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洗澡

2016-12-28 09:08 作者:江北乔木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每个人都有与别人不同的经历,而把不同的经历说出来,写出来,再加之旁听者的添油加醋的描述,着实有让人回味的东西,就说我经历的洗澡吧,也有些东西值得回忆,虽没有中原著名作家刘庆邦小说里写得那般精彩、细腻,可我的洗澡经历也够丰富多彩的。

小的时候经常到老家的东河里洗澡,流水潺潺的河里留下了我的童稚和欢乐;稍大一点儿就到水库、大口机井里洗澡,深深的水库、机井里留下了我笨拙的泳姿;中学时代到闻名周遭的双庙水库里洗澡,辽阔的水库里浸润过我美好的中学时光;参军后在飘忽不定的军营里洗澡,一座座军营里留下了我“一盆凉水当头浇”的酣畅与豪迈;转业后又回到了家乡工作单位里洗澡,温馨和热闹的单位大浴池里留下了我的美好感受。我还在泰国浏览过泰国浴,在小城亲蒸过桑拿浴。亲力亲为的种种洗澡洗出了不同的感受,笔下一如流水一样荡漾起来,丰富生动起来,洋溢着不同的流光溢彩。

起先便是儿时的洗澡,那是留在我脑海里最初洗澡的印记,现在回忆起来,历历在目。儿时村子东面有一条河,村里人都叫它东河,东河是从遥远的山谷连绵着、弯弯而来,环绕着大半个村子,潺潺的流水清澈,一直吸引着我,儿时的我常常跟着祖母、母亲洗衣服时到河里,也间或和小伙伴们到河里。每当炎热的天,那条河就成了理想的天然游泳池,我和小伙伴们常常成群结队来到河边,总是选择一处没膝的深湾处洗澡,儿时都无所顾忌,赤条条地小跑着,就像下饺子一样,一个接一个地跳进河里,嬉戏玩耍,也学着狗刨式游泳,当在水中一齐两腿拍击水面时,只见那段河面上水浪叠起,溅起无数晶莹的水花,金色的太阳映照,泛起七彩阳光,煞是好看,伴随着伙伴们的呼叫、欢笑,河里顿时呈现出一幅灵动的水中行乐图。稍稍静下来的时候,踏着河底松软的沙子,匍匐在深浅适度的舒适的河水里,任深山里流下来的清清河水热情地亲吻着肌肤,冲刷着身上的汗渍、污垢,这是来自大自然的拥抱和亲吻,是天然的沐浴,心里感到特别幸福,那种滋味,格外惬意。越洗感到越清爽,越洗感到越舒畅,这是别处所感受不到的自然和温情,这是大自然给我带来的特殊礼遇,现在每每想起儿时在东河里洗澡,总会感到回味无穷。

到了风风火火的少年,我总是跑到村边的机井里或是周遭的水库里洗澡。那时村子北头打了一眼大口机井,就在路旁,洗澡方便,而且能隐蔽身体,机井里储水很多,井水清凉,炎炎夏日里到机井洗澡、游泳很舒适。这样一来,这眼机井就成了我少年时代洗澡和游泳的理想之地,于是乎,夏天悠闲的礼拜天,平日的中午时分,炎热的夏,我常常到机井里洗澡、游泳,有时踏着机井旁边的台阶,一半身子浸在水里,一半身子露在外面,用手撩起清凉的机井水,冲洗着身体的热度,伴随着凉丝丝的井水,感受到的是惬意。

再举目仰望机井沿上,有三两个如我一般的少年,站在七八米高的机井沿上已跃跃欲试,一会儿工夫,就上演了如同奥运会上跳水跳台的精彩一幕,且动作花样繁多,有直立着身体往下跳的,水面顿时泛起一波美丽的水花;有从井沿一头扎进深深的机井里的,好久不见人影,似乎有点惊恐,正当人们焦急、恐惧的当儿,小伙伴却在远处的机井边露出了圆圆的脑袋,博得一阵阵笑声;还有的觉着这样也不过瘾,就挑选着大小厚薄适宜石头,夹在两面腋下跑着往下跳,这样跳到水里会更深,场面更精彩,博得的欢呼声会更热烈,陡增了他跳水的激情,越跳越来劲。

