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那一味苦涩的年香

2017-02-08 08:32 作者:素墨清风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童年,那一味苦涩的年香

流水时光,星移斗转,一眨眼,就又到了年边,过年的喜悦情不自禁地爬上了眉梢,厚那厚的年俗里所有的年事就放手做开了。

如今物质丰富,商店里的年货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很多年事再也不用自己劳累了,只要口袋里揣上钱高高兴兴地买回家,一家人就可以欢天喜地过年了。

童年时过年的虽然没有现在的丰盛,但大人小孩并没有因此而缺少过年的那份热情,幸福快乐时刻洋溢在脸上。

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除了红纸和爆竹要花钱买外,其它过年的食品就都靠父母亲自动手来做。因此,每逢过年前夕,我就看到父母白天黑忙碌而疲惫的身影,至今还忘不了自己对过年那份渴盼时的憨态神情,更忘不了父母起早摸黑为办年事而操劳的身影……

那个贫穷的岁月里,父母要时时用心为一家人过年着想,想着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过年缺衣少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七长上,八长下,九月重阳挖到家。”过了重阳节,生产队就开始挖红薯分,这时候父母就开始想到了过年的事情。

红薯在过年时的用处可多了,既可以熬糖,又可以做零食“薯角”,还可以用红薯粉做丸子粑、蒸粉丝做年桌上的菜。

离年越近,父母就越忙碌,人也就越累,因为所有的年事都要靠父母起早摸黑去做,白天还不能耽误队上的生产。早先没有粉碎机,家家都是用内壁带齿的瓦缸将红薯磨成渣再洗粉。吃过夜饭,父亲就点亮了手提灯挂在院子里的树叉上,然后一下一下蹬着磨着红薯。父亲累了,在边上等候的母亲就接着磨。幼小的我就这样一直在旁边傻傻地看着,仿佛那晶莹的粉丝立即就要从父母的手心里做出来似的,仿佛一碗香甜顺口的粉丝马上就摆在了饭桌上,尽管夜深了很困了,但我心甘情愿地守候着、陪伴着。

做薯角要乘晴天做,母亲总是白天抽空洗好红薯,睡觉前放在锅里,然后上床睡一阵,半夜就要起来烧火煮熟,撒些芝麻,然后捣成溶,再用酒瓶一块块地杆薄,晒干后用剪刀剪成一个个的小菱形,而后用沙炒熟,就是香脆可口的零食了。到过年,我可以一个荷包里装薯角,一个荷包装蚕豆,再用一个装爆米花糖,那才真叫开心咧!

只是年幼的我不懂父母熬更守夜的苦,一心恋着过年有好吃的心事,使着贪玩的性子。吃着母亲亲手做的薯角,嘴里最脆最香,心里最甜最美。

挖完了红薯,庄稼人的日子也闲了些,生产队就组织劳力车干水塘的水,然后挑泥巴下田地做基肥,我就眼巴巴地盼着有一天能吃上水塘里的小鱼小虾,母亲答应一定会让我吃上的。生产队收工后,母亲就回家带着竹篮子和小铲子到水塘去,不一会功夫就提了半篮子的小鱼虾回来。

父母把鱼虾洗得干干净净的,用盐水给腌了起来,挂在院子里晒衣的绳子上晾晒干,然后拿烟熏透好,留着过年再拿出来食用。

我的母亲很细心,她会把小虾子选出来单独晒干,到时过年用干辣椒炒,红红的虾米,鲜美的味道,特别开胃,百吃不厌。

每逢这时,我都表现得特起劲,跟前跟后地帮母亲提着一串串小虾,生怕以后少了自己一份似的,虽然有时越帮越忙。

年边,里里外外都有我欢乐的笑声,但更多的是父母忙碌的身影。

“年粑好吃磨难推”,这话一点都不假。父母常常在深夜里推磨碾粉做年粑,后来稍大了,我和妹妹便想帮父母一把,记得那年妹妹下米我就推磨,只那一次就让我害怕推磨了,狠不能一下子就磨完粉做成粑。

一箩米,我推两圈磨妹妹才下十几二十粒米,我推了一圈又一圈,又望了箩筐一遍又一遍,越发狠磨,越是不见米箩里的米少,烦死了,一个下午也没磨一半,累了个半死。倒是母亲收工回来,发现我会推磨了,就夸起了我:“大了,懂事了,晓得帮父母一把了!”我从母亲的话里面找到了一份安慰,理解了母亲的不容易,晓得这苦里有母亲的希望,忙碌里有母亲的企盼

豆粑是彭泽人的特产,用一定比例的黄豆大米掺和磨成浆,然后沾点油水在锅上一张一张地煎成。用绿豆煎成的豆粑,是碧绿的颜色特好看,油炒的豆粑浓香浓香的,过年来客可是上好的下酒菜。

记忆里,母亲会打豆腐,她打的豆腐总比别人的多。母亲总是一个人做,从不要父亲插手,生怕做不好少了豆腐。每次做成豆腐脑后总是先打几碗,放点白糖给我们喝,那水汪汪的豆腐脑,清香鲜甜,扑鼻而来,我们三下两下就喝完了,依然不够解馋,伸出小舌头,沿着黄釉粗瓷大老碗的碗沿舔了一圈又一圈,意犹未尽。

“一年甜到头”,过年,糖是不能少的。“熬糖做酒不能称老手”,熬糖很多人家都是请师傅来做。母亲是拿回安徽东至娘家去做的,外婆家那边的人是用谷炒的爆米花加薯糖,更结实更香脆。

记忆里父亲是不沾酒的,所以家里不请师傅做酒,但喜庆的日子总是不能没有酒的,母亲用糯米做糟,用浓郁而又香甜的糟汁代替米酒,一家大小三十夜里喝着香甜的糟酒那才叫开心呢。

酒糟还可以与干萝卜丝、猪肠一起放在罈里闷,等吃的时候取开罈盖,那浓厚的甜酒味和着的萝卜丝的清香与猪肠的肉香,别是一番诱人的滋味。

年年过年,年年喜庆。年是一个沾满喜庆的日子,里里外外是父母忙碌的身影,为了孩子们脸上那份欢笑,父母默默地操劳着。童年的笑声里饱含着多少父母汗水?童年的美食中掺和着多少父母的辛酸?

在这个日的暖阳里,在充满喜气的年边,面对着琳琅满目的食品,我依然忆念着那个快乐的童年,面前飘散着父母做的零食味道,嘴边还粘着那浓浓的年香……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5113/

童年,那一味苦涩的年香的评论 (共 12 条)

  • 清澈的蓝
  • 火淼
  • 听雨
  • 程汝明
    程汝明 推荐阅读并说 【……那个贫穷的岁月里,父母要时时用心为一家人过年着想,想着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过年缺衣少食。】【年年过年,年年喜庆。年是一个沾满喜庆的日子,里里外外是父母忙碌的身影,为了孩子们脸上那份欢笑,父母默默地操劳着。童年的笑声里饱含着多少父母汗水?童年的美食中掺和着多少父母的辛酸?】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鲁振中
    鲁振中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雪

    雪,怀念,更是感恩,母亲的伟大。欣赏。

    赞(0)回复
  • 天高云淡

    天高云淡赞!

    赞(0)回复
  • 晓枫婉月

    晓枫婉月欣赏,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假语村言

    假语村言欣赏,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点赞。祝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