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寡妇门前

2017-01-03 14:21 作者:金土地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柳庄村人杰地灵,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感到骄傲,村庄里居住的人们几乎家家都有自己的厂子,早在改革开放的前期这里的人们都开始参与到改革的浪潮中了。柳柳家也不例外,拥有一个拔丝厂,每年的收入也很可观,在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裕户,丈夫杨大军也很能干,把个厂子经营的风生水起。

柳柳长得好,待人又热情,夫妻又和睦,在村里是被人羡慕的对象,柳柳的幸福也写在了脸上。

柳柳家是最早盖起二层小楼的,屋子宽敞明亮,院子里种了花草蔬菜,整体看来就是一副小康宣传画。

否极泰来,乐极生悲,临近年关的时候,厂子里都放假了,大军晚上看厂子。一往早上六点丈夫准时的回到家来,收拾院落,帮着做早饭,今天柳柳都做好了早饭,还不见大军回来,就去厂子看,门窗都是闩着的,柳柳担心出了毛病,就叫了邻居二蛋把门弄开,一幅惨景就出在了眼前。满屋子的煤气味,丈夫大军趴在地上没有了知觉,柳柳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二蛋赶紧招呼邻居,赶来的人们先把柳柳安抚好,就赶紧找了车送大军去了医院抢救。经过十多天的抢救,大军还是走了,柳柳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一年,柳柳三十六岁,正是人生好年华的时候,丈夫的突然离世,使得柳柳从一个过着幸福生活的女人换了一种身份,柳柳就成了寡妇,从此,她成了全家人乃至全村人的牵挂

柳柳不但有着姣好的面容,还有着娇好的身段,尽管是三个孩子母亲,却依然没有让她显得邋遢,反而更加的有风韵。她看上去是很有福气的那种女人,日子可算蒸蒸日上。然而,命运弄人,丈夫突然的离世,柳柳的命运也随之改写。

自从丈夫去世,柳柳就不思茶饭,整天泪眼连连,神态憔悴了许多。尽管憔悴,还倒多了一种楚楚可怜的美。

家人为了让她尽快从痛苦中跳出来,就开始张罗再婚的事,这使得柳柳更加的痛苦。丈夫的坟土未干,哪有心思去考虑这些,可母亲和婆婆不这么想,反正逝者已去,不可逆转,寡妇门前是非多,背负了痛苦再不能背负罪名。再说三个孩子都还不大,家里也需要一个男人来顶门立户,两边的老人都希望柳柳尽早的招个夫婿上门。

新旧社会的差别就在于人思想的进步,现如今寡妇嫁人已不是令人发指的事,反之,寡妇不嫁人却会被人扯闲,被人惦念。男人惦念,女人惦念,男人惦念怎么接近你,女人惦念怎样防着你接近她的男人,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柳柳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自己是守规矩的,寡妇又怎样?自己安分守己,不去招惹是非,谁又能怎么样啊?

“你可不知道柳柳,娘都这大岁数啦,比你活的明白,就这会儿这事,你说你身边没个男人,有些活你都干不了,你找人帮忙,一回两回,人帮你干,时间长了人谁光帮你干?时间一长就是闲话,吐沫星子能淹死人你知道不?”母亲语重心长地说。婆婆也坚持劝导:“我和你公公岁数都大了,也帮不了你什么,也不愿意看你和孩子受熬煎,有合适的,还的考虑一步,这样的事多着呢,也没人笑话。”

不管家人怎么劝,柳柳还是不能从丈夫的情感中走出来。坚持不让提再婚的事。说自己和孩子一起过,不会拖累谁。虽说三个孩子,两个大的一个十六七,一个十四五,几天大啦。小三是计划外生的,本不该出生,这还的怪计划生育的失败,又多了这么个讨债鬼。既然生了,再难也要长大。人常说,老天爷饿不死瞎眼雀儿。柳柳单纯而倔强,她一直生活的平静而幸福,并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

很快一年过去了,这一年柳柳过的好心酸,好委屈,好无助,也好无奈。

丈夫在的时候,自家经营着厂子,收入还算丰厚,花钱上从不用计算。地里的活也不用亲力亲为,如今看着惨败的厂子无人经管,厂地长满了杂草,再想想近一年来一落千丈的光景,柳柳确实觉得有点吃不消,人一下子消瘦了许多。尽管两个孩子不上学出去打工,可那收入也只能供他们自己用,比起以前的进项,也是天地之别的。更使她心力憔悴的,还不是生活的艰辛,而是那句延续了千年“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古训,逼得她难以喘息,让她切实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分量。

