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二嫂余之慧

2017-03-07 18:00 作者:芳园睡月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

余之慧没离婚之前就和卫青好了。

没错,余之慧就是我。我就是余之慧。

阵译是我丈夫,那个时候的丈夫,现在说叫前夫。

我们是从上学时就开始好上的,我对得起他,自从和他好了之后,我没有再想过别的男人,一直到结婚。我们都很顺利,我不功力,只想生活情一样美好。他温柔体贴,从不呛着我说话,有这就够了。

妈妈说,那个人不行啊,性子太绵,以后过日子你操心的事太多,会受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累点怕什么呢?沉浸在爱里的女人,苦就是甜。

妈妈摇摇头,不说话了,她了解我,我是个抓尖的女人,认准的事不让劲。

那个时候我还小,我根本不懂婚姻是什么,我们只知道爱。

我喜欢看他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样子,他长得细瘦,腰细腿长,各式衬衫他怎么穿着都好看,同样的牛仔裤穿在他的腿上要样有样要型有型,每天,他像韩剧的男主角一样从校园走过的时候,都会吸引大批女生的目光。每当这时,我就会自豪地挽起他的胳膊,把身体和他贴得更近一些,用行为告诉那些贼眼灼灼心怀不轨的女同学们,这是个已经被我贴了标签的男人,是我的,是我的了!谁也休想再打他的主意。

你们看的没错。他是我主动伸手,剜到我筐里的菜。这是我的自豪,当别人不敢动手的时候,我该出手时就也手了。我就这样,一直不敢眨眼地守护着我的鲜花美男到高中毕业。毕业不久,我们就结婚了,我可不想让煮熟了的鸭子再飞到别人的锅里,那冤不冤啊。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无志再去上什么大学,大学生跟土豆子一样满地乱滚,没什么稀奇,还不是跟我们一样过日子?他们家条件也行,我们再一人上一个班,眼前的日子过得也错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去了他爸他们的单位,我去了我爸爸的单位,那个时候还时兴着子女就业呢,我们的工作都不愁。

他长得帅气,单位就安排他做了工厂经警,现在这活叫保安,谁也看不起了。可那会儿,这可是很多年青人非常羡慕的工作,穿着一身漂亮的制服,精精神神往工厂的大门口一站,就像厂子的脸面一样,一样开工资长工资不说,工作还不像一线产业工人那么累,还能跟着领导的前后转,有好事了都落不下。形象不好,家里没点说道没点硬实靠山的孩子还干不上这样的好工作呢。瞧,他的人生路走得多么顺风顺水。

我也不差什么,我在我爸爸单位,经过我爸爸的一系列运作,我也进了办公室当上了风不吹不淋的财务科统计了,整个财务系统,数我们统计是个最闲在的工作,一年十二个月,差不多有十一个月的时间是在闲散中度过的,除了出去学习,真正干活的时间是很少的。统计报表就是月末那几天的事,而且,这报表怎么报还是有一定说道的,在这里我不便多说了。相信各位看官一定会原谅。

所以说,在一定时间内,我们结婚之后和结婚之前的生活没差哪去,在许多人羡慕的目光里依旧维持着爱情的新鲜度。周末或者放假,我们除了收拾屋子,也没有别的事可做,下午了,我们还会跟恋爱时一样,出双入对地一起上街啦,看电影啦,去街里吃个冷饮啦什么的,看到鲜花,他依然会偶尔给我买一枝,而我的心里也依然会有水波漾起。

如果我们的日子和水一样没什么变化就好了,相信我们一定会依然如故地把日子过得还是这样如诗如。很可惜,孩子来了,孩子的到来,让我们的思想也从理想的云端落到了现实的地面。孩子不仅仅给我们带来了为人父母快乐,还带来一系列的现实问题,奶粉,尿布,……无巨无细的琐碎工作!还有更难启齿的,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我再看陈译,人还是原来的那一个人,怎么给人的感觉就会大大地不一样了呢?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家庭开销明显加大了,需要我们加快脚步朝前赶,经济才能追上开支的发展,可是,看看身边这个人,他还是那么细瘦的身材,还是那样干干净净的样子,还是每天按部就班地去上班下班,还是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安静看电视。

