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命之年乐与忧

2017-02-09 10:27 作者:李映泉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命之年乐与忧

2017年2月7日

○李映泉

丁酉鸡年节,吾与某友人说到人生已进入天命之年,正是得意之时,何乐而不为呢?晨醒后忽然想到儒圣孔子说的: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之类的话,甚是感慨!

世人谓天命之年愁事多。诚然!鸡年一到,吾也快五十有五了,然何以有五十而知天命之说?又五十天命到底该知何呢?也即要晓得什么呢?吾以自己过半的人生坎坷经历、磨砺粗知:所谓知天命,不外乎对人事忧乐、成败,功名利禄得失等看得清了、淡了、处事比较稳妥了,遇人遇事也有了一个基本的看法与判断。也以为天命之年绝不仅仅像世人所说的只有愁事多,或许也还有不少的喜乐呢。

说到此,忽又想起中国另一圣人老子的天道自然,他主张无为而治,无为生有为,无事自然成……;唐朝的六祖慧能,最初虽是岭南一个挑担买柴的不识字孩童,然有一次曾走过富家门口听念金刚经从小即悟得佛的最高境界——世间万事万物皆空无一物;宋代二程(即程颢、程颐)、明朝王阳明等信奉天命学说、天人合一、知行合一、与世和谐以及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理念;法家人物荀子则主张人定胜天,认为人生在世定当力有所为的思想……然而不管儒佛道法,还是什么派别,吾以为孔子所说的天命之年,一言以蔽之:愁事多,乐事也不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以笔者五十余岁之现状,既忧且乐,且忧胜于乐,何以见得?

吾之乐,乐于工作处二线清静、清闲之岗位,正合于静心读书、学习写作。几年来,吾利用工作之余,持续不断地阅读了大量的经典史料、书籍,包括《资治通鉴》(现仍读),《左转》、《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等选读,中国历代思想家传略汇诠,论语别裁,毛泽东文集,凉州府志,会宁县志,平川区志,以及重读了文学名著《西游记》、《红楼梦》等等。通过阅读,大大丰富、开拓了知识视野;大大提高了阅读能力、史料鉴赏水平;大大提高了文学写作、创作水平;大大提高了思想认识水平。同时在阅读学习之余,吾不断潜心文学创作。目前已连续在国家级网站刊物《作家网》、《散文网》、《中国诗歌网》等处发表散文、古体诗词作品24.5万字(不含省以下白银日报、桃花山杂志等地方性报刊)。不断的史料阅读和文学创作积淀,终于带来了荣誉的光环与回报。

2016年初,吾一篇散文获得中国散文网、中国诗书画家网等举办的第三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 4月底受邀上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颁奖仪式,并出席了在北京大学举行的文学研讨会。与百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台湾、港澳、美国等地的代表汇聚一堂,交流,联谊,真乃吾三生之幸。实出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如果没有吾之奋斗,勤奋阅读练笔,何来如此之幸和光环?此也是相辅相成的。同年5月北京回来后,吾又被新成立的平川区诗词楹联协会推举为首届理事。

回顾丙申之路,当属吾文学创作生涯中的一个高峰之年,也是吾天命之年中成果丰厚,最为荣耀的一年。此乃吾天命之一乐也。

吾之乐,乐于坚持锻炼身体。吾每晚饭后必去人民广场做操健身,尤其近几年来已形成几乎风无阻,乐此不疲的习惯。吾初入此行,尚不习惯甚至有些别扭,很快就习以为然。且不论寒暑,不论有事无事,也不论人多人少都置身其中。一年后吾又入广场新开的藏民舞行列,初次感觉同样不自然,很快也即适应,随之痴迷其中。我认为藏地歌舞清新自然,操步流畅,全身心而动,一曲下来,即汗流满面,虽在数九寒天,也是如此,极达锻炼目的。后来由于挑选严格、收费、操友和谐等因素,吾又不得不重新回到广场操队伍中并一直坚持至今日,未加稍歇。

通过数年之锻炼,现吾自感身轻气爽,精神怡乐,情绪状态良好,无论寒暑轮回,节气变换,均未发生头疼感冒或脑热,以前曾患有的一些病状如鼻窦炎等,大大好转。此吾天命之二乐也。

吾之乐,乐于孩儿长大成人,均在外各自创业谋生,暂时减轻了家庭负担。现夫妻二人家中无事,饭后专行锻炼,再不存伺候接送,上学、辅导之类的奔波忙碌了。吾活动时间多了,心情宽松多了。此吾天命之三乐也。

吾之乐,乐于山水林泉之兴致。这几年每逢暑热难耐之时,为减轻鼻窦炎发作之症状,吾也必借公休假外出去故里华家岭林区避暑一周余,往来随去邻省、邻县市一些风景名胜区一游,心神获难得之畅快,怡乐。此吾天命之四乐也。

任何事物是一分为二的,有好必有坏,有乐必有忧。吾非神仙辟谷,不食人间烟火,自然也脱离不了人间之忧苦,尤其是天命之忧苦。

吾之忧,忧于孩儿出远门奔波,尚未成家之状。此吾数年来夙忧叹,难以断念,难以成眠之大困扰,也是夫妻之大困扰!一年又一年,状况犹亦然,为父心焦虑,何日了吾愿?

