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7-01-12 17:10 作者:南陵殇*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人本是沧海中的一粟,渺小如蜉蝣,怎能在这个繁杂的世界中,以个体为单位的生存下去呢?于是,他们便相互团结,相互帮助,组成了一个名叫“社会”的东西。他便是其中普通的一员。可是,好景不长,和他一样的这一群人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造了一个名为“科技”的东西。或许,这个东西本意是好的,是他们进步的标志,但是,却不知道从何时起,它却慢慢地,悄无声息地在他和他们心中建起了一堵无形的心墙。

这时候的他和他们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他们一样的在社会中群居着,一样的关心着自己,关注着社会。他和以前一样,喜欢浏览网页,时不时的评论那些另人发指的事情,转发那些他在网上看到的一切关于公益的贴子,他认为他只要动动手指便可以帮助到那些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人们。当他听说有人被骗时,他也会马上掏出手机,把这件事传到网上去,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勉励更多的人不犯同样的错误。当他坐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走上车,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让座时,他便会在自己的座位上痛心疾首,然后掏出手机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上一条“唉,当今社会世态炎凉啊••••••”然后附图一张。当他看见一个老人或者小孩晕倒在路边时,他连手机也懒得掏,因为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不就是那已经过时的讹人手段吗,他只是嘴里念叨两句,“没创意,真扫兴”,便绕道走开了。他想,那个陶渊明笔下写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便怡然自得”的社会早已离我们远去,现在我们已生活在老子所说的“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社会中。他们心中早已建起了一堵难以跨越的墙。

他最近心里十分难过,想着,为什么信任别人和被人信任这么难。无论何时走在路上都有人以问路作为借口来做传销,都有人以做公益为幌子到处骗钱,都有人假装残疾来博取同情,已达到骗钱的目的。他心想或许余秋说得很对“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而现在却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堵墙,自己生活在墙里,墙外的一概与我无关”。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事困扰着他,那便是节快到了,他还没有找好群发祝福语呢。他想现在的人真是麻烦,难将就。祝福语只有一句是不行的,一定要一大段,不然就显示不出你的诚意,别人就会在你背后嚼你的耳根子。还有那种可能只知道名字的人也不能落下,不然人家就会说你看不起人,其他人都发了却唯独落下了他。不过,他想,还好现在有一个腾讯提醒生日,然后动动手指,好友便可以在当天收到祝福,这道为他省了好多事。不过还有一件令他伤心的事便是,他的儿子和一些好友已经很久没给他打电话了,就算有为数不多的电话,也只是短短的一句问候后,便匆匆挂了电话。他想,或许他们心里已经建造起了一座厚厚的心墙了吧,把他隔离在了墙外,墙里只有他们自己。这时候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真谛。

他心想当今中国正轰轰烈烈地建设“开放式小区”,拆掉小区外蜿蜒的墙,可如今人们心里的这堵墙又要如何拆去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0969/

墙的评论 (共 12 条)

  • 秋白
  • 雪灵
  • 文友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冰山雪莲
  • 醉成记忆
  • 大三毕业
  • 雪中傲梅
  • 秀
  • 清澈的蓝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不过还有一件令他伤心的事便是,他的儿子和一些好友已经很久没给他打电话了,就算有为数不多的电话,也只是短短的一句问候后,便匆匆挂了电话。他想,或许他们心里已经建造起了一座厚厚的心墙了吧,把他隔离在了墙外,墙里只有他们自己。这时候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真谛。 他心想当今中国正轰轰烈烈地建设“开放式小区”,拆掉小区外蜿蜒的墙,可如今人们心里的这堵墙又要如何拆去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