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获奖

2017-01-01 16:18 作者:Forever°皇子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王清雅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颤抖,是一条短信:

蒹葭文学社:

您好,蒹葭文学社自由征文活动颁奖典礼将于本周六晚六点半于xx市瑞金北路瑞金大厦二楼会议厅举行,请大家准时到达,各位的获奖情况届时会公开,收到通知请回复姓名。谢谢!

这真是一条让人无比激动人心的好消息。

王清雅向蒹葭文学社投稿到现在,时间过去了几个月,他几乎将这件事情忘了个干净。现在却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收到自己获奖的消息,这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王清雅看完消息,兴奋得身体发热,呼吸深度加大,脸上一阵阵轻微地发烫,跟他一起吃饭的同伴没有注意到,连王清雅吃饭的速度也明显地加快了。

王清雅开始想他参加征文比赛的初衷。本来自己是一个好文学的人,不过他似乎对自己的写作水平没有多大信心,平时有一定的阅读量,也觉得自己的一些文学创作灵感是很有意义,但是自家本身的缺点在于没有得到过行家的指点,比赛更是极少参加。之前在报纸上看到另一个文学社的征文通告,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了一篇没怎么用心打磨过的文章,没想到竟然获了奖,这对于王清雅来说是个极大的鼓励,很大程度增强了他写作的信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次蒹葭文学社奖品这么丰厚,王清雅将之前获奖的那篇文章精心雕琢后,又认真挑选并修改了一篇平时写的文章,一起投了过去。没想到的是,这一投竟然又获奖了,初出茅庐的王清雅,两次投稿,竟然两次获奖,王清雅觉得这是自己的实力得到了肯定。

在参加这两次征文活动之前,王清雅从未投过稿,也从未在较大的平台上发表过文章,平时有空习惯写一些作品向朋友们分享,朋友们也只是点点赞而已,很少有人能与他谈一谈文章,他的作品也从未得到过认可。这回又一次获奖,对于王清雅来说似乎找到了知音一样。对,蒹葭文学社的评委就是知音,自己的实力终于得了证明,从此我再也不是那个只在一小群人里混一混的文艺青年了,这两次的获奖说明我还是有实力的,王清雅想。

王清雅非常兴奋,因为他对文学太在意了,他付出了许多心血。

王清雅开始想关于奖品的问题:征文公告上说,一等奖是一台苹果电脑和一万元奖金,二三等奖一样,都是一台苹果手机加五千元现金,四到五名每人一千元鼓励奖。王清雅猜测自己到底获了几等奖。

一等奖吗?不,不太可能。虽说我的那篇《七舅姥爷》写的感情真挚,文笔老练,不过篇幅少了点,此外也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瑕疵,那样的作品别人就给我一等奖,不可能,不能服众。至于另一篇诗歌童年》,那就更不可能了,虽说我也呕心沥血写了很长时间,改了很长时间,不过似乎格调不太高,像是一篇戏谑之作,内涵不丰富,一等奖肯定不可能的。

那二等奖呢?有点可能。如今的人大多关注的是男女之爱情,最多也就写写父亲母亲,像我那类写七舅姥爷的作品,很少见,而且我传达的思想观念是极进步,对社会极有意义的,给个二等奖应该也是实至名归的吧。

王清雅想着想着又激动了起来,身上的血液流速又加快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又想:不,不对。人家二等奖好歹也是一部苹果手机加五千元,就我那样一篇一千字左右的文章,就能拿得到?似乎不太可能吧!一部苹果手机加五千元算起来价值不低于一万,如果我获奖的话,相当于一个字十元钱,大作家的作品也没这么贵!更合况我不是大作家。

我想应该四到五更靠谱吧,对,四到五名应该是可能性最大的,我心里清楚我的水平,我要求并不高,只要能有一千元就很满足了,毕竟我还需要在历练历练,文笔这种东西,是急不得的,王清雅这样想着,澎湃激扬的内心终于有了一丝丝安宁。

晚上,王清雅躺着床上高兴得有点睡不着觉,明天就是周六了,要不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呢,父亲一直以来都是很支持我写作的呢!还有我的那些老朋友和老同学,他们平时都称赞我的文章写得好,我跟他们说说,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有眼光呢!算了,还是不说了吧,等吧,等我领了奖我再告诉他们,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第二天早上,王清雅在穿衣服的问题上纠结起来。今天晚上要去领奖,到底该穿什么样风格的衣服好呢!穿正式一点吧,似乎不太好。这次也许只获四名或者五名,穿的太正规是不是有点抢人家一二名的风头呢?这好像不太好,假如获一二等奖的人穿的很朴素,这样一来显得我这个人太虚荣了,还是不穿这种的好。那就穿简单一点吧,简洁一点显得朴实无华,刚好也配的上我那篇《七舅姥爷》。