晚上,柳柳孤独的躺在床上,看着睡熟的还不到五岁的小儿子,想着还不大就出去打工的两个大孩子,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

,给人带来温馨与安详,也能给人带来恐惧和不安,夜是神秘的。

近大半年来,每当夜色降临,柳柳都会感到恐慌和不安,她担心突然的会有一个男人诡秘的出现在她面前,说着看似关心的话然后开始动手脚,这时候柳柳都会反感的喝斥:如果你正正经经的来坐会,我不反对,你要想歪了,就以后不要进我的门!她最瞧不起这样的男人,每当这时,男人总会悻悻的丢下一句“假正经”的话走开。柳柳想不通,男人都怎么啦?以前他们都不这样啊?难道是自己哪里不检点了?想想也没有啊?更让她气愤的是,和父亲象兄弟般关系的叔叔辈,竟也厚颜无耻的来凑热闹,还有姐夫,每次喝一点酒,就色色的,一失平日的庄重……这些,她能和谁去说呢?她只有一个办法,天还不黑就把门插上,免得招惹是非。可是,插上门就能挡住一些人的念想吗?寡妇真的就有罪吗?

柳柳看着床上熟睡的小儿子,自己却没有睡意,她又想起了丈夫。如果丈夫在世,怎么会有如此窘迫难堪状况?丈夫对自己的那份深,是很多人都羡慕的。丈夫不但能干,长的也很帅,又爱干净。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想想那些龌龊的男人,还想给我表现暧昧,想起来就感到恶心!

柳柳没有太多的文化,但她有女人浪漫的情怀,有衡量男人的标准,她需要的的男人绝对不是一门心思想和她睡觉的人,她觉得这样是对她情感的亵渎。丈夫怎么也是回不来了,谁又是自己需要的那个人呢?此时她真的希望有一个人能给她抚慰。想到这,她下意识的裹了裹被角。

一阵门响打破了她的思绪,她的心紧了一下,暗想,不管是谁,她都不会去开门。她也不想知道是谁。她只在心里祈祷,千万别让人看到她的门前有人。

门又响了几下,接着是一阵凄怜狗叫声,柳柳知道是把狗插在门外了,心松懈了下来。

门继续响,狗继续发出凄怜的叫。她心里在埋怨狗跑的野,天黑不知道回来,插门外面活该!她下意识的把头蒙上,狗依然的叫。

柳柳心软了,她披衣下床开门,心想,千万别有谁在门外,近日的遭遇都快让她有些神经质了。她走到门口,隔着门缝仔细的向外瞅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迅速的把门开了条缝,狗很配合她的动作,也迅速的跑进来。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母亲和婆婆从没有放松过柳柳再婚的事,可柳柳不开口她们也没办法。突然听到柳柳说有合适的就让人给提提,两边的老人忙不迭的找媒人。

说了几个,别说柳柳同不同意,人家男方都以负担重推掉了,这是柳柳不曾想到的。也是啊,三个孩子,谁来了还不是给自己套上个套,使劲的拉磨?再说,拉到老了,孩子们不顺,真要把人撵走又有谁挡得住呢!人家有这样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有缘千里来相会,一个外地的商人走入了柳柳的心里,两人了也聊得来,彼此没有意见,商人也愿意留下来和柳柳一块经营她的厂子,也不嫌她孩子多拖累,只是男的岁数稍大了几岁,这个对于柳柳并不是障碍,可被她的父母阻拦了。

“柳柳,这个南方人不行!一看人家那么精,到时候把你糊弄了,挣了钱拿着走了你哭都来不及!”母亲说。父亲也有这方面的担心说:“你想想,说了多少人家都嫌你负担重,这个人就没想过?八成时候目的。不知根不知底的,就凭在这边进几趟货认识?还是找个本乡本土的可靠。”

为了不让父母伤心,柳柳还是放弃了。可她心里依然没有放下,但也只是埋在心里。

又有人给介绍一个,依然是个外地人,和柳柳同岁,是来此地打工的。人长的瘦瘦弱弱,样子也很邋遢,说话也是唯唯诺诺,家乡在四川一个穷乡僻壤的山沟里,因为家里穷将从未娶妻过,这样的人柳柳是说什么也看不上的,可父母觉得这样的老实人才靠得住。

