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飘雪

2016-12-21 14:00 作者:八千岁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更喜欢叫她雪儿!

“两座山永远都不会靠近,两个人总会有遇见”这话说的是一个缘字。是呀,热生活的人们,就一定会有一个值得你热爱的人儿等在你的前面,这是一种际遇,还是一道风景,我作如此想!

雪儿,首先是位已过不惑之年的女子,一位常年工作在乡村中学的特级地理女教师;她是一位诗者,一位纵横于华大地,穿越于时空,飞扬热情与遐想的诗人。她是在父母的严厉与苛求中长大,所以在责任与担当中成长,她用与大地一样博爱的胸怀讴歌她的生活,她的热爱。

感激雪儿,源于她的诗。

夏天,已经深了。我依然弥留于知天命的生日中,感叹岁月流沙,感慨人生潮起潮落。所以,我撰写了一篇散文《岁月如初,感动如潮》,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次日,我看见一首诗歌《八千岁的寄语》不由的好奇了,我点开,扫视、审视、珍视,继而感动如潮。

她在诗中写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生命不止,演绎爱的传奇

博爱不止,散落思想的羽翼

思想不止,传承文明的生生不息

运动不止,璀璨生命的轮回更替

欲穷八千里的眼神,望断天涯

……

这是一首赞美的诗,一份值得我珍藏的礼物。飘雪!这个陌生的网名,这位陌生的人,她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再也不会陌生了。

她柔声细语,如鸣,如风,如花开,却有着古琴一样的穿透力,能让人铭记。那味儿,没有做作,也不嗲,却会让我萌生兄长,乃父,以至于与小孙女相处时的情愫。我好想,激情地望着她,给予她鼓励;热情地笑看她,给予她肯定;深情地拥抱她,给予她温暖。

她气定神和,既像悦过“春秋 ”那么睿智,又像“阿里巴人”那么热情;她的脸上有著名指挥家郑小玉那样的刚毅,还有杨绛先生那样的慈目,也有小香玉饰演的花木兰那么热辣的眼神;她山东女汉子的身体里典藏着一颗江南女子的娇羞之心,小桥流水般的静怡之情。

她文如泉涌,也美如娟花。我拜读过她许许多多的诗歌与散文,读她的诗歌有坐日行八万里的飞船上临窗俯视大地的那般宽广,它的散文娟美而又流畅,总让我有身临其境似的感受人性的美好,万物的美丽。她在散文《霜露幽思,萱草长情》中这么写道:萱草,花期较长,生命力旺盛,江南、北国到处都有她的身影。即使贫瘠的土壤,历经雪风霜,她也顽强地奉献其内在光华。或许,正是因为萱草这份难得的自然、质朴,顽强和坚韧,才会成为母爱的化身。她在文章结尾处说:“霜露幽思,思成一棵赠予母亲的萱草,盈袖在暮秋的夜空,宁静致远……”。这是怎样的一位女子?在我的心里不仅仅是好奇了!

她说期待我能为她的生日写一篇文章,我承诺了,我却一直在期待一场飘雪。江南飘雪,是人们难得一见的风景,“雨遇风便成雪”只要窗外下着雨,我便开了窗,感受是否有风,是否下雪。可是,雨总不是那么寂冷,风也不够那么凌烈,雪也不见了。水仙花已经开了,冬天即将离去,我只能期待一场阳春白雪了。

飘雪,哦不!雪儿出生在圣诞节,我想,圣诞老人第一个送出的礼物一定是给雪儿。不日,就是雪儿的生日了,但愿她的生活就像渤海湾日出时的盛景,那么地宽阔,那么美好而又动人!

我想做一颗小草,更想是一颗大夫树,我在我的江南张开胸怀,随时迎候一场飘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5935/

飘雪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