刚穿上衣服,王清雅又犹豫了。万一我那篇文章要是真的获的是一等奖呢?评委的脉搏谁也摸不准,何况我投的是两篇稿子,评委不喜欢一篇也许会喜欢另一篇呢,《童年》那首诗歌写的生动活泼,富有情趣,《七舅姥爷》写的真诚慎重,质朴老练,两篇稿子是不同的风格,万一不小心被评委挑中了呢,这世上的事谁说得清呢,有很多事是很难预料的。王清雅最终还是选择穿的简单一点,不到直到出门的那一刻,他心里还是有一些犯犹豫,其实他还是有一小部分意愿想穿比较正式的装束的。

这天一整天王清雅的心里都不太安宁,因为他太激动了,他有时候故意逼迫自己把获奖这件事忘掉,可是刚忘了一会,不知不觉又会想起来,一想起就高兴得不得了,一高兴就激动,巴不得把这件事告诉身边的每一个人,哪怕是陌生人,最终他还是将这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压制住了。不过准确地说,他实际上没有控制住,因为他把这事告诉了跟自己住在一起的室友。吃午饭的时候,他郑重其事地笑着对室友们说,嘿,我要向你宣布一个好消息:

“我写文章又获奖啦!”

一个室友说:“哦,是吗,真是恭喜你啊!”

王清雅点点头,心里又喜欢又失望。喜欢的是终于有人知道了自己获奖的消息,自己的价值终于得到了肯定,失望的是为什么这样令人振奋的消息只换来室友简单的两句话,室友们说恭喜后就继续说自己的话去了,好像他说得这件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到了下午五六点的光景,王清雅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他应该早点去吃饭,吃完饭务必六点半之前准时到达瑞金大厦二楼。王清雅走在路上,心跳得厉害,加上室外的气温有点低,他的身体不住地发抖,他不停地告诉自己要淡定,这种场面算什么,自己是个不慕虚荣的人,就这么个小小的场合就把自己激动成这样了吗?将来也许还有更大更庄严的场合等着自己去领奖呢。王清雅一想到这里,又不好意思地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着自己怎么这样不感到知足呢,将来的事谁说得清呢,现在就开始憧憬,不踏实,还是看眼前的好。他又告诉自己,我是一个看淡名利的人,怎么可以想这些呢,于是他把这些想法强行逼出了脑海。

吃饭的时候,王清雅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激昂澎湃的心情,吃饭的速度无不知不觉中快了起来。吃完饭他又一次犯了犹豫,到底该不该现在立刻就去瑞金大厦呢?他看了看表,五点40分,现在去有些早了,事先跑到那里,别人会认为我这个人太注重名利了,或者他们有些人会悄悄笑话我,说我这个人像是从没有领过奖似的去那么早,不行,我不能这么早就去。王清雅刚打定主意,另一个念头又从脑子里冒了出来:守时不是人们一直以来都推崇的优良品德吗?我早点去说明我这个人很有时间观念,很守时,别人也许会想,能写出获奖文章的人,真的不一般,平时的品行一定很好,从他守时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王清雅这样一想,终于下了结论,还是早点去的好,不过在他刚起身从食堂走的那一刻,他心里还是存在一小部分意愿想去晚一点去的。去的路上,王清雅突然想到,万一领奖的时候叫我说获奖感言怎么办,我毫无准备啊,我该说些什么呢!这让王清雅着急了好一会儿,他故意放慢了走路的速度,想考虑考虑获奖感言,至少先打一个腹稿,免得到时候不知道说什么。王清雅思忖了许久,他决定要说点让自己显得深沉的话,不多,两三句就好了,而且王清雅要求自己,说获奖感言的时候一定不能笑,表情一定要很淡然,很轻松,内容大概就是:我觉得作品传达的思想很有价值,就写了。谢谢评委对我的肯定,我今后会更加用心写作。

王清雅将一切都考虑得很周全,他很淡定地走进了瑞金大厦二楼会议室。

终于到了颁奖的时刻,王清雅已经迫不及待了,他很认真地竖着耳朵听着,他一定要听准他到底获了几等奖。

“第五名......”

