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花的驯养杂谈

2017-02-15 10:09 作者:杨林雪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杨林

在它的生命锦缎里,借着时光的经纬,我将自己丝丝缕缕地编了进去。——题记

终于搬了新家,一向喜欢花花草草的我,觉得窗台上应该有几盆像样的花了,于是我跑到花市去。卖花的地方琳琅满目什么样的品种都有,那真叫一个好看。我转了半天,看中了一盆凤尾竹,一盆绿萝,尤其是那盆绿萝,心形的叶子翠绿翠绿的煞是好看,娉娉婷婷的造型像个穿着飘飘裙裾的仙女,实在揪扯我的心,那一刻我明白什么叫“一见钟情”。都讲好了价钱了要买,我忽然转念又放弃了。不是心疼那几十块钱,而是忽然想到了《小王子》那本书里狐狸说过的话。

书中的主人公小王子一个人寂寞地去旅行,在另一个星球碰到了一只狐狸。

“你好。”狐狸很有礼貌地和小王子打招呼。

“你好。”-------“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建议到,“我又孤独又苦恼------”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因为我还没有被驯养呢。”

“啊,真对不起。”小王子说“什么叫“驯养”呀?”

--------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继续说,“它是建立关系。”

“建立关系?”

“对,一点也不错,”狐狸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没什么两样。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你对我是世上唯一的,我对你也是世上唯一的-------”

---------

“-------如果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是欢快的。我能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像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麦子对我来说,毫无用处。-----------但是,你却有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只有被驯养了的事物才能被了解。”狐狸说:“现在那些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任何事物了。他们总是到商店去购买现成的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养我吧!”

“怎样驯养呢?”小王子问。

“这要十分耐心。”----------

非常喜欢《小王子》这本书,每次读我都莫名地感动,觉得它说出了每个人心中很多早已被忽略了的东西。尤其喜欢有狐狸的这一章,关于交朋友,关于养花,作者通过狐狸给我们人类上了很好的一课。

一边骑着车子往回走,一边心里想着狐狸的话。我决定像狐狸说的学习着与花“建立关系”,学习着放慢生活的节奏,学习着去驯养我喜欢的花,而不是一想到就买来现成的放在家里,学习着延迟享受,静待花开,那收获肯定不一样,这样一转念,心里别有洞天,并且好有期待。

这篇文字既然定性为《养花杂谈》,我就不妨随性扯远点,先说说交朋友的事。我有个同事的女儿未婚,男朋友不知道谈了多少,一个个的都散掉了,而且,时间都很短。她说,现在谈恋都像吃快餐,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一点不如意就想散伙,很容易分手,根本没有时间培养感情。信息爆炸时代,好像机会遍地都是,都怕耽误了自己也耽误了别人。一句话,浮躁而功利占主导地位的现代人心理,已经脆弱到无法从容给予对方互相驯养的能力和机会,所以互相给不出真正的爱。很不幸,所有关乎“造”的事情都有可能快一些,比如:制造、建造、打造、创造等,都可以为人为所控;所有关乎“养”的事情都是比较慢的,比如培养、教养、豢养、驯养、养育------说得再实际一点,比如养花养鱼养等都不是一朝一夕所能事——“这要十分耐心!”

二妹看我这样低调,以为我又不舍得花钱,就买了两盆君子兰送了过来,小妹很早送了吊兰和石榴过来,还有儿子一直不舍得扔掉的百合、鸢尾花等等,窗台阳台室内室外就到处可见花草的影子了。

送来的这些花大多都是成品,暂且不提,只说说我的实验课吧:我从邻居家劈了一点绿萝的幼芽,从我工作的幼儿园劈了一点凤尾竹的小分叉,找了两个原来废弃的花盆,到楼下的花圃里挖了一些土,怀着十分虔敬的心情把它们栽好了,放在了窗台上。有了前面的心理准备做基础,那感觉真就不一样,有点像养孩子的感觉。好像不是养了两盆花,倒像是抱养来了两个娇弱的新生儿,楚楚可怜,它们不是栽到了土里,倒像是栽到了我的心上。