随之小伙伴们的现场表演愈演愈烈,机井周围也显得越来越热闹了,到机井洗澡游泳的也越来越多,此时的我也就不单单是到机井里洗澡了,有时也将整个身体潜入水里,任身体在水里游荡,慢慢地就学会了游泳。会游泳的人都知道,刚学会游泳时的兴趣很大,我更是这样,自学会了游泳后,一发而不可收,洗澡游泳也有了瘾,天稍一热,一有时间,就愿往机井里跑,洗上一会澡,游上一会泳,才觉过瘾,这眼大口机井也成了我的挚,这是我少年洗澡的最佳去处,也是我学会游泳的地方,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风华正茂的青葱岁月,我升入了高中,在学校附近就是远近闻名的双庙水库,水库风景秀丽不说,且很辽阔,它的长宽都有数千米,引来许多人观看。水库与我还真有缘,它的发源地就在我家乡,美不美,家乡水,我打心眼里有种亲切感,有了感情的亲近和地域的靠近,这里便成了我中学时代洗澡和游泳的地方。那个时候,学校里明令禁止学生到水库、池塘、大口机井等处游泳,而我这个不称职的班长,却经不住游泳的诱惑和同学邀请游泳的撩拨,在炎热的夏天常常和同学一起到水库里洗澡、游泳。起初,还是在方石砌成的水库岸边洗澡,洗着洗着,有人就觉不过瘾,接着就一个接一个地开始游泳了,你想吧,漂游在水库里的都是清一色的同学,同龄人,受好胜心驱使,都在比试着谁游得更远,那比的是年轻人的豪气,游着比着自然也上了瘾,双庙水库就成了我和同学们经常光顾的地方,那里留下了我的青葱岁月的记忆,留下了我中学的美好时光。

每当回忆这些的时候,我曾因游过风景秀丽的双庙水库而荣幸过,然而,前几年我到湖南韶山游览后,改变了我的看法,在韶山,女导游深情地介绍说:“主席少年时代游池塘,青年时代游湘江,中年以后游长江”。伟人在青年时代已畅游湘江:“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而我等凡人还只在周遭的水库、机井里游泳,这就是伟人之所以为伟人,“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说起洗澡来,我想起了到县城浴池洗澡的经历,那时都说到澡堂洗澡,这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就算是件浪漫的事情了。那时,我和同学一起骑着崭新的自行车,比赛着骑自行车的速度和技艺,感觉不一会工夫就到了城里澡堂,这可以说是当时偌大的县城里唯一的澡堂。澡堂,在我的记忆中有着特殊的意象。进了澡堂一看,设施和服务还算完备,有浴池和淋浴,有搓澡的师傅,洗完了澡还有休息的小床,这在当时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洗一次澡大概只有2元钱,在当时都不舍得花,还可花上几元钱找搓澡师傅搓背,搓得很专业,力道也好,用毛巾的手法都不一样,显得非常娴熟。不过,请师傅搓澡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我只和同学相互之间搓搓背就完事了,然后每人就悠闲地躺到舒适的小床上休息一会儿,就结伴悠哉游哉地骑上自行车回家了。

在澡堂里洗澡,比起先前的洗澡方式舒适文明多了,我的记忆深处至今还残留着过去县城澡堂那种特殊的味道,那缭绕的蒸汽也会在我眼前浮现,那喧闹的人语声还会在我耳边回响。

高中毕业后,我到了一家集体企业工作,这个时候的洗澡已被定义为单纯和明确的洗澡。每天下班后,同事结伴到厂里的大浴池里洗澡,让热气腾腾的水冲洗掉一天的灰尘和疲惫,洗完了澡,总会感到别样的轻松和舒适。一个个回到集体宿舍,就更有兴致了,因之相邻设了男女两个大浴池,又同一时间洗澡,有人便会开些男女之间的玩笑,也会有人想入非非,可有贼心,没有贼胆,只是偶尔打着牙祭,给嘴过日子,说几句风流话罢了,也就嘻嘻哈哈过去了。可是有一天,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使我对厂里浴池洗澡的经历至今难忘。

有次到了下班洗澡的时候,也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什么原因,一个窦姓的同事误闯进了女浴池,池里池外一群全身赤裸的女同事,一见有异性闯进女浴池,这可不得了,都吓的“啊、啊”地惊叫起来,接着就是吆喝声和叫骂声,有人就推搡着把他推出了女浴池。回到了集体宿舍就传开了,有人说:“小窦这回大饱了眼福,看了好光景。”有人还问:“你怎么还能跑女浴池去?”小窦大我一岁,当年只有十九岁,略带点羞赧地说:“榨油车间蒸汽大了,我也不知怎么就走错了,不过什么也没看见,只是看到雾蒙蒙、白花花的一片”。后来,这件事就当作误闯入而不了了之,不过此后,女浴池的门上换了锁,同事那段不寻常的洗澡经历总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应征入伍,就在变幻不定的军营里洗澡,大多是在驻扎中原的军营里洗澡,团里浴池按一三五机关、二四六连队的方式轮换洗澡,秩序不乱。我那时担任连队文书,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勤杂班人员和连首长一起去洗澡,目的是照顾好首长。

