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把诗写在秋天

2017-03-23 21:32 作者: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绿色的植被,走完了生命的程序,灵魂被思想摘空,躯壳被季节放逐。在这样的秋天,每走一步,眼里见到的风景是:麻雀在枯黄的老树上盘旋,黄叶在荒芜的田野里飞舞,在瑟瑟的虚幻中,我仿佛看见了白发苍苍的母亲,拄着拐杖,站在低矮的檐下,向门外张望我匆匆回家的老路。

岁月老了,日子薄了,一切都不需要理由。对于走过风的人来说,过去的时光竟然是那样的弥足珍贵。然而走了就走了,无需挽留,即使痛过,怨过,也不要和时间斤斤计较,在繁华殆尽时,谁也敌不过岁月的苍老。

秋天的雨,一场比一场寒冷。秋雨过后,整个世界都慢慢变冷。我每天穿行于繁忙的单行线上,一把雨伞,一段长路,一个单薄的身影,使我辗转于无数个白天黑。虽然到处奔波,可我依然用谦卑的目光,去仰视那片通透的天空,把心灵攀岩在时间的缝隙里,借着繁星的璀璨,奢望这个秋天能还给我一个未曾起飞的想。

冷雨,落叶,远去的雁啼,还有寥落的心情,成就了这个季节的缩影。飘零,是潜伏在黄叶间的冷漠,它营造的只是生命的繁衍过程,我不苟同这般萧瑟的晚景,因为心中还有阳光,还有偏执的渴望和想象,我总是觉得这含蓄的肃杀,也具有生命的潜力。即使很多人想用千篇一律的安静,去迎合和渲染这躁动不安的秋风。那三千滴洒过眸面的寂寞,如今还会有谁为之心痛

缠络的藤,似乎还在趋炎附势。爬树的蔓,仍旧牵强附会,它们只能攀升在寒蝉若噤的高处,却在成长的岁月里不能努力地成长,在收获的日子里一无所获,注定被瞬息的冷风,强行地折断。这就是大自然最沧桑的写真,就连几只蛰居的寒虫,也悄悄地躲在泥地的黄叶下,郁闷、聒噪,发出喋喋不休的牢骚。事实在告诫我们:不要想方设法去企及达不到的高度,生命里最失败的结局,往往是令人生畏的。

在有你的时光里到处流浪,我习惯了漂泊,习惯了寻觅,习惯了打拼,也习惯了顺其自然。透过这些过往的沧桑岁月,驻足于心灵的断瓦残垣,我会在鳞次栉比的喧嚣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怀着一颗怜悯的心去看眼前香残的落花,一边悲秋,一边埋葬自己的过去。我会在某个晴朗的早晨,站在最灿烂阳光底下,对着明媚的天空恣意地放歌,放歌我最初的倔强和最后的冷漠。忘记,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缄默,也是一种快意地解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连日来的气温下降,瑟瑟的空气中,时时弥漫着初的寒意。我依然循规蹈矩地穿行于大街小巷中,找寻属于自己的惬意。想起从前,我的回忆瞬时落地成殇。摇摇头,挥挥手,然后淡然一笑。名利只是一场浮华的烟云,曲终散场时,只需懂得珍惜,懂得感恩,其余一切都不重要。

黄昏里,一个人顺着参差的台阶,坦然地走过洒满黄叶的小路,经年里踯躅的脚步,已不再从前那样恐慌不安。小路的尽头,如一张幻城的网,把记忆里斑驳的往事,妆缀成一堵涂鸦的墙壁。曾经在没有粉饰的水泥墙面上,画出高傲的长颈鹿、聪明的兔子、胆小的鸭子,让它们在河的此岸和彼岸,踏过一路的秋声,演绎生命中最真实的童话。因为活得简单,许多尘封的记忆,在一路的风景里,都显得弥足珍贵。

人在路途中奔忙,那些走过的痕迹,变成了回忆的网。有时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或许是一种生存法则。因为我不甘于把自己毁灭在那片贫瘠的罅隙里。那年深秋,我顶着漫天飞舞的霜叶,竟撇下三岁的女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乡。从那时起,我丢掉了工作,丢掉了陈旧的老屋,丢掉了一身俗气,走进本不属于自己的坚硬路面,开始徘徊在城市的边缘,用最单纯的热情,面对各色的面孔,开始打拼属于我的那份执着。在这些年里,我虽然走了很多的弯路,但我从来没有悔过。

高龄低能,是我今天的自嘲。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没有人相信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在一米二以下的童趣里,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也许一生都不会长大,幼稚吧!可笑吧!孩子王的头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出色的担当。因为活得简单,所以把一切都会看淡。即使十几载的匆匆光阴,弃我如草芥,我也会和南飞的大雁一样,站成一排瑟瑟的秋天,在明媚的阳光下自由地引吭高歌。

惧冷,是埋藏在心底的单寒。在不甘事事的年代,曾经执一首香词佳句,随手铺成一条晶莹的锦缎,在诗人走过的黄叶飘零的地方,让尘封过久的宿命,在厚重的忧郁中迷茫和张望。曾经错过的东西,在点滴的记忆中一路找回,我不免有些失望,青的光芒竟然这样的平庸和淡漠,在月朗星稀的某个晚上,仔细地回味起来,或许它已经没有了是当年的味道。多年的时过境迁,我的梦想没有做任何改变,而改变的仅是身边的环境和扩增的年轮,也许,这也算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收获。

我想,这应该是个幡然醒悟的秋天吧!只想静静地坐在窗前,看外面飘落的霜叶,自顾不暇在回忆里委婉成千姿百态花瓣,凋零陨落,落地成冢。此时的我,喜欢把窗作为知己,在黄昏里,隅一角方寸,把过往的心事,写给荒野的斜阳,笑看万劫不复的彤云,焚烧谦卑的灵魂。悲壮的毁灭后,在无边的黑夜里,开始堕落。是歌?是泣?都是自由的态度。

几十载的沧桑岁月,历练了自己,充实了自己,曾孤芳自赏,自诩为菊。许多年过后,才渐渐明白,一直用一个虚拟的高度,去讨伐虚无缥缈的身价。在原地转了很多圈后,又回归到最初的起点。有些东西,不必过于执着。如果过于偏执,平衡的砝码就会一边倾斜,就像这多愁善感的情结,或喜,或悲,都会赋成了阳光的歌词,以笙箫的方式,在最好的年华里轻吟浅唱。走过平淡的日子,就像一棵突兀的老树,被秋风强行地折断了羽翼,从来都不会有过多的抱怨。因为在成长的年轮里,无需用更多萧条的理由,做最彻底的心灵独白。

这本来是个复杂的季节,即使过分的冷漠与荒芜,但暖阳还在,只是内心的五味杂陈,仍在翻江倒海。抬起手,撑起一角的天空,不想看见那些香残的花瓣,在眼前漫天飞撒。我自信自己的坚强和倔强,人生无所谓得失。没有放不开的情结,来亦来,去亦去,都是自然规律。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美的化身,秋天去了,走得却很坦然。亦如黄昏里最真实的太阳,有时落在荒原,有时落在心底,有时落在匆匆回家的路上。

愿意把自己虚拟成秋的姿势,趁黄叶还没有飘尽,心中有一种渴望,把诗种在晚秋,让枯黄的落叶也能开出婉转的花来。再去铺陈一段沧桑的往事,听寒虫的悲鸣,听风霜的叹息,如一个自由的路人,坐在心海岸边,看日出日落,看秋来秋往,品出人生百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4786/

把诗写在秋天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