为什么从前那么令我着迷的一个人,这会我看见了他心里就忍不住想冒火呢?为了爱情为了家的宁静,为了别把日子过得跟有些邻居似的摔盆子打碗的净是乱七八糟的动静,我感觉自己总是强忍着自己,慢慢地,我越来越压抑了,抱着孩子,常常一个人对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晚饭之后,我给孩子洗过了澡,孩子先睡了,看了一会电视,我们也上床睡觉。又上班又家务,我每天过的都非常疲惫非常心烦,躺在枕头上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来拨拉我,看着他贴过来的一张油乎乎的脸,我的心里不由自主地一阵厌恶,我和他说,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感觉钱真是不够花了。他说,我的工资不全交给你了吗?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受大穷,你钱不够花是你计划不周。看着这张还没有退尽青光彩的面孔,我说不出话来,算计不到受大穷,你是把工资全给我了,可是你一个月给我的是三百元钱好吧?柴米油盐酱醋茶孩子老人人情往来……你叫我怎么算计?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听不进这些来自于外界的烦恼,他抱紧了我的身体,来吧,别说那些不开心的,先把好事做完再说你这些陈芝麻烂谷子。我一把推开了他,把身体和脸一起转向床外,离开他一段距离,又带孩子又上班我够累了,想睡觉,你别来烦我了。

家务和工作搅在一起,忙得我都没有时间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儿了,我感觉自己像一棵秋天里的可怜的蒿草,岁月的风霜已经无情地打落了身上的爱情枝叶,无尽的长路中只留下我孤单灵魂,我注定要在以后的日子里瑟瑟发抖。

这个时候,形式也跟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不一样了,有许多人已经开始放弃体制自己出来做事了,也有剜门倒洞往外省好地方调动的,我跟陈译商量,要不,咱们也不上班了,自己干点啥吧,你看你,天天看着那个工厂的大门,一辈子到老就站在门房里,又不是个老头子了,多咱是头啊?他不干,他说,二千来人呢,大伙不都在那个工厂上班吗,叫我出来,我出来了能干啥啊?我说,就算你不能干别的,你开个小吃部总可以吧?你还会做点菜,自己要想干再学一学,深悟一下,咱家房子还现成的,离大道这么近,改一下就可以开成门面,这里当店了,我回我妈家去住着。

他想了想,还是摇头,不行,要是赔钱了呢?怎么办?还不如我这样上个班稳稳当当挣点工资呢。

孩子还这么小呢,日子就过得捉襟见肘,要是长大了呢?哪不得用钱?他要是还这样想法还这样过法,我们还会有未来吗?再看他细瘦的身影出来进去的时候,我就感觉那不是一个活人,就跟一条没有生气的游魂一样。

我想起了妈妈给我的忠告,突然痛哭失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才知道谁是最亲的人啊!

2

我带着孩子回了我妈家,到不是仅仅和陈译赌气。我让我妈帮我带着孩子,我自己深造学会计了。

这个时候我们本地区所有的国有企业已经全面滑坡了,上面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减员增效,企业里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就跟一个一个屠宰厂里关在笼子里的小猴子似的,日日胆战心惊地看着门口那些不怀好意地走来走去的人,它们不知什么时候,会进来一个谁,把谁牵出去杀掉,扔进汤锅里。闻着蒸煮同类散发出来的味道,它们不知该悲哀还是该高兴,悲哀的是同类的被杀,高兴的是这一次死亡的不是自己。

我找到领导,主动提出了停薪留职,我说我要去学习,争取考注册会计师证。有证之后,我可以随便到任何单位去当会计,再不用看本单位领导脸色。领导惊愕地抬起头,看看我,从来都是领导辞退员工的,从没见有人从位子上自己离职的,他可能心理一时还不太适应,你要出去学习?单位的工作呢?我笑了笑。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

