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校营长

2017-01-15 10:46 作者:临风玉树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校营长

这是一幅珍贵的照片。照片上和毛主席握手的这个人叫岳振华。

毛主席说:你打下一架U-2飞机,我就在你的肩章上加一个豆。伟大领袖一言九鼎,当岳振华总共打下四架敌高空侦察机,他这个营长便有了大校的军衔。

按说,有这样一段光荣历史的人早就应该家喻户晓了。之前,关于我击落敌高空侦察机的重大新闻,早在第一时间就以套红通栏标题,见诸全国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毛泽东主席接见岳振华并亲切握手的照片刊登在《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中国青年》的封面,但由于岳振华从事工作保密性极强,他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在正式媒体上,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功大会上,岳振华也未能亮相发言。这就难怪连英雄岳振华的家乡——望都,也少有人知道在自己生活的这块土地上,走出过这么一位功勋显赫的同乡。

1984年10月1日,国庆三十五周年盛大阅兵式上,一支银色的箭群方阵从雄伟的天安门前隆隆驶过,引起无数双眼睛的高度关注,这就是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地空导弹部队二营,岳振华率领过的部队。自1958年开始组建,26年里中国地空导弹部队一直保持着绝密状态,直到这次阅兵式上,才正式进入人们的视线,向世人展示它的雄姿。此后,在国庆50、60周年阅兵式上,导弹二营作为中国地空导弹部队的代表,列着威武的方阵驶过中华第一街,接受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的检阅。

时光流逝,弹指之间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军事机密已经解密,岳振华这位战斗英雄,终于能够走到台前,和家乡人民共享辉煌与荣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早年生涯

岳振华,望都县东白城村人,生于1926年5月1日,这个生日巧合了世界劳动人民共同的节日。家里添了男丁自是喜欢。1926年望都的上空基本没有飞机飞过,当时东白城村所有人都不会想到,30多年后,出生于本村普通农民家庭的这个男孩,将指挥世界上一流的尖端武器,在全世界开创地对空导弹击落高空侦察飞机的先河。

岳振华12岁担任抗日小学的儿童团长,14岁加入青年抗日先锋队,17岁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村民校教员、区财粮助理员、民教助理员。1945年华北抗日军政大学二分校招生,岳振华经区委推荐考取,毕业后分配到正定支队任干事,后调晋察冀军区八团、炮兵团、炮兵教导旅任职,参加了平汉路战役,解放石家庄战役。1948年奉命调到华东野战军炮兵部队参加济南战役。从这个履历上我们不难看出,岳振华参加革命工作之初就与大威力、远射程、高科技含量的武器结下了不解之缘,日后他被选拔进中国第一支导弹部队,与这个战斗经历有着直接的关系。岳振华是一名业务熟练的炮兵指挥员,他精通各类火炮,能操作,会维修,瞄得准,打得好。济南战役后,又参加了平津战役。北平解放后,岳振华调高炮团先后任营长、团副参谋长。1952年随部队入朝作战,直接同美军较量,半年中率部队击落敌机10余架,击伤多架。回国后任第一副团长兼参谋长、后升任团长。他文武全才,智勇兼备,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带兵经验,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具备了承担大任的条件。

二、砺剑长空

1949年,经过四年的战争,国民党退踞台湾。然而,国民党并不甘心在大陆的失败,我军在国内的任何军事行动,都让国民党心惊肉跳。为了时刻关注中国大陆的动向,1953年,国民党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成立空军中队,用来对中国大陆进行严密地侦察。这个空军中队装备的飞机性能极其优越,这打头阵的就是RB-57D高空侦察机。它虽说不如其后的U-2名气大,却是首当其冲侵入我国领空的侦察机,它的飞行高度达两万米,这对于当时的中国空军来说,是完全无法达到的高度。看着一次次在头顶上飞过的侦察机,外交部长陈毅愤怒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激动地说:就是脱了裤子典当,也要把尖端武器搞上去。

1958年10月7日,一辆重载卡车载着一批军人,悄悄地驶进北京长辛店,一个月后,正在北京开会的岳振华接到一份命令,让他马上赶往长辛店,当时没有说原因,只是说:这是命令。军令如山,岳振华离开会场,在一个下午匆匆回到家里收拾个人用品,正好他妹妹从望都老家来看他,她一见哥哥回来挺高兴的。妻子李德序问他:你怎么今天回来了?岳振华说:我有事,我回来拿点东西,拿件衣服。妻子还想进一步追问,岳振华只是说我要出发,我要出差了。要走了。妹妹说:哥,你能不能跟我在家待两天,我好不容易这么远来看你。岳振华说:不行,我现在就得走。我拿了衣服就得走。几年来,这是妹妹第一次见到岳振华,然而这一次见面,仅仅维持了几分钟。

