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戈壁格桑花

2017-04-09 08:11 作者:侍郎神韵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戈壁格桑花

李自立

高原美,高原上,戈壁格桑花更美,格桑花般的女人,那才叫真美……

你见过高原女人嘛,你见过工地里的女人嘛,你知道他们在工地里干什么活?你知道他们在工地怎么生活?你知道他们在工地怎么处对象?你知道他们在想家、想妈、想孩子、相亲人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吗?如果您真想了解高原工地女人生活情况,请随我去工地里转一圈,看看他们吧。

这是一个戈壁上的公路工程,工地差不多有五十公里,这里是戈壁,寸草不生,可以说是不毛之地。这个工地有十几家施工队伍,每个施工队以一个队为单位,居住在这五十公里的戈壁滩上,这里有女性,有单身女性,也有夫妻同来工地的女性。他们的居住很简单,在隔壁沙滩上,用工地的钢模板,或者织模用过的竹胶板,搭建一个长宽两米多,像狗窝一样的临时工棚,这就是他们的家。砂子地就是他们的床板,床上铺的很简单,干沙砾上铺上一片油布或者塑料布,上面再铺上他们的被褥,这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房子。满工区集体宿舍帐篷后,那些小的帐篷,就是夫妻房子或者单身房子,工地里废弃的土工布,土工膜就是他们的门帘、或者地毯。如果想洗澡去哪洗?哪儿有条件,没有洗澡的地方,四片塑料纸遮挡起来一个空间,就是干净的女人的私人空间。没办法,工地就这条件,遇见戈壁刮风,起沙尘暴,随时这些小账房都会被吹走,他们的家,随时会被大自然掠夺而去。这就是我见过的农民工女性,在几十公里的高速路上,她们的真实生活情况。

他们吃的饭食,我也带你去看看吧。那是二零零六年八月份,在青海柴达木木盆地里,一个公路工程正在施工,中午工地里,将近二十个民工正在浇筑混凝土,风特别地大,使劲地狂刮,马上要开饭了,风就是停不下来。这时候,老远开来一辆手扶拖拉机,拖拉机拉着两个人是大师傅,她们来工地送饭,因为是公路工程,线型工作面,施工现场就是一个长,干活和居住地距离都比较远,饭是要送到现场,因为他们怕耽误干活,怕延误工期,所以吃饭都是工地里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师傅趁着风小了,搅拌机停了,大家能听见了,赶紧趁机喊道:“唉,开饭了,大家来吃饭喽。”项目部接我的生活车还未到,就顺便看看,他们吃饭到底吃什么,怎么在大风里吃饭?我怀着好奇心过去了。手扶拖拉机上,放着一个大铝盆,里边只有差不多十几个三两左右的大蒸馍,放着几双筷子和吃饭的碗,再就一个盛饭的铁勺,没有啥了,就这样简单,铝盆旁边有两个铁桶,盖着盖子,看着风慢下来了,大师傅掀开了铁桶上的盖子,大家围拢过来了,开始打饭了。

大风里吹刮一个上午,吃饭了也没见一个人去洗把脸。是啊,到哪去洗?拿什么洗?别说洗脸,吃的饭菜里,时常也含有砂砾。即使上个厕所,男人们随便转个身就可以小便,而那些女性们就不方便了,她们都要行走很远,找个草垛子或者沙窝窝,才能解决私人问题。不说了,呵呵……

平时,戈壁工地由于风大,你是看不到这些女性民工模样的,只有等吃饭,他们去掉头顶的围巾和口罩,你才可以仔细欣赏这些高原上的女性,这些高原上的格桑花,这些个兄弟姐妹。她们除过脸上那晒黑的肤色,干裂的嘴唇上布满了血丝,并没有涂着城市女性的口红,如果你要仔细看清楚,其实她们,并不比城市的那些个时尚女性差,她们的眼睛也很动人,眼神也一样的迷人,充满着生活的激情,只是命运的安排,由不得他们......

不说了,去看看他们吃的饭吧,当我走近那个手扶拖拉机细看,我当时确实傻眼了,两个铁桶里,全是白菜萝卜,当我问大师傅,这是你们吃的的炒菜吗?大师傅答应是肯定的。我看看里边,就是白菜和萝卜一锅煮熟了,然后放点咸盐和酱油,再撒点面粉,就算是他们的饭菜。男女都一样,老板工人也一样,女老板自己也是一样,端着同样的饭菜,在使劲的往嘴里拨拉着,还嘴里不停地给工人安排着饭后的工作。吃着吃着,有人喊着,蒸馍不够吃了,又在那吵吵着,女老板终于发话了:“别吵吵了,干活吧,没吃饱的等着,大师傅回家去再拿不行吗,喊啥呀,唧唧抓抓地。”这时候大家都没了声音。这些饭自己都不够吃,刚才还让着我顺便吃上,就不用回项目部去吃了,虽然如此艰苦,他们仍然没有忘记人情理世。当亏我没吃,说良心话,那时刚到工地,即使真让吃,还真吃不下去。这就是我经常见的民工吃饭场景,刚开始我确实不习惯,也很是吃惊,现在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已经麻木了……