"你看不上人家,人家能挣钱养活你,你看上的有人来吗?来了还不是当傻小子给你们一家子拉磨?将就吧,不是黄花大闺女了。”母亲说的够狠,言外之意是没有得选择啦,邻居们也劝柳柳要放低条件,能吃能干能一心一意过日子就行了。

柳柳是个极其传统的人,她虽然有着追求浪漫的思想,却不能迈出传统的桎梏,为了家人不再为自己操心,也为了自己不再被人\\\'惦记",她咬咬牙,还是答应了下来。三天后,摆了酒席,那个在柳柳看来不足挂齿的外地男人成了她的丈夫。

很灵验,从此,确实没有了人再暗自闯进来“关怀”了。这个外地男人也有了家,任劳任怨的为柳柳为这个家默默付出着。一个外地人,本来在这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突然有了一个家,一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外地人感到很幸福。

尽管没有了外界的干扰,尽管身边有了这么个男人,尽管她不再为干活发愁也不用再担心收入的问题,但她还是轻松不起来,她看到身边这个猥琐的男人,心里一样堵得慌。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她实在压抑了,就到丈夫的坟前痛哭一场。

时至中午,柳柳从外面回来,两眼红红的,外地人怯怯的看着柳柳,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不敢大胆的和她说句话,因为柳柳的不屑让他手足无措。他端了一盆水,拿来毛巾:“洗把脸吧,我把饭做好了,洗把脸咱吃饭。”

柳柳没吱声,默默地洗着手,外地人看到这次柳柳没有抵触他,心里很是高兴。自打吃了酒席宣布他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之后,柳柳就一直憋着一口气,不理不睬。就连睡觉也是他在另外一个屋子,他心里不踏实却不埋怨,想等着哪天她能回心转意。今天不是就有了回应了吗?他想做什么事努力就有结果。他赶紧的盛好饭,等着柳柳来吃。

小儿子杨刚兴冲冲从外面回来,捅了两桶鼻涕,呼哧呼哧的满脸通红。进门就喊爸:“爸爸,我回来了。”小杨刚知道没有爸爸了很不是滋味,别的孩子都有爸爸,自己的爸爸怎么就没有了,永远的不回来了。他有时候想爸爸了就问柳柳:“妈妈,我爸爸还能回来吗?”

这时候柳柳总会把儿子抱到怀里说:“爸爸去天上了,就在那块云彩的后面,永远不回来了,不过爸爸会在天上看着我们,你做什么他都知道。”小儿子后来就总看着天上,觉得有一天会在哪块云彩散去就能看到爸爸。

有一天突然爸爸就回来了,小杨刚很是高兴,只要在外地人身边,总是亲切的喊爸爸。外地人从未结过婚,更没人喊他爸爸,现在有了老婆,又有了孩子,还有这么个乖孩子不停地喊爸爸,心里美美的,尽管柳柳还没能接纳他,他有耐心等待

听到小儿子喊爸爸,就赶紧出屋来看,看着满脸是汗满身是土的孩子:“去哪玩啦弄这么脏!赶紧洗洗。”说完就拉着小杨刚去水管洗洗。孩子和他很亲近,他对孩子也视如己出。两个大孩子还对他有些隔阂,他也能理解,但毕竟两个大孩子不怎么在家,也就免去了尴尬。但他有信心,对孩子好孩子早晚会接纳他,外地人很老实厚道,尽管长得有点猥琐,心地善良脾气又温和。

柳柳的公公婆婆会时常的来柳柳这边问寒问暖,也看到一些情况,能看到外地人在家里的不被理睬,婆婆就拉外地人到一边,悄声问:“你现在还一个人在旁屋睡吗?”“没事妈妈,我能等。“”难为你了,你也要理解她,儿子在的时候,他们感情很好,一下子接触一个陌生人确实要有个思想转变过程,你要担待她,慢慢会好。““我有信心妈妈。”

劝完了外地人,婆婆又回来劝柳柳,先是把外地人夸奖一番:“柳柳,你看自从张方远来到家里,家里整齐多了,孩子也有人帮你管了,方元这个人还是蛮能干的哈。”柳柳自管做着手里的针线,没有吱声,婆婆继续:“柳柳你看,尽然答应人家进门,酒席也办了,乡亲们也都知道了方远是咱家的人,就要好好地跟人过日子,不能总不理人家。这样别人也会说闲话。”“闲话闲话,动辄是闲话,我看早晚我也要被闲话害死!”柳柳心里不甘,说话也就带了一些情绪。