直到后来,岳振华才知道,他是被派往新成立的地空导弹二营当营长。当时,能对付两万米以上高空侦察机的最好武器就是地空导弹,为了粉碎国民党飞机的高空侦察,1957年10月,聂荣臻从苏联引进了5套萨姆Ⅱ型地空导弹,并成立地空导弹部队。为了保密,这支部队对外一律宣称543部队。

二营的196名官兵是从北京军区空军45个单位挑选出来的,都是经过千选万拔,好中选优,优中选精,个个思想好,出身好,文化程度高,可谓军中精华。空军司令刘亚楼上将亲自参加导弹部队组建大会,他说:同志们参加这支部队光荣啊!是审查了你们祖宗三代才挑选出来。光荣就意味着吃苦和牺牲,你们要做好吃苦的准备,要努力学习,不怕困难,掌握科学技术,打下敌机我给你们庆功。

二营驻地在大兴北边的高碑店,当时是一个军事学校的校区,官兵们进去后即实行了高度的保密,不准外出,不准写信通电话。二营的官兵们用自己习惯于摆弄常规步枪和大炮的双手,来操作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地空导弹系统。这些英勇善战的官兵开始迎接新的挑战:一堂堂深奥的兵器理论课,一次次艰涩的科技知识讲座,一项项复杂的战斗操作训练……岳振华带着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狠抓部队管理,狠抓政治教育,狠抓业务训练和作风培养,使二营成为整个导弹部队的标兵。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经过4个月的刻苦学习,二营官兵们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终于突破一道道难关,基本掌握了导弹操作和维护技术,走进了神秘的导弹殿堂。 正是有了岳振华和二营官兵们的吃苦和牺牲,严格的保密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国民党一直没有发现这支部队。直到RB-57D高空侦察机被击落,他们仍然在疑惑,是什么把它打下来的?

中国人是善于创造奇迹的。就是这些钻山沟使步枪的八路军,他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驾驶飞机上天,在朝鲜把美国的王牌飞行员打下来;他们也能以初等文化的底子,硬是把艰深的导弹技术攻下来。因为他们有一股气,一股不甘人后,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志气。毛主席说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许多奇迹之所以不被常人理解,就在于它是把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到了极致,这就使许多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三、首开先河

地对空导弹技术始于纳粹德国,早在1941年,纳粹德国为了它的侵略想,就开始研制地对空导弹。其后的18年里,美苏英法等国都建成了地空导弹部队,尽管他们虎视眈眈,跃跃欲试,但遗憾的是,各国都没有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战果。地空导弹只在理论上和试验场上通过了论证。

历史正在呼唤英雄横空出世。历史的机遇给了中国空军的地空导弹部队,给了二营营长岳振华。

1959年10月1日,建国十周年大庆。

为了让这次阅兵顺利进行,中央做了周密的部署,尤其是对北京的防空工作,因为就在四个月前,台湾派出的飞机曾两次飞到北京上空。这次部署,中央派出了仅有的三个导弹营,为了形成完整的防御系统,又临时把训练和科研的兵器也用上,共组成五个营,分别部署在北京的五个角落。

国庆前夕,岳振华率领的二营秘密开进通县机场。行动是绝密的,二营一进入机场,整个机场就一个人不许进入,不光是老百姓,连机场工作人员都不准进。他们在里卸了车,进入阵地。一切准备就绪。二营长岳振华望着北京的天空说:这次一定让国民党的飞机有来无回。

10月1日,国庆阅兵开始。当一列列队伍从天安门前走过时,处在郊区的导弹部队,已把导弹装上了发射架。然而这一天,却没有发生任何敌情。国庆节第一天平安过去了。接下来的2日、3日、4日,在北京的上空一直没有发现台湾侦察机的踪影。岳振华率领全营在阵地上严阵以待,整整5天过去了,敌人并没有来。刚刚解除了紧张的国庆十周年战备,指战员们不由地松了口气,打算好好休息一下,有人准备到北京市去。岳振华望望由阴转晴的天空, 心里闪过一丝念头:说不定敌人会利用国庆节后人们的松懈心理突然袭击呢。于是他命令全营:原地休息,不准外出。

