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流水落花春去也

2016-12-10 11:06 作者:人梦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来的快,去的也快,恍如一。在不知不觉中,它已到来,你已长成一棵大树,已出落成一朵花。但时光岁月又如行云流水,轻轻地来、轻轻地又走了,留也留不住,不等你一梦醒来,它已去远了。

我讲的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两个城市、两个人之间的事。女子叫落花,在芜湖一家学院学习,满园的春色,数她最打眼,看也看不够;男子叫流水,在巢湖一家砖瓦厂做业务,空闲时间很多,常常一个人很寂寞

一天,从一个好事者那里,流水探听到了落花的信息和电话号码,晚饭后,便拨了过去。“喂,你是哪一位?”一个轻晰、动听的声音传人了流水的耳里。流水高兴极了,没想到一个不速之客,一个陌生的电话,一拨就拨通了,兴奋之余不知说什么好了,他语无伦次、慌不择路的回答“你好?我叫流水,能交个朋友吗?”一句话,把对方给问住了,就像留声机被卡在了那里,静默了许久。

也许是青春年少,哪个少女不怀春?也许是处于好奇,奇怪的名字吸引了她,她接着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原名黄晓燕)、号码?”他答“机会总是留给有心的人,我不告诉你”,她不好意思、腼腆的笑了笑,算是会意了吧。

就这样一来二往,两个城市、两个人开始了联系,可是他们彼此从未要求见过面,她没有去过巢湖,他也没有主动去过芜湖,只是在深人静,寂寞、孤独的时候发发短信,问候,关心一下对方。“睡了吗?” “还没有”。

“一个人在外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哟” “好的,你也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努力,加油”

“明日还要学习” “明日还要工作”。

“晚安” “晚安”。偶尔,白日他也会发过去一条短信,但十几分钟后,他没有接到她的回信。等到一天的忙碌过后,他才看见她的回言:“对不起,学习太紧张了,忘了看你的短信”。“没关系,我好想你”。

熬不住寂寞的流水,终于在一天寄去了他的名片和一张贺年卡。数日后,他也收到了一张与众不同、精致的贺年卡,娟秀的文字写着“青春万岁,祝好”。

春去、秋来,一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落花已是大三的学子了。在这一年的时光里,发生了好多的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一个叫“班长”的男子,就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位,她告诉了他,他无言了,他心急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给他的回言越来越少了,有时数日,有时数个星期,最后到了一个月也见不到一个字的地步。她病了,病的很重,躺了数日也不见好转,他不能照顾她,他要求给她寄些钱,也被她婉言回绝了。

两个城市、两个人,说近也不近,说远也不远,也许一张车票、数个小时就能到达;也许日日夜夜、一年又一年,也见不着一面。

青春不等人,谁不好好的珍惜,青春就会从谁的时光空间里失去“来如春梦不多时”。

机会,谁不好好的把握,机会就不会再来“去似朝云无觅处”。

春去秋来,落叶纷纷,流水止不住,时光不等人,岁月一去不复返。可能,抹也抹不去,留下的是烙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3680/

流水落花春去也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