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一季漫长的冬天

2016-12-18 17:00 作者:JOKER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好久没拿起笔了,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有一种朴质到简陋的感动,本来想写的是秋天但是看着窗外萧条的风景和身上厚重的大衣还是毫不犹豫地填上了天的字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这个冷色调的季节里,我凛冽如风,我寂寞

窗外的阳光不合时宜的灿烂,一阵又一阵的明媚斜射着冲进教室里,黑板上整齐的粉笔字挥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疯狂地向我们宣告着秋游已经过去你们该好好学习了。桌上的月考卷画满了红色的圈点,惨不忍睹或是精彩绝伦的分数一阵又一阵冲击着我们幼小的心灵,几家欢喜几家愁,这句话,从不落空。最后的铃声响起,老师像是在这样压抑的氛围里喘不过气来,飞也似的跑走了,丝毫不管身后班级里沉寂许久后像是在做爆破试验一样的声音。哭喊娘和欢天喜地两种极端的声音在这里被完美调和在了一起,刚刚还在向我们表示抗议的粉笔字硬是迎着值日生戏虐的眼神在黑板擦的淫威下变成滚滚碎粉。班主任后来又总结了月考语气感动地表扬了一大串名单像是要催人潸然泪下一样,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欣赏这些人还是欣赏这些人纸上的数字。到底是人重要还是成绩重要?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都回答我当然是人重要,那么既然人重要为什么要用成绩来衡量一个人?别人想了一下,说:“成绩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之一吧。”那么这个标准又是谁来界定的呢,既然这只是一个标准那为什么有些人会把分数看得那么重呢?别人向我翻了个白眼,自己想去!无数的问题无数的解,既然别人不知道或是不愿意说,那我也装作不知道好了。不合群的人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揭竿而起的陈胜吴广就很清晰的演绎了这一点,不但身首异处还被千百年后的初中生一遍又一遍地问候。

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无数的简单叠加变成复杂,所有的复杂炼化提纯又重回简单,简单的世界还是我们未曾踏足过的净土,所以我们会觉得世界很危险,人心很复杂。

这周的我不开心,在羡慕嫉妒地看着别人手里的pad之后又被宿管大妈查封了手机还被赶出宿舍,想想宿管还真是铁面无情。于是几乎每天坐在早班地铁的位子上来学校,倚着末班地铁的门回家,完成横跨苏州的求学之旅,还真是不可思议呢。失去了pad和手机的我差不多就与世隔绝了,每天眼巴巴看着别人手指在pad上划来划去,一边心里暗自愤愤想着看小说一定要盯着后门这个万恶之源原罪之祖,毕竟没有缉查就没有犯罪,这是一条永恒不变的真理。

小s是我很好的朋友,小婷也是,我把我的登陆在他们俩的pad上以便接受消息,朋友间的恶作剧似乎总是出其不意的而令我大跌眼镜甚至跌碎了眼镜的是他们竟然用我的号给别人表白,那个人,就叫她xy吧,xy给我的感觉永远是出水芙蓉一般惊艳,就连天地也要为之失色,不是世俗的外表,而更多的是自身的修养和底蕴。我没有让他们这么做,也没有选择制止,我想看看,我在别人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看他们写的拙劣句子我不禁笑出了声,直白单纯语句显得认真而仓促,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很做作的编出一大堆肉麻到隐形的句子,再加上诸如“你会...偶尔...想起我...吗?”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却情真意切的表达。虽然无非纸上谈兵而已,但我真是个天才。xy的委婉就和“我”的直白对比鲜明,“sorry you are a good person but......”后面有一串我没细看,大概就是说现在不想进入一段感情。完美的说辞。一抹自嘲涌向嘴角,那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底一闪即逝,是沮丧吗?是落寞吗?是沮丧落寞后的一丝庆幸吗?至少她没有直接甩给我一句“fuck off”或者“go fuck yourself”之类的话让我颜面尽失,而是努力写了一小段话来安慰我,是谁说过,知足常乐,我大概是做到了。后来小s神情肃穆的看着我,我故作惊讶的盯着他,有些好笑有些气愤。     经常和我在一起的人永远都说我脾气好,我也觉得我脾气好,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可能是天生的吧。但是一些生活在我周围却没那么靠近我的人总是说我冷漠且严厉,几乎很少笑,一层层为自己涂抹上浓重的保护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和小s小婷sy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特别快乐,而我只是觉得其他人的那些幸福不会属于我,所以冷傲地注视着他们。人总是喜欢做使自己开心的事的,我还没看破滚滚红尘羽化飞升所以自然也是个人,还是个俗人。两种色彩迥然相异的情感快速中和,最后形成了半喜半怒的单薄忧伤,一半冰冷一半透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开始喜欢孤独赞赏寂寞,像是天边无言的浮草一样在地平线上若隐若现。