事实正如岳振华所判断,敌人没有来,是因为北京天气不好,薄薄的一层雾罩在了北京上空,高空侦察的主要手段是高空照相,有那么一层薄雾,照了也看不清楚,所以敌机就没有来。

10月7日上午9时41分,军部前沿的雷达发现,在台北市以北50公里,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在向北飞行。经判断是RB-57D高空侦察机。它一起飞就牵动了整个空军指挥部的心,为了拦截这架飞机,南京军区、武汉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共出动了十批次歼击机。有3架歼击机开炮拦截,均未奏效。当时我军的歼击机只能到达一万八千米的高度,面对两万米的高空侦察机,年轻的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向发动机喷水增加推力,来上升到极限高度。然而飞机的性能不是靠意志改变的,此时两千米的差距,对飞行战士来说是多么遥远啊!

提供给国民党高空侦察机的美军顾问曾对飞行员说:驾驶这架飞机到大陆侦察,你们就放心地飞吧,中共的飞机怎么靠近你,攻击你,你都不用怕,他们动不了你们一根毫毛。凭了技术性能上的优势,RB-57D有恃无恐,骄横不可一世,从浙江温岭窜入大陆,过南京、徐州、济南向北京抵近。他们没有想到,在北京几十公里外的阵地上,地空导弹部队的官兵,正在等待它的到来。

警报尖厉响起,二营官兵飞身进入阵地,紧锣密鼓地迎接敌机来临。

11时30分,目标指示雷达发现敌机:距我阵地380公里,高度米,时速750公里。

阵地上一片沉寂,只有作战参谋通过阵地扬声器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急地报告敌机情况。

115公里,导弹制导雷达抓住了目标。

历史把手握发射指挥权的岳振华推到风口浪尖上。在RB-57D飞到河北沧县上空时,二营营长岳振华已经在指挥车上下达了命令。

岳振华后来回忆说:“115公里就发现这个目标了。因为我感觉它的速度不大,速度小。可 以采取三连发打它。所以,按照射击要领规定的115公里开天线,抓住目标;100公里接通发射架同步,6发导弹就指向它了。”

110公里,岳振华下令:“3发导弹接电准备!”

70公里,又一声命令:“接通发射架同步!”

雄伟的导弹发射架倏地昂起头来,随着制导雷达天线对准敌机缓缓移动。

敌机浑然不觉,经连闯几关,已是毫无顾忌,仿佛在向我示威:共军能奈我何?

就在岳振华准备下达发射命令时,上报参谋传来了一个意外的命令:上级叫等一等。岳振华顿时愣了。此时敌机已经进入了火力范围,稍微的等待就可能失去战机。然而,不顾上级的命令,出了问题,日后将要受到处分。打还是不打,在片刻的迟疑后,岳振华果断地下达命令:

“3点法。导弹3发,间隔6秒,28公里消灭目标,发射。”

随着三声巨响,三枚导弹直射天穹,空中闪过一团火球,拖着长长的尾巴坠落在了东南方,随后传来轻微的爆炸声。RB-57D高空侦察机终于走完了它的侦察之路,此时距它服役正好一年的时间。阵地上一片欢呼声,战士们高兴得不得了,有的把帽子扔到天上,有的把发射班长抬起来。

事后岳振华才知道,当时那等一等的命令,原来是上报参谋误解了领导的意思,传错了命令。现在我们无法了解到当时岳振华在这片刻的迟疑中,脑子里究竟闪现过多少念头,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但有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作为一个军人,他始终把消灭敌人放在了第一位,个人的进退毁誉完全置之度外。

只一分钟时间,战斗结束,岳振华驱车飞驰赶到飞机坠落地区。现场上飞机坠落在一块庄稼地里,一伙群众正在围观。亲手击落敌机的英雄们没有任何声张,而有礼貌地请群众让开,察看并拍下了照片。眼前机体烧毁,机翼折断,飞行员躺在地上,身体已扭曲变形,心脏脉搏都停止了跳动。岳振华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上写:飞行员王英钦。