我的一次洗澡经历始终让我忏悔不已,不仅没有照顾首长,还让首长和战友照顾了我。记得那天我和连长、通信员、卫生员一起到浴池洗澡,刚走进浴池,我就感到放的蒸气很热,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也没太在意,洗着、洗着,我就感到周遭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通信员、卫生员在扶着我,连长很关切地看着我,我就明白了一切,我刚才晕了过去,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连长告诉我是晕池,就催促我赶快冲洗一下,出去透透风。我便胡乱冲洗了一下,就匆匆穿衣出去了,连首长和勤杂班的战友也陪我回了连队,而没有洗好。这次在军营里洗澡,我晕池的那段经历,虽说看起来事小,但我觉得对我影响很大,我始终感到那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我感受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在我有难的时候,从连首长那关切的目光中,从战友们那相搀相扶的举动中,我感受到了军中情,战友爱,那是在危难中显现的挚爱和真情。这件事已经过去30多年了,军营晕池的那段经历还时常浮现在我眼前,历历在目,有了战友的关爱我始终感到心里温暖,这种关爱始终难忘,今生难忘。

每到夏天在军营里洗澡,那是另一道风景,部队水池里的十几个水龙头都是“一”字排开,战友们训练、施工归来,都站在水龙头前“一”字排开,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穿着部队特有的大裤衩子,紧张而有序地洗澡,不时地“啪、啪”响,盆起水落,一盆盆冷水地从头浇到脚,置身于这样的洗澡现场,感受到的是洗澡场景的酣畅淋漓,也把军人的作风表现的淋漓尽致。军人,即使冲凉,也有点与众不同。我有时打完篮球,也会跑到水龙头前,把一大盆冷水从头浇到脚,感受到的是痛快、清爽。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八百里秦川,除了天,士兵大都在秦岭山间奔流不息的河里洗澡,清清的山涧流水,从遥远的山峰而来,川流不息,洗去了一天的疲惫,焕发了士兵的英气好精神。洗澡的过程也偶使我产生美好的遐想,我在想,这是在先秦之地洗澡,清清的泉水带来了久远历史和大自然的问候,我也突发奇想,先贤圣哲们是否也在这同一条河流洗过澡?他们洗澡的时候,会产生怎样的感受和感受?想想这些,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八百里秦川洗澡的经历让我的思绪穿越了时代,感受到美好!

及至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我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工作,又有过单位大浴池洗澡的经历,也有过近乎跟部队晕池同样的经历,这次晕池以后,我不再在大浴池里洗澡了,我家中购买了热水器,大多在家中洗澡了,感觉的是一种自由、舒适。间或也体验过别的洗澡经历,大约是在2000年,一位香港朋友邀请我到香港、泰国考察。在泰国,到处悬挂着“泰国浴”的招牌,还常有人拿着洗“泰国浴”的广告照片,邀请去洗“泰国浴”,导游更是绘声绘色地介绍着各种“泰国浴”,我们只是出于好奇,也为了大体了解“泰国浴”的缘由,跟着导游去过一家泰国浴池,观看了“泰国浴”的模式,看到了排队等候帮洗“泰国浴”的各色小姐,也了解了洗“泰国浴”的价位,导游则极力动员着洗“泰国浴”,也是为了从中渔利。我并不为之所动,我当时的想法是,要为家庭负责,为个人的安全负责,没有必要洗“泰国浴”,在泰国了解了“泰国浴”足矣。后来,居住附近的宾馆里设了“桑拿浴”,我偶尔也去亲身蒸了几次“桑拿浴”,感受了洗“桑拿浴”的不同和健身作用,在中国,感觉洗“桑拿浴”的味道,也是一种生活的体验,也是洗澡的升华。

这看似简单的洗澡,只因时代和经历不同,就洗出了不同的品味,也可让人坐下来慢慢回味,现实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大我”往往藏匿于每个人的“小我”之中,“小我”也需要我们去挖掘和思考。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7481/

洗澡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