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时光漫长我们身在何处

2017-01-11 15:08 作者:无痕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图片图片

假期在家整理书柜,不期然翻出这两幅字,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朋友——1996年,我在张家港唯一的朋友,娟。

时间真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吗?恍若隔世,又如在昨日。娟送我的这两幅字,历经19年,在我数次变换住址,丢失无数书籍、信件之后,时至今日依然安静地守在我的书柜里,足见我对那段友谊的 珍视。我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个朋友,也许因为她跟我一样普通,因为那段人生跟我们一样平淡无奇,可是,她一直在我心里,她是我那段灰色青里唯一的亮光,唯一的温暖。

那年我刚毕业,听说张家港刚刚开始搞开发,工作好找,我就去了。然而,人生地不熟,学历不高,专业不适用,没有工作经验,哪有那么好找工作。 急着要找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就在一个毛纺厂做了挡车工。娟是我的同事,我们住在同一个集体宿舍。她比我小三岁,那年也刚刚中专毕业。

有一次我们并排站在水池边洗碗,她忽然对我说:“在这个厂里,我只想和你做朋友。因为只有你和我一样,在业余时间看书。”

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在同一个车间的不同工序,偶尔遥遥对视一眼,微笑一下。下班后常常一起到小河边散步聊天。那种蜿蜒的小河在江南随处可见,河边有白色的莲花形状的路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一个星期天,娟说食堂每顿就一个菜,而且难吃死了。要买些菜和我一起到她姐姐租住的小屋里自己做饭吃。顺便拿一些她寄放在姐姐那里的东西。她姐姐在上班,就我们两个人。其实我和她都不会做菜,胡乱炒了两个菜,还做了一个汤,但是吃的很开心。娟说,我们不会做菜是因为我们没有机会自己做菜。以后我们肯定可以烧得一手好菜。她把“一手好菜”四个字拖得很长,很夸张。让人感觉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饭后,她忽然说应该送我点什么东西,想了又想,找了又找,找出自己写的这两幅字送给我了。我说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

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小河边的草地上聊天。晚风习习,喧哗在远处,白色的莲花型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娟很开心的在说她上学时的趣事,我也听得很开心。忽然发现有个人站到我们面前,就在离我们很近很近的地方,面对着我们。也许是精神病人,也许是露阴癖者,往那一站就开始解裤带。我们几乎是同时看见了,相互拍了一下对方的胳膊起身就跑。很久以后,一看到“魂飞魄散”这个词我就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娟因为胖的缘故,跑得比我慢。跑了一会儿,她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喊:“不要跑了啦!那个人已经看不见了!我们已经跑很远了!”我还是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实在跑不动了,跑得肚子疼、双腿发颤站立不住,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娟赶上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吓坏了吧?好了,没事了。”我忽然心里愧疚:刚才我只顾拼命地跑,根本没顾念到落在后面的她。她还在安慰我:“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了。”

我是一个悲观的人,常常感叹:世界如此之大,可我的路在哪里?我无时无刻不想离开,可是又不知道去往哪里。那时总是觉得未来那么长,那么久,可我看不到希望,又不能安于现状。我也看不到娟的希望在哪里,她和我一样一无所有,相貌平平,学历不高,没有特长,没有技术。她的字写得很好,可是不足以谋生。而娟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她常常说:我不会长久在这里的,我以后肯定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没过多久我就离开张家港去了上海。临走时,娟拍着我的肩膀一再嘱咐:“要写信啊!一直保持联系啊!”

刚开始也写过几封信的,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断了 。时间一晃就19年了啊。娟如今也快四十岁了!我想象不出她现在的模样,也许,在人海中偶然相遇也不能相认了。那时的我们站在人生的起点,如今已近终点。娟是个乐观的勤奋的人,相信她一定过得很好,有幸福的家庭,有自己喜欢的事业。

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无论世事如何沧桑,友谊始终是我们心中最温暖的记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0768/

时光漫长我们身在何处的评论 (共 9 条)

  • 草木白雪
  • 雪中傲梅
  • 纤纤柳絮
  • 冰山雪莲
  • 雪灵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没过多久我就离开张家港去了上海。临走时,娟拍着我的肩膀一再嘱咐:“要写信啊!一直保持联系啊!” 刚开始也写过几封信的,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断了 。时间一晃就19年了啊。娟如今也快四十岁了!我想象不出她现在的模样,也许,在人海中偶然相遇也不能相认了。那时的我们站在人生的起点,如今已近终点。娟是个乐观的勤奋的人,相信她一定过得很好,有幸福的家庭,有自己喜欢的事业。 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无论世事如何沧桑,友谊始终是我们心中最温暖的记忆。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推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