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北风那个吹

2017-01-03 18:33 作者:芳园睡月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北风那个吹

子兮刚下车,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旅行袋,里面是几件换洗衣服。他想往家走,可是又忍不住回头往老车站方向看了看。那里的色彩有些暗淡,跟前些年他在那里做生意的时候比起来,有点像卸了幕布的舞台。如今,随着楼群的西移,商业中心也随之往西边来了。从来都是有人气的地方才有财气。北风冷嗖嗖地吹过来,子兮缩了缩脖子。

不过听说最近这里又热闹了许多,原因是有人开了一个KTV歌厅。开歌厅不稀奇,稀奇的是开歌厅的人是他的前妻林芳。

说起前妻,子兮的心里痛痛的。想当初他们刚创业的时候,前妻林芳为了省钱和他一起装车卸车,那么细的小腰,跟他一起扛袋子上跳板,跟他一起装煤,累得手腕子都肿起来。有一年,他们生意赔了,要帐的人天天不断流,家里坐不下,挤得走廊过道上全是人,连邻居们也抻脖子往他家看。快过年了,他们还在外面躲债不敢回家。女儿盈盈在姥姥家吓得看着大门不敢睡觉,生怕闭眼睛的时候妈妈被那些人抓走。姥姥可怜孩子,搂着孩子吧哒吧哒掉眼泪。

那一年,他们只有二斤猪肉过的大年。

回到家,妻子小丽问子兮怎么回来这么晚,车不是早回来了吗。子兮笑了一笑,没有回答。小丽是个乖巧的女人,黑眼珠非常漂亮,转来转去的像水里的葡萄一样灵活可。当初她刚离婚的时候走投无路,跟他们一起合伙做生意,把钱投到他们的公司。一来二去的,子兮没有把持好自己。唉,男人啊!子兮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丽端来子兮专用 的茶杯,上上下下打量子兮的神色,子兮无言,小丽也不说话。

盈盈说话就要考大学了。子兮叹了口气,盈盈这个女儿对他的神态越来越冷淡,跟他说话的口气都是不带感情色彩的外交词令,现在就这样,将来会把他放在心上?不过这也怨不着孩子,子兮明白,自己的所做所为伤着了孩子,孩子忌恨他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一想到孩子小的时候在姥姥家不敢睡觉的那些惊惧的眼神,心里就跟针扎一样疼痛,可是今天,当子兮有能力保护女儿的时候,孩子已离她而去了。任他把胳膊伸得再长,也拥抱不到女儿的肩膀。这是他心底最让他感到空落的痛,永远不能满足

儿子铁蛋子跑过来,他的枪坏了,拿来让子兮给修,小丽赶快起身把铁蛋子带走了,子兮瞪了小丽一眼,你抓他干什么,拿来我看看。小丽又赶忙松了手,陪着笑脸说,我怕他闹你嫌烦不是?子兮没有吭声,闷声不响地给儿子修好了枪。老话说七岁八岁讨狗嫌,八岁的儿子淘得快上天了。子兮看着儿子,儿子看着他,这是个很会看脸色的孩子,子兮冷着脸不说话的时候,儿子也是乖乖的,子兮一旦放出笑脸来,这家里就立刻成了混沌世界了,有的时候,小丽管不了儿子,只要她把手指比在嘴上,跟儿子小声说,你爸回来了吧,门响了。儿子立刻禁声,乌溜溜的眼珠盯着门。不过,面对这个儿子,子兮常常心里感到惊惧,有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这个精明的小脑瓜里装着什么想法。

屋里又飘起炖人参的味道,小丽是个很会生活的女人,关心子兮比关心自己为重。在她的眼里子兮第一铁蛋子第二,其余才是自己和家人上下。而心里的空间容量又常常是放下子兮再放进铁蛋子就没地方放别人了。所以,她的目标终极就是丈夫和儿子。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他的眼前终究甩不脱前妻林芳和女儿盈盈的影子。站起身穿上外套就要出去。小丽紧忙跑过来,你干什么去啊,这么晚?她的黑眼珠上上下下扫着子兮,像一束激光分析仪。子兮说,不行,我得去看看,弄个什么不行,偏偏弄个歌厅,天天叮叮咣咣盈盈能有安静环境学习?

