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苏州印象

2017-01-06 12:16 作者:做梦的小说家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向往

我是一个喜欢历史但又不深究历史的人,我喜欢它里面恢弘的场景,英雄的气概,也喜欢它婉转的辞赋,沧桑的羌管。我不习惯深扒历史的岩层,修复历史磕碰的细节。或许像我这类的“伪历史系学生”,不必躬耕于那些繁琐的史书典籍,更不用实地考古例证。对于我们而言,真实的历史往往不如戏剧性的故事更令人们心往神驰。

一般历史学家每到一个地方,总是要认真的考究当年那些所谓的发生在此处的事情,往前推理,往后追究,只要稍有逻辑上的不通,他们就要持保留的意见,然后在各个学术专栏上讨论。其实,这种精神是很值得学习的,治学谨慎才能究得事情真实,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

以上应该就是“业余”和“专业”的区别。相对与“专业”而言,我们这些业余选手就会幸福很多,当历史学家还在认真论证的时候,我们已经将故事演绎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无论你是“专业”还是“业余”,那些具有浓浓历史气息的地方,总是深深地吸引着你,让你魂牵绕。这就像是站在场外看足球的你,总有一种要上场一试身手的冲动。

我去过两次苏州,在那里待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四五天,看过的地方更是寥寥无几。可是,每个去过的地方,总是给我带来震撼的感觉,让我流连忘返。那些纯粹靠鞋底就磨得光润的青石板,那些颓旧的古城墙,还有那些游荡的乌篷船,一转眼,三千年,一座城市。

最早知道苏州,是小时候学过一篇叫做《苏州园林》的文章。那时候对于园林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第一印象就是类似于公园或者是游乐场一类的东西。于是小时候就觉得苏州肯定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可以坐船出行,还有好多假山。后来就学了张继的那首《枫桥泊》,但是,那时候对于姑苏和苏州是分不清楚的。等到高中以后,读的书越来越多,对于这座古城的迷恋也越来越浓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工作以后的第一次出门旅行便是苏州。

二、游子的声音

月落——乌——啼——霜满天……一个小女孩父亲的指导下咿咿呀呀的读着,好像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行驶的汽车一样,颠颠簸簸。

转过刻着这首诗的石碑,便是一座青石板拱桥。缓步走上,那一条条横铺着的青石板仿佛表面打了一层保护蜡,异常的光润,又好似被水流冲击了无数次的鹅卵石,十分的圆滑。每踏一步台阶,我的心情总是不一样的沉重,已过千年,要说物是人非,我们又何从考证。记得刚进枫桥景区,有一条连廊,中间是一座八角亭,亭梁悬着的匾额上抒着“涛声依旧”四个大字。或许真的就是如此,千年的风,千年的,磨砺了一切,就连那坚硬的石板,也显得沧桑。但是,历尽风霜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大运河那汩汩的流水,来,一如既往,多少船来了,在这里驻足,又从这里离去。

站在桥上,注目远望,一栋栋白墙褐瓦的私家小墅在冬日里静默着,岸边的垂柳也像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僵着身子。忽然,传来阵阵钟声,循着那低沉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挪动视线,寒山寺高高耸起的塔尖格外显眼,近处则是铁岭关上飘摇的旌旗。

一切是那么的陌生——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或许这里不应该有铁岭关,不应该有那一条条的朱红长廊,不应该有那一座座幽静草堂。静悄悄的黎明,薄霜散落满地,星星的渔火闪耀着江岸的红枫。一条乌篷,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这里是我们记忆的枫桥。

或许就是因为一首诗,赋予了一个不同的地方,以至于千百年以后,来的人都觉得它变了模样。

三、胥门怨水

如果去一座城市就要说一个人,我觉得对于苏州,那就是伍子胥。

两千五百年前,伍子胥奉吴王阖闾之命,建造新的都城。伍子胥一行人来到吴中地区,相土尝水,象天法地,选中了一块风水宝地(今天的苏州市相城区),并将第一批城砖运到了这里。无奈,此处地势低洼,土质松软,不易于建城。于是,伍子胥将城址南移,建成了今天苏州城的原型。

伴随着历史的前行,苏州城在慢慢地阔张,当年雄壮的城门或许也被无数次的改建,修缮。两千多年的风雨使这座城市完全换了模样,可是,当你站在这里的时候,眼前依然可以浮现两千年前的盛景。不可一世的阖闾大帝,肯定不止一次的登上宫城的高阁,在这座日日笙箫,夜夜歌舞的城市,俯看整个天下。当伍子胥的兵马攻破楚军,仰起吴国大旗的时候,这座城市的流水都在激奋着。