这次战斗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河。

10月12日晚,贺龙、徐向前、聂荣臻三位元帅请岳振华喝酒。他们高兴地说:这一仗你们打出了国威,现在全世界对我们的国防力量都刮目相看了。岳振华同志好样的。

三个元帅请一个营长喝酒,这在军队史上还是第一次。日后岳振华回忆说,这是他有生以来度过的最难忘的一个晚上。

四、打U-2

RB-57D被击落后,国民党老实了两年多,但他们并没有死心。1961年,台湾桃园机场又迎来两架新型侦察机,这就是被称为间谍幽灵的U-2高空侦察机。

当时,U-2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由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制造,1955年8月4日,它首次飞行就飞到米高空,打破了英国保持的最高飞行纪录。续航4800公里,时速900~1000公里,携带的设备能对长350公里,宽200公里的广阔地域连续摄像,还可探测和记录地面发射来的无线电信号和雷达信号,以及采集核试验的放射性物样品。它是美国人手中的王牌,美国凭借着它的先进性能,肆意闯进想去的地方,对世界各地进行战略侦察。由于它飞行高度高,速度快,没有导弹的国家只能望天兴叹,也由于它外表呈灰黑色,世界各国称之为“黑色魔鬼”。U-2到台湾后,国民党也不敢掉以轻心,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和准备,于1962年1月13日开始了它的中国之旅。

由于记取了RB-57D挨打的教训,U-2的飞行方向尽量地避开了北京。U-2的侦察显然是有效的,在两次飞过大西北之后,他们发现我国的绝密军事行动:罗布泊正在建筑原子弹核试验场。此时,北京上空阴云密布,这样一个事关民族命运的重要地区,竟然被U-2开了天窗!空军司令刘亚楼十分恼火,他说:无论如何也要把U-2打下来。

然而,空军仅有的五个导弹营都在北京,面对四处游窜的U-2飞机,应该怎么做?经过讨论,刘亚楼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带着导弹打游击。具体讲,就是地空导弹主动出击,到U-2飞机惯常飞行的路线上设埋伏。中央军委听到这个决策后,亲自批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落在了二营身上。1962年6月28日,岳振华带领部队离开了北京。一场改变世界防空史的旅程,拉开了序幕。

带着导弹打游击,这样的战法只有中国军人能够想到,能够做到。想法新奇大胆,十分有道理,真正操作起来,困难不少。一个导弹营五、六十台汽车,而且都是超大型的汽车,最重的兵器有十多吨重,好多桥梁都承受不住,最长的汽车14﹒8米,当时中国没有这么长的车,修路的拐弯半径都小,拐不过弯来。尤其是还要保密,这就使得这种带着世界一流的尖端武器打游击,格外困难。

1962年6月,二营进抵长沙。之后两个多月未见敌踪。8月,二营奉命转至江西南昌。南昌是江西省的省会,对国共两党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城市,想当初,蒋介石曾把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设在此地;1927年8月1日,共产党人周恩来、朱德、叶挺、贺龙在这里领导了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在U-2飞机对我进行的11次入侵侦察中,有8次路过南昌。1962年8月28日,岳振华率领他的导弹二营在此地设伏,摆开阵势,静候U-2到来。

二营在距离南昌40公里处的向塘机场设置了阵地,发射架立在山坡上,凹地里安置雷达。整个布阵过程全部在黑夜进行,部队通宵作战,卸车、安装、测试、伪装,整个阵地由于有了茂密松树的掩护,外人看不出任何异常。

听说要打U-2了,战士们都很兴奋,纷纷写下决心书。然而几天后,战士们的兴奋变成了失落。在二营到达南昌后,U-2飞机却迟迟没有出现。此时,多等一天,部队就多一天的消耗。正在岳振华为此担心时,空军总部传来了一个作战行动方案。这是个“引蛇出洞”之计,空军领导根据U-2惯于闻风而动的行动习惯,向它抛出了诱饵,于是:

9月7日,南京大校机场的轰炸机群起飞,向江西樟树或向塘转移。

9月8日,南京又起飞了一架大型轰炸机,以一万米高度飞抵南昌。

国民党对我轰炸机的动向十分敏感,如此大的动作,当然不会置之不理。他们果然中计,机会终于来了。

9月9日上午6时30分,一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飞向南昌。10分钟后被我雷达发现,我空军监视系统当即盯住敌机的一举一动。这架U-2飞机飞过海峡,从米高空窜入我国领空,经福州沿鹰厦线向江西境内飞来。

7点50分,敌机距离南昌256公里,岳振华命令全营进入一等战备。

可是这架U-2飞机并没有直飞南昌,而是在南昌以东南70公里处朝鄱阳湖方向飞去,距二营的射击范围越来越远了。岳振华只得下令关闭制导雷达天线,解除导弹接电设备,目标指示雷达继续追踪。

难道敌机不来南昌了吗?它不想侦察拍摄南昌机场的轰炸机了吗?