这就是近十年内,在高原上见过的,高原建筑工地的女性,她们就像高原上的格桑花,她们不怕沙尘暴,她们不怕戈壁荒漠的孤寂,她们就像格桑花一样的坚强。或许你会说工地还有其他没受罪的女性?人家那些有知识的女性,肯定不受罪,情况或许会好一点,比他们日子过得舒服点,要比她们幸福多了。你说的没错,我身边曾经就有工地里的知识女性,我带你去了解了解他们。看看他们是怎样度过自己的青?怎样度过自己的流金年华的?

她是我的一位同事,年龄不大,三十多岁,长的瘦高个,眉清目秀,一腔民和口音普通话,毕业于青海交通学院,是一位工地技术员,专门从事施工测量和施工放样。常年穿梭于公路工程施工现场,她叫张亚凤,我们单位领导开会时经常称她“女将军”。

她和丈夫都是我们单位的,丈夫是一位翻斗车司机,她是一位女技术员,丈夫每天在工地拉运材料,她每一天扛着仪器,奔走在大山峰顶和戈壁滩的每一个导线点、水准点之间,复合图纸,施工方样,复合实体和图纸尺寸误差,对照检查施工误差大小,给民工进行技术交底,验收模板和钢筋的绑扎,还要给自己带的实习生,手把手教仪器的使用,教会他们使用全站仪,使用水准仪,教会他们施工放样,教会他们实地测量。

记得2012年在共和工地,她一个人负责五十几道涵洞施工,白天她忙乎于工地施工现场,晚回家,还要进行工程量核对计算,测量计算进行误差大小对比,还要计划第二天所有开工工作面的活路,每天一个人忙的不可开交。有几次我从办公室出来锁门时亲眼看见,忙乎一天的项目部大院,大家都休息了,可她才在给自己加班洗衣服,干完活最晚的时候,有次竟然差不多是凌晨一点,但是我从来没听到过她喊累。多数时候在工地里,民工都对我说,张工人好,干活仔细,涵洞尺寸上一厘米都不马虎。临开始浇筑混凝土,她都要亲自检查一遍又一遍,特别是她从涵洞的基坑边沿,走过去到涵洞墙身检查,每一次走那个只有三十公分宽度,却有十多米长的桥板,我虽然一个男人,我确实胆小,她走过去的,我从没走过,我也不敢走,所以在心里,她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张亚凤这位高原上的公路人,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技术员,她还是一位顺的儿媳妇,一位年轻可爱的妈妈,2012年工期紧,记得临近中秋过节,她自己不能回家看望女儿和婆婆,就把婆婆和女儿接到了工地,她一边紧张地施工,一边陪着婆婆和女儿在工地过节。这就是工地里,我亲眼看见的知识女性,她作为一名女性工程师,奋斗在自己的岗位上,却也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恋家情怀,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老人和孩子,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她也有感情亲情,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高原知识女性。然而现实中的你,做到了吗?

所以说,高原美,高原上的格桑花美,高原上格桑花一样的女人更美。

在工程施工工地里,不但民工有女性,而且知识分子也有女性,中年人里边有女性,年轻人里也有女性。比如每一个项目部里,工程内业资料,基本都是女性在搞,她们在工地一呆就是几个月,黑明昼夜都在写,他们不想家吗?他们不想自己的亲人、恋人、和友人吗?肯定想。我见过有女孩子,因为请不上假,哭鼻子哭的整个脸面跟熊猫一样。我也曾发现过,有年轻人白天没有时间谈情说爱,夜晚凄冷的项目部墙外,给恋人打电话诉苦的情景,我还见过食堂打饭,平时一个小依人的小姑娘,练成了汉子。因为长时间回不了家,谈不上对象,她一边打饭,一边给项目部年长的技术员说:“叔叔阿姨们,大家帮忙赶紧给我介绍对象吧,本姑娘想嫁人了。”呵呵,您是不是听起来觉得很可笑?您是不是觉得这姑娘有病?实话告诉你,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这姑娘也没病很正常。

因为这就是高原,这儿就是戈壁,这儿就是磨炼人的意志的地方。她们都是高原上的风景,她们都是戈壁坚强的格桑花,她们都是我们值得尊敬的人,就是因为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努力付出,他们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和心血,高原才有了公路网,高原大动脉才相连起来。这些人就是青藏高原上,最可爱的人。

高原美,戈壁上的格桑花美,高原戈壁上格桑花一样的女人更美.......

于2017年04月08日青海循化卧龙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8502/

戈壁格桑花的评论 (共 5 条)

  • 火淼
  • 鲁振中
  • 稚藕弋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