“那又怎么样啊柳柳,说了好几个,你也看到了,但凡有一点人模狗样的人家都嫌弃你负担重,好歹这个外地人不嫌弃,他家里也无牵无挂,不是一门心思给咱家拉磨吗?啥好事也不能样样都归咱占啊?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家就算长的不怎么体面,可干起活来不也是一把好手吗?人也老实厚道,过日子不是要个心眼好吗?叫我说你就跟人家好好过,别再有啥想法,省得人家说长道短。”婆婆见说不动柳柳,也有点不耐烦了。柳柳再没说话,婆婆和公公相视一下,也都表示出无奈。

时过晌午,外地人收拾完家里,稍息了一会儿,见两位老人还在,就打了招呼,上班去了。他在另外一家拔丝厂上班。

柳柳最终还是病倒了,四十度的高烧几乎让她昏迷,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浑身酸疼,软绵绵的几乎不能动弹。外地人这次有了充分施展自己忠诚的机会,找医问药,端茶倒水,好好伺候着,真的叫一个无微不至。

晚上,外地人张方远没有去另一个屋子睡觉,拿一把凳子,就坐在柳柳的床前。柳柳用过药后烧逐渐退去,嗓子依然嘶哑说:“我想喝点水”“好好,我去倒。”张方远很是感谢上帝,自己的妻子终于开口和自己说话了。

张方远把水端到柳柳面目前,扶她坐起,看着她把水喝完。柳柳喝完了水,看看墙上的钟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就说:“你去睡吧,我没事了。”“轻松了就睡吧,我在这就行,晚上有个需要我能知道。”张方远又扶柳柳躺下,柳柳也没说什么,像是很听话的躺好,张方远轻轻地给她盖了盖被子。

柳柳闭上眼睛,在没有说话,在心里想:去年天也是重感冒,嗓子像冒烟一样疼,两个大孩子又不在身边,自己想喝点水还要拖着病体自己去倒,起来头晕眼花的险些摔倒。这次有这个外地人在身边,确实感受到了温暖,想着想着眼角溢出了泪水。张方远赶紧拿了枕巾帮她擦拭说:“别想那么多了,快睡吧,吃了药也打了针,明天就好了。”

柳柳渐渐睡去,张方远还没有睡意,他坐在椅子上。月光通过窗棂照在床上,也照在了柳柳的脸上。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仔细地看着她的脸,这真是一张如画般娇美的脸,从吃喜酒三个多月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端详这张脸。看着看着,他感到了一种冲动,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好像俯下身去亲吻一下她的嘴唇,然后……他还是克制了自己,起身到院里走走。

他走出屋,站在院子中间,昂头望着天空,漫天的星斗闪烁着,月亮又大又圆,他想到今天是阴历四月十六,那天吃喜酒的日子也是十六,算下来整整三个月了。那是他过完新年刚返回来上班,以前已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他的勤奋厚道很招老板喜欢,所以老板也很看重他。他正干着活,老板把他叫到一边说:“方远,知道你一直单身,你想不想在这里安个家?”听老板说完,张方远有点不知所措,老板接着说,“我们这有个寡妇,想在家招个女婿,我觉得你合适,你在这也呆了两年,对这里也很熟悉了,这边也比你们那边的人享福,有这样个机会你不如就在这边安个家。”“我愿意。”张方远明白过来,使劲的点点头说。

他还清晰的记着和柳柳见面的那一天,当柳柳站在他面前时他就显得有些木讷,一米六五的他和一米六八的柳柳站在一起让他很没有自信,他已不记得那天都说了什么,就这样模模糊糊的就成了,想到这自己苦笑了一下。他望一眼自己睡觉的那间屋子,心里掠过一丝酸楚,他劝自己:幸福来得太突然,所以需要缓冲,这都不是问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自己的早晚是自己的,还需要一些时间。

