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耳畔萦响缝纫声

2017-01-05 20:09 作者:歆虹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周末,好友相聚,喝茶聊天,一姐妹说起她家曾有过缝纫机,我心头泛起丝丝暖意,想起了我们家那台被闲置好久的缝纫机。缝纫机转动的声音清脆美妙,时时在我耳畔萦响;缝纫机转动的日子甜蜜美好,如一沓泛黄的老照片,又一次放电影似的一帧帧在我眼前铺展。

我家的缝纫机是蝴蝶牌的,黑得铮亮的机头上装饰着黄色的蝴蝶图案。坐在缝纫机前,轻踩踏板,曲柄带动皮带轮转动,皮带又带动机头飞旋,响起轻微的“嗡嗡”声,此时机针也有节奏地上下跳动,“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清脆柔和的声音犹如一支好听的乐曲。或花或素的各色布料在针下流淌,针脚细密匀实。

缝纫机购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据说上海缝纫机厂用蝴蝶作为牌子始于1966年,如若是真的,我家的缝纫机便是第一代蝴蝶牌了。当时的缝纫机可是紧俏物品,凭票购买,一票难求。年轻父母结婚没有买一件新衣,没有置一桌酒席,两人却倾其所有,辗转托人从遥远的上海购得此台缝纫机。我无法想象父母当年是怎样的欣喜,却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台缝纫机是父母情的唯一信物,是我们家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值钱的物件。当年,我们家的小屋子里经常会响起哒哒的缝纫声,我小小的眼眸里经常会看到父亲母亲坐在缝纫机前劳作的身影。

我的父亲异常聪慧,凭借一本裁剪书便承担了我们一家人所有的衣着。我和弟弟妹妹天穿的短衫短裤,天穿的棉衣罩衫,肩上背的书包,都是父亲自己裁剪自己缝制的。每年过年,父亲都会给我们做一套新衣,这在当时很不易。衣服一做好,父亲就喊我们试穿,我或者弟弟妹妹穿上新衣,在父亲面前站着,转着,母亲也停下手中的活计在旁边看,一家人的脸上都笑开了花。七十年代末的一天,他看到县城里有女孩穿裙子,立即买了一块绿色的花布,为我和妹妹各做了一条,我和妹妹便成了小镇上率先穿裙子的人,至今还记得当年的花裙子引来了多少羡慕的眼光啊!最能体现父亲缝纫技艺的是他给自己做的一套中山装。中山装的领子口袋都很考究,穿在身上既要贴合身体的线条又要挺括大方,很有难度。父亲先用卡纸剪出衣领和袋盖的样子,再放在衣料上裁剪。缝制时也是格外精心。衣服上身后,那个合身啊,绝对超过裁缝店里的专业裁缝。父亲的同事围着他一边细细观看,一边啧啧称赞,有人当即要求父亲也给他们做一套。

母亲不会裁剪,但能熟练使用缝纫机。她会从街上买回大块格子布缝床单,父亲裁剪好的布料她也会帮着缝成衣服,做鞋子时她会用缝纫机给鞋面滚边,更多的时候她是帮我们补衣服。在那困难的年代,穿补丁衣服很寻常,我的小伙伴们的衣服上常常是一个窟窿又一个窟窿,而我和弟弟妹妹总是穿得整整齐齐,这得益于父母的勤劳,得益于家中有台缝纫机。

父母对缝纫机珍爱有加,尤其是母亲,每次使用后都会小心翼翼地收起,罩上她自己缝制的套子。她还经常给缝纫机加油润滑,因此我家缝纫机的声音总是那么清脆柔和。有一次邻居借用缝纫机,不小心把盖板掉在地上,盖板有点变形,放在机身上不再严丝合缝,母亲心疼之极,不停唠叨,虽然后来父亲将变形处磨平了,也没有让母亲的唠叨立刻停止。八十年代,新人结婚时兴“三转一响”,三转中就有缝纫机,缝纫机成了家家户户必备品。然而会使用缝纫机的新娘并不多,于是将缝纫机搁置一段时间后有人向母亲求教了,母亲欣然前往,手把手教人家使用。回来后总是不无自豪地夸我们家的缝纫机是老牌子的,比新机子好使。是啊,有母亲的精心呵护,怎么能不好使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岁月悠悠,缝纫机哒哒的响。父母亲坐在缝纫机前,他们手中的布料变换着花式,他们缝制的衣服变换着款式。他们用这台缝纫机缝着生活的艰辛,缝着家庭的欢乐,也缝着明天的希望。缝纫机——父母爱情的信物,陪伴他们度过了一个个日出日落,同时见证他们心心相印、相互扶持着走过一个个夏秋冬。