我用心体会着驯养的过程,早上起来就去看一眼,下班回来看一眼,临睡之前还要看一眼,要是赶上周末休息,在家里走着走着就到了窗台前,一天看三回不止啊。其他的花草,除了浇浇水,我不太操心它们。凤尾竹和绿萝就不一样,它们可是被我亲手移栽的,要重新扎根,重新适应环境,无疑我对它们的用心程度就完全不一样了。首先,生怕它们养不活,因为季节已经入了秋,不是移栽的好时候了;其次怕它们长不好,因为天越来越冷了。所以,尽管晴天的时候室外阳光充足,我还是不敢搬出去,怕冻坏了。就一直放在有暖气的屋里,像婴儿一样地照看着。

说起来我应该算个勤快人,尤其是在浇花这方面,特别喜欢。在农村务农的那几年,曾经大片大片地抗旱浇地浇庄稼,又累又辛苦,有时候用桶打水去浇,挑水去浇,甚至肩抬人抗去浇,弄得浑身上下不是水就是泥。旱灾严重的时候,肩膀磨破脚磨破手也磨破是常事--------特别记得小时候,自己去浇菜园,挑着两只大水桶,因为个子矮,前边不碰后边碰地到河里去装水,还不能装太满,太满了挑不动,咬着牙从那个很陡很陡的河岸非常吃力地爬上来,到了菜地,一看那土地都渴得裂着缝,像孩子的嘴,菜叶子都蔫头搭脑挺可怜的,桶里的水一倒,马上就不见了,根本浇不了几棵菜,甚至挑一下午的水,人早已累得疲惫不堪了也浇不好一畦菜。有时候天旱过久浇菜的人太多,那个陡坡上除了水就是泥更难爬,鞋子都不能穿,赤着脚丫,脚趾头狠狠地扒着地才能一步一步爬上来。有一次一不小心,连人带水桶都摔了,一起滚到河里去,河岸的荆棘划破了脚,膝盖磕破渗出了血--------。

浇花这件事只让我体会到了浇灌的快乐,却承受不到抗旱的辛苦。我甚至觉得这些花草还是太少了,我一浇就没活干了,不过瘾。又因为特别爱惜它们的缘故,生怕它们受了委屈,不等干透又浇了一遍。结果浇的太勤太多,不知不觉就差点给涝死。我妹夫是个行家,偶尔一次到我家来串门,一眼看到这几盆花的样子就说,你这水浇多了,一看叶子我就知道根就要沤烂了。我这才吓了一跳,忽然猛醒:我说怎么就不见花长大,老是不变样子,还有些叶子在逐渐变黄——因为爱太多,所以浇水太多,这不就是“溺爱”的恶果吗。

其实,教育孩子也是这样,所谓的溺爱就是宠爱太过,理性的东西不扎根,好多事情没有界限,所谓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爱太多是好事吗?不!就像花浇的水太多一样,会把根沤烂,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有很多家长就像我一样不知道控制自己,只考虑自己有多爱,不去考虑对孩子有多害!

两盆君子兰本身是长得特别慢的花卉,好长时间你也看不到它们改变的样子;凤尾竹又差点让我给淹死,能不能活下去现在还不知道。我能天天去察看动静的只有这盆可爱的绿萝了。好在绿萝大概是水生植物,不怕水多,就是天天泡在水里也没有任何问题,一样能活。(模糊地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的水域边见过它的影子,一蓬蓬的非常好看,那时候满地都是花草,谁会拿它当回事呢)既然它是淹不死的,我有多少爱也“溺”不了它,也就稍稍释放了我那爱浇灌庄稼的天性,不加控制地想起来就浇一次,仿佛是对我受限制的疗愈,只要底盘的水不漫出来,我就率性而为。过了两个月它的长势就很明显了。它新绿新绿的叶子一片一片慢慢地长出来,油亮油亮的,嫩嫩的枝条拖拖曳曳地往下甩,给人以清新、顺从、柔和的美感,越发让我心生欢喜。我真的不知道是它驯养了我还是我驯养了它。或者由于互相的驯养,而情感日渐深厚。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没有爱的了解不算是真正的了解,或者反过来说,没有了解的爱不是真正的爱。爱的互相交换与接收才会有真正的驯养,互相的驯养才能建立真正牢固的关系,这样的分离才会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泪与痛,这才是亲情爱情友情的价值和意义吧。以此推开去想,所谓的生身母不如养身母,不就是他们之间缺少了真正意义上的亲子互动,不就是缺少了一饮一啄里的温暖,一颦一笑里的悲欢所累积起来的驯养的深度吗?

