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石牌大捷的背后(19)

2017-01-01 09:31 作者:宜昌石头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石牌大捷的背后(19)

十九、中方对石牌之战的表述(上)

关于鄂西会战第三战役中的石牌保卫战的描述甚多,在此用笔者多年前完成的《宜昌印象》其中的《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两节进行综合表述。

日军占领宜昌期间,为加紧对重庆的攻势,以消灭我江南的部队,夺取川江第一门户石牌要塞,威逼重庆,于1943年5月组织10万兵力、上百架飞机,发动了鄂西会战。这次会战,是中国八年抗战中发生在湖北境内的四大会战之一,是继枣宜会战之后中日军队在鄂西地区的又一大战,也是抗战期间全国著名战役之一。蒋介石称这次会战之关键的“石牌乃中国的斯大林格勒”

万里长江以气吞山河之势在三峡198公里的流程中七弯八拐,不断改变流向,江水流经宜昌上游二十余里处时,突然向右拐了个90度的大弯,原本自东向西流去的滔滔巨流,因拔地而起的山峦阻挡,只好调转水头,向东流去形成一个巨大的“V”字形,这里就是自古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湾”的明月峡。古镇石牌就在这“第一湾”的南岸山坡上。据《东湖县志》记载,江南“有巨石横六七十丈,如牌筏”,故名石牌。高40米、底部宽13米、顶部宽12米、厚度约为4米,重量达4300多吨,远远望去,真象一块精心镶嵌在秀丽的“长江第一湾”中的石牌。

石牌方圆70里,是当时我军的军事重镇,六战区前进指挥部、江防军总部等均设于此。下有平善坝,与之相距仅咫尺之遥,是石牌的前哨,也是为我军河西的补给枢纽。下距宜昌城仅30余里,自日军侵占宜昌后,石牌便成为拱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门户,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中国军队于1938年就在石牌设置了第一炮台,安装大炮共10尊,为长江三峡要塞炮台群的最前线。由于石牌要塞炮台的炮火可以封锁南津关以上的长江江面,极具威慑力,令敌望而生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石牌要塞保卫战是这次鄂西会战的关键。石牌为我军全线扇形阵地的旋转轴,正如当年徐州会战中的台儿庄,坚守旋转轴,顶住敌军的正面进攻,伺机侧击敌军,石牌的重要性不容置疑。因此,蒋介石对石牌要塞的安危极为关注,他不止一次地给六战区陈诚、江防军吴奇伟拍来电报,强调确保石牌要塞。5月22日,蒋介石又发来电令:“石牌要塞应指定一个师死守。”如此重任即落在18军第11师和师长胡琏的身上。

为坚决保卫石牌要塞,5月27日江防军调整部署,决定以攻守长阳、宜昌两县间之稻草坪、高家堰、余家坝、曹家畈、石牌之线为决战线。为保障决战胜利,在此关键时刻,从重庆传来蒋介石5月26日颁行的手令。蒋介石指出,石牌乃中国的斯大林格勒,是关系陪都安危之要地。并严令江防军胡琏等诸将领,英勇杀敌,坚守石牌要塞,勿失聚歼敌军之良机。

我三军将士因此斗志倍增,死守石牌要塞的第11师师长胡琏当即立下遗嘱,决心与石牌共存亡,并把师指挥所推进到离火线很近的虫客蚂包亲临指挥。胡琏是一位善于山地作战的将军,他重视利用石牌周围山峦迭嶂、壁立千仞、千沟万壑、古木参天的有利地形,构筑坚固工事,并在山隘要道层层设置鹿砦,凭险据守。

1941年5月28日,日军第三师团从长阳高家堰向我第11师第一道防线南林坡阵地发起攻击,这里被评为“战斗之激烈,为八年抗战中鄂西战事所绝有。”战至黄昏时分,九连阵地首先被敌攻占,八连阵地继而也被敌突破,然而,第七连阵地始终坚守,并以猛烈的炮火向敌射击,予敌重创,阵前陈尸数百。七连官兵伤亡也重。第二天黎明,日军又向七连左、中、右三方进行夹攻,也被我军击退。日军于上午9时出动飞机5 架,同时搬来直射钢炮数门,对我七连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周围树木被扫光,山堡被炸平。第三天,日军在飞机支持下,继续向我第七连阵地攻击,但该连余部仍顽强坚持战斗。第四天即5月31日,第七连奉命撤离南林坡时,全连仅剩下70多人,官兵伤亡达四分之三。

5月29日,日军第三十九师团主力经余家坝,中午进至曹家畈。遂分兵两路向牛场坡、朱家坪我十一师阵地大举进犯,我军撤离牛场坡,第二天,朱家坪被敌攻占。与此同时,日军第三师团另一部越过桃子垭,向桥边南之天台观一线我18军暂编第34师阵地发起进犯。天台观是我军这一带的制高点,这天,日军沿点心河从天台观背面向我攻击,企图夺取天台观。守卫天台观的暂三十四师一排战士,临危不惧,死守阵地,与敌顽强拚搏。日军几攻不下,又调来飞机助战。我一排战士聚集在冬荆树下坚持战斗。飞机竟把冬荆树炸成秃桩,山头土翻几层,然而勇士们视死如归,与敌肉搏,给敌人重大杀伤,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8257/

石牌大捷的背后(19)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