我从小就喜欢缝纫机的哒哒声,经常在父母使用缝纫机的间隙跑过去,坐在凳子上胡乱踩踏踏板,往往是刚刚一踩,就听到咔嚓一声,线搅在一起了,针被绞断了。奇怪的是母亲并不恼,而是抽掉线拿掉针,放任我踩个够。大一点的时候,我会在针下放一块布条,在布条上踩出一条条笔直的线。上初中时,我看父亲裁衣,居然也看懂了裁剪书。我工作不久,父亲就因病离世了,失去经济来源,家庭一下陷入困境。姑妈心疼我们,带来了许多布料,我就拿起父亲的裁剪书,在春节前用缝纫机给家人每人做了一条裤子。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做衣服。那年的春节对我们家来说异常寒冷,而我做的裤子在每个人心里都添了一点暖意。后来,我自己也买了一本裁剪书,摸索着做了好几件衣服。其中有一件花连衣裙,海军服似的披肩,喇叭形的袖子,喇叭形的裙摆,胸前饰一蝴蝶结。这款式在八十年代是非常新潮的,穿到单位,同事们赞不绝口。

结婚后,我有了自己的家,再加上生活水平提高,成品衣服款式新颖价格便宜,我就不再自己做衣服了。后来母亲年纪大了,眼力不好,也不再使用缝纫机,缝纫机便被闲置起来。不过,母亲还是会定期给缝纫机加油润滑,定期让缝纫机转几下。弟弟购置新房,不会使用缝纫机的弟弟和弟媳深知缝纫机对我们家的意义,扔掉了许多家具,却毫不犹豫地将缝纫机搬进了新居。如今,缝纫机静静地立于弟弟的新居中,似一位老者,沉沉地睡着了。

这台缝纫机在我们家整整半个世纪。当年,它悠悠转动,缝制着岁月的芳醇;今日,它寂寂独立,厚载着生命的柔情。

看中央台《家有传家宝》栏目,我常常会想,缝纫机不就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吗?它身上有我父母互敬互爱的精神,有我家人团结和睦的精神,有我们家在困境中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精神,这些精神应该代代传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9423/

耳畔萦响缝纫声的评论 (共 14 条)

  • 火淼
  • 清澈的蓝
  • 冰山雪莲
  • 雪灵
  • 草木白雪
  • 溪水清清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  审核通过并说 朋友喜欢写作阅读吧?我们有个V群,平时大家一起交流分享、拉进距离、碰撞火花。进群 V信taomao17 验证消息‘书友’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结婚后,我有了自己的家,再加上生活水平提高,成品衣服款式新颖价格便宜,我就不再自己做衣服了。后来母亲年纪大了,眼力不好,也不再使用缝纫机,缝纫机便被闲置起来。不过,母亲还是会定期给缝纫机加油润滑,定期让缝纫机转几下。弟弟购置新房,不会使用缝纫机的弟弟和弟媳深知缝纫机对我们家的意义,扔掉了许多家具,却毫不犹豫地将缝纫机搬进了新居。如今,缝纫机静静地立于弟弟的新居中,似一位老者,沉沉地睡着了。 这台缝纫机在我们家整整半个世纪。当年,它悠悠转动,缝制着岁月的芳醇;今日,它寂寂独立,厚载着生命的柔情。
  • 独步

    独步喜欢拜读点赞问好朋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欣赏佳作!学习,问好,赞,推荐!!

    赞(0)回复
  • 张柏力

    张柏力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写的美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