岳振华想起前不久U-2侵入广州市的情景:敌机先在广州70公里处侧飞,绕广州市半个圈后突然调转机头,从广州上空一掠而过。岳振华他们研究过敌机这种侧飞临近突然切入的战术,目的是麻痹对方并使之丧失战机,看来这次U-2要故伎重演了。

岳振华通过阵地扬声器向官兵们告诫说:大家注意,敌机有可能回窜,不可松懈。

果不出岳振华所料,这架由国民党空军军官驾驶的U-2飞机飞过了九江,到湖南境内突然左转180度,从黄梅、广济回窜。二营官兵个个热血沸腾,紧张而兴奋地注视着渐渐飞近的敌机。

8时12分,U-2距离南昌75公里,岳振华命令打开制导雷达天线。

8时32分,距南昌39公里,岳振华果断下达命令:发射。三发导弹直射米高空。

当荧光屏上显示出U-2被导弹击中的时候,阵地上响起一阵震荡山谷的欢呼声,战士们 跳啊,喊啊!狂妄的U-2飞机终于被击落了!几个月的辛苦没有白熬啊!

此刻,在北京的空军司令部作战室,标志着敌机航迹的蓝色铅笔停止了移动,目标消失。久经战阵的刘亚楼司令员也高兴得跳了起来。稍后,他接到岳振华的正式报告,立即报告了中央军委。很快,电话里传来了周恩来总理激动的声音:

“击落U-2型飞机是个伟大的胜利,前几天这种飞机入侵苏联,他们只提出了警告,我们把它打掉了。我代表党中央和军委向指战员同志们致以热烈的祝贺!”

岳振华根据刘亚楼司令的指示,火速赶到飞机残骸现场,抢救那位被称为“高空骑士”的飞行员。这不仅是基于革命的人道主义,而且可以获得飞机上更多的资料。可惜飞行员陈怀已是奄奄一息,时间不长就因伤势过重而死去了。岳振华和战士们把他埋葬在附近一座草木丛生的山坡上,而那具U-2飞机残骸也被运到北京有关部门研究,后送军事博物馆展出至今。

岳振华率部凯旋回京。

庆功会上,空军政治部副主任王平水端着一个小盘子上了台,刘亚楼从前排座位起身,示意坐在主席台后排位置的岳振华上台。岳振华不明就里,服从地起身上前。只见刘亚楼笑盈盈地掀开覆盖在小盘子上的红绸布,一副金灿灿的加了一个“豆”的新肩章露了出来。原来是给岳振华晋衔。刘亚楼亲手将岳振华的中校肩章取下,给他换上上校肩章。台下掌声雷动。

9月15日,首都各界一万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击落U-2飞机的胜利。为了保密的需要,岳振华不能登台,就连发言也是由别人代替的,他和二营官兵们只能以普通与会者的身份,坐在台下听报告。中央军委为二营记集体一等功,在全军通令嘉奖。9月21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以及军委领导人在中南海接见了岳振华,当面听取了岳振华的战斗汇报,毛主席紧紧握住岳振华的手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

新华社为这一胜利发布通讯,称:“美制蒋匪帮U-2型高空侦察机一架,于9日上午窜扰至华东地区上空,被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击落。”

消息发布,举世震惊。外国记者纷纷讯问,中国是用什么武器把U-2飞机打下来的?外交部长陈毅谨慎而不失诙谐地说:我们是用竹竿把它捅下来的。这一刻陈毅部长无疑是快乐的。当年说脱了裤子典当也要把尖端武器搞上去的他,这时终于可以自豪地说:中国的天空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西方国家惊呼:要对中国的国防力量重新估价。

五、近快战法

此后一年多,U-2多次入侵,我地空导弹部队却始终未能将其击落。

U-2飞机被击落在台湾飞行员中引起极大恐惧,美国的科研人员也在努力寻求对付导弹的办法。鉴于国民党的两架U-2飞机一架被击落,一架在训练中坠毁,1962年底美国又给他们补充了两架。这两架飞机安装了电子预警装置,能在临近开通的导弹制导雷达天线时向飞行员发出报警信号,飞行员即可操纵飞机机动脱离。这种电子装置的确产生了一定效果。1963年9月25日我军4个导弹营拦截飞往西安的U-2飞机,发现目标后我方一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敌机竟在森然布列的导弹防空网中,飞了个“S”字安然回巢。

