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个女人的命运

2016-11-28 13:10 作者:随心所欲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个女人的命运

作者:肖向红

备战村的山脚下居住一户大家庭,老两口做大豆腐、干豆腐养家糊口,生了五个女儿,姐妹五人如花似玉,学习又好,水灵灵的,让她们的妈无比骄傲。加之邻里之间见面就夸,说:“老刘家的五个姑娘真省心,你们老两口算积了大德,真会养活。“

你看我家三个小子,光说媳妇得花老鼻子钱了,这还不说,现在大了,在外边净惹祸。这不,老大把同学的自行车给弄坏了得赔,真是没法整。

给儿子洗衣服不是没了衣袖,就是没了半截裤腿,裤裆扯开是常有的事,缝裤裆都缝够了。刘家老两口说:“当时我家生了五个女儿,你们都笑话俺,你家生三个小子也让俺羡慕,现在看来还是我家可心,先说不用愁钱少,打发闺女才能花几个钱儿啊,是吧。

说着说着,媒人进门,给大女儿玉凤提亲来了,说是邻村有个小伙子挺好,在伊木材加工厂上班,正式工人,铁饭碗,让你家姑娘嫁过去,慢慢地农村户口转成城市的,该有多好。可别把女儿留在咱这备战村,啥时候能走出去?这不正好吗?刘家老两口一听高兴了,忙把大女儿叫进屋,玉凤羞答答地点了头,她妈妈说那就见见面吧,双方看好了就订下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是个阴连绵的天气,吴家小伙子借了别人的西装,看着相貌挺出众,一说一笑的,瞅着就是有点别扭,怎么像是不自在呢,走路像是有点顺拐,言谈中,小伙子说话露了马脚,刘家的大花猫一窜高上炕了,碰到吴家小伙子的衣服,他顺口一句,“哎呀,别整埋汰了,别人的”。大家一怔,小伙子紧忙改口说,“别认真,埋汰就埋汰吧,我说我自己呢”。这大家真的认为听错了,不再理会。两个年轻人都同意,订了亲事。

转眼入秋了,婚事处成了,两家坐在一起会了亲家,那就订十月一结婚吧,没费什么功夫,顺利地举行了婚礼,两家没花多少钱儿。

因为吴家有个土房子当新房,小两口能过日子就行,转过年玉凤给吴家生了个大胖小子,举家高兴,这回老刘家逮了个外孙子,就想独占。

吴家爷爷奶奶一来看孙子,这刘家老两口就不高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总挑吴家的毛病,加之吴家小伙子不会来事,媳妇有了,儿子有了,他放荡了,成天大吃大喝,喝醉了回家就打媳妇,说些不好听的话,什么我就这样,你能咋地,我穿别人的衣服相的你,你也看好我了,现在我啥也不在乎,有能耐你使去,儿子都有了,我怕啥?慢慢地,玉凤犯了嘀咕,这今后的日子就这样过啊,可咋办呀?

对付着过到孩子10岁了,小两口这样,那两家老两口也不相让,为了这个大胖孙子,有时开口大骂,甚至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成了仇人,惊动了派出所,把两家人一顿教育。

从此,两家人的感情像臭鸡蛋散了黄一样。最后小两口到民政局办了离婚,胖小子到底让姥姥家给扣下了,玉凤成了泪人,城市户口没落上,又回到父母身边,边照顾孩子边帮父母做豆腐,有时也到大街高声叫卖。