的夜还有一丝的凉意,张方远下意识的抱了一下肩膀。重新抬头在天空,他看到西南方向那颗最亮的星星,这说明天快亮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晚上摇着纺车给他讲的故事,就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的故事……说天神有三个女儿,分别是大慌、二慌、三慌,这三个女儿分别管着晚上的时间,大慌是值头班,晚上出过饭就出来了,站在天上东南方位,这个时候人们就知道是什么时辰,二慌半夜接班,是在天上正南方位,这时候人们会知道这是半夜,三慌站在天上西南方向,这时候看到这颗星就知道天快要亮了。因为她们接班都要慌忙赶时间,谁也不能误了谁的点儿,所以就叫慌忙星。三慌比较懒,至最后一个班误了,起来慌忙赶路,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洗漱,就给天神撒娇说:让天再黑一会儿吧,我还没有洗脸站在那多难看啊!天神很喜欢这个小女儿,就答应了她。所以天将明的时候会有一阵黑暗……

屋里传出柳柳一阵咳嗽声,把张方远从遥远的回忆中拉回来,他转身回屋,把灯打开。柳柳这时披衣坐起,看看时间已是凌晨4点,说:“天都快亮了,你去睡一会吧,白天还要上班。”“没事,你昨晚上都没吃饭,现在饿不饿?饿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去。”“不想吃东西,你去休息吧。”这样的对话在张方远看来就是动听的歌唱。他安顿了一下,就去他住的屋子里睡觉了。尽管屋子里就他一个人,他今天感觉到满屋子都是幸福。他躺在床上,体验着这种飘渺的幸福,但他相信,这幸福早晚会实实在在的降临在自己身边,这样想着,很快进入了乡。

天亮了,柳柳睁开眼,感到身上轻松了许多,她起床开始做早饭。自从张方远来到这个家里,柳柳基本就没做过早饭了,早饭都是张方远在做,今天张方远因为睡得太晚,天亮了他依然在梦乡里。

柳柳做好了饭,就去喊张方远吃饭,这是三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张方远听到喊声,慌忙睁开眼睛,一看表七点多钟,赶紧起床。

柳柳这时已把饭菜端上了桌等着他一起吃饭。小儿子杨刚这时也起来了,看到妈妈做好了饭等爸爸来吃,这是他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心里也很高兴,就跑到院子里喊:“爸爸,妈妈做好饭了,快来吃饭。”“你们先吃着,我洗完脸就去。”张方远边洗脸便答应着。

张方远走进厨房,见饭菜已盛好,心里那股温暖,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他坐下,拿了个馒头,夹了一口菜吃着问柳柳:“感觉好点了吗?你该喊我做饭,刚好再累着。”“你一夜都没睡,刚睡着我就没喊你,我也觉得没事了。”柳柳接过话茬说。

张方远真的庆幸柳柳的这次病倒,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是幸福感,三个多月来这次是说的话最多的一次。小杨刚看看妈妈,再看看方远,脸上也荡出了幸福的笑。

吃完了饭,张方远安置柳柳躺下休息,自己收拾了桌椅碗筷,又给柳柳倒了水把药吃下,说:“你在家休息,我去上班,中午等我回来做饭。”柳柳没吱声,但心里觉得暖暖的。张方远推了车子,又喊着小杨刚:“快点,背上书包,走了。”小杨刚听话的背起书包,上了爸爸的车子,爷俩一起出门了。

柳柳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近三个月来的一些情况,张方远虽说不是自己欣赏的男人,但这个男人那么周到,那么隐忍,又是那么的勤快,过日子不就是需要这么个男人吗?自己那么的对他,他也没有一声的抱怨,还踏踏实实的在这里照顾自己。柳柳想到这,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内疚来。她躺不下去了,翻身起床,来到张方远睡觉的屋子,看到他一个男人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她对在自己眼前从不被睁眼扫一眼的男人生出了好感,她想,既然命运把他送到了自己身边,来弥补自己缺失的遗憾,就应该接受,与其这样别别扭扭的过日子,不如好好的把心打开,开开心心的生活。想到这,柳柳一下子释怀了,她搬起张方远的被子,放到了自己屋的床上,看着两床被子放在了一起,柳柳心里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脸上掠过一丝涩涩的笑。