眼睁睁看着敌机逃脱,防空部队官兵的心中都不是滋味。空军指挥机关和导弹部队人员反复研究对付的办法,当时谁也不知敌机有什么诀窍和妙计。当研究到它的转弯规律时,发现它都是在我方打开雷达天线20秒后,才开始转弯的。这说明敌机从发现我导弹阵地到实施转弯有一个过程。有人提出如果能在这20秒内做完导弹发射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并把导弹发射出去,那么敌机就来不及逃跑了。

这又是一个大胆奇特的设想。

要知道我们用的是苏联导弹,苏联专家传授的萨姆Ⅱ型导弹的作战教令有一系列规定,打开制导雷达天线一般在目标距离阵地100公里以外,从开天线到发射一般为6~8分钟,要在20秒之内做完6~8分钟的事情,谈何容易。

岳振华是位实际经验丰富的指挥员,从不迷信苏联专家所说的条条框框,第一次击落U-2飞机时,在选择阵地、兵器布署形式以及导弹发射处理上,他就大胆地对作战教令进行了改进。岳振华觉得20秒钟内发出导弹的设想有可采用之处,关键是能否压缩时间,他发动全营想办法。大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人提出导弹接电预热可在开天线之前;有人提出发射导弹时按遭遇线可改为按水平线;就连营长口令都可简化成“准备”,“发射”这样简单的字眼。一条条意见汇集到岳振华的脑子里,写在了本子上,经过上百次的模拟演练和无数次的开机试验,二营终于达到了敌机临近30公里才打开雷达天线,10秒钟之内完成发射动作的标准,官兵们称此为“近快战法”。

“近快战法”能否用于实战,空军指挥机关和科研人员经过了反复论证。岳振华打了包票,这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啊!十秒钟时间,稍纵即逝,打中了敌机还好,打不中要承担责任;战机一失,不复再来,其政治影响和对部队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

最后,刘亚楼将军当面听取了岳振华的汇报,一锤定音:就这样打,打好了是你的功劳,打不好你我两个人负责!横竖是为党为人民负责。将军与战士的心,在这一点上是相通的,这是我军将士勇气和智慧的源泉。

1963年10月下旬,岳振华奉命率二营进驻江西上饶,以拦截西去侦察的U-2飞机。“近快战法”首次登上实战舞台。

11月1日7时23分,一架U-2飞机经浙江温州窜入大陆,直飞西北,目标显然是侦察我西北的核工业基地。11时15分,敌机侦察完毕沿吴忠、潼关、三门峡、信阳、九江、上饶航线返回。岳振华高兴地直搓手:“好啊,不是冤家不聚头,U-2飞机真是照顾我们二营了。”

营作战参谋根据敌机航速不断报告距离:1000公里……500公里……100公里……50公里……38公里……37公里……35公里——“开天线!”岳振华终于发出了命令。

天线打开,意外情况出现:3个跟踪显示器没有发现目标。

人们冷汗突冒,几双眼盯住了荧光屏右下边缘显示的半个米粒大的信号黑点。

操纵手熟练地打着手轮,套住敌机,雷达立即转入自动跟踪。

敌机全速前进,眼看就要逃出射击范围了,只听得岳振华猛喝一声:“发射!”射字未落,排长王觉民的拇指已压下按钮。

从开天线到发射只用了8秒钟。

第一发导弹腾空而起,迎头冲向U-2,。敌机如受惊的野兽猛然向右大幅度转弯,导弹也猛然右转,不料弹体折断;第二发导弹紧跟着追上咬住,敌机只有爆炸起火的份儿了。空中随即出现一颗白点——U-2飞机驾驶员跳伞逃命了。

驾机的飞行员叫叶常棣,国民党空军少校。他比较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十分荣幸地做了俘虏。被俘后他沮丧地说:“当时我已看到海岸,满以为没事了,正准备下滑,突然看到红灯信号亮了一下,脑子里刚反应过来,突然听到“轰”的一声,自己被甩出飞机,失去了知觉。”

六、两雄相遇

岳振华被授予空军战斗英雄之后,1964年3月被任命为地空导弹独立第四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由于二营营长职务暂缺,仍留在二营指挥作战。这时我军事科研部门通过对被俘驾驶员的讯问和被击落敌机残骸的研究,认为U-2飞机之所以能发现开通导弹雷达天线,是因为掌握了萨姆Ⅱ导弹的电磁频率。受“近快战法”的启发,科研人员为制导雷达重新设计了一套跟踪频率,到发射导弹的一刹那再改用导弹的原频率。这样,在我制导雷达天线打开后敌机不会发觉,等导弹发射飞机再想逃脱那就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