很快又过了五年,玉凤的三个妹妹如出水芙蓉般早就相继出了村,出嫁的、读书的、外出做买卖的,走出了家门,就剩下老五和玉凤留在备战村。

玉凤做豆腐有丰富的经验,能吃苦耐劳,专心挣钱,因为这时她已经35岁了,儿了也到了15岁,细高挑的大个,成了大小伙子,娘俩个和姥姥家人相依为命。

备战村里经常来一个姓崔的小青年,专门卖鸡爪子,他相貌端正,标准的身材,不知是咋地,玉凤就是喜欢吃。

这小青年也就经常地到豆腐房旁边卖鸡爪子,为了卖的快,就天天来卖,玉凤就天天买着吃。有一天小青年告诉玉凤说,姐呀,我喜欢你,咱俩谈恋吧!玉凤一听说:“怎么可能呢?我都35岁了,你才20,我有儿子,你知道吗?小崔忙说:“我知道,可我就是爱你,我的条件不好,父母双双瘫痪在炕上,家里啥也没有,能和你结婚不受年龄限制,婚姻自由啊!我们俩个结合了,我也是个有儿子的人了,姐呀,我是诚心的。”

玉凤把小崔领到家里见了父母,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小崔问玉凤炕上躺着那小伙子是谁?玉凤说:是我儿子吴小林,初中没毕业就不上学了,以后找点事做。玉凤父母很高兴忙说:“你家里穷不算个啥事,你们俩个说了算,行就结婚,这小林我们养,不用你们管,你们自由吧。”

他俩当天就回到小崔家,伺候了父母,做了香甜可口的饭菜,当天就住在了一起。吴小林懂事,从不过问妈妈的事儿,他到汽车修理厂拜了师夫,学习汽车修理,一家人就这样各奔东西。

过了两年,小崔的父母双双去世,玉凤生了个漂亮女儿,大眼睛双眼皮,从此玉凤把自己打扮得如花似玉,因为小丈夫年轻,那叫差15岁呀,这一打扮看不出年龄的差距。

如今玉凤的儿子成了修理汽车的高手,结婚生子,玉凤的女儿考上重点大学,玉凤和小男人是铁板订钉的一对夫妻,玉凤见人就说,我和小崔很幸福,我不白活了。

二女儿玉晶自从家里出去之后,不在父母身边,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个人端饭碗不受天朝管,胆子大,脾气古怪,做什么事情没有长性。

今天干这个明天干那个,一溜十三招什么也没干成,处个男朋友失身不幸,怀上一个女孩子,出生之后,把孩子送给了别人。这事他一不告诉父母,二不告诉任何人,她自己更放荡,天南地北走个遍。

说正经事她不能,说哪个地方如何,什么破烂事,她一套一套的,在外面维持着生活,不想父母也不挂念任何亲人。

她父母自从有了外孙,也顾不上别的,成天就喜欢外孙,只是供老四上大学,老两口没少花钱,对于放飞出去两个女儿啥样了,毫不知情,只知道三女儿玉杰嫁到了大兴安岭,其它便一概不知。

一晃又过去了很多年,这老二老三在伊春歌厅见面了,因为干的是同行,有同感,姐俩抱着痛哭。都不好意思回备战村见父母,感觉愧对父母,这要让乡亲们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了,丢了脸面,那就躲起来算了。

原来老三玉杰嫁到大兴安岭,刚过门过得二年的好日子,生了个男孩。因老三长得漂亮,诱惑那些坏男人,自己还有些不检点,被婆家给踢出了家门,一无所有地走出婆家。

老三从此顺了大流,走进了歌厅,干起了人不为知的勾当,南了北了的,无固定地点。这老二也一直飘荡在歌厅里,出出进进是个老手,姐俩互相理解,彼此彼此,谁也不谈回备战村的事儿,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和在备战村不是一回事,姐俩个商量,咱俩租个房吧,能住下来安个身,尝尝有家的滋味儿,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够遭罪的。

就这样,租下一个对面屋,省钱,房租便宜,房东是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女儿过日子,四个女人同住一个房子,挺热闹,日子长了,玉晶越发觉得房东的女儿长得像自己,心里想,如果是我送人的女儿该有多好,心里想着,就琢磨着怎样能探个究竟。