在周五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既然sy和小s都不陪我去看电影,那我自己去好了。我买了一张四点十分的票,从学校到电影院差不多刚好能到。独自一个人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捧着大桶爆米花还来看《你的名字》这样电影的男生有多罕见。

 

彼方为谁,无我有问。 九月露湿,待君之前。

一首出自《万叶集》的诗辞很好的诠释了这部动画电影,日本动画的精美和细腻在这部作品上得到了深刻的演绎。和现实变换交织成绳结,束缚住前所未见的两个人,纵使忘了你的名字 也知道要拼尽全力来寻找你守护你。

“在悲伤中欢笑,在快乐里流泪,那是因为你已经超越了自己啊。”

被男女主角最终相遇后的那一声“你的名字是?”触动了心绪,从电影院走出来,身后的博览中心依旧和我第一次见到它一样,闪烁着各种颜色的光芒,像是个绚烂的肥皂泡,美丽而易碎。沿着金鸡湖边往回走,时代广场的黄色光辉仍旧映亮了半边天,圆融引以为傲的巨大天幕却变得不再清晰。我走进以前经常去的一家餐厅,不为别的,只是,我好像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里面的萧条景象让我大吃一惊,曾经的火爆早已云散烟消,只剩下三两服务员在四处走动,寂寥的感觉。一个人坐在宽大的四人桌前,似乎有什么离开了,消逝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昏黄的灯光下,像是有一本边角泛黄的相册在眼前翻开,我清楚地记得谁和谁在哪个位子上办过生日宴会,谁和谁在哪里把蛋糕涂抹在彼此的脸上,谁又和谁在这个位置上一言不发默默无闻地互相对视着,他们嘴边的音容笑貌,他们眼角的款款泪珠,全都在我的脑海里栩栩如生,层次分明。     我们所谓重要的感情不愿放弃的东西反而在时间的消磨下逐渐变得淡化模糊,像是梦一样在醒来之后就不知所踪,甚至连一丝烙印也没有留下。

或许这些东西,才是我们的梦吧。

在乎之人的笑颜,喜之人的泪珠,灵魂深处的烙印,时间流淌的痕迹。

这些东西,才应该是我们的真实啊。     

真实是久光百货的一楼大厅。     真实是钱包里的现金逐渐变成一沓各式各样的发票。     真实是我用文字为利刃一点一点刺透表面的伪装并不断有血液滴落下来。     回家的时候我走在地铁口的楼梯上,后面传来很大的声音“师傅师傅!这里是地铁吗?”我左顾右盼发现周围确实没人他应该是在叫我的时候,脚下不由得一个踉跄,你有见过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子喊一个穿校服背书包的大男生师傅的么?我转过身,表情僵硬地点了点头然后飞也似的跑走了,那个大叔又很适时地补了一句“好!谢谢师傅!”如果当时有镜子的话一定能看到我满头的黑线。     在看电影的时候xy看上去意有所指地问了我一句“为什么他们要给我发?”她的眼光还是那么毒辣,即使在我的搪塞之下问题依旧一针见血,刺得我一阵苦笑。我当然是不会说什么因为我喜欢你啊之类自欺欺人的谎话,但我的伪装要是那么容易被你撕破不就没有意思了。

你很聪明,我也不傻。

     我忽然想起来之前想了很久然后问过你一直打扰会不会觉得我很烦,然后你回复:是的。我的手指停在了键盘上方,僵硬得无法弯曲,原来是这样啊,一直以来那个让你觉得累赘的困扰的厌烦的自作多情的自以为能把快乐带给别人的,其实...是我啊。

     所有的理解是错误的片面的也好,正确的全面的也罢,都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是的。但这确实是我自己的情愿。

     其实写不写也没关系了,解释和掩饰永远都只是欲盖弥彰的手段,反正你也不会看到这里。

    

     这个梦我做了很久,一直哭,一直笑,梦醒了。我揉揉眼睛,发现这个梦格外冗长。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在心里留下了,离开了。

     我所有的信仰所有的追求所有的落寞所有的不甘啊。

     “你的名字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5218/

那一季漫长的冬天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