听到第五名这三个字的时候,王清雅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立马又膨胀开来,同时把心脏里的血放射到了全身,全身为之一热,他看不到自己是什么表情,不过他很清楚自己此刻应该是面红耳赤的。

“张德军,获奖作品——《这个世界,我想和你谈谈》。”

听完第五名是谁,王清雅更加激动了,这样一来自己的名次肯定在五名以上了,他想到自己的两篇作品,难道两篇各占一个名次吗?简直不敢想象,这样的大奖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王清雅的呼吸更加急促,身上的皮肤开始往外渗透热气,他要认真慎重地迎接这一切。

“第四名,刘兵,获奖作品——《魔窟》。”

我的天啊,王清雅听到这个结果,心里既喜又忧,既渴望又害怕,喜的是他的作品竟然能够名列前三,忧的是两篇作品都进入前三的可能性不大,他渴望获奖结果赶紧全部公布,害怕的是听到自己其中一部作品没有获奖。王清雅安慰了一下自己,只要有一篇能获奖就不错了,不要要求太高,更何况这可是前三,拿一个相当于前面两个人的几倍。

公布完四五名后,主持忽然不往下公布了,让两个获奖者上台领奖,又说了许多台词,绕了许多弯子,故意拖延了许多时间,这让王清雅心中十分难过,十分焦急,他根本没有心情去听主持人到底说了什么,他只想快一点知道前三名到底是哪些作品,他感觉自己熬了很长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台上说了一声:“下面开始公布前三名!”这时,王清雅的耳朵立刻又竖了起来。

“三等奖,马瑶,获奖作品——《暖》!”

只剩最后两个名额了,王清雅一个劲地闭着眼睛默念,他在念佛,他之前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的鬼神之事,他在不断地默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他念了很多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条件反射般的在心里念起佛来,实际上它就是一种条件反射。王清雅无法追究自己这种行为的缘由,也没心情去追究,他不停地念佛,希望自己的两篇都被选中,他在祈祷第一二等奖都是自己的。

“二等奖,郭庆伟,获奖作品——《天道》。”

王清雅的脑袋像是一个巨人使劲捏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往外悄悄地冒,浸湿了他的内衣,他感觉到有点呼吸困难,实际上,王清雅一直在喘着粗气,他的胸膛在很明显地起起伏伏,他呼吸的声音很沉重,如果有人挨着他,再粗心大意的人也能察觉他的异样,好在他坐的是后排的位置,人并不多,也没人坐在他身边。这时台上像是配合王清雅的节奏一样,停止了宣布获奖者,二三等奖获得者上台领奖,又念了许多台词,这些王清雅是一点也不关注的,一点也听不进去。他为自己的一篇作品被淘汰感到极为伤心,他的身体里血潮涌动,他觉得略微有些头晕,身体正在向外不停地流汗,他想却又不敢去摸自己的脸,因为他知道摸不摸结果都一样的。

王清雅处于极度的不自在中,目前的情况已经没有悬念,一等奖是他的,不过同样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有一篇作品被淘汰了,这说明自己被否定了,这是多么痛苦的经历,王清雅不断回想那他的那两篇稿子,到底淘汰的是哪一篇呢?《童年》,对,一定是它,哎!回去一定要好好把它在改改,到底是哪些地方有问题呢!王清雅开始回忆自己的诗歌《童年》的内容,心急如焚的他此时已经热血沸腾,他无法接受自己的作品被否定,不管是哪一篇,他都极其难过,现在唯一能让他有丝丝安慰的是,最起码有一篇是获的获了奖的,而且是一等奖,在他心里,已经有百分之一的意识在乐呵呵地盘算怎样花奖金和享受崭新的笔记本电脑了。

王清雅没有被混乱的情绪蒙蔽,他还是很理性的,他知道当前最重要的,是整理好心态,上台领奖,让观众看见自己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王清雅这样想着,慢慢恢复了常态,他拨了拨头发,整理了一下装束,微笑地看着台上,只听主持人念到:

“一等奖,蒋蓓蓓,获奖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402/

获奖的评论 (共 12 条)

  • 雨袂独舞
  • 冰山雪莲
  • 鲁振中
  • 清澈的蓝
  • 雪中傲梅
  • 溪水清清
  • 雪灵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审核通过并说 不错,以后多交流,可以加我为V友taomao17 邀您进入交流群
  • 独步

    独步喜欢拜读点赞问好朋友,推荐阅读?

    赞(1)回复
  • 丫丫

    丫丫欣赏佳作!学习,问好,赞,推荐!!

    赞(1)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