壬辰之年,女儿以优异成绩大学毕业,签单学校不所愿,与命运失之交臂;考研仅数分之差落选;逼考 “三支一扶”公派教师亦受挫无望,未能遂愿。一气之下,孩儿决意远赴上海发展,夫妻苦劝无效,遂无奈放行。

平心而论,此孩儿非常和善顺,每年不管春节还是其他时间尽量争取回家同我们聚聚。且每次来都买者买那,我们也总劝其轻车简从,来去遥远,辛苦,什么也别买,可她总是满载而来。委实说,孩儿之远,并非不孝,实乃就业所逼所困也。吾内心非常感动,心想只要孩儿空人回来,即使啥都不买,夫妻心里都很温暖、高兴,或者只拿个空包都行,返回时我们还能给她装些吃喝什么的。因她一人在外闯荡,十分不易,一切都凭自己拾掇。我们毕竟都什么不缺,可既然已经带来了,娃娃的孝心可嘉,夫妻俩除了开心,还能再说什么呢。

她现在上海某音乐学校工作数年,尽管很争气,聪明能干,有创见、有出息,很得上司赞赏。然吾毕竟心存忧虑,始终觉得对不起孩子,好像亏钱了她似的。况且知道她工作辛苦、忙碌,每天奔波于朝九晚五中,不午休,星期天还兼代家教,无充裕时间好好休息,加上大城市房租高,消费大,环境污染、噪音大,气温高,秋湿潮,生活节奏快等等恶劣的环境,着实令吾不安。在此等状况下,如无非凡的志趣,超人的智慧,远大的理想,过人的生存手段和本领,是难以适应和生存的。吾又看身边同事亲友邻里儿女皆成其家,夫妻俩多次关切询问她的婚姻状况。今年吾又问起已谈对象,如条件成熟,叫赶快成家。可她总是不温不火,还安慰我们别急别催,总说功到自然成。这令吾十分焦躁,真是心急如焚,无可奈何。此吾天命之一忧也。

吾之忧,忧于逆儿学业未成,不争气上进,实感后继乏人。此子从小贪玩不听话,不念书,长大后于2011年出门一直在新疆闯荡。先是托人联系在哈密一钢厂干,后来嫌辛苦,给我们不打招呼,也在单位不辞而别在外胡逛二年,未挣到钱。后又在当地饭馆打工,三四年不回家。今年春节回来仍是空手而归,且性情变得恶劣,轻者粗声粗气,重则竖目恶言,指指点点,似乎无理也占三分,在吾面前毫无礼貌可言,一副讨厌相。他根本没有记取每次见面吾夫妻俩的谆谆嘱托,任性浪荡,我行我素,花钱大手大脚,挣一个花两个。更重要的是讨不来媳妇,成不了家。时已二十六、七,吾十分失望烦心。夫妻思谋规劝,叫留近处打工,欲说合成家,不再外出逛游。此吾天命之二忧也。

吾之忧,忧于吾之半生,限于命运、智慧、能力、水平等,以致工作平平,贡献甚微,毫无建树。吾感一生碌碌无为,愧对祖亲,可对组织,有负单位领导、同事之期望。委实说,吾性非虚度时日、毫无理想、仅混日子之人,本想有所作为,有所贡献。然而三十年来,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尽力而为,惜职场险恶,小人跋扈,吾终难有出头之日,亦无力拨回此无能、尴尬之局面,思之再三,便愤然而辞二线。如今面对天命之年,年华老去,鬓发斑白,仕途无望,只能枉受国家俸禄,在公门闲度时日,终老余年,回想当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与兄长苏轼同为宋仁宗进士,同朝为官,后在神宗、哲宗朝,因反对宰相王安石变法,又与朝廷重臣司马光意见相左,曾数次遭贬谪地方官,晚年隐居今河南许昌数十年闭门读书著述,自作传万余言,不复与人相见,终日默坐,如是者几十年。对此,吾是何人?吾愿亦足矣。此吾天命之三忧也。

时下,吾以内心喜好——读书写作之浅淡禀赋支撑余生,聊以自慰于天命后之凄凉度日局面。如条件许可,尚望在有生之年将自己三十年来费尽心血、苦乐经历的结晶——《未济文集》(目前已写出60余万字)付梓出版。此乃吾平生最大之所愿,聊可解吾之三忧。初此之外,小可忧乐尚须不提,皆作平淡寂然与时而过。

作者单位: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财政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5458/

天命之年乐与忧的评论 (共 12 条)

  • 大三毕业
  • 心静如水
  • 冰山雪莲
  • 江南风
  • 王艺霖(翠娟)
  • 哈萨尔
  • 文友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大三毕业

    大三毕业欣赏美文,喜欢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观鹅会意

    观鹅会意 ‘好像亏钱了她似的’错别字亏欠。读罢朋友之天命之年乐与忧,感觉自己只有快乐而没有忧愁,哈哈哈,你的写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才叫能力,中国散文网、中国诗书画家网等举办的第三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 4月底受邀上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颁奖仪式,并出席了在北京大学举行的文学研讨会。与百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台湾、港澳、美国等地的代表汇聚一堂,交流,联谊。这些都是私人为了钱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而组织的骗小孩子的活动

    赞(0)回复
  • 李映泉

    李映泉观鹅会意:谢谢文友的点评!错别字写错了,再一个文章提升空间建议很好!决定采纳,哈哈哈。祝新春愉快!

    赞(0)回复
  • 李映泉

    李映泉观鹅会意:谢谢文友的点评!错别字写错了,再一个文章提升空间建议很好!决定采纳,哈哈哈。祝新春愉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