中午,张方远下班回来,见柳柳正洗衣服,就说:“怎么没休息?衣服我来洗就行了,你病了,就歇着。”“马上好了。”柳柳接过话茬。

张方远洗了把手就去厨房做饭,柳柳洗完了衣服晾在院子里,张方从厨房一扭脸看到柳柳正在晾衣服,又一看洗的是自己的衣服,心里那个乐,嘴上不由得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中午吃饭就他们两个人,小杨刚上的是幼儿园大班,学校有饭,两个大孩子在外地打工,很多时候就是柳柳一个人在家,现在就是有了两个人,但柳柳从来也没和张方远一个桌子上吃过饭,今天算是个特殊的日子吗?他们竟是第二顿在一起吃饭了。张方远见柳柳高兴,吃饭间经说起家乡的一些风俗,柳柳时而认真听着时而问上一句。

吃过午饭,张方远习惯午间休息,更何况昨晚又熬了夜。他对柳柳说:“我去休息会,你也休息会吧。”说完就向自己的屋子里走去,柳柳也没说话。他走到自己屋里一看,铺盖卷怎么不见了?先是一惊,正想问柳柳,又突然打住了。定了定思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咧着嘴笑了。他转回身,走到柳柳的屋里,见柳柳躺在床上,旁边放着的正是自己的被褥。他的身心里一阵激动,手心冒出汗来。

柳柳躺在床上装着睡着,她知道张方远进来了并没有吱声。张方远捂住心跳,憋住呼吸,悄悄地脱鞋,轻轻地躺在柳柳身边。躺是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心在狂跳,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劝自己:要稳住,要稳住。他使劲闭着眼,希望自己很快睡去。

耳边传来柳柳温柔的话语:“盖点东西,别凉着。”柳柳的话语就像一股电流,他再也按耐不住,逮开一条被子,连同自己和柳柳一起盖上……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还有柳柳愉悦的呻吟声……张方远猛地把被子撩开,水洗一般钻了出来,四脚朝天的瘫在床上,发泄完后的轻松和疲惫一同向他袭来,昏昏沉沉的想要睡去。

柳柳辗转过来,看着即将睡着的方远,心想:以往的猥琐哪去了?咋还看出几分刚毅来呢!张方远感到柳柳在看他,使劲睁开眼,翻身把柳柳搂在怀里,说:“睡会吧宝贝,谢谢你,让我完成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对不起,一直以来我不友好的对你,这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这一个中午,两个人睡的都很沉很香。一觉醒来,已过了下午上班时间,张方远索性告了假,就陪柳柳在家说话。夫妻,有过了夫妻生活,心就一下子拉近了距离,有一些心里话,心里想法,才会向对方倾诉。

“既然请了假,下午一起去厂子看看吧,一年多都没去管了,不知道成啥样子了。“柳柳边说边穿好衣服。张方远答应着推了车子一起出门。这是第一次两人一块出门,街坊赵大婶看见,“笑嘻嘻的说:“看看,这才是一家人,这是去哪啊?”“到厂子里看看去。”柳柳也笑着回答。

柳柳早前的拔丝厂在村东头一条河沿上,骑电动车也需要走二十分钟,一路上张方远驮着她,沿街的人和柳柳打着招呼,眼睛里流出的却是异样的目光,那目光告诉柳柳,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柳柳这次发烧把脑洞烧开了,一下子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了,别人的目光给自己的除了让自己举步维艰其他的什么都得不到,想到这她故意拦住了张方远的腰。他不是矫情做给谁看,她只想让自己有所改变,不活在别人的眼里,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她明白了更多道理,要想活的轻松,只能活自己。她决心改变,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无话可说。世俗就是这样,有一些吃闲饭的没事就是扯别人的闲话,作为茶前饭后的聊资,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若不在乎,他说累了就自然停止,你若在乎,就是把你说死了他们还是有话说,我柳柳善良守道,不偷不抢,不娼不盗,我干嘛就为怕你的闲言碎语活得那么累!柳柳这样想着,显得更加的自信起来,对邻居们投来的各种神态的目光都报以平静的微笑。

张方远不知道柳柳心里的真实想法,他只觉得柳柳突然变了一个人让他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有点惶惶然,但他心里还是感到很高兴。

“前面那个大门就是。”柳柳提醒张方远说。张方远走到大门口停下了车,柳柳拿出钥匙开门,两人一同进去。

有一阵子没来这里了,屋子的角落挂满了蜘蛛网,机器上也爆满了尘土,柳柳看着这一切,不由的想起已故的丈夫,眼泪不由得在眼眶里打转,说:“以前他在的时候这里多红火,现在……”“别想那么多了,故人已去,我们还得往前走,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方远搂了柳柳的肩膀说,这一段话足以抚平柳柳的伤感,柳柳觉得自己有了依靠。原来他看似猥琐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善良强大的心。

