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为流氓撒点盐

2017-01-08 17:23 作者:亩心振宇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为流氓撒点盐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2016之花已经凋落,2017的羽翼正在颤动。

年轻时间主人,心智尚不成熟,趁人不备,即在世人之面上放肆地玩起了雕刻秀。只可惜,他学艺不精,枉费了芸芸众生之脸庞。一向公正的雾霾女郎,对待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宠有加。不识趣的人类却说,她的温柔只是恶毒的罩衣,她的触摸还是疾病的源泉。但是,一向孤寂的我,却非常欣赏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含蓄和朦胧。她不畏世俗,自立于天地之间的那份飘逸,令我艳羡;她不分贵贱,普渡众生的那份博爱,让我虔敬。我情愿折服在她柔媚的阴沉之下,我甘愿透过饱含pm2.5微粒的迷雾,在微弱的光晕中寻找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新旧交替之时,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早已约定俗成,我岂能免俗?

回望过去,曲折多于直顺,崎岖多于坦途。此时,若广发感慨,自不少于万千,但那不是亩心家族的风格。横眉冷对千夫指,俯身甘为人民币,这才是现代思想的精髓。秋风吹过了,也落了,天当然不远了。我们向前看,明天的太阳肯定会升起,明天的空气也许会清新一些。

为了积蓄能量,给自己创造一个更好的明天,平时疏于学问的我,偶尔也会在一些严肃的媒体上,听一听某些国学大师关于做人治世方面的鸿论。自觉受益匪浅,特别是他们嘴里吐出的古汉语排比句,确有醍醐灌顶的渗透力。恕我不才,不能原句通读,但大致意思如下: 寒暑转化,昼轮替,自然之法。时来运去,擢升罢黜,命中注定。不管路过多少硌脚的路,只要往宽处想,都算不上颠簸。至此,我本该自省: 亩心之争(我亩心氏希望姓氏用字早日加入字库),争在私念;健康长寿,本是贪欲;游五洲,位在南柯;收支失衡,错在预算。可是,惭愧得很,本人有个一贯的毛病,上课爱走神,还经常会错意。这回又延展到不该去的地方了。自以为得到真传的我,还正经八百地羡慕起那个传说中的江边渔翁来了。一壶浊酒笑天下,二尺钓竿看风月,多么高的境界呀!兴盛衰亡皆有因,荣辱得失由它去,多么好的心态呀!岂料的,人大师的本意其实是,路过的全是风景,吞下都是甘甜;人大师对前景的态度是,邂逅的永远都是美丽。 唉… 不争气的头脑,即便到了这时,还在琢磨,若果真做了江边渔翁,现在的江水是不是太浑浊了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除了偶尔学学国学,本人也喜欢在各种的心灵鸡汤中补充补充营养。虽说现在好吃懒做者不少,但是炖起心灵鸡汤来,好像人人都是高手。打开朋友圈,各种的营养神经汤。不过,相比大师们的精神大餐,这些鸡汤只能算作是街边小摊上出售的快销食品了。可怜的摊主们,在努力兜售自己的食品时,还得时刻防备着城管大队的突袭。尽管如此,这些颇具特色的街边小吃,还是如同旷野小径边的野花一样,只管自顾自地绽放着。它们的式样极其丰富多彩。有励志的,有爱国的,有民族大义的,有修身养性的,有弘扬传统的,有放眼全球的......林林总总,不胜枚举。但万变不离其宗,都逃不出非此即彼、非正即邪的简单逻辑。时常还配一些吓死人的标题,着实扯人腿脚。有一段时间,因为它们,使得我,夜深才寐、闻鸡起读。直到有一天,路过一排哈哈镜,看到镜中极尽扭曲的身影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此物好玩是源自失真呀!

心灵鸡汤喝腻了之后,咱又换了种吃法。猛火烧制的吐槽大排口感挺不错。于是,渴求的目光又开始在更熟悉的吐槽频道游弋。应了那句歌词,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这世界变化快。才几天不来,这吐槽大排的烧法已经迥异于往常了。好在,咱毕竟喝过那么多的鸡汤,即便肠胃不好,但也粘肠挂肚了一些。看似发展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吐槽套路,竟被俺瞧出了一点点门道。早先竹筒倒豆子式的快意吐槽型,时下已经不流行了。现如今最时髦的是那种对比强烈的恶毒攻击型。譬如如下两种: 一,某某人曾经为民族振兴或者祖国安危做出过多么多么伟大的贡献,寿终正寝时却没得到普遍的哀泣声;某某人只是个三流歌手或者网络红人,除了会唱几首小曲和惯弄风情之外没有一点有价值的社会贡献,却在风华正茂之年不幸死亡后,得到了普遍的同情和惋惜。于是,同情后者的全是忘恩负义的无良小人。二,某某节是洋人的节,某某文化是西方的文化,身为中国人,要过中国节,要抵制西方文化的侵入,不参与者都是汉奸或者是西方强盗的私生子。好家伙,吐槽都是这么的正能量。经常冒充文雅的粗俗之士-----我,面对如此强悍的正能量飓风,自然被吹得现出了原形。脏话不经思考便喷向了那些段子手: 你为了哭你,你儿子死了都不可以难受呀? 你那么牛逼,你咋不抵制马列主义呢?

通过关心时事开阔视野,进而激发想象力,拓宽赚钱的思路,也是一种自我提高的好方法。关于这方面的评论大家都懂得,那是应该慎之又慎的。聪明人,坚决不参与国内的,即便是国际的,智者也不随便。汉字寓意深刻,语文意境深远。虽说风马牛不相及,但都不属于人类,只要高手在,一切皆有缘。平心而论,什么美国佬的大选,英帝国的脱欧,中东的难民潮,普京的英雄主义,罪恶的恐怖分子,日本的右翼政治,菲律宾的改弦易辙,韩国的亲信干政门之类的时政新闻,都和洒家关系不大,干嘛为他们上心呢?关注只是好奇心地驱使而已。相信这种态度绝不在高手之列,但还算聪明。对吗?

昨日的光阴已经老去,今天的车轮已然启动。你我皆知,再公正的雾霾,也无法挽留岁月的脚步。没有人怀疑,已经跨入的2017之路,终将在时光的脚下,由未知变为可知。

亩心振宇 2017/1/8初稿 2017/1/14二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90049/

我为流氓撒点盐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