有一天,发现绿萝隐隐约约又生出了一片新叶子,不过这片新叶子好像有点“难产”,前面的叶子生出来,看起来就像轻轻打开一张绿色的小纸片,又舒展又简单,而这片叶子好像是叶鞘卷的过紧了些,叶子无法从叶鞘里伸出去打开,而是看起来只能从叶鞘的下端抽出来然后再展开,于是,这片叶子从叶柄根部使劲弓起了腰,像一只爬行中的小青虫。真把我这个性燥的人看急了眼,好多次忍不住地想去帮忙,把它从叶鞘里给拽出来,可是,每次我都在关键时候缩回了手,心里叫着:打住!这个忙不能帮。于是我就天天着急地去看它艰难的进度,天天看好像也不变样子,但大约过了十几天,这片叶子弓起了约有两厘米左右,终于从叶鞘里挣了出来,又过了几天它才慢慢打开,慢慢舒展成一片漂亮的叶子,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很不小心的又有一片叶子发生了同样的情况,我开头也是控制着自己的着急情绪,不去碰它,只是天天去看它努力挣扎的样子,和前面的那片叶子一样,也它像一条弓起了后背的小青虫,到了后来,我实在等得久了有点不耐烦,就索性不顾一切帮了它一把——我很小心地把叶片从叶鞘里抽了出来——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后果如何。结果可想而知,这片叶子慢慢展开以后,才知道我真是出力不讨好,多情却被无情恼——它的形状非常不标准,一边肥大一边瘦小,一边舒舒展展一边皱皱巴巴,还有半片叶子的后部留下了一个比绿豆粒还大的小洞,很明显这是我用力抽出来的时候造成的拉伤。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怎么又忽然想起来小时候做过的另一件傻事——天的时候,抓了蝉的幼虫回来,晚上扣在碗下,到早上一看,蝉就退壳了,一不小心,蝉就能飞走。可是,有时候,看着蝉退壳太费劲了,就自作聪明地下手帮它把壳子扒掉,结果这只蝉的翅膀就残废了,再也飞不走-------

上中学的儿子从始至终参与我的花事,这两片叶子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我借机让他从这样的生命现象里明白,成长有时候不那么容易,心灵的挣扎有时候在所难免,而且,即使很困难有时候别人也帮不得,还得靠自己。尽管妈妈很爱你,却也插不上手,就像这棵花,我只能浇浇水施点肥,其他什么都不能做。如果硬生生帮它把叶片展开,结果就是破坏了生命本身的秩序,造成无可挽回的伤残。儿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实质性的东西,是用眼睛看不见的。--------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

“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狐狸说。

“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哀怨与自诩,甚至有时候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就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我现在已经把它当成朋友了,于是它现在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小王子说。

“你们虽然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

小王子对另外的玫瑰花说,她们很美但她们对他来说意味着空虚,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互相驯养。

多么感恩,生命之间竟是如此奇妙,爱的能量一旦自然流动,一切就会不一样。

我想由此可以理解,我们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生养的孩子,是心头肉,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受不了,这里不仅仅指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更多的是你对他一点一滴的照顾与疼爱——长时间的驯养与共情。就像一首歌里唱到的“爱着你的爱,所以痛着你的痛,---------幸福着你的幸福,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无疑,我们为什么会恋旧,会不舍得扔掉一件也许早已根本没有用的东西,不舍得离开亲人,不舍得离开守了一辈子的老屋,不舍得离开家乡,甚至落叶还要归根-------那都是爱的牵扯——哪怕是一盆普普通通的花草,因为,在它的生命锦缎里,借着时光的经纬,我将自己丝丝缕缕地编了进去。

“不管世事如何沧桑,我都以每一片油亮葱翠的绿叶来见你。”我仿佛听见绿萝这样对我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6918/

花的驯养杂谈的评论 (共 5 条)

  • 雪灵
  • 芙蓉秋水
  • 鲁振中
  • 荷塘月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期待你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同时也祝愿你和你的家人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幸福安康、万寿无疆!衷心的感谢你对中国散文网的关爱和支持,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你永远都最为真心和赤诚的漫舞洛城敬上!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