从厂子回来,柳柳就有了一个新的计划,要把厂子重新经营起来。进货走货的渠道都是现成的,唯一困难的就是资金。以前确实也挣了一些钱,可是刚盖了新房花去一大部分,后来因为丈夫大军在医院抢救把积蓄基本花光了。

张方远听柳柳这么说,心里也愿意自己做些事情,既然什么都是现成的,自己也在这个行业干了几年,也熟悉里面的套路,与其给人家打工不如自己给自己干。但资金的问题从哪来?他想了想说:“我听说国家有个对微小企业支持的贷款,是没有利息的,这个可以打听一下,再就是我这也赞了一些,应该有五、六万,我看有十万块就能运作起来”“那就行了,你那有五、六万,我再借两万。先弄八万干着,进货的也都是老关系,实在资金不够就先欠一些,我去给他们说就行了。关键是信心,信心有了什么都简单。”柳柳一改从前的柔弱,是啊!环境造就人,逆境改变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一年多来柳柳所遭受的打击,就像涅槃凤凰,浴火重生,她想重新站起来。

张方远辞去了那家的工作,开始准备和柳柳一起开厂的准备工作,第一步是先把厂区回复整洁,第二天吃了早饭就去打扫了。

婆家娘家都在柳庄,听说要把厂子重新开开,双方老人都很高兴,父亲首先支持,对柳柳说:“看到你振作起来我心里很高兴,前一阵子我真为你担心。其实早就该这样,方远人忠实厚道,人也挺能吃苦,你们要是能好好地,将来一定是好日子。这样,我这还有两万块钱,你们肯定要用得着,先拿去,钱不够咱们一起想办法。”父亲说着把一张银行卡带密码一并给了柳柳。柳柳接过银行卡,眼圈红红的说:“,这阵子让你操心了,不过现在我一下子想开了,大军他是没福气早早走了,但我和孩子还要活,当下形势这么好,我总活在悲伤里对孩子对老人都是一个罪人,我只有振作起来,把日子过好,我想着也是大军在天之灵愿意看到的。”柳柳的这番话,其实也是有一个人劝导她是说的话,柳柳说她命中有一个贵人,在暗地里一直伴随着她。

公公婆婆听说要收拾厂房,也早早的吃了饭,拿了家伙什一同去帮着收拾,一家子又有了往日的欢乐气氛。张方远早把自己当成了杨家的儿子,爹娘的叫着一点也不绕口,他觉得当时要不是养家父母极力撮合,他张方远也不会有今天,是这老两口给了他一个家,是他的诚恳和耐心、朴实善良打动了柳柳,才有了今天的幸福,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维持得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差开工了,婆婆给找了个风水看了个日子,订到了阴历,五月十八,五月十八正好是柳柳的生日,这是一个巧合,柳柳还是感觉到这个巧合能给自己带来运气。

晚上,柳柳的电话响了,是从前那个商人,问柳柳厂子的进展情况,听到这个声音,柳柳就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愉悦感,她微笑着回答:“曾大哥,我正说给你电话,开工的日子定下来了,是五月十八。”“这天不是你的生日吗?很好很好。”“大哥您也过来吧,给我捧场,嫂子也一块过来,一起到我们这个小地方观摩一下,我会热情招待。要不是您经常鼓励我,我真的不会这么快走出来。”“也是你自己够努力,这样,如果能抽出时间来我一定过去。”“好好,您来我就会很高兴,方远想给您说句话。”柳柳把电话给了旁边的张方远。张方远接过电话,也是很感激地说:“大哥,谢谢您对我们的关怀,我们现在都很好,我的地位也上升啦!”张方远带有一丝幽默说。那边也用轻松的语言回话:“这是你的福气,我是没这个福气了,你要好好珍惜柳柳,她是个好女人。”原来,来电话的正是以前那个柳柳准备托付一生的外地商人,他一直在关怀着柳柳的进展情况,柳柳的改变和他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一个有着大爱的男人,他叫曾进修。