闲说话中探出来了,房东的女儿确实是抱养的,一说两说再往深了探讨,果然是她自己的女儿,她高兴极了,虽然当时心狠把孩子送出去,但母子情还是真的。

怎么说呢?找个说话机会一定捅破,让女儿认自己,可是这个女儿偏偏喜欢老三玉杰,她看不上玉晶,看她太妖艳了,轻易不和玉晶说话。

房东不知实情,等彻底知道玉晶是女儿的亲妈时,为时已晚,她女儿跟着老三学坏了,也走入歌厅,干起不正经的事情,无法挽回。

房东后悔莫及,招来这么两个女人住户,真是大麻子坑人不浅,这可完了,最终也知道了她们的实情,这时,养女已经不听她的话了,我行我素,越陷越深,可怜这养母一气之下,得了精神病,被五花大绑地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一住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家就成了这三个女人的天下,更没人能管得了了。

到了第二年,女儿怀孕了,笨笨磕磕地在家养身,不出去干事了,玉晶这回有了机会,一个劲地对女儿好,要争取女儿的心,这回女儿公开知道玉晶就是她亲妈,不太热情,但也能说得过去,因为有血缘关系,一阵一火的也显得很亲。

玉晶心想,我就是这样造成这个恶果,我女儿这不也是走我的老路吗?不行,一定让她把孩子打掉,绝对得这么办,越想越得劝她打掉,玉晶说:“把孩子打掉,用冰箱冻起来,和孩子的父亲打官司,要他好多钱,就这么办,一定得这么办。”

玉晶和玉杰一商量下手了,带着姑娘到了市医院,女儿不同意打掉孩子,第一次说:“妈呀,这孩子在肚子里,活蹦乱跳的,不能害她。”她三姨说话了,你必须做掉,孩子他爹把你和我都占有了,要这么个孽种有啥用。

无可奈何,上了手术台打上了开花粉,第二天动产了,足月了成型了,女儿痛的爹一声妈一声的哭喊,终于把孩子生了下来,玉晶急忙到跟前想拿走孩子冻起来。近前一看,生下一个女孩,全身青紫色,小脚深紫,小腿蹬吧蹬,嘴唇黑紫色,小嘴张合几个,小眼睛睁开专门看了几眼她姥姥玉晶,小生命就结束了,死了。

这玉晶和孩子一见面,她五雷轰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说:“我错了,没见面恨她,这一见面才知道我不是人,可怜这小生命死在我手上,要是让她生下来,我也有个伴呀,没了,哎呀,天哪!”

玉晶眼看着医务人员将死婴一把拿起,“咕咚”一声扔到水桶里拎走了。

她妈呀一声昏了过去,玉杰把玉晶的女儿安置好,回头来照顾二姐,不可想象了。

玉晶醒过来就疯了,跑出医院,跑上大街小巷,嘴里冒着白沫,人们见了就赶紧躲开,没有人管她,老三玉杰哪顾得了呀,到了第二天在伊春火车站货物处后院大河边上,发现了玉晶脱下的鞋和扯下的染了黄色的头发,人不见了。

又过了几天在大河的远处,有打鱼的人发现了玉晶的尸体,她死了。双

手抱一捆稻草,紧紧地抱着,看样子她把稻草当成外孙女一同去了。十里八村的,哪有不透风的墙。

刘家老两口闻讯赶来,一场痛哭,看了看老三玉杰,到医院看了看未曾见面的外孙女,悲痛欲绝。老两口回备战村了,回头再看三女儿和外孙女,劝她俩回备战村,都摇头拒绝,是无法面对乡亲们哪!那是谁也没办法,玉杰眼巴巴地目送着父母回村。今后,她将继续领着外甥女走老路,这是啥命啊!

