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在何方

2017-03-13 20:03 作者:芳园睡月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路在脚下,人在何方?

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句话,铃内心突地一跳,是啊,前路茫茫,人来人往,路在脚下,可是人在何方?

有段视频,相信看过的人都会和铃一样,忍泪不禁。

说是有一个日本小伙子,在北京街头,挂出一个牌子,在上面写着我是日本人,在日本,大部分人以为中国人不喜欢日本人,但是我觉得不是!还有一个牌子上写的是,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吗?如果相信,请给我一个拥抱!

很多路过的陌生人都上前去,拥抱了那个张开双臂,露出毫不设防的胸膛的年青人。

在日本,一个中国留学生也效仿了这一做法,同样的纸牌,同样内容,上面同样写着,我是中国人,在中国,很多人以为日本人不喜欢中国人,但是我觉得不是!我相信你,你相信我吗?如果相信,请给我一个拥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同样年青的身体,同样张开的双臂,同样毫不设防的坦露的胸膛。

当一个年青的家长抱着自己孩子,走向这个年青人让孩子伸开双臂拥抱这个年青人的时候,看着那双细嫩的小手,铃的心情不能平静,最让人感动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人走上前去,他长久真诚地拥抱这个蒙着眼睛的中国年青人,双手轻轻地拍拍他的后背,虽然看不到听不见他们的语言交流,但是,这样的动作却戳中铃的泪点,让她忍不住流下眼泪……

歪在床上,铃打开手机,目光散漫地在屏幕上飘移,半天过去了,她也没记住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内容。

厨房里,老妈和老又在包饺子了,她知道,包饺子是假的,老两口在背后研究她是真。过完年她就三十七岁了,每当有人问老爸老妈她们,你家闺女多大了找哪的对象时铃都不敢看爸妈的表情,那表情真尴尬,如果脚前有个坑,他们可能都会毫不犹豫跳下去。

铃苦笑了一下,放下了手机。去厨房洗手包饺子。

妈抬头看了看铃,铃啊,去,把碗柜子里那瓶荤油给妈拿来,拌馅放里点。

铃看了妈一眼,她真想说,这年都过去了,还让我去拿荤油,果然拿了荤油就会动“婚”么?从大年三十开始,这都让我拿了多少回荤油了啊?唉,这妈当得,还真是有操不完的心啊。铃笑了,妈,你再让我拿荤油,也不怕我犯重“婚”罪了啊?老妈瞪了她一眼,嘴里说,叫你拿你就拿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唉,这丫头,这婚事到底差在哪呢?

过了年之后,终于又有人帮忙给介绍了一个小伙子,小伙了了哪里都好,可是,就是年龄差得太多了,这要是反过来还行,男的大个七八岁十来岁的都没什么,好像谁都能接受。这女孩子大了这么多,当妈的心里也很嘀咕。可是有了男朋友总也比没有好说啊!她带着铃上街里去了,给铃花二万多买了一件貂皮大衣,又给铃买了一个跟大衣匹配的包包,看着镜子里的闺女,当妈的满意地点了点头。

跟着妈妈的身后往外走,铃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似的,一身重头装备,也勾不起她内心深处的欢喜。

她的眼前,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北京和日本街头那个蒙着眼睛站着的男孩子,如果她走到他们的身旁,她一定会非常乐意拥抱他们的,可是,这些介绍到她面前的年青人,她为什么就不能在心里对他们泛起同样的热情呢?铃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那天,两人见面的时候,双方父母也在,她二人坐在一边,反倒没了想说的话,到是两家的父母,在一起热烈地商量起了,要是结婚以后,他家给孩子买什么,他家给孩子陪嫁什么的事来了。铃难为情地看了看对面的小伙子,小伙子也正看着他,他们互相理解地笑了,这一笑,铃的心里感觉到了几分痛快气,原来被人理解,被人解读是一件挺快乐的事。

过后的某一天,小伙子打电话来约她一起出去吃饭,铃想了想说,今天我没时间

她妈知道了气的啊,把铃骂了一顿,你干嘛说你没时间啊?别说你有大把的闲时间,就是你真没有时间你也得挤出时间和他一起出去啊!

铃笑了笑,他要是连我矜持一下都不容,那以后的生活里还能容我什么呢?

随着铃说的那句没时间,她们的交往就再也没了下文。铃的老爸也坐不住了,他老着脸皮亲自给小伙子的父亲打了电话,对方也没吱唔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铃的爸爸急了,你们这叫办的什么事啊!铃赶紧抢下了她爸爸手里的电话,她也闹不准再说下去,老爸会再说出什么来。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铃感觉越来越冷了,她抱了抱自己的胳膊,她发现,即使自己把自己抱得怎么紧,内心深处也是感觉空虚。她觉得自己正像一个流浪狗儿一样,坐在门外,歪着头,用一只眼睛看着门里面人类的世界,而这个曾给她无限温暖和美好的世界,正在她的心里一点点变得陌生和无奈。

一点点化尽了,天很快来了,山上的树木青草该长叶的长叶了,该开花的也开花了,铃说,她想走了,她要去人多的地方,她已经不喜欢这个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小村子了,在这里,每个人好像都是透明的似的,谁谁谁是谁的二叔,谁谁谁是谁的小婶的妹妹,谁谁谁又是谁谁谁的谁……每个人的每件事,都在每个人的嘴边生枝长叶开花扩散,她说她想去上海,在那个人多的大都市,虽然每时每刻都活在人堆里,但是,每个人都不是每个人的谁,她感觉,在那样的环境里,她一定能活成一条自在的鱼。在一定的时候,自己最熟悉的圈子,反而会成为令你窒息的地方……

听她这样说,她妈妈立刻哭了,她爸爸也是抱着头叹息不已。这些年你还少在外面闯了吗?到头来还不是一无所有?你去上海,你去上海可怎么办啊,谁也不认识,有个事了什么的,谁来帮你?

铃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脱下身上的貂皮大衣,放在了她妈妈的柜子里。

看她主意已决,当妈的忽然又破泣为笑了,要去你就去吧,上海人多,也许就遇到了你的真命天子呢,这命运的事,谁能说得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2388/

人在何方的评论 (共 4 条)

  • 荷塘月色
  • 雨袂独舞
  • 鲁振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