曾进修是和柳柳在网上聊天认识的,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曾进修给了她很多鼓励,当她得知曾进修也是单身时,两人产生了要结合的念头,后来柳柳家人反对,就停止了这个想法。当柳柳痛苦的告诉他自己被道德捆绑遭人闲言碎语,无奈和张方远结合时,他同样也以一个大哥的身份给以安慰,告诉她只要人不坏,就值得托付。他还要求和张方远通话,帮着了解这个人,通过交流知道,张方远是个靠得住的男人,就极力在中间进行了撮合。

开张的日子到了,五月十八日这天,柳柳的厂门口热闹起来,厂名从大军拔丝厂换成了柳柳拔丝厂的字样,开业大吉的大红字很是显眼,柳柳邀请了一些邻居和大军生前的好友,摆了几桌酒席,准备了两箱子鞭炮,红红的鞭炮把个厂门口围个严实,胆大的二愣子点燃鞭炮,一阵震耳的炮鸣声淹没了周围的话语。

周翠华和梁大彩在后面大声嘀咕:“看看柳柳还真能干,招个女婿看着窝里窝囊还真有点内秀。”“啥内秀,还不是外地那个商人在背后使劲,听说也来了。”两个人说着就在周围人群里用眼睛找。

鞭炮放完,乡亲们开始落座,酒席就摆在厂子里,饭前柳柳少不了要说两句。只见柳柳穿了一套浅粉短裙职业套装,身段尽显端庄秀挺,他招呼着乡亲们坐好,开言了:“今天拔丝厂重新开张,我在这感谢乡亲们前来捧场,只是,以前的大军拔丝厂换成了柳柳拔丝厂。”柳柳的语气从欢快变得沉重。转而又欢快起来:“这次的重新开张,也少不了一个人的鼓励和出谋划策,这就是我远方的一位朋友曾进修大哥,他今天也来到了这里。”曾进修站起和大家示意。在边上的一张桌子上,周翠华和梁大彩又悄声嘀咕上了:“这个男的就是以前要结婚的那个人,家里不让,现在还拉扯着,肯定中间有事。”“我看也是,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个简单人,要不是他帮助柳柳,就凭柳柳能把厂子开起来?“”我看这个老实的张方远也是个活王八。”两人议论着,发出诡秘的笑。

“大哥你也说两句吧。”柳柳示意说。

“好吧”曾进修接过话茬,“我和柳柳是在不经意间认识了,现在是成了真正的朋友,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我会给她一些建议和帮助。“他拉起身边的一位女士,“这是我太太,和我一起来为柳柳加油。”女士起身点了点头,露出高雅的微笑。

周翠华和梁大彩有点失望又羡慕的说:“这女的多洋气,就和咱村里人不一样。”“你还说柳柳肯定最后和这个商人结婚,打了自己脸了吧?人家有媳妇了,还这么俊。”“这你赖我说了,你还不是事后诸葛!”两人相互对掰扯。

最后柳柳把张方远拉起来,开玩笑说:“这个人虽说长得磕碜点,但他内心很善良,自从他进了我的家门,我也没给他好脸子,但他从不计较,还是一心一意为这个家劳碌忙活。他的耐心和善良感动了我,有了爱和安慰,我才有了现在的振作。“他看看张方远,有点歉疚地说;”对不起了,我让你也委屈了一阵子。“张方远憨厚的咧嘴笑笑。大家开始鼓掌,有人喊让老张说两句,老张憨憨的笑着说:”我也不会说什么,感谢吧,感谢!要我说也就一个字“干!”两个字“好好干!”

“老张,那是三个字,你数学咋那么差呢!让柳柳晚上好好教教你。”二愣子喊了一句,大家一片笑声,柳柳嗔怪的骂了二愣子一句。

酒足饭饱,人们散去,曾进修和妻子也要启程,临走留下五万块钱说:“好好干吧,我支持你,这钱算我的股份,赚了分成,赔了就不要了。”柳柳再次感动,是什么造化让她遇见了这么一位大哥。

一切都归于平静,人们对柳柳的风言风语也越来越少,看得见的,是柳柳在家与厂子间奔波的身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854/

寡妇门前的评论 (共 13 条)

  • 荷塘月色
  • 暗雪
  • 鲁振中
  • 于正祥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雪中傲梅
  • 清澈的蓝
  • 雨袂独舞
  • 雪灵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审核通过并说 需要宣传工具么?关注我的微信公号 paya2016 正在送推广工具充值卡,真实宣传精准定位自动推广简单高效~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