林芳开歌厅的场所是他们从前收粮的大院,他们离婚之后,子兮清身出户,房子留给了前妻和孩子,房子到是挺宽敞,可是隔音效果不好。还没走进大院,音乐之声就震耳欲聋地向他扑过来。

进屋之后,吧台后面的林芳看到他,脸色僵了一下,站起身。子兮站在当地,气呼哧哧地也不说话。半天,才问林芳,盈盈呢?看气氛不对,柜台前围着的几个人散去了,留下浓郁的烟味。林芳鼻子里哼了一下,又坐下来。子兮走上前压着火气跟林芳说,你说你,你干什么不好,干这个,叮叮咣咣的,吵着盈盈能安心好好学习吗,这眼瞅着就高考了。林芳脸上的肉皮儿动了一下,这事啊,这是我的事。你来是干什么的?送孩子抚养费?就不用你亲自跑来直接转帐就好了,要是看孩子,我也不拦你,你去看。要是来消费,十块钱一小时,你交钱来。

还没等子兮开口说话,随着一股酒气,从身后就窜过来的一个满脸黑短胡茬子的壮男人,他旁若无人喊林芳,老板娘,走走,哥几个等你呢,想听你唱白毛女。。。哎哎,怎么从前就没发现你有这么好的嗓子?你还有什么能耐啊,别藏着,今儿一起都亮出来啊。你说那个傻逼男人,怎么就把这么好的女人放了呢?他不认识子兮,子兮也不认识他。他不知道,站在当地这个男人就是他嘴里说的傻逼男人,林芳的前夫。

看着林芳被胡茬男人叫走,虽说是他前妻,可是子兮心里还是又平添一刺。

一股恶意窜上子兮心头,从不吸烟的子兮,捡起柜台上的一盆烟,拿出了一颗,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又吸了一口。

身心疲惫地回到家,他慢慢地脱鞋,小丽过来,帮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又去端来一碗参汤给子兮。

子兮坐下来,慢慢喝汤。小丽柔声问,怎么样啊?子兮横了小丽一眼,啪一下把汤碗放在茶几上,寂静的屋里声音大得吓人一跳。小丽见状,一下跪在地上,连声说,对不起老公,我错了。子兮气得肺都要炸了,你这是干什么啊,动不动就来这一手,你错了错了,哪里错了什么了啊?动不动就跪下动不动就跪下。。。。他也不知哪里来的这么大火,像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一样瞪着小丽,这回小丽是真害怕了,他从没见过子兮这样子,楞楞地瞪着他,吓得一声也不敢出。原来他动不动就给子兮下跪 的时候一半是开心一半是心机,就跟逗着子兮玩似的,今天,小丽是真害怕了,跪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子兮,半天起不来。

儿子铁蛋子已睡了,被这里巨大的声音又吵醒来,他一声不吭,光着小脚吧哒吧哒跑过来,扶着他妈妈,用一种子兮从没见过的目光盯着子兮,这目光让子兮心里一哆嗦,身上立刻窜起来一层鸡皮疙瘩,让他感觉周身发冷,就像北风吹过似的。他呼出一口气,感觉身上僵着的肌肉软了下来,他才站起身来,抱起老婆孩子,大半的,别作死了,都睡觉去吧。

进了卫生间,这个中年汉子越想越没劲,竟然哭了起来,心里想,唉,这辈子,怎么混的呢!别那个孩子没当好,这个孩子的爹也当不好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921/

北风那个吹的评论 (共 11 条)

  • 雨袂独舞
  • 雪灵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荷塘月色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雪中傲梅
  • 草木白雪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儿子铁蛋子已睡了,被这里巨大的声音又吵醒来,他一声不吭,光着小脚吧哒吧哒跑过来,扶着他妈妈,用一种子兮从没见过的目光盯着子兮,这目光让子兮心里一哆嗦,身上立刻窜起来一层鸡皮疙瘩,让他感觉周身发冷,就像北风吹过似的。他呼出一口气,感觉身上僵着的肌肉软了下来,他才站起身来,抱起老婆孩子,大半夜的,别作死了,都睡觉去吧。 进了卫生间,这个中年汉子越想越没劲,竟然哭了起来,心里想,唉,这辈子,怎么混的呢!别那个孩子爹没当好,这个孩子的爹也当不好啊!
  • 芳园睡月

    芳园睡月谢谢漫舞洛城,感谢推荐,祝新一年开心愉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