把孩子安顿下来之后,我跟陈译说了停薪留职出去学习的事,陈译没有吱声,我不是一个不能过穷日子的女人,本来也没在富贵家庭里呆过,不是蜜水里泡大的,吃苦耐劳什么的肯定没问题,我烦就烦在陈译没有志向的样子,阳光斜着洒过围墙,落在他细瘦的身上,我感觉他就跟一条懒洋洋的狗一样,只要有一个窝,他就能不动地方地躺个一整天,甚至一辈了了……

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怎么我们之间连要说的话也找不到吗?我非常痛苦地想,拼命想找个话题,想说点什么,头上的空气就跟胶水一样凝滞,我看见我和他就跟两个小蚊子一样在这片胶水的汪洋里挣扎。

学习的紧张让我暂时忘了身后的一切。

学习之余我也找了一份会计工作兼职做着,就算勤工俭学吧。

家里的情形还是一切照旧,陈译依然天天去厂里上班。无论那个厂子运营状况怎样,只要那厂子存在一天,陈译肯定就是那里的一名员工。我真服了他的这股艮劲。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就让他在妈妈家上学了,真是辛苦了老妈妈了。有什么办法,我们要生存,我就得工作,我还得要考证,离开了原单位之后,我再也找不到整块的工作了,我做的工作都是零零散散的,给货站做收银,下班之后又去养生会馆搞卫生,我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几份,完成着犬牙交错的工作量。有的时候一天工作结束了,时间也快到半了,一个人的夜晚,到处黑古龙咚的,我哪敢独自走这样的黑道。搭上一个妈给我带孩子之外,又搭上了一个老爸爸,晚了的时候就得让我爸接我。面对父母老人,我的心里满满的负疚。即而把这心理转向陈译的时候就变成了怨恨,你要是有点出息我至于这样吗?

老赵就是这时候走近我的生活的,他是个矮胖的男人,说真话我不喜欢这样身材的男人,靠近你的时候就像带着一股熟土豆的气息。他在我工作的会馆马路对面开的咖啡厅,我是给刘姐送东西的时候第一次去的那里,我拿着刘组的东西找到咖啡厅,老赵坐在门口,我没进去过这种地方,自然分不清东西南北,我直楞楞地跟门口的老赵打听刘姐。老赵看了我一眼,把我带到了一个小吧台的后面,给我倒了一杯冰水。

我哪能耐着心坐在这样的地方?那个冰水我也喝不出个什么味道,回头回脑直朝外瞅。老赵笑了,你是不是着急?

我怎么能不着急呢?会馆里还有好些活没干完呢,这面的任务没完成我回不去,可是那头回去晚了,我又不知得加班到什么时间才能干完今天的工作了。可是手里的东西又不能不直接交给刘姐,出了一差二错,谁又知道能惹起什么样严重后果?老赵笑眯眯地告诉我说,做这一行当的规矩是,客人的私密空间是不许随便打扰的。我只好心急如焚地坐在小吧台前等刘姐出来。

不思进取的陈译居然和他们厂里的某某有了暧昧关系,当朋友万般怜悯地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我不仅没有难过反而在心底长出一口气!浑身好像卸了重负一样立感轻松,是气极了反而不会生气了吗?

真要离婚的时候,我又犹豫着下不了决心了,邻居大娘跟孩子说,以后你就在姥姥家住着了,不要爸爸了行不行?孩子立刻哭哭叽叽地说,不行,要爸爸。

一个人最难的时候是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做不出决择。

那几天,我感觉自己都晃晃惚惚了,做错事是经常事。

一天夜里很晚了,我才从会馆下班,我没有骑车,也没有叫爸爸来接我,我一个人走在黑暗而幽静的街道上,前路暗淡无光,身边没人相伴,我感觉万念俱灰,从内而外冷得发抖。一路走着一路泪水横流,其实我早就发现身后那个人了,如果那个人那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扑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把对我的关爱明朗化。可是,他就那么默默地跟着我,一直护送我到家门口,然后,才停住脚……就像电视剧里演的情节一样。事后,我悄悄地在心底让这样的情节无数遍地回放过来,感动着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男人的爱才是女人最渴望和最需要的营养品,这一点毋庸置疑。老赵的细致呵护,让我的心在一点点回暖,我感觉自己就像山谷里那棵独立的蒿草,在此时的春风之下,身体正慢慢长出绿茸茸的枝芽……

