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过年新衣

2017-01-01 19:05 作者:闺中月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新衣挑好了吗?年前习惯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尽管新衣已为现代人的一道平常菜,但过年的新衣穿上会显得特别庄重喜庆,甚至裹着一种虔诚的味道,穿的是新衣,也是心情哩。

和“幽寻”混熟的日子里,我的新衣新书再也不用愁,她会在网上帮我淘,淘来的新衣新鞋好看又不贵,还蛮合心意,我们的口号:廉价穿出优雅。生活的灰色基调有时把我们涂抹得灰头土脸,萎靡颓殇,可我们的新衣会反戈一击,杀它个溃不成军。2017年已站在门槛外准备叩响门环,过年新衣,幽寻依然帮我挑好,驼色皮大衣,黑色皮裤,古铜色马丁靴,我想若再给我配备一匹彪悍的骏马,飞扬起一路尘烟,差不多就是电影《西部一百万种..》里的路易斯.安娜了,落拓不羁中的酷派,踏过天涯路,也许缺哪样就得用哪样来武装吧。

有时以为岁月这条河流终会将一些旧事淹没,然而,它却学会了游泳。他说我曾穿过一件最美丽的过年新衣,那也是最美好的年华穿上的,它,一件淡银紫色的绣满云朵的中式锦缎薄袄,那种银紫恐怕在色系里难以找到,有点芦花初开时的银紫,又有点后茄花褪色时的淡紫,整身银丝绣成的自由云朵略大一点,口袋和领子的云朵绣得精细一点,且在淡银紫上镶嵌了一道紫色的滚边,口袋上还有一个锦缎盘成的蝴蝶扣,看上去就像古代美女的八宝箱,那一年我留着一头乌黑发亮的童花头,穿上它有种古典女子的气质美,他一直记得记得,有点遗憾,当时竟没有留下一个身影,以致那年写《衣柜里的珍存》,他以为是,迫切点开来看,原来并不是,心里好一阵子失落呢。

从前的小孩子,穿上过年新衣会特别欣喜,特别虔诚,生怕弄脏了一点点,划破了一点点,我母亲每个新年都会为我添制殷红窦绿的新衣,打扮得很天,心情便在春季里徜徉不离。念书了,父亲过年发的福利券,母亲常用它为我添一件件新衣一双双新鞋,那时我穿的是新衣,也是幸福哩。出身于这样的传统家庭,自然也会将一些行为习惯传承,每年单位都会发一张福利卡,我会拿着这张卡去为儿子添一双带气垫的运动鞋或一条牛仔裤,每年这样,儿子穿上它,走起路来轻松踏实,穿旧了还像宝贝一样着。

那一天,你和你的知己朋友推心置腹地聊天,说到往日时光,你的眼睛就发亮,仿佛回到了从前,片刻过后,你的中枢神经再次把你拉到现实,无可奈何,说:“yy好比是过年穿上的新衣,愈是怕弄脏划破,愈是弄脏划破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给她做了一件“皇帝的新衣”,而路边没有遇到一个说实话的小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458/

过年新衣的评论 (共 10 条)

  • 漫舞洛城
  • 雨袂独舞
  • 冰山雪莲
  • 火淼
  • 清澈的蓝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 雪灵
  •  审核通过并说 不错,以后多交流,可以加我为V友taomao17 邀您进入交流群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