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舅舅

2017-03-02 15:59 作者:心灵的港湾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舅舅,别干了,歇会儿吧!”看着还在打水浇菜园的舅舅,我喊道。“快浇了了,浇了了再歇吧!”我和父亲刚铡完喂牛的草,就喊正在浇园的舅舅歇一歇。

舅舅其实是小舅。小舅弟兄三人,只有小舅在家。大舅当兵去了新疆,为了建设大西北,在那里安家落户了,基本上没回来过。在世时每年寄些钱回来。二舅以前在家里穷困时,到南方寻生活也在那安家了,也很少回来。如今也过世了。外公外婆生前就全靠小舅一个人照顾。

舅舅已经六十多岁了,花白的头发,中等身材。瘦削的脸上,皱纹像一道道山岭,一看就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也是苦难生活的写照。古铜色的皮肤,写满着生活的沧桑。

舅舅是一个顺的儿子。这么多年,舅舅一直单身。年轻时,娶了一个,因为对外公外婆不好,离了。为了照顾好外公外婆,后来一直很难找到合适的,就一直未娶。光阴荏苒,岁月流逝,外公外婆年龄越来越大了,生活起居多有不便,但舅舅一直不离不弃,端茶倒水,做饭洗衣,从不叫苦,直到他们去世。外公享年八十多岁,外婆九十多岁。

外公外婆去世后,舅舅也跟着别人到外地打工。因为没多少文化,只能干些力气活。干了几年,年龄也有点大了,招工的人也不肯收了,就回来了。父亲就叫舅舅住在他那里。舅舅也不是一直就住在父亲那里,也经常去大姨家。二姨在时,也经常去她家。几个外甥、外甥女也经常叫他去过几天。

舅舅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不管到谁家,总能找到些活儿干,忙里忙外的。每次到父亲家,都会帮父亲做很多事情。这次我回老家,他也在。我和父亲铡草,他就打水浇菜园。看他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但农闲时还是没多少活干,一闲下来,他总感觉有点百无聊赖。于是他就央求我给他找点事做。我就把他联系到我们学校的食堂里打扫卫生。他很满意,虽然工资不太高,但吃饭问题解决了,也不无聊了,也减轻了父亲的经济负担,还能有些积蓄。他是一个不会偷懒的人,干活认真,勤快。食堂负责人很满意。

今年暑假,舅舅牙不好,来城里包牙,就来了我家,还带了些水果。以前舅舅也来过几次,但都是来去匆匆,从未久住。这次包牙,他没办法走了,因为包过牙要经常去矫正。其实他不想在这久住,怕给我添麻烦。

我带他去把牙包好,有不适就去看看。

舅舅是一个倔强的人。每天吃饭,他总是不肯夹菜,只顾嚼着馒头,在嘴里打转。我只好将菜夹在他碗里,他总是躲,把碗端到一边。我就一直夹着,没办法,他只好顺从我。其实,他在我姨、我父亲及他的几个外甥家里也是这样的。他也不跟我说,就去街上买菜。我不让他买,可他就是不听。

吃过晚饭,我说,舅舅你去广场转转吧。他就拎着个小凳子去了。等他不想转了,要回家,我就带他回来,每天如此。我要给他家里的钥匙,他说不会开,我就教他。我家门有两层。他说太复杂,记不清。

回家了,我到卫生间把热水放好,让舅舅洗澡,并告诉他水龙头哪是热水,哪是冷水,他说知道。我又问他可会冲便池,他又说知道。后来我发现他用过便池没冲干净,我又告诉他拧水箱开关,才能冲干净,他显得有点窘迫。

舅舅的牙调整好了,要回家,我说,回家也没什么事,就在这多住几天吧!可他坚决要走。我知道他一是怕给我添麻烦,二是在这住楼,用卫生间等都不太习惯。好不容来一趟,我一定要带他去公园里转转,开开眼界。

我县清水湾公园,在县级公园中,漂亮是数得着的。我骑着电动三轮车,把舅舅带去那里。我和舅舅边走边看,我一一介绍,他似懂非懂地点头。

舅舅在我这住了大约半个月。而今执意要走了。我把他送到车站,买好票,目送他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不知道舅舅下一次什么时候能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00180/

舅舅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