经过了艰苦努力,我的注册会计师证终于拿到手了,我的辛苦没有白费,可是,正如你们所料的那样,我的名声也被一张一张无事生非的嘴越传越广越传越离奇,我终于成了别人心目中的小三,被人们背后叫成了二嫂余之慧。其实要说真话,那老赵也挺冤的,他并没怎么我,倒是我自己,别人这样说我,我没什么怨言,因为在我的心底,我确实对老赵特别依恋,和他说说话就会感觉不胜温暖,默想他的存在就是一种情感皈依。我像一艘行驶在风雨飘摇的海面上的一艘危船,在精神的海岸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湾,在他面前的那种安全感是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碰到过的。

老赵的妻子一直在外面做生意,他是因为要照顾不愿离开故土的老人和上学的孩子才留在本地的。我老赵熟悉了之后,老赵给我讲他的家事,也是颇有趣味,看来,家事的版本千千万万种,各有各的不同。有一次,我和老赵正对坐闲聊,老赵的老婆打来电话了,我看着老赵,老赵看了我了一眼,对老婆说,家里啊,挺好的,你听,咱家小狗还叫呢。小汪,过来过来,给你妈叫一个。

趴在角落里的小白狗听到老赵叫它,赶紧跑过来,冲着话筒叫了几声,一看就是训练有素。我看着老赵在老婆面前谄媚的样子和讨好的眼神,我的心情一下子落没了。

我起身就回家了。

老赵见状,赶紧放下电话出来追我,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任老赵在后面怎么喊,我就是不回头,不停脚。

到了晚上,老赵又打来电话,我任凭电话铃哇哇响着,一遍又一遍,就是不去接听。快半夜了,电话铃又一次响起来,我接过电话,那头也沉默着,半天,说了一句,在?我用鼻子哼了一声,想说什么?停了一会,那头说,我就想知道你在不在……我暂时还死不了!说完,我就啪一下挂了电话,不但挂了,还把他的名字从电话本里删除了。在我的心里,那个矮胖的土豆男人带给我的根本就不是温暖而是叫人不齿的猥琐。只不过我认清得太晚了而已。

3

恼羞成怒的老赵抓住一切机会散布关于我的谣言,是他太相信谣言会对我起的作用了吧?也的确是这样,整天沉浸在这样负面的消息里,别说是我,就算当代那些手眼通天的红星又如何?我像一只蝼蚁一下,卑微而顽强地活在别人如炬的目光之下。那些漫天飞舞的谣言如同弥天大网,当头罩下,让人不能喘息,无法挣扎。最可怜的是我的老爸老妈,每天接送孩子的时候都是顺着墙根低着头走过别人鄙视的目光城墙的。

卫青,也是我的同学,不过在学校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有他的存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一个陈译,至于其它别人,都是出了校门之后提起来才依据时间段和班主任什么的附加条件才判断出来谁谁谁曾经和我同班学习。

卫青的个子又高大大,最明显的特征是他的脸上有一条从左眼角一直到上嘴唇的刀疤,像一条紫色的钢丝,扣在他的肉里。他宽阔的肩膀,挺直的肩背,站在面前如果脚上穿上马靴,头上带着宽边大帽子,腰上再束一条宽皮带,那就是一个十足的西部牛仔范儿。他在我面前哈下腰,眼睛对视着我的眼睛,那条刀疤就像利剑一样指向我的心窝,我不由自主地往边上挪了挪。他问我,你说真话,那开咖啡馆的老赵瞎逼逼的事是真的假的?我的眼泪一下子淌了下来。

卫青一见,他虎一下站起来,好,你等着。他起身就走,根本没有留下给我解释的时间。我想像不出咖啡馆里经过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是后来老赵来给我陪不是的时候,那躲躲闪闪的鬼样子让我开发出丰富的想象力去描绘,才略窥一斑。

