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生劫

2017-04-15 16:25 作者:十三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冰冷的湖水漫过了头顶,阿离挣扎着大呼救命,却是没有人回应。

城郊一去几百里的寒水渊,地处偏僻,人烟罕至,周围林木森森,一直传言有精怪作乱,本来就没有几个行人,商旅还是绕道进城的。

就当他以为自己将要溺死在这鬼地方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他,窒息的感觉几乎是一瞬间缓解了很多,湖水也不再是冰冷彻骨,他甚至觉着自己在流云中穿过。

可待他再一次睁开双眼时,险些又眩晕过去,水流静静的在指尖流淌,珊瑚水藻蹭着他的脚掌,还不时地有几尾红鲤好奇的游过来••••••

他居然,在寒冰渊的水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更加出奇的还在后面,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对龙角从他的身后露出来,而后是银色的爪,白的鳞,他吓得大喊了一声——“有恶龙!”

一声轻笑声传来,那条银爪白龙围着他打了个旋,竟然化作一个素净白衣的姑娘,她有着远胜于世间一切的姿容,裙裳临风,宛如古画中走出来的姑射仙子。

她故意问他:“什么是恶龙?”

“阿娘故事里的恶龙啊••••••爪牙锋利,为非作歹,杀人不眨眼。”

女子静静听完他说完这一连串的词语,凝眸浅笑:“你觉着我想是恶龙么?”

面前尚显稚气的男孩子使劲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不像!一点也不像!要是龙都像你这么好看,谁都想跳这寒冰渊了!”

她哑然失笑,微凉的指尖抚过他的额发:“随我来吧。”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那一瞬间,阿离的脑子里竟只剩下了这句诗。

双亲故去之后,他一直被村里人欺凌,偏偏又性子倔强不肯低头,每天都和那群小孩子大打出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这一日又和另一个小孩子赌气,跑到这寒冰渊来,说要斩杀一条恶龙回去,没想到恶龙没有见着,倒是见着了一个神仙模样的姐姐,他竟是看呆了。

“你叫什么名字?”

直到她开口唤他,他才猛然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我、我叫阿离!”

她摇了摇头:“阿离阿离,这名字不好!”

阿离吐了吐舌头,紧紧跟着她身后跑了过去,长路一程,未见点灯,水下却仍有光亮。

女子见他好奇的模样,轻笑道:“寒冰城楼,龙珠高悬,珠光不输日月。”

他随着她路过坊前低悬着的薄纱灯笼,看到晚归的孩童,穿过繁华的熙熙攘攘,置身与来往的行人,市集商贾旅客叫卖声连连,有穿着鲜艳的妙龄女子结伴出行,眉目掩于团扇之后,顾盼皆是风流,有青袍打马而来的管家儿郎,有梳着双垂髻的小姑娘,渭水边许一盏河灯•••

这俨然是一座真正的城池,一切的一切都和人间毫无区别。

十里人家,晨钟暮鼓,四季来去,繁华升平。谁能猜得到,这深渊之下,竟别有洞天。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为何要跳下水潭轻生了么?”

男孩子别扭的撇撇嘴:“我那时失足!”

她笑了,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她笑起来真好看。

“你若是不想再回去,今后你就叫做湛卢,寒冰城楼就是你的家。”

家?他年幼的心里蔓延着丝丝暖意,几乎是想也没有想便使劲地点了点头。

阿离留在了这里,不知多少岁月,他如今已是叫做湛卢了。

去秋来,寒来暑往,这寒冰城楼里面不见日月,只看得见珠光明暗。

他渐渐的熟悉于这样的日子,他记得住十二楼所有人家的名字,记住五城所有的街巷的角落。仙人和凡人的不同在于仙人的长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他从当年那个别扭的小男孩,成长成为沉默坚毅的少年,寒冰城楼仍是初来时的模样。

她也一样。

彼时二人已然熟识,他方知救他的女子不是什么恶龙,而是这寒冰渊的水深,文珂。她教他识字读书,他便给她讲人间的故事。只有这个时候她的眉眼间才会流露淡淡的柔情。

直到那一日,他翻到古卷里所书的上古神剑湛卢,文珂看着那两个字,神色一下子暗淡了,那一瞬间,他突然觉着怅然若失。

他从不知道她的过去,也不愿意知道,只是每日默然相伴,有些暗生的情愫已然悄然已至。

有时她打趣他:“现在还想轻生吗?”

