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济南,二十六日的雪

2016-12-27 17:43 作者:东湖聚李胤德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济南。今天的窗外,是临前的昏暗。顿时,在醒的眸情里,落下一抹沉重的思绪。记得,昨天中午下过小雪;也记得,昨天的气象预报里说过,今天还要下雪,而且是中雪。一抹雪的感怀,由然而升,特别是那些有关雪的欢快的不欢快的字眼,一个个地蹦跳在我心间的空笺上,如水的归子,云的情,其片语棱意里,包含着碎花妖空、絮姿水性、冰心玉洁,更有素装落挽,天祭泣白的特意字眼。

其实,我是喜欢雪的,因为有雪的童年,雪的记忆,以及想落进如雪一般的心境。每当冬天,我都会期盼着,来一场大雪的感染与舒怀。在雪如花的弥空飘白中,独自出走室外旷野,去看雪落、雪飘、雪旋的样子,并在皑皑的雪地上,去领略雪的白情、寒意、洁心与厚重,再让自己在积雪刻足的行走中,尽观“染残枝披花挂银、封萧败盖絮覆被”的温情,从中得到赏悦心放,获得静美开豁,让记忆不断温故,不断翻新,不断充实,不断牢固洁白的初心,洁好的光阴。

只所以有“雪是水的归子”之想。是因雪,原本就是水,来自于大自然的水源。而那雪是太阳携去云游的水游子。太阳的好意,是让雪在云游中,认清自我,完善自我,致美致情于天于地。逐让雪入籍云居,浮空瞰视原水里的欢流与涛情,水天一蓝的深沉与宽阔;逐让其在阳光的照耀下,与原水里隔空缤彩,演绎“地上柔、天上艳”的情致,并以不单调的天景地情,给人间一抹如诗画的浮想,也给雪本身一个游子的归思,不至于让她与南北人一样漂泊不定,又不知归期。

只所以有“雪是云的冬情”之想。是因雪,泊落在云的居里。而云,是水游子的地外空乡。空中飘悠的云,其家族的分子,都来自于大地上的不同水乡。一朵云,就是一个水游子众的驻空村落。而云的村落,总是在不定的迁徒中,不断地接纳新的水游子,并让那些新的水游子配孕生雪、生雨、生雹,再让她们择时回归水居,或在,或在秋冬。又因雪,怀有冰心,并有琼玉小花之貌,故让其在冬天还乡返水。云的冬情,即向人间的冬天撒花,向人间的萧地装美,以给人间一个絮花飘醉的空宇,一个浩丽洁白的世界,一个充满希望的前景,不至于在这个不多花的季节里,让更多的人消沉而寒心。

返水的雪,在片语棱意中,表达着云的冬情所望。空中的雪花,以不同的姿态,直下,斜落,翻卷,飘穿,簇抱,搂风翩舞,妖空而下。落地的雪花,织白为被,织白为衣,温暖寒地,银枝玉唾,雪蝶风采,并在冰清玉洁中,不断温身为水,滋润大地,培育春情,在萧落中唤醒冬眠,在众物苏醒中构思复春的,把云的希望归到正意浓媚的春。

然而,昨天和今天的雪,且是一抹“素装落挽,天祭泣白”的特意,似乎是来祭典的,又似乎是来提醒国人的。那么,今天是什么日子?我速查了日历,便是:十二月二十六日。顿时,在我的心中闪出一个名字:毛泽东!对,今天是我们开国领袖、民族伟人毛泽东的诞生记念日。毛泽东,是我们所敬仰崇拜的一位撼动天地的英雄,这雪一定是奔他而来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冥冥中,这使我联想到雪明初心的本意,那就是不论世事多么纷乱,都不要动摇强身为国的本原;这使我联想到雪归水情的本意,那就是不论你到哪里,都不能忘记根本;这使我联想到雪落冬天的本意,那就是即使身处寒境,也要坚定信念。

我们记念伟人,不光是要记住他的名字,更重要的是要记住他与他的革命团队给予我们的精神力量。在伟大的民族复兴进程中,在他们打下的基业上,继承他们的初心,发扬他们的伟业,让中华民族永恒山河,前列世界,人民平安幸福

我与我的同龄人一样,在《东方红》的歌曲里,知道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在历史的课本里,知道毛泽东及其革命团队,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理论作指导,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程;在毛泽东的著作及其诗文里,感受到伟人的革命浪漫主义及其博大精深;在毛泽东简朴的生活里,感受到伟人的革命乐观主义及其一生为人民为国家的赤子情怀。