1964年夏,岳振华奉命率二营开赴漳州,临行前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亲自向岳振华交待说:“福建当前形势紧张,敌机侦察频繁,这次出征的任务主要是打RF-101侦察机,能打下U-2当然好,如果能把李南屏打下来就更好了。”李南屏是国民党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受到蒋介石多次接见,号称“克敌英雄”、“飞虎英雄”。他曾几次驾驶U-2飞机侦察大陆内地而安全返回,吹嘘说:大陆的飞弹打不着我李南屏,我不怕。这足以说明,打掉李南屏,对国民党空军是沉重的一击。

7月7日,岳振华接到上级通报,将有三架敌机出动侦察。看来敌人改变了以往单机侦察的战术,利用不同性能的飞机多机同时侵入,使我防不胜防,捞一把就走。

此行二营只带了4发导弹,岳振华命令大家做好准备,哪架好打就打哪架,务歼其中一架;倘若一齐来,就舍低打高,萨姆Ⅱ对付高空敌机更为有效。

上午9时34分,一架U-2从上海窜入大陆。10分钟后,另一架U-2飞机从广州窜入。两架飞机分别窜至新城上饶地区,而RF-101飞机则迟迟没有露面。直到12时8分,目标指示雷达报告:RF-101从汕头方向朝漳州飞来。岳振华下令:导弹接电做准备。但RF-101只飞到漳南74公里处突然改变航向,向东出海返航了。岳振华只得下令导弹解除准备。

12时15分,从上海入陆的U-2飞机由龙田返航,2分钟后,另一架U-2飞机也从汕头出海。

岳振华心想:敌机还没有侦察福州、漳州等重要目标,说不定在搞隐真示假战术,我这里不为所动,严阵以待。

大概敌机也觉得没有完成任务不好交待,12时25分,从汕头出海的U-2飞机在海面上兜了半圈,突然入陆,直飞漳州。

“导弹接电!”岳振华不慌不忙发出命令,此时距离敌机71公里。

近点,再近点!12时36分,岳振华口令:“开天线!”

我方使用特制的雷达天线跟踪频率,敌机正好出现在荧光屏中央,它仍按原航线直飞,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

敌机距离32公里“发射!”从开天线到发射,仅6秒钟。

第一枚导弹升空后,灵巧转动开关,改用原频率制导。第二发、第三发接连射击。

敌机电子预警系统此时发出警告,敌机迅速以30度转弯逃跑,可是为时已晚,一声巨响,又一次凌空爆炸。

敌机残骸坠落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外,飞行员死于舱内,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只有无名指上戴有一枚金戒指,上刻有“叶秋英”三个字。

“叶秋英是谁?”当询问9个月前被俘的飞行员叶常棣时,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你们把李南屏打下来了?”

原来叶秋英是李南屏的妻子,死者为李南屏无疑。国民党军的“飞虎英雄”遇到了人民解放军的战斗英雄,岂有不灭之理。

七、军礼

岳振华率领二营为祖国屡立战功。

从1959年到1968年十年间,岳振华率领部队六进西北,五下江南,行程几十万里。其间抗严寒、冒酷暑、驱蚊虫、战风、爬山涉水、风餐露宿,艰苦生活不言而喻。岳振华以身作则,带兵兵,充分发挥政治思想工作的作用,使部队始终保持了高昂的斗志和无坚不摧的朝气。

岳振华指挥的二营共击落3架U-2飞机,一架RB-57D高空侦察机:

1959年10月7日,在北京通州击落一架RB-57D高空侦察机;

1962年9月9日,在南昌向塘击落一架U-2高空侦察机;

1963年11月1日,在江西上饶击落一架U-2高空侦察机;

1964年7月7日,在福建漳州击落一架U-2高空侦察机。

此外,还击落一架美军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这些都是当时最先进最新式的侦察机。在美国制造的所有U-2飞机中,被地空导弹击落的共7架,其中5架被中国空军击落,而二营就占了3架。岳振华领导的二营打出了军威国威,不愧为“英雄营”的光荣称号。

党和人民给予了岳振华和二营相应的荣誉。当然,做为一个中国人,最高的荣誉莫过于见到毛主席。

1962年二营第一次击落U—2后,岳振华奉命随同刘亚楼去中南海向毛泽东主席汇报。一同听取汇报的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几位元帅。

