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理解

2017-01-11 22:11 作者:净心如意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理解

听见狗叫,七七一骨碌从土炕上爬起来。有人在拍门,七七跻了鞋子赶紧去开门。

原来是闺女放假回家了。七七是又惊又喜。闺女今年考上了二本院校,一开学就拿走近一万五,这可是七七攒了五年的血汗钱。他再三叮嘱闺女,没事千万不要给家里打电话,长途话费贵。但一听别人拉起自己在外上学的儿女隔三差五打电话问候家人,七七心里就好生羡慕。可七七不嗔怪闺女,七七要强,尽管县里有扶贫助学贷款,七七说咱不贷,万一到时还不清,将咱挂在失信名单,毁的就是闺女将来的前途。咱庄户人在社会上走动,讲的就是个诚信。说实话,七七多么希望镇里能将自己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村里说你家好歹还有辆手扶车哩,不属于精准填报对象。七七的本意是想表达闺女正念书,闹个贫困户好享受县计划惠农政策补贴标准,为本来拮据的家里省几个学费。可村委会干部不开通,七七安慰患哮喘多年的老伴说,咱就这命。七七大伯背后告七七,现在啥也得说关系,平时跟人家干部没来往,大队会计连个证明也不随便给开。就是不花他的钱,他也要落人情,越穷越享受不上低保、五保救助。盼自己好哇,幸好闺女争气,理直气壮进了学府大门。这么一安慰,七七又看到了光明。

闺女说,的头发又白了许多。七七咧嘴笑笑,不好意思抚摸几下头。老伴赶紧腾地方为闺女拾掇行李箱,闺女就是她的命。这毕竟是祖上第一个上大学的,他多么希望闺女能给家里脸上贴金啊。不然,在邻里间也抬不起头来。

七七急于想知道的是闺女的学业情况,考试有没有挂科,有没有享受上助学金和奖学金。闺女说,爸,成绩还没有出来,过几天,从校网上就可查到。七七怕闺女挂科学校又要钱,今年,玉米行情跌破底线,又回到十几年前土地承包到户时的价格,七七想不通。照这样下去咋供娃。七七下煤窑,落下了腰痛残疾,现在给人家商场当保安都没人要。因为今年闲人太多了。看看今年站大街的老老少少有多少,过去那些涌向城市的打工族又回来种地了。不过,七七明白,不念书可是万万不行的,如今啥也上电脑,这是最基本的技能了。七七家没电脑,七七里都在别人家背后看人家打游戏,七七心里痒的直挠手。如有人问起七七为啥不安电脑,七七脸红脖子粗的,嗫喏半天说不清。急了,就拿电视里的话说,娃们成天猴在电脑前,颈椎腰椎会出问题的,网上恶心的东西太多。咱不看它,心理干净。众人便窃笑。七七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不愿在口头上提罢了。七七顶讨厌那些喜欢奚落人的没教养的东西,特别是那些穷汉偶然有了几个钱顿不顿说话颐指气使的。这年头,没钱可是抬不起头,七七总觉得这种压抑就像电视上说的雾霾,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闺女说,爸,助学金、奖学金评定,学校每个班级的标准也不一样。尽管咱入学开了地方证明也没用,我入学这么久,仅见过班主任一面,平时接触班级辅导员次数也很少。班主任电话一般打不通,我们班选班长时,班长提前请部分人下饭馆啜了一顿,当选后,又给大家每人发了一个100元的红包。班里助学金不公开,全是班干部的份儿,不过,班干部也得拿出一部分敬奉给班主任和班集体当班费使用。七七一听,知道闺女享受助学金已经没戏了。七七不解的是社会赖风气真如电视上说的开始渗透各行各业,当个班长犯得着这么折腾吗。七七在部队那会儿,也当过班长。班长是连队经过技术比武、考察、推荐,后经支部谈话,考察任命的,相当严格。那会儿没有谁走歪门邪道。自己带出来的兵,都得一切行动听指挥,服从上级领导。自己也不敢越矩。闺女说,这是一种习气传染,一般家庭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人家父母多数是政府官员和企业老板。咱不看重,不见得别人不在意。那这学校不是无形中在培育典型的的官二代、富二代吗。七七平时只是听站街的人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以为庄户人闲的没事,只会吹牛,现在看来,这是真的。他知道闺女不会说假话。七七于心不甘,你敢不能跟班干部反映。闺女无奈地说,说了,班干部有一百个理由回答你。你若说你学习成绩好,班干部说你参加课外活动少;你说你家庭经济不好,班干部说还有比你困难的;你说学校谁谁是你的啥,班干部说某某比你说的谁谁还硬。爸,制度跟一个单位的潜规则是两码事,以后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人与人没得比。闺女懂事地劝七七。正儿八经考进去的,比不上走关系说进去的,只能说明人家有资源优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呀,老脑筋,啥叫家教,什么教育出什么子女。你看看虎儿不也当村干部了吗,人家娘都还吃低保哩。不为别的,就为享受个低保也值。七七老伴数落七七。

就他?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七七打心眼里看不起虎儿,甚至连他爹也不想正眼瞧。尽管虎儿爹竭力为自己辩解,说自己老了,管不了娃们哩。可七七觉得虎儿爹心虚。虎儿吸毒他就压根儿看不见。

可惜家离学校太远,否则非亲自跑一趟不可,你校长是咋当的,校党委书记是咋抓廉政建设的。七七兀自一个人抽烟。闺女打开电视。闺女是他膝下最小的,两个儿子已成家,没多少文化,他知道没文化的可怕。打个工也捡不了个好营生。唉,有字的吃字,没字的吃力。当时,也顾不来敦促娃们学技术,两个儿子今年也耗在家里出不去。主要是一家每天起来得张嘴吃饭啊。

七七也曾经在别人厂里打过临工,说实在的,有时自己付出劳动挣下的还不能痛痛快快拿到手,免不了还产生口角上的摩擦。小地方一边鼓动要维权,一边政府说话出尔反尔,自己回家窝一肚子气,只能跟老伴发一顿无名火。孩子正值成长年龄,不应该给孩子灌输那些阴暗的负能量。一切都会过去的,连同学校的不正之风,也只是暂时的。毕竟党政干部作风在一天天好转,老百姓眼里干净了许多。七七为社会的哪怕少许进步也感到欣慰。孩子成长经历点儿磨难也正常,主要是能正确看待,分清善恶。七七奉行的就是能忍者自安,与智者为伍,与良善者同行。习总书记都说了,未来中国,是一群正知,正念,正能量人的天下。七七再三吩咐闺女,学好专业知识,只要掌握一门过硬技术,就不愁没饭碗,没未来。

爸,你把我们抚养这么大已经不容易了。不能啥事也得让您扛,有些事想不通就得学会放下,当下只能将岁月的沧桑与人世的薄凉妥帖地收藏。闺女分外珍惜与父母在一块儿的时光。

我愿携一缕明媚的阳光,回家过年,在这段时光里只言欢喜不言殇······电视里传来的空灵而富有感染力的音乐让父女俩久久沉浸在年的回味中。狗也不叫了。(原创首发 原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0848/

理解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