他笑着摇摇头,面前的女子容颜一点没变,从前还可以揉揉他的头发,如今只能抬起头,轻轻仰视他了。

可他会老、会死。他突然很害怕,他想留下想得到长生,想永远陪着她。

这个念头几乎将他逼疯掉。

所以他看到古卷上的记载,寒冰城楼上的龙珠可以给予凡人长生之时,简直欣喜若狂。

狂喜冲乱了他的理智,待千门万户的烛光都暗了下去,故人都已经熟睡,他悄悄跃上了寒冰城楼。

水光潋滟里,那高悬的龙珠晶莹剔透,散着柔和的光晕。

可他刚一取下城楼上的龙珠时,便后悔了。

眼前的景象,繁华热闹的额寒冰城楼,长街小巷,十里人家,全在他的眼前消失殆尽,只剩下零星的灯烛还随流水,明灭着成为了远处额光影。

他情急之下想抓住那一点灯焰,触手所及,却只有冰凉的河水,而河水也在流淌着,汩汩流向龙珠裂隙。

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曾经熟悉的人,都化作流沙,消失在他眼前。

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如今你知道了,为何这寒冰城楼如此熟悉,它本就是龙珠倒映出的凡间,置身其中者,并不知所见所闻,皆是倒影。”

她的声音里透着疲惫:“我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说,替他守着这寒冰渊,他会回来的。”

假的,全部都是假的。他说的话是假的,这寒冰城楼也是假的。

上古一战,湛卢上仙斩断剑魂,与妖神同归于尽。予她长生的那个人没有再回来,这漫长而没有尽头的寿命,她全来等这样一个人。这样的长生太痛苦了,她等不下去了。

“你想要得到长生,是吗?”

她最后一次笑着看他,而后默念心决,补好那龙珠的裂隙,只见龙珠明灭了一阵,缓缓升到了城楼的上空。

幻一般,十二楼五城的景色又清晰起来了,钟鼓声穿过大街小巷,院前嬉戏的孩童,欢声笑语,多么真实,恍如隔世。

这座寒冰城楼,没有战事,没有痛苦,没有生老病死,甚至没有尽头。

可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龙珠幻化出的一场梦,这些都是假的,只有他怀里,这个一点点冰冷的女子,才是唯一的真实。

“我把长生给你,湛卢,帮我守下去吧。”

她的身影渐渐消逝,化作漫天的流沙,与寒渊融为一体。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他又想起这首诗,突然觉着眼角酸涩,泪水便流了下来。你说太痛苦了不想等了,可你予我的长生,我何尝不是,全用来等你

尾声

“爪牙锋利,为非作歹,杀人不眨眼!”

早已记不清是多少年后,寒冰城楼来的新的客人。

那个落水的小姑娘被他捞起来,涨红着脸对他说了同样的话。

他看着那个尚显稚嫩的孩子,忽然就笑出声来,想起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茕茕立在他面前的那个人,凝眸浅笑,恍若不食烟火的九天仙子。

他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额发,目光温柔:“今后你就叫文珂,寒冰城楼就是你的家。”

那一瞬间,他恍觉干涸多年的眼眶有些湿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9876/

长生劫的评论 (共 5 条)

  • 崔勇(笔名:清心)
  • 王艺霖(翠娟)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 忆往昔

    忆往昔人生总是要经历几番寂寞, 没有人在傻傻的守望麦田, 即使稻草人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