在中南海怀仁堂,周恩来总理把岳振华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和岳振华亲切握手,问他多大年龄了,又问部队的情况,岳振华作了回答,并代表部队指战员向毛主席问好。毛主席微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岳振华,岳振华,记住这个名字。” 接着,刘亚楼向毛主席汇报了作战经过,毛主席高兴地再次握着岳振华的手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在座的中央首长和元帅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就是这次接见中,毛主席对岳振华说:你打下一架U-2飞机,我就在你的肩章上加一个豆。连续击落三架敌机的岳振华被晋升为大校。这样,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有了一位十分特殊的大校营长。

1964年7月7日,当毛泽东主席听到第三次击落U-2的消息时,他用急切的声音对周总理说:这支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接见的喜讯以保密的方式通知了二营。刘亚楼在战地告诉岳振华:“歇兵三日,班师还朝!”二营千里迢迢赶回北京,当晚接受了一个特殊的任务:换上新衣服,擦亮皮鞋,等候首长接见。至于哪一级首长,没有说。次日,1964年7月23日上午,岳振华率二营全体官兵来到人民大会堂接见厅,这才知道是毛主席接见。周恩来总理叫岳振华随他同去迎接毛主席,毛主席已在另一个休息厅等候他们了。周总理向毛主席介绍说:“这就是岳振华同志,二营的同志们都来了。”毛主席神采奕奕地和岳振华亲切握手,说:“认识,认识,岳振华同志嘛!”

这是建国以来,毛主席唯一一次会见成建制的部队。

1963年12月26日,国防部授予岳振华“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964年6月6日,国防部授予地空导弹部队第二营“英雄营”荣誉称号。

1967年中国的地空导弹部队由最初的4个营发展到二十几个营。同年9月8日,当地空导弹十四营打下第五架U-2飞机后,中国大陆渐渐地再也看不到U-2的身影了。

此后,岳振华历任空军独立第四师师长、空军第二高射炮兵部部长、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等职务。1965年当选为第三届人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三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主席团成员。 1969年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三次受到提前晋军衔奖励,由1955年的少校晋升到1964年的大校。在1978年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上,他领导创造的导弹射击战术“近快战法”获大会一等奖。1987年7月岳振华出席了全军英模代表大会,翌年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奖章。二营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一次;有94人获个人一等功,102人获二等功,309人获三等功。1984年10月1日建国35周年大庆,二营列成方阵以严整的军容和令人大开眼界的武器装备通过天安门广场。此后,1999年10月1日建国50周年大庆、2009年10月1日建国60周年大庆,二营都享有了受阅部队的殊荣。

1969年,岳振华调到空军机关工作后,妻子李德序认为,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然而她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年,岳振华患上了脑血栓。李德序说:“别人都说他积劳成疾,后来脑血栓复发就有点偏瘫了,胳膊腿就有点不得劲了。”

现已八十多岁的岳振华已经不认识人了。然而对于当年的事迹,他还有着依稀的记忆。 当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的记者到他家采访时,妻子李德序问他:你跟他们说说话,你第一次在哪儿打下的飞机呀?岳振华回答说:北京。又问:在北京的什么地方呀?岳答:通州。

在岳振华家不大的客厅里,挂着这样一幅字:“长空利剑”。一位老领导曾说,岳振华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四个字。

祖国没有忘记部队。人民没有忘记部队。我们今天安宁的生活,和平的劳动,凝结着子弟兵奉献的青和热血。

当军报记者采访岳振华时,他一语难发,然而,老英雄竟在病床上颤巍巍地举起右手,努力划过肩头,还了一个庄重的共和国老兵的——

军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1426/

大校营长的评论 (共 15 条)

  • 草木白雪
  • 忆落Xi
  • 清澈的蓝
  • 文庄
  • 紫色的云
  • 襄阳游子
  • 于正祥
  • 雪中傲梅
  • 江南风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春暖花开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在岳振华家不大的客厅里,挂着这样一幅字:“长空利剑”。一位老领导曾说,岳振华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这四个字。 祖国没有忘记部队。人民没有忘记部队。我们今天安宁的生活,和平的劳动,凝结着子弟兵奉献的青春和热血。 当军报记者采访岳振华时,他一语难发,然而,老英雄竟在病床上颤巍巍地举起右手,努力划过肩头,还了一个庄重的共和国老兵的—— 军礼。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祖国没有忘记部队。人民没有忘记部队.......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