老两口回到备战村,本来就年龄大了,哪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她的四女儿早些年就大学毕业了,分到市医院考上儿科医生,工作出色。

她有优越条件,长得漂亮文雅,当上了院长的儿媳妇,四女儿丈夫也是医院医生,职位是科主任,她真正过上了人间幸福的生活。生个小公子,姥爷姥姥靠不上前儿,也放心,也不用管了。

老两口干不动豆腐房的活儿了,种点小菜啥的,挎个筐,背个篓常常给大女儿家和四女儿家送点菜,解去了思女之苦,也算锻炼了身体,少给女儿找麻烦。

豆腐房的活交给五姑娘,因五姑娘的性子更古怪,对象不找,她就看着四个姐姐的事情,觉得婚姻生活没有前途,总是默默地不爱说话。

三女儿玉杰的儿子从大兴安岭来到伊春找妈妈,找到了刘家。老两口一看也是大小伙子,又多了个外孙,很是高兴。

告诉他妈妈就在子歌厅,自己去找吧,可是玉杰当面不认,背地里认儿子,告诉他在外人面前叫她三姨,不准叫她妈,娘俩个终于见了一面。

儿子忧心重重地回大兴安岭的家了,玉杰从此就和玉晶的女儿相依为命,不回备战村,不见其他姐妹,不心疼自己的父母。这老两口全靠大女儿四女儿敬,有老姑娘在身边陪伴,再加上大外孙一家常来常往,这老两口总算能安度晚年。

又过了三年,玉杰傍了一个做买卖的款爷。款爷给她租了一套房子,她和外甥女同时住了进去。

一天天的,款爷和她娘俩眉来眼去的,当玉杰发现她的外甥女怀孕了,娘俩个互相指责,外甥女说:“三姨你总说他性能大,我就想试试,看他到底怎样,他喜欢你也喜欢我,性方面确实好,孩子我要给他生,他能给我很多钱,我愿意”。

玉杰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火了,和外甥女一顿理论也没用。玉杰报负她,找到大款的老婆,把事情给捅破了。

他老婆和外甥女一顿大闹,乘机玉杰和款爷跑了,到外地坐山观虎斗,她外女最终在逼迫下做了人流。

玉杰从外地归来不露声色,继续与外甥女住在一起。过春节了,玉杰眼看着款爷在他自己家与亲人享受天伦之乐。

玉杰给款爷打电话说:“你到我这住一天行吗?”款爷说:“不行。”玉杰说:“你他妈是人吗?你们老婆孩子过年,我们娘俩不管了“。

就一遍遍地打电话,无休止的骚扰。款爷急了,开车到这里要收拾她,没成想玉杰拿起菜刀,砍了款爷,最重的一刀砍进肚子里,肠子血呼拉地流在肚皮外。

这时款爷的家人赶到了,把款爷送到医院急救,进了重症监护室,命保住了,玉杰把吓傻的外甥女安抚好,她拿着菜刀到了派出所投案自首,后来被判刑五年,她的外甥女真正的没有了家。

刘家老两口先后去世了。由四女儿、大女儿一家为老人送终料理了后事。再看一看老五妹妹,傻愣愣的,没找对象,没有多少语言。就说老妹呀,你一定挺住,听话啊!

五姑娘说:“我羡慕四姐,满意大姐”。说实在的二姐的离去,三姐的下场,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不吱声不抱怨,见父母都没有了,她看四姐大姐都回自己家了,她悄声匿迹地在豆腐房的上梁,上吊自缢而去。

她死的第二天,玉杰正好出狱。这回活着的姐三个见面了,在悲切中,她们三个回到备战村,回绝了众乡亲的探望,在嘲笑声和指责声中草草地安葬了老妹。

到父母坟前共同叩拜,姐妹三个把豆腐房的东西全部化为灰烬,处理了她在这长大的家,做了最后的最痛的告别。

左右邻居们,一声声的叹息,漂亮的姑娘真的不省心,五个女儿五个命运,这老刘家在备战村一去不复返了,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得,这就是命运啊。

或许玉杰能找玉晶的女儿,她们的命运将是如何……

2016.4.24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80706/

五个女人的命运的评论 (共 9 条)

  • 清澈的蓝
  • 襄阳游子
  • 雨袂独舞
  • 秀
  • 歪才(卢凤山)
  • 雪灵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 醉雨轩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