子,圣祖孝懿仁皇后弟。康熙二十七年任一等侍卫。五十年官步军统领事。圣祖临终时,为唯一传遗诏大臣,得雍正信任,任总理事务大臣、吏部尚书,袭公爵,晋太保。招权纳贿,所用官员有“佟选”之称。雍正五年,曾参与《中俄恰克图条约》订立事务。寻以私藏玉牒底本等四十一大罪,被处永远圈禁。次年死于畅春园禁所。

隆科多在雍正继位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雍正即位之时的形势,是十分复杂而险恶的,外有握有重兵的十四阿哥允禵,内有以八阿哥为首的不服雍正继位的诸皇子,他们以质疑继位遗诏为理由,兴风作浪。在这种情况下,若没有隆科多两万禁军稳住局势,即使有康熙的继位遗诏,雍正要想顺利即位,也是很困难的。可以说,隆科多是雍正继位的最大的功臣。但和年羹尧的飞扬跋扈不同,隆科多知道自己的处境,也知道雍正的为人,所以他在雍正即位后,尽量夹起尾巴,低调做人。

雍正即位后,重重地奖赏了隆科多,命其与怡亲王胤祥等四人为总理事务大臣,又将其父佟国维在康熙朝获罪被革的公爵还给了隆科多,并下旨以后凡政府公文,“隆科多”三字前都要加“舅舅”二字。除步军统领以外,还兼任吏部尚书并管理藩院、《清圣祖实录》和《大清会典》总裁,赐双眼孔雀花翎、四团龙补服、黄带、鞍马紫辔等。公然恭维说:“舅舅隆科多这人,朕先前未能深知他,真正大错了。此人真圣祖皇考之忠臣,朕之功臣,国家之良臣,真正当代第一超群拔类之稀世大臣也!”

对此,隆科多并未飘飘然,他怕雍正抄他的家,早早便把家中财产转移到亲友家中。雍正二年(1724年),又主动提出辞去步军统领的职务。

他的心思,雍正又岂能不知。于是在雍正三年(1725年)五月,便开始发动群臣谴责隆科多。首先是都察院上书纠劾隆科多,说他庇护年羹尧,例应革职。雍正下旨:“削去太保衔,职任依旧。”嗣后刑部弹劾他挟势婪赃,私受年羹尧等人八百两金、四万二千二百两银,应即斩决。雍正下旨:“隆科多才尚可用,免其死罪,革去尚书衔,令往处理阿尔泰边界事务。”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隆科多被派往蒙古和俄国谈判疆界问题,态度强硬。但议政王大臣等,又奏隆科多私抄玉牒,藏在家中,应拿问治罪。奉旨准奏,即着缇骑将隆科多逮回,着顺承郡王锡保密审。所谓“玉牒”,即记载皇家宗谱的文件,“除宗人府衙门,外人不得私看,虽有公事应看者,应具奏前往,敬捧阅看”。锡保遵旨审讯,提出罪案,质问隆科多。隆科多道:“这等罪案,还是小事,我的罪实不止此。只我乃从犯,不是首犯。”锡保问:“首犯是哪一个?”隆科多道:“就是当今皇上。我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他指使的。他已做了皇帝,我等自然该死。”由此,将隆科多锻炼成狱,共41项大罪,其中大不敬罪5件,欺罔罪4件,紊乱朝政罪3件,奸党罪6件,不法罪7件,贪婪罪17件。应拟斩立决,妻子为奴,财产入官。雍正特别加恩,特下谕旨:

隆科多所犯四十款重罪,实不容诛,但皇考升遐之日,召朕之诸兄弟及隆科多入见,面降谕旨,以大统付朕。是大臣之内,承旨者惟隆科多一人,今因罪诛戮,虽于国法允当,但朕心实有所不忍……隆科多免其正法,于畅春园外,附近空地,造屋三间,永远禁锢。伊之家产,何必入宫,其妻子亦免为奴。伊子岳兴阿着革职,玉桂着发往黑龙江当差。钦此。

雍正六年(1728年)六月,隆科多死于暢春园禁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9956/

雍正朝纪事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