伴君如伴虎,或许这句话对于越接近权利中心的人越是敏感。伍子胥帮助吴国称霸一方,但是,过于刚烈的性格注定了他是一个悲剧英雄。肯定连当时的苏州人也没有想到,这个功绩卓绝的国家英雄的头颅被挂在了城门上。血肉模糊,蓬头乱发,还有那令人发指的怒目。我似乎听到了城门外激荡的河水,咆哮着。当三千越甲呼啸而过,终于才让他闭上了眼睛。

他闭上眼睛,不是因为“冤冤相报”,而是因为这座城市进入了新的阶段。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中国历史上,苏州变得隐没了起来。胥门外的水平缓的流着,这座城市静静的看着七雄纷争,三足鼎立,它没有追逐两汉的风尚,没有艳羡盛唐的诗篇。终于,有人闲下来去修葺自己家的庭院,他们在院子里摆上奇形怪状的石头,种上长青的竹子。随着一代一代的繁衍,那些院落也在不断地扩大,开始有了水,回廊,亭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州人不再热衷于杀伐与征讨,他们慢慢地开始喜欢一方院落的幽静。不知过了多少年,那些大大小小的院落,变成了宝贵的世界遗产。

今天我站在胥门外,安静的看着护城河的流水。那沉稳如镜的流水,透着沧桑,也饱含着时代的气息,可是,我却读出了它那一丝永远抹不去的幽怨。

四 古园

园林之于苏州,或许就像字之于纸,对于这座城市,没有了园林,便也成了无字的纸。正是由于那一隅隅清净淡雅、那一条条曲径通幽、那一幢幢雕梁画栋,才使得苏州活灵活现,才使我们看到它走过的每一个年轮。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园林是苏州的活化石。

“这里的流水太清,这里的桃花太艳,这里的弹唱有些撩人,这里的小吃太甜,这里的女人太俏,这里的茶馆太多,这里的书肆过密,这里的书法过于流丽,这里的绘画不够苍凉遒劲,这里的诗歌缺少易水壮士低哑的声音。”这是余秋雨先生对于苏州的描绘,似乎一句话概括了整个苏州的特色。我不知道余秋雨先生有没有想过这些特色和园林的关系。

清澈的流水,粉艳的桃花,大户人家的太太花容整齐,侍女们端来可口的点心,厅堂里又响起了清脆的琵琶。文人们相约品茗,研磨绘画,谈诗作赋——对,园林便是这一切的载体,幽曲的小路穿过静谧的花园,精致的石板桥……以至于文人们长期生活在如此淡雅的氛围里,也少了那一丝苍凉遒劲,高亢激昂的情致。但也正是如此安逸,才有了如此写意的中国山水画,才有了华丽堂皇的古诗词。

正如开篇所说,我是一个“伪历史系学生”,对于园林以及造园的艺术更是只知皮毛,我甚至还不知道哪位名人曾居住于此。但是这一切仿佛都没有关系,我只知道脚下的路很多人走过,还会有很多人接着走。

记得拙政园里有一片竹林,虽然是冬天,却越发的清脆,就好像那段不老的故事,记载在屋檐下,小径旁。

喜欢更多原创散文,请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账号 清风徐来雨山雾开 每天更新原创散文,静静感受生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9563/

苏州印象的评论 (共 12 条)

  • 鲁振中
  • 艾月魂
  • 清澈的蓝
  • 李族川{火淼}
  • 江南风
  • 雪灵
  • 冰山雪莲
  • 草木白雪
  •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清澈的流水,粉艳的桃花,大户人家的太太花容整齐,侍女们端来可口的点心,厅堂里又响起了清脆的琵琶。文人们相约品茗,研磨绘画,谈诗作赋——对,园林便是这一切的载体,幽曲的小路穿过静谧的花园,精致的石板桥……以至于文人们长期生活在如此淡雅的氛围里,也少了那一丝苍凉遒劲,高亢激昂的情致。但也正是如此安逸,才有了如此写意的中国山水画,才有了华丽堂皇的古诗词。
  • 火淼

    火淼问好作者,祝愿大作连连!

    赞(0)回复
  • 做梦的小说家

    做梦的小说家回复@火淼:谢谢。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