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趣话过年

2017-01-12 20:42 作者:谢山的春天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趣话过年

年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它即将来临的时候,人们心中都涌起一种神圣的心情

它仿佛一种涤荡心灵的神秘效应,临近它,关系淡漠的两个人开始热情打招呼,相互嘱咐;心中的块垒冰消融,人与人之间抛弃前嫌,互道平安吉祥。父亲在小村落里算是一位博闻强识的读书人,年关将近,他摊开笔墨,挥就对联。邻居们听说父亲在家写对联,纷纷买来红纸,请父亲帮他们写对联,以前不太热乎的邻居,此刻也客气起来,以前对父亲多有抵牾的人,此时一笑泯恩仇。父亲欣然为之,看着家家贴着自己的墨宝自然心生快慰。可惜父亲仙逝的早,有一年,对门人家买来对联,看都不看就贴在大门上,引起路人大笑。原来,他家大门对子上联是:“迎新事事如意”,下联是:“迎新春事事如意”。真是天下第一工整的对联!商家给对联时搞错了。

农村人在一起说话时,仔细听往往有许多笑话。记得有一年,我家杀一头体肥膘胖的黑猪,隔壁邻居大嫂婶娘争先恐后地来买猪肉,她们围在杀猪佬身边叽叽喳喳。

“把我(要的肉)剁了!”

“把我(要的肉)先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杀猪佬是个却把鬼,问道:“剁哪里?”

“我的,剁腿!”

“我的,剁腰!”

杀猪佬顺着女人的话,提刀摸到女人的大腿,一本正经地问道“剁大腿啊?”

“你这个要死的!我说的是给我剁腿子肉喔!”

“你也不说清着!”杀猪佬佯装傻不愣登的,引起一场欢快地哄笑。

我小时候,隔壁的大娘

对我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她说她娘家有一个懒汉,独自住在山腰上,有一年腊月二十九,寒气袭人,天没黑他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他在家做年饭,忙的不亦乐乎。晚上在冷寂的夜色里一人放鞭。吃晚饭,下到村庄到各家各户拜年。哪知,到第一家就闹出笑话。原来,那年是腊月二十九过大年,他把年过到年外了。

过年有个重要的风俗。就是大门对联一贴,要债的人望见对联,就要休开尊口。有一年,我村里有一个打了一年瓦工,只得一半工资。他找老板要钱,好不容易在腊月三十上午,看见他家大门大开,兴冲冲地上门要钱,那知那个老板心黑而且坏,早早地贴了对联。瓦工顾不得许多,冒冒失失地要钱,嚷嚷着“:不给钱,就在你家过年!”。那老板说道:“你没看见我家贴了对子吗?”

“:我管不了许多,一直找不到你人影,我没办法!”

“:你坏了老子家的财运,老子就是不给怎么着。”老板说完,喊来弟兄几个将瓦工一顿毒打。瓦工打趴在地,被妻子搀扶着回家,回到家请族里人申冤出气。大家都说“:人家贴了对子,谁叫你还去要钱?”

于是,他也语塞了。

但有强势的人,偏偏等着人家大门对子贴上了讨债,让他下不了台,来年遇霉运。

村里有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经常去肉摊赊账,说好过年结清。杀猪佬等到三十等没有等到她送钱来,气呼呼地跑到她家要钱,见对联刚贴,也不顾及恶狠狠地要钱。第二年,女人家真遭霉运,时运不济,离了婚。

说过年,有说不尽的话题,有说尽的有趣的回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1030/

趣话过年的评论 (共 12 条)

  • 雪中傲梅
  • 鲁振中
  • 清澈的蓝
  • 漫舞洛城
  • 冰山雪莲
  • 听雨
  • 虚妄的伊
  • 草木白雪
  • 秀
  • 醉成记忆
  • 雪灵
  • 文庄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