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陶茶组合(13-15)

2017-01-02 08:26 作者:河马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陶茶组合之

茶和诗兴

/

2016,这一年还剩两天一

我辞岁:“茶和诗兴,压书卷气”。

灵在茶饮中,透明的杯底,陪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仪式的平静,嘲讽风雅颂,抛弃

修辞立其诚的原教旨或约定,让

失败的诗兴,抵达一夜的轻盈

2016年12月29日于永安约

陶茶组合之

茶窖·诗窖

传说中芳村本名“荒村”,曾经

是荒凉小岛,后因广种花卉,

芬芳四溢,得以称之为“芳村”。

昔时位于芳村腹地的茶窖,花

田百里,花农相依为命:“花田

儿女花作命,衣花食花解花性”。

茶窖命名,发轫于“花花世界”,

茶呢。一个地方的际遇,由偶然

性与地域属性注定。开放之初,

茶窖被勐海茶厂选作普洱仓库,

随后,不少茶商自动集结于此。

石围塘的崛起,虽没有花市的

声,却以茶叶的“市场方式”。

从仓储物流,到业态形塑,南方

茶叶市场,已成了农业部的定

点市场。这里无疑称得上全国,

甚至全亚洲最大的茶叶集散地。

而窖之为窖,正如所出不如所聚,

关键是充沛的购买力与强劲的流

通性。茶窖,让岁月沉淀了另一种

“有意味的形式”。这窖就是人性的

味蕾啊。有时我想,茶窖既然正本

清源,那么“诗窖”也要同时提出。

因为把诗视同纯酿,这本来也是

我的创作性理念。事实上,近年

我所蹲守的“永安约”,恰恰酝酿

了一个“意态混沌”,一个诗学秩

序。这从我几部书可以看出诗学

理论构建的端倪,包括编好待出的

两本书:《应感集:诗歌及其工作》、

《圣坛:灵的写作》。或许,诗窖即

茶窖,仍不足为外人道。诚惶诚恐。

2017年1月1日于石围塘

/

陶茶组合之

禅茶一味

/

大道至简。简单有时

意味着粗暴。啰嗦有时

意味着简洁,和不得已。

在道的屋檐下,风与铃铛,

互为因果,互为生发。而“心

理成本体”,并非不可能。比如

中这个尺度,它仿佛置身事外,

但还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

样的中道,就是度的本体论。由此

看来,禅可意会不可言传,如同至

味无味。而本体之外的事物,诸如

茶汤茶色,直呼唯美味蕾,况味似

成非禅。这也是意态体会王维禅境

的本能之钥。诗佛之畏,不在言说,

而在非言说部分。可惜再美的诗篇

诗句,无一例外,都要用语言,包括

声音和文字。谁在乎手势,每一个手

势展示之际,谁反而离禅近了。“似

成非禅”,既是艺术,也是尴尬奥秘。

如是,那些禅茶一味,茶来喝茶就是。

2017年1月1日于石围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499/

陶茶组合(13-15)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