近代的旧中国,一个贫困潦倒、人民极苦的国度,一个列强横行、肆虐践踏的国度,一个遍体战伤、哀鸿遍野的国度。虽然,我们大多数人没有亲历过,但是我们从八国联军的北京抢夺和南京惨遭日军的大屠杀中,是完全能够感觉到被视为“东亚病夫”的屈辱。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毛泽东与他的革命团队,在如此恶劣的社会背景下,敢于勇于挺起民族的脊梁,用生命与鲜血,谱写壮志烈歌,开辟新的天地,这是何等的勇气与气势,这是何等的激情与豪迈。为了民族的解放与独立,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八年抗日战争,三年解放战争,给我们留下了多少悲壮惨烈与波澜壮阔的史章。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布,新中国成立了!所有国人都荡漾着幸福的笑脸。尽管当时面临百废待兴,在洪亮的声音背后,在万众同庆的同时,在“新中国”的名字上,背负着多少沉重,但是毛泽东及其革命团队领导新中国,果敢出征朝鲜,抗美援朝,全面巩固红色政权,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这是何等的壮举!

毛泽东的《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用蚂蚁缘槐、蚍蜉撼树的典故来蔑视外敌,又自早就把一切反动派看作是纸老虎,并说“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是何等的气概。在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尽管国际环境对我国不利,西方国家封锁扼杀新中国,但是毛泽东与他的革命团队领导新中国,通过自力更生仍取得了巨大成就,巍然仡立在世界东方,这又是需要何等的伟业支撑。

与此同时,我们的一些国人,且盲目地为一个外节在狂欢。有人说,一个西方的老人在被白热化,一个中国东方的老人正在被淡化。为此,另一些国人在呼吁,中华民族的根基不能动摇,中华民族的传统不能动摇,对毛泽东的记念决不能被淡化。甚至,有人问,我们的平安从何而来?我们的幸福从何而来?更有人针锋相对地提出,要以毛泽东诞辰日作为中国“人民节”,或说“毛诞节”,以此来记念我们的伟人。不管建立什么节,从这些举动来讲,反映了对毛泽东的纯真情感,对中华民族的纯真情感。说老实话,我也充满着这种情感。

对此,我坚信,大多数人,决不会如同今年南京国祭时那对年青人一样地说,“历史关我什么事”,也决不会说,我们的平安与幸福是耶稣赐于的。我相信,我们的很多人是随流的,因为很多人不是基督教徒。我国传统的国教是“佛道儒”三教。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国家主张崇尚科学,信仰自由。信仰自由,就是说,你只要不反国家反民族反党反社会主义,只要不是法律禁止的邪教,你信什么教都可以,包括基督教。我不评价,基督教,在我国近代历史上,有益过什么,无益过什么,或者说基督教国家对于我们国家做过些什么。但我要说,倘若你现在不是基督教徒,为何要去过基督教节,为何要去过平安圣诞夜、狂欢夜。实际上,我们的一些人,连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教规都不知道。如此,当你随流去参加弥撒时,当你随流去唱基督教歌时,不知道你会不会感觉到,这与传统有多么的不入,这与中华民族的情感有多么的不入。

我无从说起,一些国人盲目地去过圣诞节是谁先“启蒙”、何时开始。但现今真的要怪我们国内的一些商家,利用圣诞节,大肆广告。很多饭店、酒店、歌舞厅、茶吧、酒吧、旅游景点,甚至大专院校、车站码头、社区,都布置有圣诞树和圣诞节礼,连小孩都知道要平安红包、平安果,简直到了普及的地步。这难道是正常的吗!要是《广告法》以及社会管理的有关法规没有这方面的约束,那么试想,倘若其他教也都来一个这样的节纷,那么我国的传统和现行的文化主流,会不会失去意义,何谈继承与特色,不然取消春节,也随同过西方年节算了。

现在看来,这不是一个信仰问题,广告问题,随流问题,而是一个文化与教育的问题。试问,我们的学校、我们的社区,我们的一些培育主流文化和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单位,还真的设有基督教堂吗?

我真的要感谢济南二十六日的雪,引导了我的祭典,刷白了我的祭典!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7366/

济南,二十六日的雪的评论 (共 8 条)

  • 李族川{火淼}
  • 雪中傲梅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浪子狐
  • 雨袂独舞
  • 漫舞洛城
  • 风撩衣
    风撩衣 推荐阅读并说 雪归水情的本意,那就是不论你到哪里,都不能忘记根本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