问卫青,卫青扬脖一笑。

阳光洒在卫青的脸上,让他脸上的刀疤闪烁出一抹剑锋一样的光芒,升起足以摄人魂魄的阳刚之气。他满不在乎地跟我说,以后有事吱一声,别自己闷着,好像娘家没人了似的。一边说着,一边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停在原地,停在他留下的气息中,那气息是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混合着清晨的阳光,徐徐顺着鼻腔进入我的体内,沿着我的四肢百骸朝周身扩散,一瞬间就如酵母一样在我的身体里面发酵成熟,结出爱情的果实。长到这么大,我从没受到过来自于男人的这样具体而实在的关怀,生活对于我来说,好像都是我自己在努力挣扎。

我沉迷在这样的氛围里不愿醒来,在这里,我发现了别一片天地,原来,在这片森林里,我的本质是一条慵懒的藤,我是这么愿意顺着他的牵引攀附其上,来自于他的每一条强势的信息对于我来说都是最高指令,而我,也非常乐意俯首听命。这是一种被征服的小女人的幸福。坐在夜深人静时密闭无人的一隅,我仔细研读了真实的自己,我对于自己对自己的发现惊异不已,这么些年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这一面,这才是真实的我吗?相信,如果没有卫青的出现,我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模样。

那天,卫青双手掐着我的两腋,一下把我提了起来,像从土里拨出了一棵等待成熟的胡萝卜一样,他举着我,我的背后是明亮的月亮,在这么高的高处,我自然而然地失去了知觉失去了自我控制力。我被淹没在一片晕眩的海洋里了。

就这样,我走近了他坚实的胸膛。当他用粗砺的大手抚摸着我的时候,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自己肌肤在寸寸爆裂,我看到了自己体内那片一直冰凉的荒原冒起的青烟,然后一点一点地又窜起了火苗,到最后,腾地一下,再形成燎原之势……

我离婚了,义无反顾。我愿意象一条听话的小狗一样被强壮的卫青牵回家去,让他来命令我今后的所有时光,我愿意今后的爱情像一瓶密闭的罐头,统统都由卫青封闭着掌管,而我,只沉浸在那些安静的糖水里享受安全的甜蜜就够了。

而卫青对我的宠爱好像就到结婚为止了,结婚之后,我发现了作息不规律的卫青,发现了睡懒觉不起床的卫青,不洗脚的卫青,蛮不讲理的卫青,以及粗俗刚愎的卫青……等等等等,我好好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床上四仰八叉的卫青,他大张着嘴,嘴里往外哈着粗鄙的酒气,我看着桌子上热了凉凉了又热的饭菜,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小心翼翼地又喊了他一遍,他眼珠子通红地抬起身来,冲我咆哮,叫唤什么你妈逼的。我噤若寒蝉地闭了嘴。

那天,要不是亲身经历,我永远不知道,当他像一头狮子一样闯进办公室之后,我脸上那一记脆响是他狠狠甩给我的耳光。接着就是他指着我鼻子的漫骂,想给老子戴绿帽子,借你两胆子!以为老子是陈译吗?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像一只无力挣扎的小鸡一样拖离了办公室。大街上,行人纷纷避让,看着人高马大的卫青拖着他的战利品像战场上的英雄一样凯旋……

火,终于烧起来了,我放下打火机,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围那一片红彤彤的灿烂,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门早就让我锁死了,任凭外面的人群像炸了营的马蜂窝似的乱喊乱叫,我一律置若罔闻。那红色的火焰像刀片一样削开我的皮肉,给我痛楚的快感,谢天谢地,我感觉到了我的身体越来越轻。

我终于能离开地面了,当我来到半空中的时候,我再一次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曾经生活过的这片阳间的土地,还有那些地面上的人群,花草树木……我曾经多么至爱过你们啊!

救火的人群外围几个人指手划脚地议论着什么,谁啊?

还能谁,二嫂余之慧。

她啊?

活该!

我心头一寒,差点又一头栽火堆里去,急忙屏住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往高空中飞去,高天流云,微风习习,相信,那里是别一番天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1197/

二嫂余之慧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