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头发(小小说)

2016-12-27 20:00 作者:潮湿的梦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头发(小小说

作者 施泽会

至过后,村庄大雾弥漫。

早晨起来房顶上一片白头霜,小孩子尖叫,老人不敢起床。

山村的学生还是嘻嘻哈哈来到了学校。周老师,今天早晨特别冷,你冷不冷?李力问周老师。老师不冷,可是你们要多穿点,不要把手冻坏了,手冻坏了就不好写作业了。

周老师既是这个学校的负责人,又是老师,全部课程包干了。她的教龄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本来该退休了,因为学校条件艰苦,可是没有年轻教师来接班。镇上的领导说,周老师,你再顶一年,我们会安排年轻教师来替换你。周老师这么一顶又是好几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班上三十多名学生,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周老师成了留守儿童的教师和母亲。除了教学工作,中午还得给学生做中午饭,关心孩子的冷暖。

学生就喊周老师为周妈妈。周老师心里特别高兴。

班上有一个留守儿童,叫覃胜,有点调皮,父母都外出打工,两年才回一次家。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没有能力管教。

一天早上,覃胜没有来上课。周老师把整个村庄找遍了也没有找到覃胜的影子。周老师放心不下,到了爷爷奶奶家访问,也没有见覃胜在家,孩子到哪里去了?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向家长交代?周老师上课时精神状态不佳,时时牵挂着覃胜。

下午快放学了,一名警察带着覃胜向学校走来。

民警问,你是周老师?我是周老师。

这是你班上的学生?你要好好教育他,这么小胆子太大了,敢在高速公路上骑自行车,我们不发现及时,也许酿成大祸了。

覃胜到底怎么回事?你为啥到高速公路上骑自行?给老师讲讲。

覃胜低头,不说话。覃胜,你连妈妈的话都不听吗?

覃胜哭了,爷爷奶奶不管我,我想我爸妈妈,要是他们在家里,我就不孤独了,我想他们,所以我想骑自行去城里找他们,呜呜呜……

孩子,别哭,我就是你的妈妈,我也是全班同学的妈妈。以后不能去做傻事,知道吗?万一出现了事故,我这个妈妈没法交代。覃胜不哭了。周老师给他补课。覃胜,你今天没有来听课,我给你讲讲,回去好好做作业,不懂,你明天早上来问我。

覃胜依依不舍离开了周老师,回家做作业。爷爷奶奶问,孙子,你把周老师担心坏了,周老师到家里来找过你,今后不许这样了。覃胜说,爷爷奶奶,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认错。

第二天早上,覃胜来到学校,把做好的作业交给周老师。周老师单独给覃胜批改了作业,指出了缺点和错误。

再过几周,也该放寒假了,不知道学生的家长今年能否回来过节?周老师心里想,这些孩子怪可怜的。要是孩子家长不回来,就让孩子们到自己家里过春节,让孩子们春节也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瓜子,糖,苹果,橘子,香蕉,核桃等让老公多准备点,孩子们需要关和温暖。

覃胜在办公室门外站着。报告周老师,我有事情给你说。

孩子,进来吧,什么事情?

周老师,我刚才发作业本的时候,我在作业本里捡到你的几根头发。老师你又掉头发了。

周老师说,老师老了,头发掉得差不多了。

覃胜说,老师我不让你老,你不能掉头发,你永远年轻,我今后保证不调皮了,妈妈,请你相信我。

周老师在覃胜的脸蛋上亲吻着,激动的泪水打湿了覃胜的脸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7387/

头发(小小说)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